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草原上的小公主

    时间:2018-06-24
    第1章 远嫁匈奴

      男人快速的挺动着腰胯,粗硕肉棒毫不留情的捣弄着身下娇嫩的女娃。草原上的汉子身材健硕,下身欲根长的也天赋异禀。
      小女娃娇啼着,漂亮的眼尾还粘着泪,红嫩的小嘴微张,随着男人的的捣弄辗转吟哦。女娃早被剥的一丝不挂,皮肤瓷白透光,一对娇嫩的乳被男人把揉着。
      男人俯下身,张嘴噙住了早被自己耍得硬挺的红果,大口大口的吸吮,恶劣得揪扯。
      “嗯……痛……嗯……嗯……嗯……”女娃被男人吃咬得身体一紧,本就紧致的嫩穴一缩,男人差点泄去,闷哼一声,更大力的撞击着身下的娇娃……
      “公主!公主!”侍女慌乱的在芊柔耳边唤着。
      芊柔睁开水润的眼眸,身体的酸痛让意识渐渐回笼,马车外面兵器乒乒的交接声伴着惨叫。
      芊柔紧了紧裹在身上的男人披风,抬起小脸看向侍女香兰,细声细气的问,“外面是怎么了?”
      侍女看着刚醒来懵懂的芊柔,努力镇定的回道,“公主,车队被,一伙马匪包围了!”磕磕绊绊的说完就掉了泪。
      “女人不杀!”男人粗野的喊叫。
      “呦吼!”呼号不断。
      芊柔惧怕的靠紧两个侍女,脑袋木木的没了思考。
      惨叫声越来越少直至安静,不知胜利的是哪方,芊柔不敢深想,身体控制不住的发抖,有马蹄声有远极近,两个侍女恐惧的盯着马车的红锦门帘。
      芊柔低垂着头,身体没有一丝温度,感觉四面都有冷风向自己吹来。
      被一只炙热的大手挑起了下巴,才从呆滞的状态中惊醒,眼角余光看到侍女下了马车,芊柔低垂着视线不敢看对面的人。
      “看着我!”下巴上的手用力捏了下。
      听到那陌生的低沉的话音芊柔吓得一缩,看来是马匪胜了……
      芊柔眼睫颤巍巍的睁开,眼里盛着水光,紧张的咬着丰润红嫩的嘴角。
      赫连霆看着跪坐在自己面前的女娃,把在手里的小脸还没自己的手大,那双水汽蒙蒙的媚眼真是勾人,咬嘴唇的样子似乎在邀请着来人品尝,乌黑的长发散在身后,身体真是娇小,
      不过!看着女娃身上别的男人留下的披风,赫连霆皱了皱眉头,一股无名火蹿起,手比脑快,直接掀去裹在女娃身上的披风。
      “啊!”芊柔觉得身上一凉,惊慌的捂起胸前的绝美风光,要哭不哭的看着面前冷冽的异族男人,车内烛火映在男人深邃的眼眸上,高挺的鼻梁在一边脸颊上投下深深的阴影。
      赫连霆脱下自己的披风,披在了女娃身上,下了马车,接过手下递来的马绳翻身上马远去,车队早已换了人手行驶了起来。
      侍女香兰和秋月惊魂未定的回了马车内,芊柔小脸苍白,显然也吓得不清。
      芊柔小声的说,“把这件披风包起来吧,方便的时候扔掉。”
      香兰和秋月这才发现公主裹着的披风变成了玄色,看着公主脚边的红色披风,两人对视一眼,定了定神,香兰把那条披风收了起来,秋月去了公主背后的小箱柜里取出了两个小瓷瓶。
      “公主,该吃避子丸了。”秋月从绘着松雪的小瓶里,倒出一粒药丸子在磁碟上,膝行至公主身边。
      芊柔捏起药丸瞥着眉吞下,香兰赶紧把递过茶水和腌制的梅糖。
      吃过药丸后,香兰扶着公主躺下,退下公主身上的披风,秋月打开另个瓷瓶,倒在小碟子里的浓稠药液散出甜甜的香味,秋月打开身侧的小箱,取出一小柄扁平玉勺,蘸上碟子里的凝露小心翼翼的抹上公主红肿的乳尖和下身惹人怜的肉缝。
      “嗯……轻点……”芊柔忍不住呻吟出了声,下身的肉缝也随之一紧。


    第2章 往事如烟云散
    {秋月将玉势缓缓的推入了公主的细嫩肉缝里,轻轻的抽弄了几下}
      两个侍女听到公主的娇吟都红了脸。
      秋月缓了缓动作,拉开箱子的隔层抽屉,取出一只有指头粗细的袖珍玉势,虽小但雕琢精致,阳锋上略微凸起的脉络和翘起的圆润龟头,比起真实的男人肉棒无二了。因玉势是暖玉制成,自带着温和的热度,用来沾抹药液能使药效充分发挥最好不过。
      在一圈都沾裹上凝露后,秋月将玉势缓缓的推入了公主的细嫩肉缝里,轻轻的抽弄了几下,让凝露充分抹匀,就拔了出来,玉势的尖顶沾着公主的肉缝连起来黏丝,似乎有水儿从缝里漫出,一会肉唇就湿了。
      芊柔咬着唇,不想发出那动情的声响,但从紧绷的身子还是能看出端详。前半夜的一场极致欢爱加上后半夜的突发情况,这会儿上了药之后的芊柔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香兰和秋月取出箱笼里的被子给公主盖上,担惊受怕了一夜外面天快要亮了,两人靠着车壁放松了下来。
      想想,这一路已走了一月有余了,眼看快要到达奇勒尔部的大营,就出了这等变故,那冒邪单于的尸首现在估计都凉透了,不对,应该已经被草原上的豺狼拆骨入腹了吧。
      香兰给公主理了理被子,看着小公主的娇嫩粉腮,思绪再度飘远。
      公主体弱稚嫩,但这副小脸却艳丽勾人,身子也发育的惹人疼爱,一对丰乳傲然翘挺,一点都不像18岁的女娃该有,肤白赛雪又异常敏感娇嫩,这不,出了关外一到夜里单于就宿在公主的马车内,幸好这药准备齐全,要不估计公主的车队赶不到奇勒尔部大营,在这路上就要被这男人折腾殁了。
      一到晚上,她们在公主身边侍候的都被赶去了后面马车,只有第二日车队行驶起来,才能回去,一看那张小脸苍白得,眼下一片青黑,身上都没了一块好肉,下身更是触目惊心的泥泞凌乱,真是惹人心疼。
      这单于是忒不怜惜人儿,不过哪个男人看到公主这幅皮肉都是要化身猛兽了。
      离了京终于露出点轻松笑脸的公主,在单于夜入了马车之后又回覆到了以前。
      准备的避子丸是怕公主过早有孕伤了身子,虽然也有18岁就嫁人生子的,但生育的风险实在太大,怜妃,公主的阿娘,就是生她时殁了。
      这一身的白嫩骨肉,天生得之,后天的养护也丢不得。在京里,每晚都要泡那温养身子的药浴,沐浴之后,身上抹上玉肌膏。欢爱后上的凝露,和玉肌膏成分大体相同,不过里面添加了生肌止痛行气化瘀的药材熬制,轻微的外伤用了后一夜就可消肿除痕。乳尖和下身也要抹上防止颜色变深的芙蓉露。
      公主初初胸乳发育那会儿,入睡前,嬷嬷都要给涂上专门配置的促发育秘药,配合着半个时辰的揉按。不过后来没一个月,嬷嬷便再也没机会给公主涂那药了,她和秋月猜是太子,不,已经成皇上……
      那会儿,公主夜里都会被皇上身边的内仕接走,第二日卯时才送回,公主躺在被裹里熟睡,眼圈红肿,似乎哭过,换衣服时才看到,胸乳上噬咬的齿痕和修长玉腿根处的红肿不堪……


    第3章 贴近(1)
    {小女娃胸前的两团上下颠动着打在自己的手臂上……}
      傍晚车队停了下来,香兰下车去准备公主的夕食,被赫连霆的部下叫住。
      “首领用过饭后会去找公主。”
      香兰低垂着头应诺。
      准备好饭食后,提着食盒回了马车,在马车里看到了大病初愈后轻减了一圈的嬷嬷。公主靠在把自己奶大的嬷嬷肩上闭目养神,双手抱着她。
      秋月和香兰摆着饭,芊柔在她肩头蹭了蹭睁开了眼。
      一时无话。
      饭毕,香兰道,“公主,那位大人刚派人来说,用罢饭后会过来。”香兰低垂着头,没有看到公主听完话音后有些苍白的脸,芊柔有些怕了匈奴男人的粗炙了,想起那里就是火辣辣的疼……
      嬷嬷怜爱得抚了抚芊柔散在身后的长发,对着两个侍女说,“你们下去吧。”
      侍女出了马车后,芊柔忍不住转身趴在了老嬷嬷怀里,闷闷的不愿抬头。
      “乖孩子,别怕,别怕。”嬷嬷抱着怀里的芊柔安抚道。
      拿出帕子,用凉水沾湿了,给她仔仔细细擦了一遍脸。
      “我们的小阿柔可不是小孩了。”嬷嬷笑眯眯的转身取了发簪给芊柔简单的梳了个发鬓。梳好了头发换了身清淡的水红色的衣裙,脸上只搽了润肤的膏脂便罢,即便如此素的装扮,还是难掩少女的艳丽。
      一会儿就听到了越来越响的马蹄声靠近,芊柔垂着头自我催眠着,想逃避即将到来的黑夜,但这些她不得不承受。
      “过来。”男人看着这个从一见就不敢对视自己的女娃,不耐的催促道。
      呆呆的看着在车门处对自己伸着双手的男人,芊柔有一瞬间惊讶,他不进来么,嬷嬷给芊柔整理了下衣领,芊柔才反应过来。
      垂下眼眸,膝行至马车门口,芊柔温顺的搂上了男人的肩膀,他直接把她抱上了马背。
      一只手把芊柔紧紧抱着,另只手握缰绳,扯了下缰绳,身下的马撒腿跑了起来。
      马跑得有点猛,芊柔原本僵直的脊背一下撞进了男人的怀里,隔着衣料都能感受到怀抱的炙热。
      芊柔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骑马,紧抱着横在胸下的手臂,脊背从开始的紧绷到现在放松的贴着男人的胸膛,她甚至能感受到臀部上贴着的,随着马儿每次跃起落下的摩擦逐渐变大的硬挺,芊柔的这个发现嗡得一下头脑发热。
      男人低头看着自己怀里的小东西,每次的跑动,小女娃胸前的两团上下颠动着打在自己的手臂上,这点小小的跑动使她惊叫喘息,自己下身已经起了反应,小女娃似乎感觉到了,面颊和耳尖都红透了。无声的叹息一声,扯着缰绳折返了回去。
      贴在臀上的坚挺一下一下的磨弄着股缝,下身的肉唇隔着衣料在颠动的马鞍上擦磨着,转瞬成了泥泞。芊柔不安的扭动了下身子,感觉到蹭着马鞍大腿两侧的疼痛。
      回到车队,赫连霆抱下芊柔,听到女娃抽痛的低呼声。
      “怎么了?”听得出男人声线中的一丝紧张。
      芊柔垂着眼,嗫嚅着,“腿,腿疼……”
      赫连霆本要放下的手,直接抱起满面通红的芊柔进了马车。
      “嬷嬷。”芊柔想喊住因为他们进来,福了礼就出了马车的嬷嬷,但只看到落下的车帘。
      赫连霆看着呆楞住的女娃,抱着她坐下。
      “药呢?”
      “大人,让我的侍女来吧。”女娃的声音糯软细小,从赫连霆角度只能看到她面上轻颤的睫毛。
      “看着我。在哪?”赫连霆把芊柔转了个,面向着自己,跨坐在他的身上。
      “啊。”这个坐姿,让芊柔碰到了在马鞍上磨破的腿根伤处,她一抖,双手扶在了赫连霆的肩上。



    [ 此貼被正邪微圆在2018-06-23 17:07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