男人不识SEX5,上遍色站也枉然

    第一次写长篇,且看且珍惜,草榴回复机制,持续更新

    第一章,身世

      
      “啪啪啪!”
      讲台上一阵拍击。李飞迷糊的缓慢抬起头,前来听课的学生都回头看着李飞。有的无视,有的鄙视,更有的在耻笑。
      
      “这位同学,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考进这所研究院,但是请你在我的课程上,不要睡觉。不,睡觉可以。请你滚回你自己家睡觉。fake!”  讲台上一脸愤怒的教授双目怒瞪着我。
      
      “ok,ok。拜拜”
      李飞背起自己的双肩包,离开了。随后出了校门,随着李飞基本上得罪了这所Y国研究院的教授,他也成了学校的红人,因为一些事情李飞故意拖延自己的学业。路上很多学生对他指指点点。他都不屑一顾,想当年他可是以秘密的身份在一个生物学的论坛上击败了日国和俄国等一些国家的专业科学家,在网络上一度被人肉。
      因为故意拖延了两年的学业,今年23的他,学院也给出了指标,如果今年再无法毕业,就强制开除,无法拿到学位。李飞对此也是笑笑而已。
      
      为什么李飞独自一人在Y国,而且还故意拖延学业。这个事情就发现在五年前,当时李飞刚大学毕业,出现了戏剧的一幕?本来李飞在一个很普通的农村家庭住着。然而他的父母在一场车祸中死了,当时对于李飞来说是一个莫大的打击。但是随后有人找上了李飞,告诉他,他的父母是另有其人,死去的父母其实是一个拐子卖到这个家庭的。亲生父母只是见到看过照片,据说很有钱。
      
      当时李飞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所以他落榜了。但是第二年,他为了躲避,所以一边干兼职一边复读了大四。最后以全校第一名,而且额外赢得了Y国的硕士学位。所以他就来到了这边,李飞很聪明,他如果用心去专研,估计在第一个学期就可以拿下整个研究生的课程。他有一个过目不忘的脑子。
      
      出了校门的李飞突然被几辆车围在中间,清一色的路虎。其中一辆车下来了一个女人,李飞紧盯着这个女人打量着,高挑的身材,短裙的职业装。李飞还无意多看了她的胸部。内心出现一个独白。
      “真,特么的。大!!!能让我摸摸就好了。”
      
      对于李飞的眼光女人并没有觉得厌恶,因为她经常被人这样打量,她走到李飞的跟前,伸出手来。李飞尴尬的抬起手。两人握了握手。
      
      “李少,还在纠结呢?我叫刘珍珍,你也可以叫我珍妮弗,我是你爷爷李董的秘书加助理。现在我也不管你同意不同意。现在通知你,你的爷爷,对,亲生爷爷现在癌症住院了,马上就要不行了,他是最牵挂你的人。他希望能见你最后一面。”
      
      李飞整个人愣了一下,他以为是亲生父母找人劝他回去,但是结果却是这么不如人意。他小时候,前奶奶就对他非常的爱护和疼惜。在老人死的那一刻,李飞都还在外地上高中,回家里整个人颓废了好几天。老奶奶也郁郁而终。
      
      不等刘珍珍说其他的,李飞就拉开了车门坐了上去。本来还想着一套说辞的她无奈的也上了车。刘珍珍坐在李飞的旁边,李飞整个人都不好了,一股清香扑面而来。李飞只能尴尬的看着车窗外的风景。
      经过漫长的飞行,飞机落地在京市国际机场,已经好几年没有回国了,李飞他瞬间也感觉到感慨万千。
      
      在快到的时候,刘珍珍给我一份遗嘱。上面的受益人就是李飞本人,李飞好奇的掀开遗嘱,而旁边的刘珍珍则有意无意的靠近李飞。
      
      什么!!
      
      李飞震惊的盯着遗嘱,但是他冷静了下来。他知道他亲生父母很有钱,但是没想到,这是一个帝国啊。刘珍珍想在李飞脸上看出来点什么,但是却略微失望,小心思也运作了起来。
      
      “上面的资产评估是全国好几个专家一起审批的,还有一些隐形的资产上面没有标识,但是以后你也会知道。”
      刘珍珍傲气的解释道。
      
      任谁看见这样的数字都难以相信,更何况是李飞本人。
      “谢谢你的解释。我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资产只留给了我。”李飞找了好几遍,然而只看见了李飞自己的名字。
      
      “其实老爷子的遗嘱有两份,这个是你的,还有一份遗嘱你和你大伯家的儿子各占有百分之5。您的父亲李军占百分之40,你大伯李民占百分之5。”刘珍珍解答后,李飞深思了一下就读懂了老爷子的想法。李家必然不清楚老爷子庞大的资产,如果这个资产算是帝国,那另外一份资产,只能算小康了。
      
      “你百分之五的分配也是不少的,二环内一套四合院,加上李氏重工百分之7的股份,李氏机械百分之5的股份。这些如果不出意外,也价值几个亿。”
      李飞点了点头,不久,李飞被带到一个很古色古香的四合院,正儿八经是清朝留下来的庭院,花草都被修剪得很整齐,包括门前还有人开车门,李飞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服务,以前读初中的时候叛逆,曾经被混混头子领到过一家五星级酒店,服务都没这个好。
      
      进到院子里,只见一个屋舍门前站着好几个人。两个相比较眼熟的夫妇见到李飞开心的笑了起来,迎面而来。
      
      李飞也没有抗拒,但也没有任何表示,只是任两人抱了抱。他看着眼前的人,大概知道了其中的关系。站在门前连头也不回的那个估计就是所谓的大伯李民,而旁边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就是李民的儿子,但是从他的眼神里好像看到了藐视和愤怒。
      
      “小飞!!真的是你。妈妈好想你。呜呜呜呜~”眼前的妇女不出意外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了,哭泣下的女人果然都很容易让人呵护。而我的亲生妈妈,更让人恨不得杀了欺负她的人。
      
      妈妈??这就是我的妈妈吗?真好看,太漂亮了。
      
      李飞感受着妈妈胸前的柔软,本来他不会往这个方面去想,但是还是初男的他哪里被女人这样抱过,死去的妈妈也没有这样搂过自己,而且在自己肩膀上哭泣。
      
      “好了丽丽,不要哭了。爸还等着见小飞呢。”李军开口劝到。
      知道自己失态了的妈妈,轻轻的抹了抹眼角的泪珠。然后松开了李飞。
      
      而这事屋舍的门被打开,屋里走出一个男人,年纪不大,也就50多岁的样子。
      “李飞来了吗?老爷子要见他。”
      
      男人粗犷的声音吸引了李飞的注意力。妈妈则把我牵引到门前,我踏进门里的时候,门边一轻哼声。
      
      李飞回头看去,正是大伯盯着自己看。李飞莫名其妙,心想果然豪门内斗很厉害,小说都是对的。可能我的回归,影响了某些人的利益。
      
      李飞并没有管他们,缓慢的走进了屋子里。门被外面关上,只见屋子里只剩下李飞自己和床上只看着他的老爷子。
      
      “小飞,是小飞吗??过来,咳咳。过来跟前,爷爷看看你。”
      老爷子的声音很憔悴,而且面容发白。嘴唇起着干皮,手臂上还插着针管。旁边还有许多仪器。好像整个ICU都搬进了这里一样。
      
      李飞也快步的走到跟前,抓着老爷子伸出来的手,手上没有多少的肉,只剩下一层皮一样。
      
      “老爷子,是我。我是小飞。”
      李飞莫名的感觉到伤感,人活在这个世上都离不开一个死字。正像眼前这一幕。人将死,能解决一些事,见到一些人,就很满足,很开心。
      
      老爷子眼角渗透着泪花,嘴里微微笑着。
      “好,好得很。小飞长大了。一表人才,好。。咳咳咳。”
      经过老爷子的一些话,李飞大概也清楚自己的身世了。
      
      “记住,有一些人,永远都不要去相信,只要相信自己。我在集团留了一个人。他是我最信任的人。他绝对不会背叛我,钱他要多少,给他多少。可委以重任。我走后,他负责打理公司,你不用有太多的害怕。”
      
      “咳咳咳,爷爷在你很小的时候就最亲你,可能触犯了一些人的小心思。爷爷对不起你。让你受苦了这么久。”
      
      “老爷……爷爷,我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这些资产,过于庞大,我怕我无力承担。”
      李飞有自知之明,虽然他学习很好,而且很聪明,他并不认为自己能管好这么大个财团。
      
      “不需要管理,现在集团里只有一个声音,就是你。你的资料早就在公司里分发下去了。而且刚才不是说了吗?陈鹏会帮你管理好。”
      老爷子看着床顶,叹了一口气继续说着。“还有就是,千万千万不要让你大伯和一些旁系他们知道你执掌了这家财团。等你稳定了位置后,再告知也不迟。这也是为了你好,咳咳,好了。你出去吧。咳咳,刘…刘珍…会帮你安排好…好的。”
      
      老爷子就好像等着李飞来看他一眼,说说话,交代了最后一句一样。然后安详的闭上了眼睛。就好像一个祥和的老人一般在睡觉似的。
      
      李飞推开门,走了出去。还没等李飞说什么。那个一进门就给他脸色看的男人抓住李飞的手臂说道。
      “别以为你回来了就可以成为我们李家的一份子,老爷子都给你说了些什么,你最好交代一下。”
      旁边粗犷的男人看了看李飞失落的眼神,匆忙的跑了进去。一阵哀嚎声从屋里传出。
      “老爷子……爸!爸!”
      相继涌进很些人。都往屋里面哭喊着,李飞冷笑着。真真假假,现在就能看得出来。
      
      “听说你叫李亮对吧。你迫不及待想知道老爷子跟我说什么?他告诉我,拿着股份好好过日子。其他的,你就自己去问老爷子吧。”
      说完李飞甩开了李亮的手,缓慢的走出四合院的大门。
      
      七天后,根据老爷子的需求,李飞亲手把老爷子送进了焚化炉。当天也来了一些记者,毕竟是京市有头有面的家族,族长离世也引起了一些轰动。
      
      而李飞也和刚相认的父母道别后继续返回Y国完成自己的学业,虽然刚刚相认,他们也不舍,但是还是尊重李飞的选择。心无旁贷的他只想着完成学业,补充自己的管理上的知识,好打理诺大的公司。
      
      期间公司那个叫陈鹏的也来到Y国和李飞见了面,居然是一个很平常的男人,也是40多左右,放在人群里,根本就找不出来。
      
      “小飞,以后有什么事情,你可以给陈叔叔打电话,需要用钱直接给我说,不超过二十亿,陈叔叔都能当天给你解决。”
      
      虽然知道是真的,但是还深吸了一口气,这是多财大气粗,一般公司价值500亿。也未必拿出20亿现金。
      
      “还有,你现在还小,你的身份一些东西,千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包括你父母。因为他们不会和你抢。但就怕他们说漏嘴。有些人,贪婪心。很强的。我怕会威胁到你的安全。切记。”
      
      陈叔叔离开后,给我留了一张卡。没有额度的卡。。
      陈鹏离开后打了一个电话。
      “人都安排好了没有?”
      “很好,不能有一点点的损失,不然,提头来见我。”
      
      陈鹏露出了微笑。
      “老头,希望你没有选择错。”
      
      
      第二章   重遇


      六月底,酷热的夏日。
      
      李飞经过了三个月的奋发,终于拿下了该学院的学位,而且并列前茅。很多人都刮目相看,更多的怀疑他是作弊的,哪有差距这么大,连续两年考不过,第三年居然拿了个第二名?
      
      顶着许多的质疑声,李飞站上领奖台,也证明了李飞的成绩。很多教授也看得出来,李飞是真的在用心了。而不是投机取巧,所以监控考试当天,也来回被许多人翻看,虽然不理解,但是都闭上了嘴。
      
      随后,李飞就回国了,毕竟还有一大摊的事情还需要他去解决,第一件事就是上任李氏巨轮天使投资集团公司的董事长。
      在刘珍珍的安排下,李飞踏进了这家公司,居然是一栋30层高,似巨大的轮子一样的大厦。迎门而进,两排站着正装挺立的员工以及高管。据说老爷子把一些刺头全部辞退了。
      
      坐在诺大的办公司里,面前站着好几个人,陈叔叔和刘珍珍都在。
      
      “董事长,这些是我们公司对外合作的项目以及部分的投资。还有一些人员的名单,包括一些公司所拥有黑色产业。”
      李飞听完后可谓是认认真真的看了一遍,把大概的运作都认知了一遍。天使投说白了就是对一些前景很好的项目投资。从而分配股份。但是这个真得很有眼光的人才能做到这么大。而且没多余的股东参杂。基本上股东都是老爷子一首携带起来的忠臣。
      
      “晚上你住哪里。父母家?”
      等众人走后,刘珍珍关上门,轻声说道。
      李飞愣了一下,脑中快速的思考着这个在我眼里堪称女神的助理问这句话的意思。
      “哦…现在没地方住。住在酒店里。四合院那边你也知道,在装修。父母家,暂时还不想过去。”
      虽然李飞也很想和美女妈妈住在一起,别的不说,每天看见靓丽的样貌都能让人清神气爽。
      
      “如果没地方住的话,可以过来我这边。我是说,暂住一下。我没有男朋友。可以放心。”
      刘珍珍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都是飘渺的,她到底什么企图,难道她也看上了我那巨额的遗产继承。或者说,想当少奶奶?别有心机?
      
      “不方便吧,你是个女孩,我一个大男人住你家里,别人看见了会说闲话。”
       李飞摆摆手拒绝到。
      刘珍珍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但是她还是拨弄了一下她的发丝。
      “呵呵~想什么呢,我只不过让你去暂住而已,难道我还能做什么事情呢?我都不怕。你还怕起来了。”
      
      李飞说不想去那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刚继承了资产,老爷子也说过,除了陈鹏,谁也不要相信。所以李飞在猜测刘珍珍的用意。
      
      “那~行吧。有句话叫恭请不如从命,希望我要不小心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希望刘大美女不要生气才是。”
      李飞笑了笑,答应了下来。
      
      刘珍珍纤手半捂着嘴,轻声笑着。
      “那就期待你做些什么吧。李总,下班见咯。”
      
      下午李飞脑子里幻想各种各样和刘珍珍发生点什么。一闲下来就胡思乱想。丝丝不良好的思维充斥着李飞的思想。
      
      “不行不行,啥都没啥的。她就故意调戏了我两句,我就成这样了。这死家伙也不争气,给我硬了一下午。”
      李飞心里直骂自己傻逼。
      
      下午五点半左右,李飞坐上刘珍珍的座驾前往了酒店退房。然后去了超市买了一些生活用品和男士用品,回到刘珍珍的家都将近8点了。
      
      刘珍珍果然是跟着老爷子干活的,住的地方还是一个复式楼,一楼是客厅厨房和一个卫生间。二楼三间小屋。
      
      “给,这是你的房间,怎么样。不委屈你李总吧。”
      刘珍珍微笑看着李飞,说不出来的诱惑。李飞没回答直径走进屋里,屋里装饰是很清醒的那种感觉。床铺都整理的很整齐,而且还带一个小阳台,上面种植着一些绿萝。
      “你这是早有预谋的??还是你跑回家打扫得。”
      李飞好奇的问着。
      
      “哼,我这个人有洁癖好不好,每天都有一个大姐来帮我打扫卫生的。而且给我做晚饭。这样我下班就可以啥也不用干。多好。”
      刘珍珍交叉着双手,嘟嘟嘴的样子。正好双手托着那大胸,就穿着白衬衫的刘珍珍丝毫没有发现她胸口纽扣完全遮不住她饱满的乳房。
      
      额~李飞下体整个都不好了。还好穿着牛仔裤不明显,不然就尴尬死了。
      
      “那你先休息,我去把饭菜热一下。”
      说完刘珍珍就扭着那骚气的屁股缓缓离开。
      
      李飞深吸了一口气。刚才那一会确实有点丢人。不知道刘珍珍有没有发现自己老二不安的样子。
      不一会两人坐在餐桌上,刘珍珍换了一套长款的居家服,轻薄宽松的。让李飞莫名的又上头了。
      “妈的,人都说有钱就变坏,我这还没开始呢。动不动就有感觉。”李飞心里又开始鄙视自己。
      
      不过刘珍珍的诱惑那可是致命的,时不时端个菜出来,故意隔着凳子往前放,弯腰时领口直透进去,雪白的乳房暴露在李飞的眼中。粉色蕾丝边的胸罩把大奶子裹得严严实实的。
      
      就这么来来回回几次,李飞就觉得口干舌燥,双腿紧紧的夹住。直到刘珍珍坐下后,他连句话都说不好了。
      
      “怎么了李总,饭菜不合适口味吗?”
      刘珍珍见李飞一直只是吃大米饭,她夹着菜递到他的碗里。
      
      “啊!。没,没有。挺好吃的,挺像我小时候在同学家吃过的一样,家的味道。”
      刘珍珍笑了笑继续给李飞夹菜。李飞全程就是低着头吃饭,话也不多说几句。饭后刘珍珍就去洗澡了,李飞主动把桌子收拾了,本来刘珍珍极力不让他干活,但是李飞不干点活分心,恐怕下体就要憋炸了。
      
      上楼后就听见刘珍珍的房间里传来一阵水声,一看房门还是虚关的,李飞就感觉如果突破这道门,估计就能发展点什么了,但是李飞怂了。万一人家只是单纯的想让自己居住照顾自己而已。
      李飞摇摇头傻笑一样准备进屋的时候。刘珍珍正好洗完出来。两人对视了一下,李飞整个脸都红了,太尴尬了。刘珍珍倒没有任何反应,她用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换了一套睡裙。而且胸前好像没有了束缚般。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胸口凸出的尖。
      
      “那个,那个什么。没什么事。我先休息了。”
      “噗呲~呵呵呵,李总怎么比我还害羞啊。我又不是脱光了,你老低着头干嘛。还有你快洗澡去,一天了,臭烘烘的。”
      刘珍珍也不管李飞洗不洗,直接拉着他的手,把他推进自己屋里的浴室。本来就算洗澡李飞可以去楼下,但是现在有点为难了。
      “那个什么,我去楼下洗吧,我啥也没拿过来,而且在你的屋里,不好吧。”
      李飞正要夺门而出时,刘珍珍又把他拽住。
      “不用,来回折腾什么,我给你去拿,快点的。洗澡去吧。大男人的还害怕那么多。我都不介意。”
      刘珍珍扭头就出了房门,李飞叹了一口气,死就死吧。既然是你诱惑我,就别怪我把你吃了。
      
      李飞快速的脱光身上的衣服,然后站在了花洒下,浴室里还残留着刘珍珍刚洗完澡的余温。还有沐浴露的清香。
      
      刘珍珍果然属于那么礼品类型的,卸了妆还是那么的好看,而且从她的身材看来还保持的很好,像这样的女人怎么会看上我这样的小男人,除非她有预谋吧。不过,她是老爷子的人,估计也不会做出一些什么出格的事。
      
      当李飞洗完澡后就又犯难了,刘珍珍没把换的衣服拿进来。他徘徊了好几圈,又偷偷躲在门后听外面的声音,最后没有办法了,喊了一声。
      “珍,珍姐。那个我衣服麻烦你递给我一下。”
      这时就传来了刘珍珍的声音。
      “哎呀你看我这个大冒失鬼。没事你出来吧,我在敷面膜呢,躺在床上,我不看你。放心。”
      
      听完李飞直骂娘,他不是什么小纯洁男。他居然被一个女人玩弄在手掌心。他轻轻的拧开,只见刘珍珍就躺在床上,一双大白腿微微的像张开似的,幽暗的深处好像充满了什么神奇的东西一样。
      
      睡裙贴着身体,明显就能看到乳头凸出的样子,像极了一个等待等人欺负的状态。李飞看呆了。一时间也忘记穿衣服。而这时刘珍珍听不到什么动静,以为李飞已经回屋了,正一起身,就看见李飞傻呆呆的直盯着自己看。
      
      “哎呀,你干嘛呢。暴露狂啊。”
      随着刘珍珍的打断,李飞这才反应过来,双手较忙捂着自己的鸡巴,哪里还捂得了,都已经硬得发红。刘珍珍捂着脸扭过头去,李飞赶紧抓起自己的衣服,逃命般的回到自己的屋里。
      
      夜里,刘珍珍再也没有来和李飞说过一句话,李飞翻来覆去都睡不踏实,直到天蒙蒙亮,才睡了过去。
      
      直到有人说话的声音才吵醒了李飞,他一看时间,已经是上午十一点了,因为李飞没有上班的约束,刘珍珍也就没有叫他起床。但是这个点,会是谁在外面说话?
      当李飞正要开门时就听见一阵哭泣声。
      “不要,求求你了,李哥。那个钱我会尽快还给你的,请你不要把我房子卖了,我还要靠这个给孩子读书的。”
      
      对方说什么没听见,只见女人又说着
      “不要,我已经还给你利息了,大牛他欠的钱,我早就还清了,求求你了,不要再加了。。求求你了,呜~~”
      “好好,我答应你,我七天内保证给你还清。请你不要卖我的房子。求你了。”
      
      电话好像挂了,而这时李飞也推开房门走了出去。
      “啊!!你是谁??”
      女人好像很惊讶会有一个男人从房间里出来,房主是一个女人,而且就算是男女关系,他也是从卧室出来的啊。
      
      李飞一看这个女人,两双眼睛早已哭肿了,但是那个熟悉的样子他忘不了。
      
      八年前…
      
      “大飞,晚上去我家吃饭啊。我妈今天做了很多好吃的。”
      李飞的同学孙宾说道。
      
      “宾子,不太好吧。我妈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
      “哎呀,怕什么。正好你也可以辅导一下我的学习。你成绩那么好,快告诉我有哪些窍门。”
      
      给家里打了电话后,李飞被自己的同学强行拉到他的家,开门的正是他的妈妈王月。见到自己儿子带着同学上门她也很有礼貌的给李飞打招呼。
      “欢迎同学,快进来吧。”
      
      “好的,阿姨。不用太客气。”
      王月却是做了一桌很好吃的饭菜,李飞不停的称赞好吃,孙宾还是不是炫耀自己天天能吃到这么好吃的饭菜。
      
      饭后孙宾就和李飞钻进了房间,说是辅导作业,其实就是让李飞看一看他最近新买的游戏机。而李飞那个时候也处于好玩的年纪,一玩就到了晚上九点多。孙宾玩的正起劲,李飞则说要上个厕所。
      
      孙宾家只有一个厕所,浴室共用的。而李飞则推开门走了进去,因为浴室和厕所只是一个帘子隔开,但是正在尿尿的李飞完全不知道帘子后面正在洗澡的王月。
      
      王月当时正在抹沫浴露,怕浪费水,就把水关了。而不巧也没有锁门,当有人进来时,她也没多大注意,以为是儿子来上厕所。还自顾自的在抹着泡沫。
      
      冲了厕所的李飞正要返回继续打游戏,而王月开水的声音吸引了李飞。
      
      “水怎么突然打开了?是不气自己上厕所按错了哪里。”
      
      李飞心想着也没有考虑那么多。而直径走到帘子跟前,而王月正在洗头,大量的泡沫覆盖着她的脸。而他们两人现在只隔着一道帘子。
      
      李飞伸出手,掀起帘子。眼前的一幕让李飞这辈子都难以忘怀。
      
      坚挺的乳房,嫩白的身躯。屁股像一个弧度一样翘起来。以前从没有接触过女人漏体的样子。李飞也控制不住那充斥着他眼中的白肉。
      
      两腿之间细长的毛毛,原来这就是女人的身体。当时李飞还傻乎乎的看了好一会。直到王月洗了洗脸,李飞才悄悄的溜出了厕所。
      难忘的一幕让李飞回到家后打了第一次的飞机。他曾经在书上看见过,来回套弄鸡巴直到像要尿尿一般的感觉就叫打飞机。
      就这一次,李飞就忘不了那种感觉。随后一个月,李飞基本三天两头就去孙宾的家,算好了王月洗澡的时间,就溜进厕所里偷看王月洗澡。
      人啊,经常做坏事永远都掩盖不住的,有一次正看的过瘾,而孙宾也进来上厕所。
      “大飞,你在看啥呢?”
      李飞也吓了一跳,而王月也睁开了眼睛看着李飞。
      
      就在孙宾也要看的时候李飞拦住了。
      “哎呀,你快别看了。好像是一只大老鼠,我这不观察一下这老鼠长什么样子啊。”
      李飞知道孙宾最怕老鼠了。说完孙宾跑得鞋子都不要了。而李飞也尴尬得不行。
      孙宾继续回屋打游戏,他说今晚要憋着尿。不上了。李飞要走的时候孙宾还拉上我陪他上厕所。出来时还拉着我问道。
      “大飞,你之前一直在厕所观察这个大老鼠,为啥不告诉我啊。那我不是和这个老鼠同居了这么久。”
      
      在客厅打扫的王月听了没好气的哼了一声。
      
      第二天李飞没有去孙宾的家,他怕那个漂亮阿姨会骂他或者告诉自己父母。直到第三天拗不过孙宾,就再次来到他们家。而这天王月一直在客厅坐着。直到李飞上厕所的时候把李飞叫到了跟前。
      “小飞,下次不许这样做。你还小,这是犯罪的知道不。警察叔叔会抓起来关牢里的。老实说,是不是每次阿姨洗澡的时候,上厕所的都是你对不对。”
      王月正经的吓唬着李飞。
      
      “啊,阿姨。不要啊。我其实。我。。我就看看,好奇而已。阿姨长的太好看了。我没有控制住自己。”
      
      可能是李飞夸赞了王月,王月也没有怎么说道他,也有可能因为他是小孩,没有太计较。
      
      后来李飞再也不敢去孙宾家了,听说孙宾爸爸在外面打工回来了,而且孙宾再也没有邀请过自己去他家玩。直到孙宾转校了。
      
      后来听说孙宾他爸赌钱,把所有的家产都输光了,把原来的房子卖了才勉强能还上。也再没有见过孙宾和他妈妈
      
      
      …………
      眼前这个女人不正是孙宾的妈妈吗?虽然年长了一些。但是还掩盖不住当年那妩媚的样子。身材没怎么变化,还是那么好看。
      “我?,我是房主的朋友。别害怕。或许我们还认识呢。”
      李飞笑了笑说着。
      
      “认识?你别说你还挺眼熟的。”
      
      “我是孙宾的初中同学小飞,李飞啊,阿姨你忘记了吗?当时~你。”
      李飞还没说完,王月就好像想起来了。
      “对,你看我。这么久不见。小飞都一表人才了。又高又帅。”
      王月也露出笑容,但是看起来很牵强。
      
      “是好久不见了,王啊~王姐。你在这里干嘛?你不会是这个房主找的保姆吧?”
      王月微微低着头,轻轻回答了一句嗯。以前住着大房子,现在落魄到当保姆,还怕别人卖房子抵押。
      
      “你刚才好像欠着别人很多钱?”
      王月听完愣了一下,没想到李飞居然听到了。也就点了点头。
      
      “说说吧。或许我能帮到你。”
      王月抬起头看了看李飞,毕竟他们一不是亲戚关系,而且孙宾和李飞也疏远了好多年。她想不到李飞愿意帮助自己。
      
      “唉~说来话长。大牛,就是小宾他爸,是个船员。出门一趟都要半年。专门跑外国的。当年回来后不知道怎么了,就开始卖车,然后把银行卡也拿走了。后来才知道他摊上了毒品,赌博。呜~早知道这样,我就不会同意他出去跑船。”
      
      王月一边说,就一边哭。李飞连忙让王月坐到沙发上,递给她几张纸巾。
      
      “其实,赌博还好。不算多。但是毒品,不是这么好戒的。把原来的房子卖了,加上一些剩下的存款,我们买了一套小一点的房子,后来送他去戒毒所,出来后又抽上了,去年我们就离婚了,我实在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但是离婚后才知道,这个畜牲居然把房子拿去高利贷抵押了。我苦苦打好几份工作。全部都拿去还利息了。高利贷还说要把房子卖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飞大概听懂了前因后果,怪不得王月现在要出来给别人当保姆,看起来这个工作工资很高,但是根本填不了高利贷的洞。
      “那小宾知道这个事不?”李飞问道
      
      “不知道,他现在也处于叛逆期,但是也算争气,在国内读研究生。这套房子如果被卖了,估计我也得不到一分钱。只能拖着了。”
      
      “那还欠多少钱?才能赎回房契”
      李飞看着王月认真的说着。王月被李飞直盯着看,又低下了头。
      
      “额~还需要60多万。我一个人确实太吃力了。本来就借了50万。还可一年,居然还欠60万。”
      王月手中的纸巾都哭湿了。
      
      李飞坐到了王月的旁边,轻轻拍了拍王月的手安慰道。
      “不要急,不要急。都是小事。”
      
      王月愣了一下,但是并没有拒绝李飞的靠近。李飞当即掏出手机给陈叔叔打了电话。
      “陈叔,我要60万现金。”
      “啊,我以为多大个事呢。你直接打电话给银行预约一下。然后拿着我给你的卡去提现就行。”
      李飞想了想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一张没有额度的银行卡。挂了电话后给附近的网点打了一个电话预约。
      
      “不,不太好吧小飞。这个钱怎么能让你出呢,我们…”
      王月不太好意思,因为她觉得李飞没有必要帮自己。
      
      “没事。就当还我小时候老是在你家趁饭的饭钱了。”
      李飞笑了笑,然后就领着王月出门了。约好了高利贷直接就约在银行门口交接。毕竟是高利贷,你不敢保证别人会不会给你摆一道。
      
      等了大概十来分钟。一辆黑色奥迪停在了银行门口,车上面下来了三个男人。人高马大的,挺像黑社会的。
      “哎哟哟,王月。你这是傍上了一个小帅哥啊,怪不得上午还求我,下午就可以还钱。呵呵。”
      前头一个寸头男说话挺不客气的。说话讽刺着王月,当时王月脸就红了,刚要解释着什么,李飞拦住了说道。
      
      “这位大哥,你看你也是在这个道上行走的,信用很重要。这样吧。小弟多给几位大哥五万块,请你们喝酒行吧,65万。也别为难一个女人。”
      李飞当即把背包往地上一方,拉开链子,露出红花花的票子。
      
      带头的男子正眼给了李飞一下。点了点头。
      “可以,够意思。我也不为难你们。70万。七十万。我就把房契还给你们。你也知道这套房子值多少钱。对吧。”
      
      寸头男一说完,王月就要发作。
      “你们,不守信用。。”
      
      “呵呵。信用。你守信用就不会让我吃的死死的。”
      
      我摆了摆手,从双肩包再拿出了五万块。放到了包里。
      “来吧,大哥。房契,合同。”
      
      其中一个男的过去数了数钱,然后点了点头。寸头男从公文包拿出了合同和房本,我让王月检查一下,确认无误后转头离开了。
      寸头男在他们离开的时候还不忘调戏了一把王月。
      “你看你这个女人,当初从了我,就没必要出这么多的事。你看这个身材,看着就来劲。哈哈哈。”
      
      等我们打上车回到刘珍珍的房子后,王月当即就要给我跪下。一边哭一边谢谢李飞。如果不是李飞,王月十有八九就要被寸头男强行糟蹋了。然后还要继续还钱。
      
      “小飞,谢谢你。这个钱我会想办法该给你的。”
      我扶着王月坐到沙发上,然后好生的安慰,然后听王月讲她这一年的经历。这个女人为了一边还债,一边给孙宾提供学费。一天做五家的保姆或者清洁工。
      
      李飞还试探性的问王月当保姆的时候有没有被人欺负什么的,或者说占便宜。
      
      王月顿时安静了下来。
      然后~


    [ 此貼被鬼爷在2021-08-20 19:29重新編輯 ]

    赞(0)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广告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