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乘虚而入,上了隔壁娇艳美少妇!

    时间:2018-04-15
    孙浩撅着屁股悄悄的趴在窗户下面,偷偷的向着屋子里面瞄着。此时里面正上演着一场香艳无比的场景,李翠花脱光了衣服,白花花的身子清晰可见,两团饱满,随着动作颤颤巍巍,晃的孙浩热血沸腾,两腿之间支起了帐篷。

    骑在李翠花身下的自然是他的男人,进城务工才回来的,憋了好一阵子的李翠花,如同发情的夜猫一样,嗷嗷直叫个不停,那个勾魂荡魄啊。

    孙浩不停的咽着口水,替两人加油鼓劲,不过才短短几分钟,李翠花便是起身了很不高兴的看了看男人软了下去的东西,穿上粉色带有蝴蝶结小内内,开了房门,到外面临时搭的用五彩布围城的浴室,打开了十几块钱买来的热水袋,开始冲洗刚才运动产生的汗液。

    “真完犊子!”孙浩看了看屋子里的男人,便是低着身子悄悄的向着临时搭建的浴室走了过去,嘿嘿坏笑,拿起李翠花脱下了放在外门石凳上的粉色的带有蝴蝶结的小内内,便是悄悄的爬墙出了去。

    “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孙浩脑海当中还在回想着李翠花发浪的表情,嫉妒的咒骂了男人几句,便是拿着粉色带有蝴蝶结的小内内,慌里慌张的向着自己家跑去。

    到了家里偷偷跑到村边鱼塘边上的房子,摸黑上了炕,在炕席地下拿出一本小册子,叼着小手电,一边看一边闻着偷来的粉色带有蝴蝶结的小内内。

    不多时候身体就起了强大的反应,孙浩吞了口唾沫,将李翠花粉色的带有蝴蝶结的小内内套在了自己两腿之间,不停的摩挲了起来,嘴里呜呜的闷哼着:“李翠花,X死你,X死你!”

    阳光透过窗子,孙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赛三杆了,要不是大黄狗在外面叫个不停他才不会这个时候醒呢。

    孙浩从小跟爷爷相依为命,等爷爷去世了,就剩下一个刚刚念了大学之后便是回到了甜河村当村长的姐姐了。

    要说这姐弟俩当然不是亲的,姐姐孙雪是捡来的,但有爷爷在的时候,孙浩就像是捡来的一样,好吃的总是给孙雪吃,但他从来不生气,姐弟俩的感情好着呢。

    “别闹了,姐,我昨晚看鱼塘看了半夜呢,让我睡一会吧!”孙浩眯着眼睛,抱着被子继续睡。

    “给老娘起来,谁跟你闹呢!”孙浩听了声音不对,腾的一下坐了起来,看着眼前的李翠花,磕磕巴巴的说道:“你咋进来的啊!”

    “你管老娘咋进来的,说这是咋回事?”李翠花满脸通红,指着炕上的带着已经干了的白色液体嗔怒的说道。

    “啥咋回事啊,就不行有一样的,你有,我就不行有!”孙浩一愣,随后趾高气扬的说道。

    “小子,你去老娘家偷看是不,你这小流氓,还偷你婶子我的内内,真不害臊,走,找你姐去,我要让全甜河村的人都知道,村长弟弟是一个什么样的货色!”李翠花喋喋不休的说着。

    “别,别,翠花婶子我错了还不中么,以后我再也不敢了!”孙浩一听要告诉他姐,而且要满村人都知道,自己名声不要紧,可别连累了自己姐姐啊,忙是赔礼道歉,差点没跪下来作揖了。

    李翠花看着光着膀子,十分滑稽的孙浩扑哧一笑说道:“你小子啊,还算有良心,担心连累你姐,成吧,就这样吧,你先给我捞两条大鲫鱼!”

    “成,成,别说两条,就是三条也没事!”孙浩见事情有转机,便是点头答应下来,随后拿起那粉红色带有蝴蝶结的小内内说道:“婶子,这个还你!”

    “你个小流氓,你都给婶子弄脏了,我不要,恶心不恶心啊!”李翠花白了他一眼说道:“你还真小心眼,还三条都行,你就不能多给几条?”

    “嘿嘿那哪成啊,这鱼秋天是要卖钱的呢,攒钱娶媳妇用呢!”孙浩收起了李翠花的小内内,细心的放在的炕席下面说道。

    “你小子还不扔了,咋地还要用?”李翠花看着自己的小内内被放到了炕席下面说道。

    “嘿嘿,憋不住的时候用一下被,反正你都不要了!”孙浩坏笑的说道。

    “你小孩牙子,有啥憋不住的,我…”李翠花明显一顿,随后说道:“快起来,给我捞鱼,说好了三条啊,不然我就把这事说出去!”

    “成,婶子你就放心吧,三条保管肥肥的!”孙浩说话之间,瞄了瞄李翠花的衣领说道。

    “臭小子往哪看呢,再看我不打你!”李翠花啐了他一口说道。随后见到王泽掀开被子,猛然间转过了头去,面色绯红的说道:“你小子怎么不穿衣服睡觉啊!”

    “啊?!”孙浩也是忽然才记得,昨晚为了方便没穿内内,忙是胡乱的套了起了裤子说道:“偶尔,偶尔而已!”

    “臭小子,快去捞鱼吧,你叔下午就去城里了,这一走又不知道几个月呢,我烧几条鱼犒劳犒劳他,在城里打工也吃不到啥好东西!”缓和了一阵,李翠花依旧红着脸对着孙浩说道。

    “妥了!”孙浩下了炕,拿着捕鱼的工具,便是划着小床进了不算太大但绝对不小的鱼塘,打捞了起来。

    李翠花看着孙浩的背影,心中不知道为何突然想到了方才孙浩掀开被子的场景,想着他两腿之间的东西,不免一阵心痒,突然冒出了一个胡乱羞人的想法……

    半晚的时候,孙浩吃了大饼卷大葱,撑得在炕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被烟头烧破的一个个黑边小洞的蚊帐,不时的有蚊子经过,吸饱了血便是换蚊再吸。“妈的,让不让人睡觉啊!”孙浩听到大黄狗的叫声,便是坐了起来,向着外面嚷嚷了起来:“大黄老实点,别乱叫,再吼杀了你吃肉!”

    孙浩这样一吼,大黄狗确实安静了,可是房门突然被打开了,模糊的一个身影钻了进来,孙浩小心谨慎手中摸到了放在炕上的镰刀说道:“谁?”

    “臭小子,你婶子我!”李翠花走了进来,并没有开灯直接坐在了炕上说道。

    借着月光孙浩看了看,确定这人是李翠花,才是放松了警惕说道:“婶子,你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来我这干啥啊,咋地还想讹几条鱼?”

    “你个臭小子,你婶子就是那样的人么,还讹几条鱼,你这话说的一点没水准,还村长的弟弟呢,大不了我把今天上午的鱼钱给你就是了,你还真把你婶子当啥了啊!”李翠花白了孙浩一眼,喋喋不休的说道。

    “那你不是讹几条鱼来的,那大半夜的来干啥!”孙浩揉了揉眼睛问道。

    “没事就不能来啊,谁说的半夜就不行闯门了?”李翠花,花色的大布衫子解开了两颗纽扣,吵吵着:“这天可是真热,你这里没个电风扇啥的你也能睡着,你看这蚊子都成堆了!”

    “那婶子你也不说给我送点蚊香来!”孙浩抬着眉头,有意无意的看了看李翠花解开扣子里面白花花的一片,暗自的吞了了吐沫说道,

    “你这傻小子,你婶子不就是给你送蚊香来了,你以为鱼是白吃你的,这村子除了你姐,也就我关心你吧,你还没良心的去趴俺们家窗户,偷拿婶子小内内!”李翠花变魔术一样的拿出了一盘蚊香,点燃了起来,一只手指头戳了戳孙浩的额头说道。

    “还是婶子对我好,旁人真都白扯!”孙浩嘿嘿傻笑,在炕上拿出沙果给李翠花说道:“婶子吃给沙果吧,可脆了呢!”

    李翠花咯咯一笑说道:“婶子不吃沙果,这不嘛,你叔下午走了,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就来找你唠唠嗑!”

    “你家大丫还在城里打工呢?”孙浩咬了一口沙果说道:“在饭店当服务员伺候人,多难受啊,不如回家,我雇她给我做饭,每月也不少给她!”

    “哟呵,咋地你相中我家大丫了?”李翠花看了看孙浩说道。

    “哪有的事啊,大丫长得像她爸,一点不像婶子你,要长得像婶子你可就好了,我非得娶家当媳妇不可!”孙浩将沙果核扔到窗外说道。

    “哟呵,这小嘴真是甜啊,抹了蜜是咋地的,说话咋就这么中听呢!”李翠花咯咯一笑,白皙的脸颊莫名的生出一片红晕说道:“小崽子你说,婶子好看不?”

    “好看,婶子是咱甜河村最好看的美人呢!”孙浩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

    “你可别忽悠你婶子了,在忽悠你婶子都能飞了!”李翠花显然对孙浩的马屁很是受用,笑的花枝乱颤,随后说道:“不过也是,不然你也不会偷偷趴我家窗户,头我小内内了不是,这说明你婶子还是有魅力的,哎就是岁数大了点!”

    “谁说婶子岁数大了,才三十几岁,不大,一点都不大,我要有婶子这样的媳妇,给个金山银山都不换!”孙浩在枕头底下抽出一根褶褶巴巴的烟,用手捋了捋,拿火柴点燃了,狠狠的吸了一口说道。

    “那婶子给你媳妇如何啊?”李翠花掩嘴咯咯的开玩笑说道。

    “那可不成,我叔不把我腿大折了啊!”孙浩弹了弹烟灰,微微一愣说道。

    “婶子也没让你娶我,婶子的意思你还不知道?”李翠花闻声细语的说道。

    “婶子啥意思啊,我真不知道,要不再给你捞两条鱼,不过得明天了,太晚了不好捞了!”孙浩微微一愣,想了想,有些不情愿的说道。

    “你个呆瓜,说啥你都不知道,你咋知道趴婶子家窗户头婶子小内内呢?”李翠花嗔怒的啐了孙浩一口,随后一只玉手向着他的大腿摸了过去。

    “婶子,你干啥啊,摸我干啥!”孙浩身体一个激灵,忙是向后撤了撤,惊慌的说道。

    孙浩自己可是没经历过**之事的,你让他偷看到行,偷小内内解馋也行,要来真格的还真是有些心虚呢。

    可李翠花哪里知道这些啊,轻轻掐了孙浩的大腿里子一下说道:“装,你可劲装,你小子这时候了跟你婶子装糊涂了是吧,诚心让你婶子难看?”

    “婶子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明白呢!”孙浩哪里是听不明白,他是有些害怕,故意躲闪。“你偷看婶子几次了?”李翠花把手拿了回来,看着孙浩说道。

    “就一次啊!”孙浩大声说道。

    “你小点声!”李翠花白了孙浩一眼,随后说道:“真就一次?”

    “嗯,真就一次!”孙浩可不傻的承认总去偷看。

    “那你为啥偷看婶子啊?”李翠花说道。

    “婶子好看呗!”孙浩脱口而出,随后觉得又上了套,不免微微向后挪了挪身子。

    “还不是,你瞧着婶子好看,你还跟我装,你都用我的小内内那个了,你都不知道害臊,这时候还胆小了呢?”李翠花说道:“你说说,婶子哪里好看!”

    “哪…哪都好看!”既然自己都说了,李翠花好看,也不得再说不好看了,而要说哪好看,他怎么形容比喻啊。

    孙浩说的不错,李翠花虽然在甜河村算不的最好看的,但跟那些十**岁,二十来岁的女孩里面,也是能比较一番的。

    “婶子这好看不好看!”李翠花突然向着孙浩扑了过去,抓着他的手一下就按到了自己丰满的饱满上,轻轻的带着他的手揉搓起来,脸上展现出微微享受的神色。

    “好,好看!”孙浩吞了吞口水,感受着那饱满,宛如握着人间的最美味,比大饼卷大葱都能勾起他的食欲。

    “想不想看,婶子给你看?”李翠花见孙浩有些上勾,开始引诱的h道:“婶子给你解开衣服,上里面摸好不好。”

    “嗯,好,好好…”孙浩摸着那温热的饱满,大脑一片空白,他还真没摸过女人的胸脯呢,两腿之间早已经支起了大帐篷。

    “臭小子!”李翠花啐了孙浩一口,便是自己将扣子解开了,将里面的抹胸向上一推,“扑啦”一下,两团饱满弹性十足的蹦了出来,两个深红色的小葡萄让人垂涎欲滴。

    孙浩只感觉到自己周身上下燥热无比,口干舌燥,一只手颤颤巍巍的向着那,似乎有无限吸引力的饱满摸去。

    “你个死小子,想急死你婶子啊!”李翠花见孙浩磨磨蹭蹭的动作缓慢,便是娇骂一声,一下抓着他的手,直接没有隔阂的接触到了那饱满上面。

    “嘶!”李翠花感受着孙浩大手的温热,如同有一道电流在他手中传导过来一样,让她脑海瞬间空白了起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才是补足了养气,回神过来说道:“你个小冤家啊,真是让婶子舒服死了!就这一只手,还没用那玩意,就让婶子这样了,如果用了那玩意,说不定让婶子过瘾死呢!”

    “婶,婶子我也舒服!”孙浩磕磕巴巴的说道,额头冒出了细微的汗珠,也不知道是天太热了,还是紧张的。

    “想不想和婶子那个?”李翠花娇滴滴的说道,宛如一个刚刚出嫁的小媳妇一样。

    “那个?那个是哪个?”大脑一片空白的孙浩,此时有些发懵,傻乎乎的问道。

    “你小子还真能装啊,非要婶子说,你人不大坏心眼儿可还真不少!”李翠花将乌黑的长发上的发带拉了一下来,瞬间如同瀑布一样的长发披散而下,其中散发出了淡淡茉莉花洗发水的香气。

    孙浩深深一吸,那沁人心脾的茉莉花香加持李翠花身上浓厚的少妇体香,使得他痴迷不已,欲飘欲仙了,突然想起了小册子里面写的,确确实实是真的,女人是男人的毒药,吸上一口都会上瘾。

    如同罂粟一样,女人就是男人的罂粟,流连忘返,舍身舍命!

    “还愣着!”李翠花看着傻傻发呆的孙浩,一面着急的说着一面脱了自己的上衣,抹胸也随之扔到了大炕上。

    “婶子,你来,你来真的啊!”孙浩和他的小伙伴都惊呆了,身体僵硬。对,确实是很僵也很硬。

    “那我大半夜来跟你闹着玩呢?”李翠花嗔怒的白了孙浩一眼,犹豫着想了想,随后豁出去了,声音变得极为柔和的说道:“你也知道,你叔在城里打工太累了,身子疲惫,所以回来一趟也解决不了啥问题,反而让我更加难受了,就差点没蹭炕沿儿了!”

    “婶子有你说的那样邪乎么,还蹭炕沿儿!”孙浩本能的回答道。

    “没那么邪乎,你小子趴我家窗户干啥,偷我小内内干啥,难道是当抹布用的?”李翠花哭笑不得,拧了孙浩的耳朵一下,随后抓着他的大手贴在了自己的饱满上,轻轻的揉搓起来,双眼之中满是渴望,近乎央求的说道:“孙浩,你就帮帮婶子吧,这村子我找别人我心里会觉得对不起你叔的,要说起来,你和你叔家几代以前还有亲戚呢,肥水不流外人田啊,所以给你我能觉得心里好受点!”

    孙浩有些动容了,口中干燥无比,眼睛盯着李翠花前胸那两团饱满,一只大手本能的轻轻揉着她的酥胸说道:“婶子,不行,不行,我叔知道了会打折我腿的!”

    “你不说我不说,谁还知道这事?”李翠花轻轻的褪去了裤子,露出里面薄薄的粉色小内内,中央位置模糊的乌黑若隐若现,大腿根部竟然也是有着几根俏皮卷曲的毛发延伸了出来。孙浩看了有些安奈不住了,虽然他没少偷看村里人,但还是头一次这样近距离的看到,而且竟然是让自己骑上去?他瞬间头脑充血了,想要扑过去,却有些胆怯。

    “来吧我的好小子!让婶子稀罕稀罕!”李翠花看着发愣的孙浩,一把就拉了过来,孙浩顺势就是扑到了她身上,两人栽倒在了大炕上。

    孙浩感受李翠花那丰满的胸脯压在自己胸膛上,那小心脏噗通噗通的都跳到了嗓子眼儿。

    李翠花到了这个时候可不管不顾了,双手按着王泽的头,嘴巴便是凑了上去,两人亲热了起来。

    孙浩真没亲过嘴,虽然理论经验丰富,但实际经验还是非常欠缺的,只是知道不停的啃着,不过,不多时候,就被李翠花调教的熟练了多了。

    两条舌头彼此缠绕而起,李翠花一边亲吻,一边扭动着身子,摇曳着双腿将自己粉色的小内内褪了下去,露出那茂盛的草原

    孙浩此时完全痴迷在这种只有小册子中幻象过的感觉当中了。

    他无数次央求老天赏赐一个这样的场景,今天突然美梦成真了,别说有多激动。

    “傻小子脱啊,还要婶子帮你啊!”李翠花媚笑一声,双手一动,就将孙浩脱了个干净,随后抓他的那里,就要往自己的身子里面送。

    “婶,婶子,真,真来啊?”孙浩说话都有些颤抖了,口干舌燥的看着李翠花说道。

    “你个损种都这时候你,不真来还假来啊,你可急死你婶子了!”李翠花用手指头戳了一下孙浩的额头,说道。

    “别,别,婶子我没经验,不如你找个有经验的吧!”孙浩有些要临阵脱逃的架势了,而此时院子中的大黄狗嗷嗷的叫了起来,他便是借机跳下了大炕,向着窗外看去。

    “回来,快点地!”李翠花急不可耐,忙是下地准备把孙浩拉回来。

    “婶子,有人,你看,有人,是来偷鱼的,妈的敢老子这偷鱼不想活了!”孙浩在李翠花这犯蔫儿,但旁的事啥时候犯过怕。

    要说在李翠花这犯怕,其实也不是,主要孙浩没有经历过,这突然袭击总是让人没有个心理准备,有些发毛也是自然的,没当场一泻千里就算不错了。

    “婶子你快回去吧,让人见着对你不好,我去收拾那偷鱼小贼!”

    孙浩对着看了看李翠花说道,随后嘴里骂骂咧咧,走到大炕上穿着衣服,抄起一把早就备好的镰刀,向外边走边嘟囔着:“不要命了,偷我的鱼,那就等于偷我媳妇一样,这鱼卖钱是要娶媳妇的!”

    李翠花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听着孙浩嘟囔,不免被逗得咯咯一笑。

    “我x,王狗蛋,你不想活了咋地,胆子不小啊,上我家来偷鱼?”孙浩直奔鱼塘,见到那猫黑撒网的和差差不多岁数的男子说道。

    “耗哥,耗哥你在家呢?不是说你不在家的么!”被唤作王狗蛋的小子,看到孙浩当时就傻了,一双手逗得连渔网都抓不住了,直接掉在了地上。

    孙浩可不是一般人能惹起的,半大小子当中也是有着一帮小兄弟问他叫老大的,甚至有些三四十岁的跑腿子都跟他叫大哥。

    当然了这个大哥不能白叫的,农村人舍不得吃不上啥好的,隔三差五孙浩是给的兄弟们都叫来做一大锅鱼锅吃。

    “我X,意思是我不在家你来偷过?”孙浩手拿着镰刀问道。

    “耗哥,你也知道我没那胆子,是吴小子让我来的,你知道他在村里是一霸,我不来就打我!”王狗蛋颤颤巍巍的说着,额头上头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吴小子我x死他,妈了个巴子,打我主意!”孙浩嘟囔了一阵,挑了挑眉头说道:“那你的意思没你啥事了就?”

    “耗哥,我知道我不对,这样吧我把我家我姐介绍给你,让她和你处对象行不,你不是喜欢我姐么!”王狗蛋急中生智,为了自己不受皮肉之苦,也只能牺牲一部分了。

    “你大爷的你玩我,你姐不是有对象了么?”孙浩本能的开口,突然觉得有些自己说的有些不对,忙是接着说道:“谁稀罕你姐啊,你哪只眼睛看见我稀罕你姐了!”

    王狗蛋的姐,王村妮长得确实是水灵,是公认的美女,孙浩想能把她讨来当媳妇也是不错。“耗子哥有对象了,我给他搅混黄了,她那对象我一看就看不上眼,还是看耗子哥顺眼,谁当我姐夫都不行,非得耗子哥你,要不来一个我搅混黄一个!”王狗蛋说道:“耗子你天地良心,你不稀罕我姐,你那天咋还去趴我姐窗户,都让我看到了!”

    “行了行了,别墨迹了,今天这事就算了,下回在有这事,你就别想安生在甜河村待了!走吧!”孙浩挥了挥双手说道。

    “不能了不能了!”王狗蛋转头就走,这机会不把握那不是傻X了。

    “回来!”孙浩将渔网拉上来,将上面的一条肥肥的鲤子鱼摘下来给王狗蛋说道:“这鱼给吴小子拿去,不过就说是你偷来的,要不然你小子没法交差不是,你可是我小舅子了我得关照关注!”

    “成,成,姐夫,你放心,我姐村妮保证是你的,明天我爸妈进城,要隔一天才回来,你明天晚上上我家吃饭!”王狗蛋拿着鱼兴高采烈的走了,心中想有这个姐夫也不错嘛。

    “谁啊?”李翠花悉悉索索的穿好衣服,见到偷鱼贼走了,便是在屋里从窗子探出头来问道。

    “王狗蛋子,没事了!”孙浩转头回屋说道:“婶子太晚了你快回去吧!”

    “那成,婶子改天再来啊,你小子下次在这样熊抱,我就把你偷看婶子的事情宣扬出去!”

    李翠花叹了口气,刚才无比燥热的身子此时也是降温下来,被偷鱼贼一搅混,什么心情都没有了,她也只好先回去了,打算日后再来,一边向外走一边嗔怒骂着:“这个王狗蛋子,啥时候不来,偏偏关键时刻来,诚心让老娘不舒坦……”

    孙浩看着李翠花的背影,在月光的照射下,宛如天仙下凡一样,给他一种神往的感觉,李翠花长得好看,自己确实是有那种想法,不过自己毕竟没经历过,临场的时候胆子小了。

    不过孙浩暗自决定,一定要练就一身祸害人的本领,来者不拒,全部收入囊中,这个李翠花下次再敢来,那就别怪我祸害人了!

    孙浩爬上大炕,刚刚躺好,脑海当中就想起了王狗蛋子说明天去他家的事情,要是能和王村妮发生点啥事那该多好?

    想着想着,脑海当中的画面就开始变质了,王村妮如何风情撩人,媚骨十足……

    越想心情就是越烦躁了起来,他一翻身,忽然问道一股奇怪的味道,张开眼睛一看,竟然是小内内,这是李翠花刚刚留下来的?

    “这算什么?故意的还是故意的,有意的还是有意的?”

    孙浩不由得想起了李翠花那白花花的身子,拿起她留下来的小内内,奔腾而起,面红耳赤,呼哧带喘,一泻千里。

    第二天中午,孙浩才是起来,下了炕简单的洗漱了一番,然后用煤气罐给大黄狗熬了一锅苞米面糊涂,放了盐,搅拌均匀,拿个大黄吃去了。

    之后才是自己随便的炒了一碗鸡蛋炒饭,放了很多干树椒,就着大蒜狼吞虎咽。接着就是他一天的最重要的工作了,拿了鱼食上了小船,划到鱼塘中央停摆下来,一边拿着木棍敲打着船摆,一边撒着鱼食。

    一系列工作完成,一天孙浩就无所事事了,他今天不像每天一样到村子里晃悠,而是在家好生的梳洗打扮了一番,挠心抓肝的等着晚上的到来。

    刚刚过了四点,孙浩便是去鱼塘捞上来一条大鱼,拎着向外走:“大黄看家啊,你主子我去相亲了!”

    来到王狗蛋家果然如他说的那样,他父母都没在家,孙浩掀开门帘走了进去跟着王狗蛋简单说了几句,他便是带着孙浩去了王村妮的房间。

    “村妮秀花呢?”孙浩看着王村妮不禁吞了吞口水,想起了偷看她洗澡时候的情景,那白花花的身子,不知道浪费了孙浩多少卷纸。

    村妮这姑娘长得这叫一个标准,乌黑的秀发扎成了一个马尾,没有化妆的脸蛋也是白皙奶嫩,她眉黛纤细,睫毛弯弯,鼻梁挺翘,鹅蛋一般的脸庞,让人爱不释手。

    村妮甜河村公认的美女,至于有没有第一美女的资本,就不知道了,毕竟整个村子没有选美比赛,村美女完全都是靠着大家茶余饭后的口碑来决定的。

    很民主,但也很现实吗,当然每个人审美的尺度是不一样的!

    “来啊孙浩,快坐,快坐啊,我弟弟今天一早就说你要来,我还说呢,你一天挺忙的哪有时间,我都没信!”王村妮转过头来,放下手中的十字绣说道。

    “忙啥忙,在忙也是瞎忙乎!”孙浩坐了下来说道:“哎,我就怕再不来,媳妇都成别人媳妇了!”

    “说啥呢,你一天没个正行的,和我还开玩笑!”王村妮啐了孙浩一口说道:“你咋知道我有对象了?”

    “我密切关注你的一举一动,哪能不知道呢!”孙浩说道。

    “嗯,是看了一个,不过不知道咋样样,现在处着呢,但几天都没联系了,我跟他没啥感觉呢咋就!”王村妮坐在孙浩身边说道。

    “那跟他没感觉那你跟我吧!”孙浩看着王村妮的胸脯吞了吞口水说道。“孙浩你就乱说话吧!”王村妮听了孙浩的话瞬间面如飞霞,逃之夭夭了,走到门后说道:“你坐着,我去给做饭!”

    孙浩点了点头,就在屋子里面坐下了,不多时候就东瞧瞧西看看,突然一本红色皮的日记本映入眼帘,他想了想拿起来,随意的打开一看,竟然是王村妮的日记。

    前面都是记载的一些琐事,越到后面情感的东西越多了,令孙浩惊奇的事情,里面竟然写了自己,而且越到后面写的越多,到了最后一页看日期是昨晚写的——“知道孙浩要来,为什么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呢,难道我真的喜欢上他了,可是他会看上我么,他姐可是村长呢……”

    孙浩咯咯一笑,将日记放了回去,心里美滋滋的。

    一桌子饭菜,不多时候就被王村妮端到了桌子上,孙浩坐下之后说道:“狗蛋呢,怎么不见人?”

    “他出去买酒了吧,说难得他耗子哥你来家!”王村妮刚刚洗过头发,那娇美略红的小脸,加持那潮湿的水气夹着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使得孙浩孙建有点失神。

    “看什么呢!”王村妮显然有些不好意思,将头扭到一边,闻声细语的说道。

    “耗子哥,我回来了!”还没等孙浩说话,王狗蛋便是从外面跑了回来,看了看两人,随后对着孙浩挤眉弄眼,坐了下来,三人便是开始吃饭了。

    酒是白酒,孙浩的酒量不小,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才喝一杯就有些晕了,而且感觉身体燥热无比呢?王村妮也是喝了一点就,随后就说有些头晕,回房间休息了。

    孙浩只记得这些了,之后就什么都不记得了,当他迷迷糊糊醒来的时候,感觉到身上有什么压着,喘不过起来,微微张开眼睛一看竟然是王村妮。

    这个不是最终要的,最重要的是她竟然赤身裸体的趴在孙浩身上。

    孙浩感受着那白花花的酥胸顶在自己的胸膛上,身体本能的已经起了强大的反应,那东西已经翘的老高了。

    他再也把持不住了,有过和李翠花的一次经验之后,这次反而凭借多了,嘴巴对着王村妮的娇小的红唇亲吻了过去。

    王村妮梦呓一般的嘤咛一声,双手自然的抱住了孙浩的脖颈。

    孙浩知道王村妮是第一次接吻,嘴巴都不会动,只等着自己的索取,便是轻轻伸出舌头,撬开了她的嘴巴,渐渐的引出了那条香舌,在自己的嘴巴里面尽情的吮吸裹着,宛如是一个水蜜桃一般,让人爱不释手,尝不够吃不够。

    半响之后,王村妮也是在孙浩的教导之下,娇红的嘴唇也是开始慢慢的回应了起来,从生涩到熟练仅仅是片刻的时间,就已经成了一个老手。

    孙浩一只手颤颤巍巍的悬着,一双眼睛瞟着王村妮已经发育好的酥胸迟迟不敢下手。

    “浩哥!”突然王村妮再次梦呓一般的发出了动人的旋律,使得孙浩热血沸腾,那东西竟然弹跳了几下,他不停的亲吻着那香唇,一只手最终落到了那饱满的胸脯上面,瞬间过电一般的感觉直抵心头。

    孙浩再也无法忍受了,一翻身便是将王村妮压倒在了大炕上,看着他那纤细的眉黛,弯弯毛,娇红的脸蛋,和嘴里含糊不清发出的婉转娇吟都使得的小心脏飞快的跳动着。

    孙浩再次亲吻了起来,从嘴巴,耳根,到脖颈,又的两团饱满,随后便是小腹,双腿,脚跟,王村妮的每寸肌肤几乎都留下了他的口岁牙印儿。

    “嗯!”

    同时王村妮也是扭动着腰肢,发出一声声跌宕起伏的嘤咛配合着孙浩。

    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z号[唯漫书城] 回,复数字22,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看着那茂密杂乱的草原下方的有一丝粘稠水渍的芬芳之地,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孙浩半跪着,用膝盖将王村妮的两条腿轻轻顶开,俯在他身上,试探了几下,就要长驱直入,开始他的第一次。

    “孙浩?”而就在此时,王村妮竟然迷迷糊糊的张开了眼睛,看着眼前的孙浩突然一愣,随后感觉不对,抬头一看,一双手本能的捂着自己的胸脯吼道:“孙浩,你要干嘛,快起开!”

    “村妮我喜欢你!”孙浩也是一愣,不过此时已经是发出去的箭矢了,收是收不回来了,何况他今天也没想收,事到如今,只有一不做二不休。

    “你流氓,你快穿上衣服…”王村妮还没说完,就被孙浩的嘴巴突然袭击了,呜呜的说不出话来,两只小手不停的捶打着他的背脊。

    “村妮我会好好对你的!”孙浩一面安慰着她,一面亲吻着,同时大手也是在她身上摩挲着,小册子当中都是这样写强上的,他试图想稳住王村妮然后在攻其不备,出奇制胜。

    “不行,不行,喜欢也不行!”王村妮不停的摇着头,双眼之中已经是泪痕满满了,紧皱的眉头当中写满了惊恐委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