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转) 叫醒服务

    时间:2018-04-17
        下体传来的一阵舒服的感觉,将熟睡中的我唤醒……睁开迷蒙的双眼,发现
    天已经亮了。阳光穿过薄纱的窗帘洒在盖在我身上的毯子上,而白色的毯子在一
    上一下地动着。

        我掀开毯子,一个女孩正趴在我的下面为我口交。她停下动作,抬起头。看
    得出她大概20左右的年纪。一张美丽的脸庞还透着一股稚气。一丝口水连着她的
    嘴角和我勃起的阴茎,而她的手还抓在阴茎上。

        她见我醒了,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说:“先生,这是您昨天预定的‘叫醒
    服务’。现在是早上7 点。我是你的服务员,我叫雪儿!”她的手上下搓揉着我
    的阴茎,继续说:“这个服务时间是一个小时。您需要我继续为您服务还是您要
    先起床?”

        我的脑袋此时还没有完全清醒,但也不想就此中断刚才美妙的感觉。“你继
    续吧。”我说,然后躺回去,回忆昨天发生的事情。

        昨天是我来到H 市的第一天,代表公司来客户的公司调试机器。晚饭是对方
    公司请客,接待我的是对方这个项目的经理和一个工程师老齐。晚饭之后,对方
    经理家里有事,关照让老齐将我送到宾馆,寒暄了几句就走了。

        剩下老齐和我,气氛就更融洽了。老齐是老相熟,以前来我们公司谈项目的
    时候是我接待的他。这次来到他的主场,他自然热情。宾馆是自己公司安排的。
    他知道地址,开车将我送到宾馆,并陪我进了大厅。

        前台小姐帮我办理入住手续的时候,他说:“为这位先生加一个‘叫醒服务
    ’,定在早上7 点。”

        我说:“还要什么叫醒服务?在手机上调一个闹钟就行了!而且,明天的调
    试工作不是要10点才开始吗?你让我早上7 点就起床?”

        他拍了拍我的肩膀,说:“这里是我的主场,我说什么就是什么!”随后对
    着前台小姐神秘地一笑,小姐心领神会,也抿了抿嘴。这两人是合计好了的吗?
    我疑惑了……

        过了会儿,前台小姐问:“‘叫醒服务’的费用加在房费里,还是另外付?”

        叫醒服务还要加钱?我更疑惑了。正要问个清楚,老齐连忙插嘴道:“这钱
    我给!”说着从钱包里拿出8 张百元人民币。

        800 块?这是什么服务?不会是……我正要发问,老齐拿起房卡,推推搡搡
    地把我赶进了电梯。在电梯关门的一瞬间他说:“明天9 点我来接你。”

        带着疑问,我来到我的房间。半天的旅程加上半天的工作,人也挺累的。洗
    完澡我就睡下了……

        现在我明白什么是“叫醒服务”了,也明白了为什么需要800 块服务费,更
    明白老齐为什么要我7 点起床。

        再次睁开眼,低头看看这位叫雪儿的姑娘。她依然在卖力地工作着。我把身
    体往上挪了挪,拿起一个枕头把头垫高,半躺着欣赏这位趴在我两腿之间的女孩。

        她皮肤白皙犹如玉脂,精致的脸庞化着淡妆。上身光着,但有身体挡着,看
    不到她的乳房。下身只穿着一条紫色的T 裤,两个圆圆的小翘臀随着她脑袋的上
    下摆动忽隐忽现。我的手指捋过她的长发,抓过一丝头发放在鼻子下闻了闻,一
    股淡香拂过,让人心旷神怡。

        我转头,看到床头柜上有昨天吃剩的口香糖,拿出一颗来放嘴里。早上起床
    自然有口气。何况人家是女孩子,不能搅了氛围。

        我拍了拍身体右边的位置,说:“雪儿,转过来,让我看看你!”她乖巧的
    将身体从我的两腿间挪到了旁边,嘴依然没有离开我的阴茎。

        这回看清了,背部和臀部的曲线勾勒出她美丽的身体,乳房犹如两颗熟透的
    水蜜桃挂在胸前。我用手把玩这她的乳房,只觉得柔软无比。用力一捏,她嘴里
    发出“嗯……”的长音,扭捏着身体,试图避开我的挑逗。

        我把手伸向她的臀部。小屁股有肉,软软的,摸起来非常舒服。

        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说:“你是怎么进来的?”

        她吐出我的阴茎,用手晃了晃,调皮地说:“我们有房卡的。总不能按门铃
    让你为我开门吧?否则,我怎么用这种方式把你叫醒呢?”说完继续舔。舔着舔
    着,她似乎想起了什么,说:“放心,我们‘叫醒服务’服务员的制服没有口袋。
    手里除了房卡连手机都没有,这样是为了保证进出时客人不会丢失任何财物。”

        被她看穿了我的顾虑,我尴尬地一笑。她抛过来一个媚眼,继续忙着吞吐我
    的阳具。

        我说:“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你的屁股。”

        她听话地将身体转过来。我抓起她的左腿让她跨过来,形成69的姿势。紫色
    的小T 裤是薄纱的,包裹着的菊花若隐若现。我将鼻子凑近,用鼻尖顶了顶她的
    菊花。小妮子明显是早上洗了澡过来的,菊花都散发着沐浴露的芬芳。

        我用双手紧紧抓住她的臀肉,再放开。白皙的屁股上马上出现了两个手掌印。
    待它恢复原状再一掌拍过去,留下5 个手指印。

        雪儿扭了扭屁股,说:“嗯~~~ 疼……”

        我怜惜的揉揉那两团白肉,用嘴在两边各亲了亲。然后将她的T 裤拉了下来。
    雪儿心领神会,伸缩着两腿让我将T 裤褪下。

        我将T 裤揉成一团,拿到鼻子前闻了闻,清香中依稀夹杂着一股淡淡的骚气。
    翻看一看,阴部那一块已经有了一块潮湿。

        我又用手掌在雪儿的大白屁股上拍了一下,说:“小骚货!才这么一会儿就
    湿了?”

        她不理会我的调戏,却将屁股凑近我。

        她的阴部离我的脸只有两寸的距离,我甚至能感觉一股潮气迎面而来。美丽
    的阴部如同一个微开的扇贝。粉色的小阴唇如同两片花瓣守卫花蕾一般保护着中
    间的小洞。阴蒂害羞似的露出半个头。

        阴唇周围没有阴毛,也没有剃过毛的痕迹。从这个角度我看不清她前面的样
    子。用手一摸,也就是阴部上方有稀稀拉拉的几根毛毛。看样子年龄的确不大。

        我将小半截食指伸进她的小洞,里面暖暖的,已经充满了淫液。拔出手指时
    还能拉出一条晶莹的丝线。我将手指上的淫液涂在她的阴蒂上,并用手指甲来回
    抠弄。这一举动刺激了雪儿,她的身体明显一震,屁股一抖,菊花和小穴也一张
    一合了一下。

        哈哈,果然是触到了她的敏感处。我的手指加快了节奏,她的腿马上软了,
    嘴巴松开我的阴茎,身体前倾,趴在了我腿上。

        我顺势将她身体翻了过来躺在床上,起身跪在她身旁。这时我才有机会仔细
    看她的整个身体。她乌黑的长发均匀地散落在白色的床单上,脸庞精致,皮肤细
    腻,身材匀称,乳房大小适中,腰身纤细,大腿丰满。

        她被我看得不好意思起来。用手遮住了半个脸,嘴里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你别用这种眼光看我嘛!”说完想转过身去。

        我又将她翻过来,吐掉嘴里的口香糖,将嘴凑到她的乳房。看样子她的年纪
    的确不大,乳头还内陷在乳晕里,看起来如同两张小嘴巴。我用舌尖轻舔她的乳
    头。她的动作瞬间缓了下来,停止了挣扎,我将她的身体放平。她的手轻轻抓住
    了我的头发,任由我的舌头在她的胸前游走。

        我将头抬起,将嘴唇对着她的嘴唇亲了下去。她本来闭着的双眼猛地张开,
    紧闭嘴唇不想让我得逞。我的舌头在她的嘴唇上转了转,试图深入。一来二去她
    的嘴居然真的松开了。两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她闭上了双眼,仿佛在享受着这
    一刻的温存。

        我的左手在她的乳房上搓揉,右手顺着她平坦的小腹,穿过稀稀拉拉的草丛,
    来到溪水潺潺的洞口。手指在洞口打了个转,停留在阴蒂上,又开始抠她的阴蒂。

        雪儿的身体又是一震,右腿条件反射般地弯曲,似乎想阻止我的手指对她阴
    蒂的侵犯。

        我的中指继续前进,钻进了洞口,在里面翻搅起来,她的阴道发出咕咕的呻
    吟。如同一只饥饿的小兽,等着食物的到来。

        我的嘴唇离开她的嘴唇,一路亲吻,从她的脖子,肩头,乳房,腹部,沿着
    刚才手指的路径来到她的桃源洞口。我转过身体趴到她的两腿之间,正犹豫着要
    不要亲下去。雪儿却将双手交叉护住了她的小穴。

        这么一来,反正增加了我亲下去的欲望。我掰开她的双手,用舌尖轻轻舔她
    的阴蒂。她娇嗔一声,整个人缩成一团,两腿将我的头夹在中间。我用手臂分开
    她的双腿,待她平躺之后,对着她的阴蒂,用牙轻轻咬了下去。

        这一咬虽然没有用力,却对她产生了强烈的刺激,她惊叫一声。声音很大,
    她连忙用双手捂着自己的嘴巴。两条腿更加用力地加紧我的头,试图阻止我。

        我笑着说:“你这是‘叫醒服务’还是‘叫床服务’呀?这么大声,不怕隔
    壁客人投诉吗?”

        她的身体本来就在颤抖,被我这句话一抖,更是笑得花枝乱颤。她说:“我
    哪里是在叫床?是你弄疼我了!”说完又用嘴捂住了嘴巴。

        我说:“哪里会疼?我又没用力咬!”

        她说:“不是……以前从来……没人……这么咬过的……”

        我说:“哦?这是第一次呀?那我再咬咬!”说完又要将头往下探去。

        “不要!”她似乎急了,坐起身来,用双手捧我的头不让我靠近。

        然后,她又说:“我不要这个。我想……我想要……那个!”

        “哪个?”我装傻。

        “那个呀……你明明知道还作弄人家。坏死了!”说完用小拳头打我的肩膀。

        我起身,指着我的阳具说:“这个呀?”

        她点点头。

        “求我呀!”我戏谑的说到。

        她没有理会我的调戏。而是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示意让我躺下。

        然后,她用舌头舔我的乳头,一手搓揉着我的另一个乳头,一手上下套弄着
    我的阴茎。我享受着,一手放在脑后,一手抚摸着她的臀部。

        她再次坐回到我的两腿之间,吞吐着我的阴茎,伸出两只手抠弄我的乳头。
    不久,她起身,调节双腿的位置,半蹲在我的垮间,手里拿着我的阴茎,对着她
    的小穴慢慢坐了下去。

        我一惊,还没戴套呢,这小妮子这么猴急就坐下去了。但这个节骨眼上,让
    她站起啦戴套又显得有点没礼貌了。正犹豫着,可能是觉得太紧,她就将屁股抬
    起,想再次坐下去。

        我看了看下面。咦!我的阴茎上不是有套套吗?

        第二次她坐得更慢了。阳具和阴道有淫液的润滑,应该不至于是因为干而进
    不去。但是可能她还是感觉有些疼,所以一上一下的,总有小半根阴茎在外面。

        我可顾不了那么多了。两手按住她的髋部,屁股往上一顶,将整根阳具插入
    雪儿的阴道。

        只听她又是一声娇嗔,牙齿咬住了下唇。但是脸上并没有不快的神情。看来
    没有弄疼她。

        两人一上一下开始有节奏地摆动。

        我笑着问:“你是什么时候为我戴上套套的?”

        她捋了捋额前的长发,小嘴一抿,说:“不告诉你。我厉害吧?”

        “厉害!厉害!雪儿真厉害!”我说。

        “是刚才帮你舔的时候戴上的,你没感觉吗?”

        “你是用嘴帮我戴上的?”

        “是呀!”

        “啊!难怪没感觉。来,亲一个!”

        她俯下身来,两条舌头又纠结在了一块儿。

        说实话,雪儿的阴道很紧,不像是那种“阅人无数”的小姐。但是,刚才用
    嘴帮客人戴套套的功夫却由显得轻车熟路。哎,想那么多干嘛!我尽量让自己不
    要胡思乱想,而是尽情享受这春宵一刻的激情。

        我将双手抚住她的两个乳房。乳房的尺寸刚刚好。唯一的缺憾是乳头还缩在
    乳晕里,很多年轻姑娘都有这个问题,但大部分人随着年龄的增长,性生活次数
    的增多,乳头都会挺出来。我故意问道:“雪儿,你的乳头怎么不见了?”

        她没好气地说:“我这整个身体各个部位我都喜欢,就除了它俩!和小姐妹
    洗澡的时候人家都笑话我,说我没有乳头!”

        我说:“那我现在帮你把它们吸出来。”

        我坐起身,吮吸她的乳头,吸完这个换另一个。

        她的口中发出一阵呻吟,说到:“用力!”并用双手挤压着自己的乳房。

        一会儿两个乳头都出来了。我说:“你看,现在你有乳头了。”

        “没用的,一会儿又会缩回去的。”她说。

        我说:“没事儿!让你男朋友帮你吸。”我没说让客人帮你吸,因为感觉那
    么说有点难听。

        “我没有男朋友。”她说。

        “你那么漂亮,怎么会没有男朋友?”

        “哎!有男朋友她会让我干这行吗?”她顿了一会儿,说:“男朋友倒不是
    没有,只是没有确定关系。我来大城市打工,被朋友介绍到这里。先做着呗。感
    情方面的事情以后再说。”

        我觉得这个话题比较沉重,连忙换个话题:“其实,时间久了它们自己会出
    来的。”

        她说:“我姐妹们也这么说。但要等多久呀?”

        “等你成了黄脸婆咯!哈哈哈!”我说。

        “哼!你真是个坏蛋,就知道欺负我。还把我插得那么疼!”

        “疼?我还没用力呢。”说完用手掐了掐她的屁股。

        “不要呀!”她抱住了我,两腿用力,屁股上下摆动着。

        我问:“宝贝儿,你多大了?”

        她说:“19. 你呢?”

        “你猜。”

        “嗯……30?”

        “不对,再猜。”

        “最多32. ”

        “我40了。”我说。

        “不可能!40岁都快赶上我爸爸了。但看起来他比你老多了。”

        “那就叫我爸爸!”我说。

        “不!”

        “那就叫叔叔。”

        “不!还是叫老公吧!”

        “好!今天老公要干死你!”说完抱紧她的身体往下拽,让阳具进入更深的
    位置。

        其实,小姐管谁都叫“老公”。可是,在乎这些干什么?

        我问她:“你能夹一夹吗?”

        她停下来,收缩了一下阴道,问:“是这样吗?”

        “对!”我说,“一边上下摆动一边夹,这样才舒服。”

        她试着做了,果然舒服。“……嗯……爽……”我说。

        “我也……很爽……”她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不是有些累了?”

        她点点头。

        我抱起她,让她躺下,采用男上位。男上位可以将阴茎顶到更深的位置,我
    明显可以感到龟头受到来着前方的阻力,像是顶到了她的子宫口。而每次顶到头
    的时候,雪儿都会发出令人销魂的呻吟声。

        “宝贝,爽……不爽?”随着抽插的节奏,我说话带着节奏。

        “老公……嗯……太爽了……嗯……从来没有……嗯……这么……爽过……”
    她说话也随着我抽插而带着节奏。

        刚开始,雪儿还能跟着我抽插的节奏收缩她的阴道,到后来就跟不上了,而
    是躺在那里任凭我抽插。

        但她的阴道一直在分泌淫液,让我的抽插毫无阻力。而且,伴随着每次的抽
    插都发出皮肉和液体相互拍打时汩汩的声音。

        我说:“宝贝的小穴……真是个宝贝……有那么多水……”

        “老公……我说真的……和别人……真的没有……这么多水的……今天……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么多……”

        “宝贝……你这个……小骚货……要是……天天能……这样干你……就好了
    ……”

        “那你……天天干我……好不好……”

        “我想……每天……这样干……干你……干到天亮”

        “啊……那样……我会爽……爽死掉得……”

        “是呀……死掉就……死掉……算了……”

        也许是不想听到这个“死”字,她用她的嘴唇封住了我的嘴唇。

        连续的抽插实在很累,但一时半会儿还没有要射的意思,于是我们的动作慢
    了下来。

        我问她:“我听说做你们这行的不喜欢和客人亲嘴,怎么今天不仅被我亲到
    了,现在还主动亲我?”

        她说:“别的客人有口臭,而老公你没有呀!而且,老公你那么帅,又这么
    ‘能干’,怎么能不让你亲呢?”

        这小嘴真甜。我又吻了上去。

        我从她的身上爬起来,两手举起她的双腿,继续着抽插。她身上的压力缓解
    了,嘴里随着抽插的节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我低头,看着阳具在她的小穴里进进出出,洞口周围和阳具上沾满了淫液摩
    擦后产生的白色泡沫。我用食指挑起一团泡沫,抹在雪儿的阴蒂上,用大拇指轻
    轻的揉搓着。

        可能是阴道受到的刺激已经大过阴蒂受到的刺激,雪儿的反应已经不像刚才
    那么激烈了。但她还是拿手想拨开我的手。算了,不要为难小姑娘了。

        我伸出双手,抚摸她的乳房。此时她的乳头已经坚挺,不再缩在乳晕里了。
    我探下身想亲吻它们,但又感觉嘴够不到她的乳头,就将她的身体扶起,让她坐
    在我的身上,这样方便我舔她的乳房。

        这个姿势又变成了女上位,我动不了。她双手抱着我的头,说:“老公,我
    来。”然后用膝盖顶着床,臀部上下摆动,继续交合。

        “老公,我们停一下好吗?让我喘口气。”看来她真的是累了,女上位不到
    两分钟就扛不住了。

        我躺下,对她说:“你转身。慢一点,别让我的小弟弟从里面滑出来。”

        她依我说的做了。我抱着她,两人一起靠右躺下。两人的姿势一样,我调节
    一下身体的角度这样就可以让阴茎留在阴道内。我的右手手臂垫着她的脖子,手
    掌按在她的左乳房上。左手搓揉她的阴毛。

        虽然停止了抽插,我的阴茎在雪儿的阴道的包裹下依然保持着坚挺。她还时
    不时抽动一下阴道刺激我的阴茎。两人采取这样的姿势休息了一会儿。

        过了几分钟,我问雪儿:“宝贝,休息够了吗?”

        她点点头。

        我说:“来,推车!”

        她乖乖的起身跪趴在床上,翘起了浑圆的小屁股。

        我转到她身后,用龟头将她小穴周围的白色泡沫推到中间,对准了阴道口,
    先是进去一个头,生怕一下子进去会弄疼她。等感觉里面足够润滑,才一下子将
    整根阴茎猛插了进去。

        只听雪儿娇哼了一声。

        我问:“疼吗?”

        她没说话,只是摇了摇头。

        于是我放心地抽插起来。一边抽插,一边轻轻拍打雪儿如雪般洁白的屁股。

        雪儿说:“用力,老公!”

        我双手按住她的屁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不是这个,老公!”雪儿转过头,说:“用力打我的屁股!”

        哦?原来这小妮子还有受虐倾向,看不出来呀!既然是你要求的,就别怪我
    不客气了。之前我还怜香惜玉,干什么都是小心翼翼,生怕弄疼她。现在可以放
    开手脚了。

        于是,我一个巴掌响亮地打在雪儿的屁股上,如玉的屁股马上出现了一个红
    色的手掌印。接着又是一个巴掌,另一片屁股上也出现了一个红色的手掌印。

        雪儿大声呻吟了一声。我扯住她的头发把她的脸扭过来,把左手手指伸进她
    的口中。让她吮吸我的手指,降低呻吟的声音。

        又是一掌打在她的屁股上,她闷哼一声,咬住我的手指。我也感觉到了疼痛。
    但我忍住没叫。

        又拍了几下,感觉雪儿不淡定了,闷哼的声音越来越大,像是承受了很大的
    痛苦。我明白她的痛苦,就如同我明白我自己手指的痛苦一样。

        毕竟我不是那种喜欢虐待女人的男人。我没有继续打下去,而是揉了揉雪儿
    被我打得通红的屁股,心疼地问:“宝贝,疼吗?”

        “嗯,疼!但也很舒服!”

        我让她把翘起的臀部放下,自己整个人趴在她的身上。我看到她的眼角有一
    丝泪光闪烁,想来刚才真的把她打疼了。

        “这辈子,我爸妈也没这么打过我!你这个坏蛋!”

        “喂!你不要冤枉好人呀!这可是你要我打的。你不这么要求我可舍不得这
    么打你。”

        “我让你打你就打呀?我让你打死我你就真会打死我不成?”

        小妮子开始耍无赖了。

        “我可舍不得打死你。打死你了我干谁去?”我笑着说。

        她笑着转过头来,说:“我都来了两次了,你还没来吗?”

        “两次了?我怎么没有任何感觉?”我问。

        “刚才你在上面的时候我来了一次,然后你打我屁股的时候又来过一次。你
    没感觉吗?”

        “可能是我以为你在故意夹我,没感觉出来。”

        她看了看床头的时钟,说:“7 点45了。我们还有15分钟。我待会儿还想洗
    个澡……”

        不看时间不知道,干了有45分钟了。平时和别的女人做爱很少能坚持这么久。
    可能是因为刚才中场休息过,体力得到了恢复;也有可能是我很少早晨做爱,不
    知道自己早晨的实力。早晨经过一整夜的休息,体力比晚上好;还有可能是因为
    遇到像雪儿这样又有身材又有脸蛋的完美女孩,心理上舍不得结束……总之,这
    次是破纪录了。

        我说:“没事儿,到时候加个钟呗!”

        她欲言又止,迟疑了一会儿,吞吞吐吐地说:“我……8 点半……还有一个
    客人。”

        这时,我才想起雪儿是酒店的服务员,不是我的私人女友。

        一股莫名的忧伤顿时充满我的头脑,但瞬间又消散了。我为我一时的冲动和
    幼稚感到好笑。毕竟雪儿是一名“服务员”。只要有钱,谁都可以享受她的服务。
    我在她的心中也只是一个服务了1 小时的过客。来我这里之前也许她就已经“叫
    醒”了一位客人,离开我这里后就会去“叫醒”另一位客人。她刚才和我说的话,
    甚至眼泪都可以在任何一个客人面前重复一次。

        既然如此,就好好享受剩下的这十几分钟吧。

        我说:“来,咱们来个冲刺!”

        我下了床,拉着她的双腿将她拖到床边,然后将她拉起来,双手围着我的脖
    子,我的双手勾起她的两腿一提,将她整个人抬起来。她失去重心,尖叫了一声。
    我没有理会,而是对准了位置,将阳具狠狠地插进她的小穴。她又是一声尖叫。
    不知道是疼痛还是惊吓。我依然没有理会,双臂一使劲,将她抬起,放下,抬起,
    放下。

        由于体重的关系,雪儿每次落下时,我的阴茎都会顶到她的子宫口。阴茎对
    她的刺激带动她的阴道收缩,让我的阴茎得到之前没有过的舒爽。

        每次落下都伴着她的一声尖叫,也许是疼,也许是爽,也许两者都有。

        之后,有节奏的尖叫变成了有节奏的话语,“好爽……老公……好舒服……
    我还要……老公……老公……干死我……”。在然后,就变成有节奏的闷哼了。

        经过了五六十次的起落,我的手臂已经酸麻,快要扛不起雪儿了。我将她放
    在床上,继续抽插着。而这次我能明显感觉到雪儿的阴道的收缩加快了。她是不
    是又来了?想到这里,我也加快了速度,终于一泄如注……

        我浑身是汗,趴在雪儿的身上喘着粗气。雪儿也一样喘着粗气,抱着我的头。
    没有拔出来的阴茎已经开始收缩,但雪儿阴道的抽搐却没有马上停止,大概过了
    二三十秒才渐渐消失。

        我说:“不行了,不行了!宝贝,我收回我刚才的话。我不能每天这样干你。
    否则我一个星期就会精尽人亡。”

        她说:“你以为就你会精尽人亡吗?我也会被你干死的。刚才我一直高潮,
    一直高潮,都没停过……”

        过了一会儿,她又说:“我刚才想叫你停,我以为再这么一直高潮下去我会
    死的。但我连叫你停的力气都没了。”

        “你刚才感觉到你下面连续抽动,的确抽动了好久”我说。

        她没有理会我的话,继续说道:“刚才我在想,既然叫不出来,也许真的就
    这么爽死算了。真的,老公,我刚才真的有这么想过!”

        我抬起头看着她的脸,发现她说刚才那句话的时候是看着我说的。看来是真
    的,否则不用这么认真。

        她继续说:“刚才的连续抽搐是身体自己抽搐的,我想停都停不下来。”

        “我差点被你干死呀,冤家!”她看着我笑着说。

        我没有回话,而是将嘴唇贴在她的嘴唇上,深深的吻起这位差点“死”在我
    手里的女孩。

        两人赤裸着身体缠绵在一起,两唇相依,我的手在她的乳房和屁股上摸索,
    她的手在抚摸我的后背。

        这样不知过了多久,雪儿突然身体一震。回头看了看床头的时钟,她发出一
    声惊呼:“啊!8 点多了!我要走了。”

        说完推开我,起身想跑去卫生间。可是脚踩到地面没走几步,身体就往前一
    扑。幸好周围没有什么家具,没有磕到。

        我连忙起身,将她从地上抱起来,扶她坐在床上。

        她用拳头捶打我的肩膀,说:“都怪你。干得我连腿都软了。刚才踩在地上
    跟踩在棉花上似的。”

        我笑着说:“要不然,跟你们老板说说下个客人不伺候了?”

        她想了想,说:“我下面好疼啊。可能真不能和下一个客人做了。”

        她挪到床头,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内部号码。对方接起电话后,雪儿说:
    “芳姐,我刚才摔倒了,膝盖疼得好厉害,脚踝也扭伤了,连路都走不了。8 点
    半那个客人你能不能让别人代我一下。”

        对方说什么听不清,可能是抱怨了几声。然后听雪儿说:“好的。谢谢你,
    芳姐!”

        放下电话,我问:“搞定了?”

        “嗯!搞定了!不用去了。”

        “哦!那我们不如再来一次?”我说。

        她猛然抬头,眼里露出恐惧的神色,张大了嘴巴,却说不出话来。看样子是
    怕了。

        “吓唬你的!我也不是铁人啊。哪里说来就来?”

        雪儿脸上惊异的表情这才消失。我抱住她,说:“来,宝贝,亲一个。”两
    人的嘴唇又贴在了一起。

        我抱着她躺下,两人斜躺在枕头上。我搂着她,一只手抚摸她的长发,一只
    手依然不老实地抚摸她的乳房。这时候高潮过了,她刚才还坚挺的乳头又缩回到
    了乳晕里。

        我说:“我待会儿再给你800 ,就当加钟了。”

        她抬头看了看我,又头低下,说:“谢谢老板!”

        “嗯?这么快就叫老板了?你提起裤子就不认人呀!”

        她拿拳头狠狠地砸在我的胸口上,“我这裤子还没穿呢!”然后又抬起头开,
    脸上像是开了一朵花,用拉长的声音说:“谢——谢——老——公——!”

        想到9 点老齐会来酒店接我,而且今天还有一大堆事儿要办。即使怀里躺着
    这么一位尤物,仍不得不控制一下自己,不能深陷温柔乡里出不来。

        我对怀里的雪儿说:“宝贝,我们起床吧。一起洗个澡,我一会儿还要出去。”

        “好的!”她说。

        这时,她已经不像刚才一样腿软了。我俩手签着手,一起走进卫生间。这时
    我才正式感受到她的身高,原来低我一个头。

        浴室够宽大,完全容得下两个人一起洗浴。看来酒店的考虑还颇为周到。我
    们手上都接了沐浴露,为对方搓洗身体。搓着搓着,两人的嘴唇又碰到了一块儿。

        我低着头吻着雪儿。两手在她丰满的小翘臀上抚摸。她的手在我的背后游走。
    吻了一会儿,我觉得这个姿势不方便,就弯腰将雪儿举起,她的腿顺势勾在我的
    臀部。我的阳具此时似乎恢复了,又直直地树立起来,顶在雪儿的阴部。

        雪儿心领神会,将屁股抬了抬,调整好位置,借着沐浴露的润滑,阳具毫无
    阻拦地滑进了她的阴道。

        这是没有保护的性交。我有点犹豫,没有动。雪儿似乎察觉到,或者说她也
    有所顾虑,她也没有动。过了一会儿,她分开我们紧贴的双唇,说:“老公,雪
    儿是干净的。雪儿从来没有和客人不带套做得……”同时,她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我没有答话,而是用自己嘴唇封住了她的嘴唇,两手勾住她的两腿,将她抬
    起放下,抬起放下。阴茎在她的小穴里来回抽插。温水从我俩身体中间流下,带
    着泡沫流到两人性器官交合的部位,又被拍打地四处飞溅……

        做了一会儿,雪儿说:“好疼!”

        我说:“我也是!”

        刚才两人将近一个小时的做爱,把双方的性器官都磨损严重。每次的抽插都
    会带来一阵疼痛。

        我说:“还要吗?”

        她说:“要!慢一点!”

        于是两人在温水的冲刷下用慢动作又做了5 分钟。实在感觉坚持不下去了才
    停下来。自然两人都没有高潮。

        我胡乱洗了洗,先出了浴室。擦干身体后雪儿也出来了。我用浴巾为雪儿擦
    干头发上和身上的水珠。将她整个人连浴巾抱回到床上。

        她在地上找到紫色的内衣,白色的衬衫和灰色的制服。她刚才就是穿着这身
    衣服悄悄摸进我的房间,脱了制服,衬衫和文胸,穿着一条T 裤钻进被窝开始为
    我提供“叫醒服务”的。

        穿回了衣服,雪儿俨然一副酒店工作人员的打扮,一点看不出刚才床上那千
    娇百媚的模样。

        我掏出刚才允诺她的“服务费”。她塞在文胸里,原来她的制服果然没有任
    何口袋。

        “这么可怜,真的没有口袋呀?”

        “我没骗你吧?”雪儿撅着嘴说。

        然后,她故意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说:“先生,请检查一下您随身携带的
    贵重物品,以免丢失。”

        我挠了挠头,四周张望了一下,说:“咦,我有800 块钱不见了!你!别走,
    脱光衣服让我检查。否则我要投诉你!”

        “老公,别闹了!我真的要走了。我在你这里待了都超过一个半小时了。芳
    姐肯定不相信我只是扭伤了脚这么简单。”

        我抱起她,亲了亲她的额头。她抬脸一笑,转身,关门走了。

        我整理了整理自己的衣服和今天工作上需要的物品。一看时钟,8 点50. 酒
    店的免费早饭是指望不上了。

        我下了楼,在酒店门口等老齐的车。老齐准点到达。进了车,老齐说:“老
    弟,看你神色恍惚,目光呆滞,看来今天早上运动过度呀!”

        “少来!还不是被你害的!”我说。

        “我害你?您应该感激我才对吧?”说完一阵坏笑。

        趁着老齐开车绕着酒店的喷水池转圈的功夫,我依稀看见酒店正楼旁边的两
    层小楼的阳台上走过一个身影。看背影有点像雪儿。一会儿,旁边又多了两三个
    穿着同样制服的女孩。看来那是员工宿舍或者休息室什么的。

        在去公司的路上,我问老齐是怎么知道这个酒店有“叫醒服务”的。

        老齐说:“我们公司客户多了。经常要帮忙安排住宿。这个酒店和我们有合
    同,自然知道一些内部消息。正巧,你们公司也把你安排在这个酒店,而且是你
    们自己掏钱。我们公司那份钱是省了。不过,让客人自己掏钱住宾馆不合我们当
    主人的规矩。所以,我自作主张,把该花在你们身上的钱还花在你身上。”

        顿了一会儿,他又神秘地说:“这种服务明面上自然是不允许的。只有和酒
    店有长期业务往来的客人酒店才会向他们提供这种服务。这里的女孩子质量比别
    的地方好,换得比较勤,一般待不了两个月就会换。最关键的,价格也不贵。我
    上次骗我老婆说出差,就为了特地来这里享受了一次‘叫醒服务’。呵呵!”老
    齐摸着胡茬,似乎在回忆那粉红色的往事……

        娱乐归娱乐,工作归工作。机器的调试工作进行地很顺利。今天几乎完成了
    所有的工作。就等明天客户验收了。就是说,今晚是我在酒店的最后一个晚上。

        吃完晚饭,老齐照例把我送到酒店。

        在酒店前台,我和前台小姐说:“我想要一个明天早上7 点的‘叫醒服务’。
    对了,我另外付钱,不要记在房费里。”

        趁着前台小姐帮我处理的时候,我四周看了看没人,轻声问道:“额……那
    个……你们这里是不是有一位叫雪儿的服务员?”
        ——完——


    [ 此貼被ngsx在16-04-2018 10:56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