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SEX5,上遍色站也枉然

    (一)

      进步离不开竞争,总是需要不断地改变,一成不变只会让萎靡不振,人亦是
    如此。

      相对于欧美的片子我更喜欢岛国的,但相对于岛国的片子,我更喜欢看网友
    自拍的。

      无关乎片子质量或女主的身材,只关乎情节,因为其中一些极具创意和想法
    的片子会给我提供新思路,让我们尝试新的刺激。

      自从看到有人勾引外卖小哥后,我就也有了这种冲动。

      当然了,安全第一,出去玩一定要把一切都掌控在自己手中才可以玩的长久,
    玩的开心。

      所以从最开始我就没想勾引真的外卖小哥,毕竟不可控。

      可问题在于,为了效果,我又不想让妻子知道外卖小哥是假的,为了避免被
    妻子察觉,就不能找熟悉的人。

      所以策划的过程中,其实整体计划并没用多久,反倒是选人花了很大的心思。

      考虑到有朋友可能没看过我的前文,所以简介一下本文的女主:人妻曹倩,
    大学老师,中人之姿,罩杯CD之间,因为职业关系日常御姐范,有时会让人感觉
    有些高冷。敏感带:耳朵(重点区域耳朵后面),乳房(重点区域乳房下缘)和
    大腿内侧。

      男配:老胡,邻城狼友,虽然叫老胡,但却并不老。本着兔子不吃窝边草的
    原则,虽然通过网上交流已经非常熟悉,惦记妻子已久,但一直没能吃到。

      男主兼导演:我。

      剧本:老胡扮演一号外卖小哥,我是二号外卖小哥,淫妻本色出演淫妻本人。

      妻子不知道老胡,以为是真正的外卖小哥,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会扮演第二
    个外卖小哥。在她的剧本里,她要先后勾引老胡和我,但不能让老胡发现我的真
    正身份。老胡不知道妻子知道二号外卖小哥其实是我,他的剧本是以外卖身份出
    现,但要掩护我不被妻子发现,以增加游戏乐趣,因为我跟他讲我不在妻子身边,
    妻子或许会放的更开,玩的更尽兴。

      老胡离我们很近,从出城到办完入住也不到两个小时,正好刚中午,进了宾
    馆大厅我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发上已经猴急等待的老胡,于是拍了拍妻子的屁股,
    让她去沙发那边等我,我去办理入住。妻子嗔怪的看了我一眼,就坐到了老胡对
    面空着的沙发上。

      平日里,我们都是注意一言一行的,当我拍过妻子的屁股后,妻子自然明白
    这就是开始游戏状态了。

      老胡也早就认出了我俩,妻子坐下之后原本就不长的短裙将白花花的大腿又
    多露出了一段,自然吸引了老胡直勾勾的眼光。

      平日里被这种赤裸裸的眼神看得多了,妻子第一时间就留意到了老胡。

      既然是出来玩,妻子自然放得开,让路边吃瓜群众眼馋的伎俩又极为熟稔。

      她当然不知道老胡的存在,所以看到对面的老胡之后自然就动了玩心。

      于是,妻子装作很热的样子,将衬衫又解开了一个扣子,然后还刻意的将衬
    衫向外拉起,然后用另一只手向里面扇风。

      由于妻子故意向前轻微俯身,所以老胡在对面应该是可以一眼看进去的,妻
    子还特意穿了半杯的蕾丝内衣,露在外面的半个乳房是可以看得一清二楚的,只
    是不知道能否看到若隐若现的乳头。我猜妻子当时的想法肯定是:看得到又吃不
    到,馋死你这个色鬼。但她不知道得是,对面那个色中恶魔为了要把她操翻已经
    一周没碰自己的老婆了。

      宾馆是我和老胡特意挑选过的,U型的布局,房间靠近走廊的尽头,拉开窗
    帘可以看到走廊另一侧的房间。因为老胡早就预定好了,所以办理入住也非常快,
    当我走向妻子的时候,正好看到妻子那淫荡的一幕,故意将翘起的二郎腿来回变
    换,对面的老胡可以轻易的看到里面的丁字裤。估计老胡当时的脑子里只有一个
    想法:小骚货,看我一会怎么干你!

      进了房间,我拉好窗帘,趁着妻子去冲澡的时候,给老胡发了个信息,告诉
    他买好东西,然后十五分钟后来电话。

      我又把摄像机藏在了房间的角落里,这个环节妻子和老胡是都知道的,跟妻
    子的说辞当然是为了保证安全,跟老胡的说辞自然是为了日后分享。

      妻子从浴室里面出来,我跟她指了指摄像头,她仔细看了看,确定很隐蔽不
    会被发现,于是安下心来,冲我淫荡的一笑,然后面对摄像头拉掉了身上的浴巾。

      然后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老公,这么漂亮风骚的老婆你就忍心让给
    外卖小哥么?」

      我走过去,在妻子颤颤的奶子上揉捏了几下,说:「你这个小骚货,现在我
    要是说不玩了,你都不会答应吧。」

      妻子吃吃的笑了起来,我拿出准备好的水性笔,在妻子的胸前写了两个字。

      左边的乳房上写的是「是」,右边的写的是「否」。

      又拿出准备好的两根绳子,一从床垫下面穿过,一根在床头位置,一根在床
    脚处。

      让妻子躺在床上好位置后,先将浴巾垫在妻子的臀下,避免一会将床弄湿,
    然后又将妻子的双手双脚分别用绳子绑住,这样一来,妻子赤裸裸的成大字型躺
    在床中间,就像背着整个床,无法动弹。

      然后我将提前准备好的安全套、跳蛋遥控器和一张纸拿出来,放到了床头。

      纸上面是这样写的:不知名的先生:你好。

      您进来的时候可能被吓了一跳,先跟您说一声抱歉。

      你看到的这个女人是一个欲求不满的骚货,是我的性奴,正在执行主人的一
    个任务。

      你可以看到,她被蒙住了眼睛,耳朵里面也塞了消音耳塞,所以她看不见也
    听不到。

      而且你也应该能看出来,这个骚货保养的还是很不错的,所以您完全不必担
    心任何问题。

      如果您放心,在不弄伤她的前提下,您可以随意的玩弄她,但为了双方的健
    康着想,请戴好安全套。

      如果您还是担心,请您将外卖放到洗手间,然后离开就可以,但离开的时候
    请不要将门关上,因为半个小时后,还会有一份外卖。

      如果可以的话,走之前麻烦您用控制器,将她身体里的遥控跳蛋调到最大档。

      这是因为她的身体没能勾起您的欲望而给他的惩罚。

      既然你都看到这里了,我想您一定是十分心动的,心动不如行动,这个骚货
    已经调教的很好了,妓女能做到的她都能做到,妓女做不到的她依然能做到,如
    果她做不到,您可以在纸上留言投诉,我会惩罚她的。所以,在她身上尽情的做
    你想做的事情吧。因为她看不见也听不见,只要你在她的乳头上连续捏三下,她
    就知道你的到来了,因为纸面有限,我就不多说了。如果满意,请给五星好评!

      最后,祝您用餐愉快!

      虽然在家写这些内容的时候妻子就已经看过了,但我将纸拿出来放在床头,
    然后又念了一遍的时候,妻子脸上又是一片潮红,我知道,她肯定湿了。

      我又将准备好的器具放好,静待老胡的电话。

      看在躺在床上被绑住的妻子,忍不住将手伸向了妻子的下体,果然,妻子这
    敏感的体制,无需前戏,只是些许文字就已经让她湿润无比进入状态了。

      中指毫无滞纳的就滑了进去,进去的那一刻妻子满足的嗯了一声,我知道,
    她已经迫不及待了。

      于是我慢慢的搅动了起来,并用拇指轻柔她那颗已经肿胀起来的小豆子,妻
    子的脸上一片享受。

      看到妻子那一脸淫荡的饥渴表情,我忍不住俯下身将奶头含在了嘴里,老婆
    却说:「小心,不要把字蹭掉了」,这个骚货,比我还投入。

      我忍不住解开了拉链,将龟头放入了妻子的嘴里,这时老胡的电话来了。

      我打开了免提「先生,您的外卖到了,您的地址是XX宾馆XX房间么?」

      「对,是的。」

      「好的,先生,马上就到。」

      「稍等一下,我临时有事不在房间。」

      「那我给您放前台?」

      「不用,房间门我没关,您直接进去就行不用敲门,我妻子在房间里睡觉,
    麻烦您不要吵醒她,放在床头就行。」

      妻子听到这里,瞥了我一眼,然后使劲的吸吮了一下我的小兄弟,并用舌尖
    往马眼里面钻了钻,我差点爽出声音来。我拍拍妻子的脸,她会意的将龟头吐了
    出来,我拉好拉链。

      「先生,这样不方便吧。」

      「没事没事,您悄悄地放好就行了,我要两个小时后才能回来呢,辛苦您了。
    谢谢啊」

      我刻意的加重了两个小时的预期,然后挂断了电话。

      妻子诧异的问:「怎么来这么快?」

      我难道还能说楼下那个猴急的家伙准备操你已经准备了一周,等不及了么。

      于是回答道:「本来也没要什么,就要了几瓶红牛,几根火腿肠,随便哪里
    都有卖的,能不快么。」

      我迅速的给妻子带上眼罩,又将跳蛋塞入了妻子已经泥泞不堪的下体,打开
    开关调到了最小档。

      我坏坏的一笑,对妻子说:「好好表现哦。」

      然后用给她带上耳塞就要走出房门,这时我突然想起我忘了一个重要的环节,
    走回床头,将房卡插在了妻子那紧致的阴唇中间,在奶头上大力的捏了一下,转
    身离开。

      身后传来妻子娇羞的声音「你坏死了!」不多时,走廊里就传来老胡一路小
    跑的声音塑料袋哗哗作响,我和老胡在门口又简单的确定了一下过程,老胡心不
    在焉的嗯着,看得出来,他的心已经先身体一步飞进房间了。

      于是我不再多言,蹑手蹑脚的跟老胡一起进入了房间,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静
    静地看老胡和妻子的「表演」。

      妻子戴的耳塞我出差坐飞机坐火车的时候经常用,所以我知道,虽然有很强
    的静音效果,但并不是完全听不到的。后来据妻子讲,我出门的时候,她没听到
    门响,所以猜测房门不是虚掩的,而是完全敞开的,她不着寸缕,床头放着那样
    一张纸,生怕被路过的人进来看到。加之,我又刻意的把跳蛋调到了最小档,那
    种上不去下不来的感觉综合在一起,让她感觉度秒如年。前后大概五分钟的时间,
    她却感觉过去了好久。

      当老胡将东西放在床头的时候,我留意到妻子的身体微小的颤抖了一下,我
    想她知道房间进人了。

      这时,老胡的眼睛已经从妻子身上挪不开了,我轻轻的捅了捅老胡,指了指
    床头的信,老胡点头示意我明白,然后拿起纸小声的念了起来,我知道妻子一定
    听得到。

      她自己读是一种感觉,听自己的男人读又是一种感觉,此时带着耳塞若隐若
    现的听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她耳边读又是一种感觉。

      更何况,她此时一副任人凌辱怕是连妓女都不曾如此的荡妇模样,虽听不清
    那人所念,但却偏偏能脑补出所有的文字,叫她如何不羞耻、不兴奋。

      我留意到,在老胡念的时候,妻子的乳头竟然随着老胡的语音渐渐的坚挺了
    起来,仿佛老胡手中拿的不是纸而是笛子,妻子的乳头也不是乳头而是眼镜蛇,
    随着阵阵魔音而翩翩起舞。

      老胡也是色中老手,知道放长线钓大鱼的道理,放下纸后并不急着去捏妻子
    的乳头,而是装作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做出一副想吃却又不太放心,但不占点
    便宜又不甘心的样子,伸手在妻子的乳房,小腹,阴毛处摸了又摸,唯独不肯碰
    妻子的乳头和鲍鱼,只是轻轻的握住乳房,并在阴毛上扫来扫去,就像前戏一样。

      其实这也是之前和老胡商量好的,为了更好地激发妻子的淫性,一定要让妻
    子主动勾引,求老胡凌辱她。所以与其说是老胡在表演犹豫不决,倒不如说是老
    胡在挑逗妻子。

      而妻子这边,之前我也有做过铺垫,跟她商讨过,外卖小哥毕竟是来送东西
    的,不是来嫖的,所以可能不会像片子里演的那样胆大妄为,所以当他犹豫不决
    的时候,妻子要主动出击。

      果不其然,老胡上下其手,没摸几下,妻子就发出声音来,一副楚楚可怜的
    声音:「小哥哥,你不要怕,你不要走,你听我讲好不好,求求你,千万不要走,
    你听我说几句话就行。」

      妻子感受到了老胡的手停了下来,却没有离开她的身体。

      于是故意装出一副难以启齿的语气继续说道:「你看到我身上的字了么,这
    是主人为了走之前特意写的,我说什么,你要是同意你就捏……捏……捏我乳头
    一下,要是不同意,就捏另一边一下,我就知道了。」

      老胡在床边坐了下来,因为之前没跟他说过这个细节,他冲我竖了竖大拇指,
    然后犹犹豫豫的在妻子的乳头上捏了一下,妻子「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听得出
    来,里面有几分刻意,但也有几分满足。

      妻子又说到「小哥哥,你不要怕,你把门关好,房卡就在,就在,你知道在
    哪里啦。没有人能进来的,他要两个小时以后才回来。你先帮我把房卡拿下来好
    不好。」

      老胡伸手将房卡从妻子的淫穴上取了下来,取得时候却故意稍微用力的让房
    卡从阴蒂上滑过,本就已经充血的阴蒂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妻子忍不住又大
    声呻吟。

      「小哥哥,你能把我的耳塞取下来么,这样我就能听到你讲话了,咱们俩说
    话就方便了。」

      听到妻子的哀求,老胡就要伸手去拿妻子的耳塞,我连忙挥手制止,老胡一
    脸诧异的看着我,我指了指妻子胸前,老胡会意,又捏了捏另一侧的乳头表示不
    同意。按照我对妻子的了解,这么简单的勾引是完全不够的,我需要她表现得更
    下贱。

      妻子也没想到老胡会拒绝,按照她的预测,只要没有立马走人,后续应该一
    切都是水到渠成的。当老胡的手碰到她的耳朵的时候她以为已经没问题了,心中
    已经开始期待即将到来的性爱了,没想到老胡却将手缩了回来在表示否定的右乳
    头上捏了一下,妻子顿时不知所措起来。只能想法设法继续勾引。

      「小哥哥,人家那里有个跳蛋,你能帮我关掉拿出来么?」

      老胡伸手拿过控制器,将跳蛋关掉,却没有跳蛋从妻子的淫穴中取出。我猜
    到了妻子的想法,她是想通过增加身体接触来增强对方的欲望,但似乎效果并不
    明显,对方竟没有将手伸进她的身体。

      「小哥哥,你结婚了么?」

      「小哥哥,你有女朋友么?」

      「小哥哥,你上一次做爱是什么时候?」

      「小哥哥,你和我做爱好不好?」

      ……

      妻子一连串的问题换来的是老胡根据我的指示在她奶头上的捏来捏去。

      虽然老胡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还不让他搭弓射箭,但他在我的指挥下玩的很爽,
    也就不急于求成了「小哥哥,你知道什么是性奴么?」

      听到妻子这个问题,我知道机会来了,然后给了老胡一个手势,示意他这次
    要使劲,要捏痛妻子。

      在得到了老胡肯定的答复后,并感受到了力气的变化,甚至疼的叫喊出来。

      妻子认为自己终于摸对了方向,对方对于语言上的放荡更吃味。于是继续
    「小哥哥,你看纸上写的了吧,其实我就是一个性奴,今天主人给我了一个任务,
    就是要我和陌生人做爱,不,是让我被陌生人草。我什么都听你的,你帮帮我好
    不好,我会让你很舒服的。」

      看到妻子淫荡的样子,我知道时机成熟,然后看了看时间,考虑之后我作为
    男主角也要登场,就示意老胡将妻子的耳塞取下。

      「以前我只在小说里面见过性奴啊、淫妇啊,一直以为这些都是瞎掰的,没
    想到还真有啊。老子刚才还以为是仙人跳呢!」

      老胡在我的受益下,故意装的很粗俗。因为我知道妻子平时工作中面对学生
    一向高高在上,所以每每我和她做爱的时候只要装作她学生喊她老师,又或是说
    我是门卫老大爷,她都高潮的很快。

      想来这就是差距所带来的羞辱感吧。

      果不其然,妻子听了老胡的话更加投入了。

      「小哥哥,你放心,真的不是什么仙人跳,我就是一个骚货,你快干我吧,
    行么。我好想要啊。」

      「哈哈,果然是个骚货啊」老胡已经彻底放开了手脚,一只大手使劲的揉捏
    着妻子的椒乳,另一只手却伸到了妻子的双腿之间。老胡经验丰富,虽然也是箭
    在弦上,但仍然强忍着欲望继续挑逗妻子。「快别小哥哥、小哥哥的了,老子又
    不是那些娘炮,恶心死了,听到了么,骚货」说着,老胡在妻子的乳房上狠狠的
    捏了一把。

      「小哥,啊,不,老板,我都听你的,你说怎么喊我就怎么喊。」

      老胡想了想,似乎一时也没什么太好的想法,然后侧过头看了看我,我想了
    一下,做了口型,老胡诧异了一下,然后坚定的点了点头冲我竖了一下大拇指。

      「先喊我爸爸吧。」

      「爸……爸爸」

      当妻子犹犹豫豫的说出那两个字的时候,妻子的双腿明显的夹了一下,只是
    由于被绳子绑住,却没有成功。老胡放在妻子大腿上的手也明显感觉到了,不由
    的哈哈大笑。

      「你这小荡妇,还真骚啊!来,乖女儿,多喊几声爸爸让老子听听」

      「爸爸爸爸……」

      通过QQ群,我在网上加过很多好友,但因为各种原因,最后也都不胜其扰的
    基本都删掉了。

      老胡是为数不多,聊了很久的网友,其主要原因还是投机。

      特别老胡和我一样,也是胸控,只要一聊起乳房来,我俩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题。

      以前聊天的时候就跟他吹嘘过妻子的一对大奶,今次终于有机会大快朵颐,
    当然没有放过的道理。

      所以自从老胡摘下妻子的耳塞的那一刻起,老胡的手就没离开过妻子的乳房。

      不管是摸哪里,摸腰,摸腿,摸淫穴,一直是有一只手放在妻子的胸上。

      妻子的一双美乳不但大,而且保养得当,相当的坚挺,还很聚拢,所以看上
    去事业线也就格外的深,导致胸部整体的视觉效果比实际要显大。

      老胡按照我曾经吹嘘的过程,用手指夹住妻子一侧乳头,向上拎起,随着乳
    头慢慢的扯长,妻子发出舒服的呻吟声,然后老胡又如法炮制的拎起另一侧的乳
    头。

      老胡回头看了看我,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是怕玩的太过分惹我不高兴。

      当看到我鼓励和兴奋的表情后,老胡放心的加大了手指间的力度,同时开始
    左右晃动,乳头感受到的拉扯和挤捏的力度明显增加,于是妻子的呻吟声中增加
    了几丝痛苦。

      我忍不住分开了大腿,因为我的兄弟已经涨了起来。

      平日里妻子的乳头就非常敏感,稍有刺激,就会充血变硬,平日里真空出街,
    如果走快一些,乳头和衣服摩擦的剧烈一点,就会凸点,甚至旁人盯着妻子的胸
    看一会,她也会兴奋凸点。

      所以常常会进入一个恶性循环,真空出街的时候,一旦凸点就容易吸引色狼
    的注意,然后她发现之后就会更凸,有一次在夜市甚至被人家视奸到高潮。

      平日里做爱的时候我就特别喜欢将妻子的奶头挑逗变硬,然后再用力的去捏,
    如果力度合适,乳头就会格外的肿胀,也就格外的敏感,时机恰当,用舌头稍微
    滑过乳尖,妻子马上就会高潮。

      但我更喜欢的是,如果更为用力的话,疼痛感会超过快感,乳头会很快的软
    下去,我猜或许也有可能是充血被捏出去了吧,就好像海绵中的水一样。当乳头
    软下去之后,再轻轻地舔弄撩拨,马上就又会再硬起来,如此反复几次,妻子就
    会被这感觉弄的死去活来进入一种失神的迷茫状态,此时的她就会彻头彻尾的变
    成一只淫兽,做任何平时无论如何都不会做的事情,她的很多第一次都是在这种
    情形下答应或发生的。

      在我的提醒下,老胡突然想起了曾经跟他讲过的一个玩法。

      虽然老胡的老婆胸也不错,甚至比妻子的还要大上几分,但由于是八字奶,
    相对外扩,所以也做不到妻子这一点,在我第一次跟老胡说起的时候,老胡曾经
    很是羡慕。

      他暂时放过了妻子的乳头,将双手放在了妻子乳房的两侧,然后用力的将乳
    房向中间挤去,然后俯下身含住了一个乳头,当他想将另一侧的乳头也纳入嘴中
    的时候,却发现怎么都差上一点,于是又抬起头不解的抬起头看向我,质疑我是
    怎么做到的,是否是吹嘘。

      看着我无奈的表情,与咬牙切齿的提示,老胡终于找到了窍门,再次俯下身
    去,用牙齿咬住了一个乳头,然后用力的扯向另一边,由于生疏掌握不好力度,
    乳头几次从牙齿中间滑了出去。

      看到这里,诸位狼友可以稍事休息,我们用自己的胳膊做一个小测验,各位
    用牙咬住一块,当然,虽然现在二师兄贵的一批,我们也无需把自己的肉咬下来,
    这是玩笑话。各位咬住以后,慢慢的向外拉,直到松脱为止,有没有感觉到,肉
    从齿间滑出的那一刻最为疼痛,而且不同于单纯咬。

      好,书归正传。老胡的每一次不成功,都会让妻子疼的一抖。

      「爸爸,不要弄了,好疼啊。」

      「爸爸,你不要玩我的奶子了,你草我吧,你草我吧」「爸爸,你放过女儿
    吧,让女儿伺候你吧」

      老胡在妻子的哀求声中又坚持了几次,几乎成功,但最后还是不得法的放弃
    了。明显,老胡还有些怜香惜玉,没有彻底的代入角色,没有那种陌生人只要自
    己爽而无需怜惜身下肉奴的觉悟。

      老胡在我鄙视的眼神下,羞恼的扇了妻子乳房几记「耳光」,骂道:「骚货,
    那纸上明明写着什么都行,一会我就在后面写上你不配合,还特么五星好评!」

      妻子明显比老胡投入,十足的影后,连忙说道:「爸爸,不要啊,你那样主
    人会惩罚我的。床头的抽屉里面有很多东西,爸爸你可以拿出来随便用,我一定
    会让爸爸满意的。」

      看到这一刻,我再也忍不住了,以前在和妻子玩角色扮演的时候妻子也曾这
    样做过说过,但这次真正的在另外的陌生人面前如此,还是让我兴奋不已。我拉
    开拉链,将小兄弟释放了出来。

      老胡也是忍不住了,打开了抽屉,将我事先准备的东西全都拿了出来。老胡
    好奇的问妻子「骚女儿,这怎么还有一个头套啊?」

      「爸爸,你不想解开我么?这是怕我高潮的时候不小心碰掉眼罩,看到你的
    样子,所以特意准备的。」

      「哎呦,小骚货,想的还挺周到,那你怎么不实现就戴好?」

      「这个头套戴上之后只能露出嘴来,有的人就喜欢看我被草的时候的样子,
    不知道爸爸什么喜好,所以才没戴。」

      「你这个骚逼想的还挺周到!哎,不对啊。」

      老胡不轻不重的又给了妻子乳房一记耳光。两个乳房果冻一般在空气中颤动
    着。「特码的,有的人喜欢看你被草的样子,你这骚逼被多少人操过啊!」

      因为我想营造一个人尽可夫的荡妇人设。所以这是事先和妻子商量好的,我
    跟她讲一定要投入,一定要夸大其词。虽然外卖小哥有正当职业,也是个普通人,
    不健康的几率极小。但,毕竟是陌生人,如果不戴套子,还是会有压力,玩的肯
    定不尽兴。所以妻子一定要营造这种气氛,然后让对方害怕,主动戴套。妻子觉
    得我的办法非常好,我也觉得妻子演的非常好!

      「太多了,我也记不住有多少男人了!」

      老胡一边说,一边在我的示意下给妻子把头套带了上去。为了确保妻子不会
    透过头套看到外面的情景,老胡并没有摘掉妻子的眼罩,从而形成了双保险。这
    和妻子的预期不一样,原本她以为老胡会先摘掉眼罩,这样就可以略微的看到外
    面的情形,这多多少少增加了妻子内心中的不安,同时也让她更为紧张,感到更
    加刺激。

      「男人?怎么的,还有女人啊?」

      「嗯,还有四个女人操过我!」

      这个是实话,妻子虽然不是拉拉,但自从一次换妻的过程中被对方妻子操过
    之后,妻子就算是喜欢上了被女人草,也喜欢草女人。这是另外一个故事了,有
    机会再跟大家讲那个故事。

      老胡听了以后兴奋的不行。「你这个荡妇,还真是个公共汽车啊!」

      「对,爸爸,女儿就是个公共汽车,谁都能上」妻子唯恐吓唬不住对方「爸
    爸,为了你的安全,你带个安全套吧。」

      老胡早就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解开妻子腿上的绳子,戴了一个套子,迫不及
    待的将妻子双腿扳成M型插了进去,妻子的骚穴早就湿的不行,伴随着妻子的一
    声惨嚎,老胡一杆到底。这时老胡才想起,妻子的骚穴中还有一个跳蛋未曾取出,
    他的这一下将跳蛋狠狠的顶在了妻子的花心之上,怕是差点捅进妻子的子宫里。

      老胡连忙从妻子身体里面退了出来,骂道:「艹,忘了你这骚货里面还有东
    西了。」

      老胡将手指伸进妻子的骚穴之内,因为我和妻子都讨厌橡胶的味道,所以我
    俩极少用到安全套,跳蛋也是消毒之后直接放入的体内,没有放在套子里面,由
    于爱液的分泌,跳蛋表面湿滑,所以给老胡造成了一定的麻烦。老胡心急的不行,
    一面掏弄着一面骂着「你这主人也是的,怎么就直接放进去了!也不怕弄坏了!」

      老胡已经将伸进妻子骚穴内的手指变成了三根掏弄的动作让妻子不禁的双腿
    就要加紧,结果将趴在骚穴外的老胡的头夹住了。老胡不禁骂道「骚货,把腿分
    开点,别夹着,你夹着我怎么弄出来」一边说,一边拎着双腿将妻子向上翻了翻,
    狠狠地在屁股上打了一下。

      终于,老胡将跳蛋拿了出来,扔在一边。然后一根大鸡巴得偿所愿的进入了
    妻子的体内。老胡跪在床上,将妻子的两条腿架在肩上,双手再次攀上妻子胸前
    的两座高峰,打桩机一般没有任何技巧可言的耸动了起来。

      「干,干你娘的,我草死你这个骚货!」

      「啊,爸爸,用力,用力草我,草死我吧!」

      妻子雪白的双乳在老胡的一双魔爪下不停地变换着模样,虽说和我平日里的
    蹂躏并无两样,但我看着,却格外的兴奋与担心,生怕被捏爆捏坏。

      作为胸控的老胡自然也是兴奋的不行,看着指缝间因压力而突出的乳肉和乳
    头,俯下身吸吮撕咬了起来。看他那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我的龟头忍不住的跳动
    着,实在是想上去也蹂躏一下。

      「你看你这对骚奶子,就是该被男人玩」「啊,爸爸,你好厉害」

      「爸爸哪里厉害?说,爸爸哪里厉害」

      老胡再次拎起了妻子的两个乳头,随着下身的耸动,乳房再次在空中晃来晃
    去。

      「啊,爸爸的大鸡巴好厉害,操的女儿好舒服,爸爸好会操啊!」

      我知道妻子就快要高潮了,否则对于老胡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打桩机不会如
    此说。

      「这就厉害了?骚逼,你等着,等爸爸先爽完这一炮,看一会怎么收拾你!
    既然都准备了这么多东西,不全都用一遍怎么对得起你主人!」

      当听到主人这两个字的时候,妻子仿佛真的变成了性奴,释放了自己的奴性
    与淫性,啊的一声达到了高潮。

      这时的老胡,因为之前的禁欲也到达了临界点,但仍然强忍着喷射的欲望继
    续抽送着。

      妻子不停地叫着,老胡也闷声的继续努力着,就在妻子忍不住要求饶的时候,
    伴随着阴道的阵阵抽搐,老胡也射了。

      老胡将头埋在妻子胸前,压着妻子的身体,享受着射精后的欢愉,感受着妻
    子一颤一颤的高潮余波,下身还若隐若无的感受着阴道的一下下挤压,表情极度
    满足。

      我看了看表,从老胡进入妻子身体到现在,才过去了五分钟多一点,我撇了
    撇嘴,给了老胡一脸不屑地鄙夷!但我内心清楚,凡是第一次跟妻子做的人,如
    果做之前没有先撸一管的话,通常第一炮不会超过10分钟。

      过了一会,老胡慢慢的从妻子身上爬起来,妻子还意犹未尽的搅动着双腿。

      老胡从床上下,虽然阳具已经开始软下去,但依然还保持着一定的坚挺,套
    子里面浓浓的精液让我看了都为之汗颜,一周的禁欲存量还真是不少,比我的两
    倍怕是还有多上一些。

      这就让我有了更多的想法,我伸手示意阻止了要去洗手间的老胡。

      这是一个难得的调教好机会,妻子一直都抗拒吃精,说是受不了那股子腥臊
    味。

      后来在多年的调教下,加之每日蛋白粉的适应下,现在已经可以接受。

      每个月的那几天都会给我口爆,然后在我的要求下吞进去。

      而且据她讲,根据我每次吃的东西不同,精液的味道也不尽相同,有几次甚
    至猜到了我晚上吃了什么,即使不对,也非常接近相似。

      这一点希望能得到求证。

      汗,又说远了。

      我指了指老胡的套子,然后又指了指妻子,张了张嘴,示意老胡将套子里的
    精液给妻子喂进去。

      老胡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我挥了挥拳头,鼓励他他强硬一点。

      老胡双手抱拳冲我比了一个拜服的姿势,然后摘下套子,拎着走向床头。

      我又伸出一根手指,然后做了一个舔的嘴型,然后将手圈成圆圈放在嘴前,
    示意老胡先让妻子给他口交舔干净,然后又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个2,示意他第二
    步再将精液倒入妻子嘴中。

      他比划了一个OK,然后将妻子的头掰了过来,然后捏住妻子的脸颊。

      「骚货,张开嘴,给爸爸舔干净!」

      妻子虽然之前也有完全配合的觉悟,但毕竟没有想象到会有什么样的遭遇,
    明显的楞了一下。但很快她就接受了,下意识的就要用手去抓老胡的阳具,却被
    绳子束缚住了。老胡再次回头看我,我指了指床上的手铐。

      老胡坏笑了一下。

      「骚货,我只是让你给我舔干净,你居然还想摸。你求求爸爸,爸爸就给你
    解开。」

      「爸爸,骚女儿好想吃你的大鸡巴,你快把女儿的手解开,让女儿给你舔干
    净吧。」

      老胡再没有多耽搁,将妻子的双手从床头解开,然后又用手铐铐在了一起。

      然后从床上拉起了妻子,引导着妻子将双手放在了自己的大腿根处。

      妻子坐在床沿上,双手扶着老胡的大腿,轻车熟路的将老胡整根鸡巴都含入
    了嘴里。

      老胡吸了一口凉气,嘴里传来了满足的声音。

      丝毫不吹嘘的说,在我的调教下,老婆的口技绝对是超级一流的,我也曾
    「帮助过」很多失足妇女,也去过一些所谓的口炮专门店,其中不乏一些技艺精
    湛甚至号称「舌王」的女中豪杰,但妻子与之相比,绝对有过者无不及,或许这
    就是天赋吧。

      甚至曾经有一次,妻子给一个小男生口爆之后存了戏谑的心思,小男生求饶
    但仍不被放过,最后直接失禁给妻子来了个圣水尿了一脸,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
    象,给妻子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好吧,我又跑题了。

      舔舐了几下后,妻子表示因为高度的原因,太不舒服,所以求老胡上床站在
    床上,然后她跪在老胡的面前,双手捧着老胡的蛋蛋,用舌尖轻轻地舔舐着老胡
    的系带和冠状沟,老胡一脸陶醉的表情。

      妻子轻轻的突出老胡的龟头,因为双手被铐住无法分开,妻子将双手呈环形
    在身前,示意老胡双腿跨进来,这样就变成了她跪在身前环抱住老胡。

      妻子将自己的双乳紧紧的贴在老胡那双毛茸茸的大腿上,双手在身后轻抚着
    老胡的股沟,张开嘴直接给了老胡一个深喉,于是我再次听到了老胡倒吸冷气的
    声音。

      过了一会,妻子突出老胡的鸡巴,抬头轻声说道:「爸爸,已经舔干净了。」

      我估计是老胡过了不应期,又有了抬头的趋势,妻子感受到了,所以才及时
    停下。

      老胡知味的说:「好了,停吧。」

      妻子听话就放下双手,想让老胡迈出来,可她哪知道,我还给她准备了一道
    补身的高蛋白呢。

      只听老胡说:「骚货,抬起头来,把嘴张开。」

      妻子疑惑的问:「干什么?」

      老胡这时才真正的进入了状态,抬手就是一记响亮的耳光,要不怎么说老胡
    是个高手呢,这记耳光正正好好打在苹果肌上,响却不疼,羞辱感极强却又不产
    生伤害。

      「骚货,让你张嘴你就张嘴,哪来的废话!乖女儿刚刚那么听话,爸爸得奖
    励你是不是。爸爸的精华全都赏你,张嘴!」

      「爸爸,不要,好腥!」

      妻子此时此刻真的是有些慌了,虽然已经可以接受我的精子,但那也是几经
    锻炼。陌生人的还从未试过,很是抗拒。可这么好的调教机会怎能错过,我再次
    给了老胡一个手势,示意他强迫妻子。

      于是,老胡从妻子身前抽出腿,俯下身子用手指狠狠的捏住了妻子的一个乳
    头:「你是不是想我给你主人说你不配合啊?骚货?」

      「啊,好痛,爸爸不要,我吃,我吃!」

      随着肉体上的和语言所带来的精神上的双重刺激,妻子的乳头竟然又硬了起
    来。

      妻子屈服的缓缓张开了嘴。

      「张大点,要是洒了一点,看我怎么收拾你。」

      老胡捏住套子,将精液倒入妻子嘴中,此时精液已经凉了,腥味更重,但妻
    子却出乎我意料的全都吃了进去,老胡看着套子中残存的一点精液没有继续逼迫
    妻子。起身将套子扔进垃圾桶,然后完全不顾我的感受,将妻子抱在怀中躺在了
    床上。


    赞(1)
警告:如果您未滿18歲或您當地法律許可之法定年齡、或是對情色反感或是衛道人士建議您離開本站! 本站歸類為限制級、限定為成年者已具有完整行為能力且願接受本站內影音內容、及各項條款之網友才可瀏覽,未滿18歲謝絕進入。
本站已遵照「iWIN網路內容防護機構」進行分類,如有家長發現未成年兒童/少年瀏覽此站、請按照此方法過濾本站內容 >>『網站分級制度』
广告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