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都市淫女

    时间:2018-09-28
    第一章 兵王羽龙

      “洛千帆你个混蛋!”老者怒目横眉的怒骂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杀手行为!你是军人!你知道这事的后果吗?”

      老者一身笔直的军装,肩上扛着三颗金星,赫然是一名军界大佬。

      “开除军籍,送上军事法庭。”

      老者对面是一名年轻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一身迷彩服,身上透着一丝丝傲气,目光如炬,身子微微前倾,站着标准的军姿。

      “谁让你杀了白鲸的?”老者声音颤抖的问道:“为了一个毒贩,你值得吗?”

      “值得。”

      洛千帆毫不犹豫的说道:“哪怕就是我死了也要杀了白鲸。”

      “顽固不灵!”老者呵斥道。

      “对不起首长,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我依然会杀了他,我别无选择。”洛千帆咬了咬牙说道。

      别无选择?或许洛千帆说的是对的,白鲸,美国人,金三角最大的毒枭,掌控着各国大部分的毒品渠道,手中的毒品足以让所有毒贩为之疯狂,国际刑警主要通缉犯,并且有自己的佣兵团,业界第一。

      本来白鲸和华夏并没有什么交集,但白鲸竟然企图把手伸到华夏来,想要靠毒品在华夏牟取暴利,华夏人多,地大物博,也不乏缺少有钱人,在白鲸眼里绝对是一块肥肉。

      更惨绝人道是白鲸竟然在华夏给十几岁的孩子注射毒品,只是为了实验毒品的纯度,受害的孩子足有二十八位,平均年龄不足十二岁。

      华夏军方马上做出了反应,派出以洛千帆为首的尖刀小队,目标——白鲸!

      本来已经清除了白鲸的佣兵团,可白鲸逃回到了美国,并且自首,得到了美国警方的保护。

      因为不在美国贩毒,美军只是给了一个答案——终身监禁。

      那可是二十多名孩子啊!全部都是未成年人,他们有着大把的时间去享受青春,而白鲸却断送了他们的人生。

      血气方刚的洛千帆不顾军令,连夜潜入美国监狱,杀了白鲸,可越国杀人本身就是犯法的,更别说洛千帆是一名军人。

      每一个国家都有自己的尊严,在美国政府的施压下,华夏军方开除了洛千帆的军籍,仅此而已,华夏驻美大使馆表示,如果美军不同意,就算是挑衅华夏的尊严!华夏的龙威,岂是外国佬能触碰的。

      可即便如此,也断送了洛千帆的锦绣前程,华夏最强兵王,就这样没落。

      “这次要不是上面竭尽全力保你,你现在早就死了。”老者深吸一口气,平静的说道。

      “首长我给你丢脸了。”洛千帆嘶哑着声音说道。

      洛千帆从当兵开始跟在老首长身边,已经五六年了,没有多长时间,但老首长待他比对自己儿子还好,这次洛千帆虽然办事不对,但没有血性算什么华夏男儿?虽然表面上训斥,但老首长骨子里为洛千帆感到骄傲,因为——这是他带的兵。

      “滚蛋!你是老子带的兵,你给我挣了那么多荣誉,这一次你是为自己而战,从现在开始你的命不属于任何人,给老子保存好了。”老首长眼圈有些红,有些苍老的说道。

      砰!砰!砰!

      洛千帆双膝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声音震大地,敬那些铁血的回忆。

      良久,洛千帆缓缓起身,脸上早已布满泪水,看着老首长苍老的面孔,心如刀绞,压抑着自己的情绪,敬一个军礼,缓缓走出门外。

      外面早已堵满了人山人海,把整个军区围的水泄不通,每一个人脸上都写着义愤填膺。

      他们为谁而来?

      洛千帆!

      洛千帆怒杀白鲸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整个华夏知道消息后都沸腾了。

      洛千帆在大多数人眼里已经成为民族英雄,凭什么?凭什么开除洛千帆的军籍,这是让英雄寒心吗?洛千帆用自己的前程,换回了华夏的铮铮傲骨,为什么还要这样对待他?

      “洛千帆,你是民族英雄。”有人高呼道。

      “凭什么处分洛千帆!他做的没错。”

      “难道美国人是人,咱们华夏人就不是人了吗?”

      “……”

      洛千帆渡步走到门口,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所有不满的声音都停了下来,在他们眼里洛千帆是让他们值得尊敬的人,他们更想听听洛千帆对这件事,是什么看法。

      洛千帆微笑着看着众人,说道:“首先我很荣幸大家可以替我打抱不平,为我出头。”

      这句话让众人心平静下来,没错,他们今天就是为了给洛千帆要一个说法。

      “其实我首先要跟大家说一声——对不起。”洛千帆诚恳的说道:“如果不是我们没有及时制止白鲸的行为,或许就没有那么多孩子受难了。”

      众人看着洛千帆的目光亮了起来,这个男人真的很有担当。

      “我是一个兵,是兵就要服从组织的安排,军令如山,为此我并没有感受到什么遗憾,因为我也累了,我也想要歇歇了。”洛千帆淡淡的说道,

      没有人知道洛千帆付出了多少,更没有人知道洛千帆身上有多少伤疤,这些努力只是为了今天的功勋,而这些荣誉都要因为意气用事而泯灭,无论是谁都不能接受,可洛千帆还是很淡定的叙述出来,仿佛这件事就和他无关一样。

      所有人都沉默了,累了?简单的两个字诉说着无尽的心酸,但这或许是最好的理由。

      “我虽然离开了部队。”洛千帆话锋一转,看着远处一辆黑色宾利车,语气凌厉的说道:“但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无论是谁!”

      语气及其强硬,这不止是他自己的态度,也是国家的态度。

      啪啪啪……

      所有人都鼓起了掌,他们都是华夏人,都有着自己的骄傲,说白了,关上门都是一家人,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宾利车里坐着两个人,静静的听着洛千帆的话,一个坐在驾驶座上,金色的头发,有着如同牛奶一样白的皮肤,一身黑色的西装。

      副驾驶座上的,是一个头发则是棕色的,碧蓝色的眼镜,如果老首长看到了绝对能一眼看出来他们是谁。

      坐在驾驶座上的是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一等秘书彼得,而副驾驶座的是驻华大使管的一把手库恩。

      “他没有华夏军方的保护我们就更容易杀了他了。”彼得恶狠狠的说道。

      “不不不,你错了。”库恩有些玩味的说道。

      “难道我们还要顾及什么吗?”彼得疑惑的问道。

      在他的眼里,失去了华夏军方保护的洛千帆根本不足为惧。

      “你以为普通特种兵可以一人杀上格兰监狱吗?”库恩反问道。

      “难道我们要放过他吗?”彼得有些不甘心的问道。

      库恩笑了笑说道:“亲爱的彼得,如果把华夏军方比做一个笼子,那么洛千帆就是里面的雄狮,而失去所有束缚的狮子是最可怕的,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扑咬我们,所以我们不要对他下手,要不然下一个遭殃的有可能是我们。”

      彼得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看着车窗外的洛千帆,目光中带有一丝不甘。

      因为尖刀小队是华夏军方的王牌,所以并没有公开洛千帆的身份,而是以普通特种兵的身份开除军籍。

      人群渐渐散了,他们都知道已经没有办法挽回洛千帆的前程了,毕竟军令如山,哪怕再多的舆论也改变不了事实。

      “要走了吗?”

      一道清脆的声音从洛千帆的身后传来,语气中有些幽怨。

      声音来自于一个女子,女子很美,宛如天仙下凡,一尘不染。

      身上穿着一袭白色连衣裙,琼鼻微微上翘,朱唇紧闭,腮边两缕青丝随风拂面,堪称人间极品。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眉宇之间有一丝不快,她是尖刀小队的二号人物,白玲珑。

      “是啊,终于要离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了,咋样?羡慕吧?”洛千帆装作一脸享受的说道。

      听了这句话,白玲珑直接怒了:“鸟不拉屎?当初是你自己选择在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流血流汗,要不是你,我们会选择在这个地方拼命吗?我们会每天都承受着魔鬼一般的训练吗?你现在倒好,拍屁股走人了,你让我们怎么办?”

      白玲珑的反应洛千帆已经猜到了,淡淡的说道:“替我照顾好兄弟们。”

      “我照顾好他们?他们的命都是你从战场上捡来的,你是他们的信仰!自从你加入尖刀小队开始,你就不是洛千帆了,你是羽龙!”白玲珑冷冷的说道。

      “羽龙?从今天开始,不是了。”洛千帆无所谓的说道。

      “你的处分通知已经下来了。”白玲珑瞟了洛千帆一眼说道,玉手递给洛千帆一张通知单。

      洛千帆接过那张通知单,咂了咂嘴念道:“尖刀小队队长,代号羽龙,经军事法庭判定,开除军籍,抹去在军队的一切资料,即日执行。”

      “可惜了,我的资料要被全部抹去了,还是有些不舍。”洛千帆开玩笑般的说道,但语气里的心酸让白玲珑心里有些难受。

      “抹去全部资料?那不就是除名吗?”白玲珑脸色苍白颤声问道:“他们要抹去你全部的功勋?”

      第二章 拜山头

      白玲珑并没有看过处分决定,所以不知道里面的内容,开除军籍很容易,但如果抹去全部的功勋那绝对是一个军人最大的耻辱。

      把青春给了祖国的人,却因为怒斩白鲸而抹去全部的功勋,要知道洛千帆的功勋数不胜数,都是拿命去赌回来的,而这些在他眼里比命还重要的荣誉,竟然都抹去了。

      “我去向上面要个说法。”白玲珑转身要去老首长找,洛千帆一个健步拦了下来,笑嘻嘻的看着她。

      “起开。”

      “你就不要为难老首长了,这件事是上面的决定,他也无能为力。”洛千帆一本正经的说道。

      “可抹去你全部的资料,那就像你从未出现过军队里一样,你甘心吗?”白玲珑问道。

      “我……”

      说实话洛千帆心里真的很不甘心,但在他眼里那些东西也只是好看而已,没什么用处,在战场上你那些所谓的荣誉是否可以为你挡子弹呢?

      “怎么像没出现一样。”老首长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看着因为愤怒脸色赤红的白玲珑,说道:“羽龙的传说已经烙印在燕京军区每一个军人的心里了,在军区,他就是信仰,他是每一个战士的榜样,华夏男儿应当不畏强权,这是那些荣誉可以媲美的吗?”

      白玲珑沉默了,她知道老首长说得对,无论是谁都抹不去羽龙神一样的传奇,哪怕被除名,羽龙也永远是燕京军区的兵王,一个任何人都无法超越的男人。

      洛千帆看了白玲珑一眼,调戏道:“玲珑,不要太想我啊!”

      “滚!”

      老首长深深的看了洛千帆一眼,淡淡的说道:“行了行了,时间也不早了,你该走了。”

      “这是静海市的机票,没什么事就不要回来了。”老首长递给洛千帆一张机票,意味深长的说道。

      洛千帆鼻子一酸,险些哭出来,他自然知道老首长什么意思,燕京有不少美国驻华大使馆的高手,洛千帆在燕京,随时随刻都有可能遭遇暗杀,虽然洛千帆实力不俗,但让一群美国疯子盯上可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娘们唧唧的了,赶紧走。”老首长催促道。

      白玲珑有些不舍的看着洛千帆,心里虽然很想挽留,但她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她不能以自己的自私害了洛千帆。

      “那我走了。”洛千帆缓缓开口道:“如果哪一天军区有事了,随时联系我,我看看他们美国人有什么能耐。”

      白玲珑和老首长都感觉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他们丝毫不怀疑洛千帆的话,如果哪一天美国真的找事,洛千帆不介意去美国驻华大使馆走一趟。

      老首长目光一冷,开口道:“放心吧!咱们也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洛千帆点了点头,手中握着老首长给的机票,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他怕他一回头看到老首长和白玲珑,失去了走的决心。

      “你说——他还能回来吗?”老首长颤音问道。

      “一定会的。”白玲珑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只不过再回来的时候,一定会成为人中之龙。”

      ……

      燕京离静海很近,大约晚上八点多洛千帆就到达了静海市。

      静海市很美,虽不及燕京那么繁华辽阔,但小城也有一番趣味,天上的星辰与灯火辉煌的街道相互映衬着。

      洛千帆身上只有一千块钱,考虑到今后的日子,洛千帆有些头疼,早知道多向军区要点钱了,一千块在静海市根本不够花,所以洛千帆首要任务就是找到一份工作。

      夜色酒吧是静海市最大的一家酒吧,每天晚上都有很多人在这里消费,流金量非常高,是不是还有一些浓妆艳抹的美女走进去,为了吸引男人们的目光,身上的布料也不多。

      里面掺杂着摇滚与重金属的音乐,释放着令人狂野的歌曲,洛千帆有些复杂的看着眼前的酒吧,不知道是不是改进去。

      “喂!瞅什么呢?赶紧滚!”门口的男服务生看到洛千帆的穿着,知道不是消费的顾客破口骂道。

      洛千帆的衣物实在有些破旧,白色半袖有些发黄,紧腿牛仔裤已经被洗的发白,一头寸发虽然看起来很精神,但身上的衣服让他看起来像一个流浪汉。

      “你们这招人吗?”洛千帆忍着怒气问道。

      “招!怎么不招!”服务生阴阳怪气的说道:“但也不是什么人都招,你看看你这个样子,一身破烂谁要你啊?”

      在夜色酒吧当服务生使他有一种高人一等的错觉,除了那些消费的富豪顾客,谁都瞧不起。

      “招就好。”洛千帆自顾自的说道。说完抬脚向酒吧内走去。

      “你干什么!”服务生趾高气昂的问道。伸手想要拦下前进的洛千帆。

      可是谁知道一下子拦空了,服务生微微一错愕,再抬头就看不到洛千帆了。

      “兄弟,不要把自己想的那么牛逼。”洛千帆的声音缓缓从服务生身后传来。

      服务生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他甚至都没有看清洛千帆是怎么进去的,有些结巴的问道:“你……你是怎……怎么进去的?”

      洛千帆怂了怂肩,无奈的说道:“就这点本事还想拦我?”说完没有理会服务生,很装逼的向酒吧里走去。

      酒吧很大,五颜六色的灯光让长期呆在军队里的洛千帆有几分不适应,整个人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几个人鄙夷的看着洛千帆,大有几分瞧不起乡巴佬的意思。

      看着洛千帆的服饰,那些衣着暴露的美女眼中闪过厌恶的神色,她们实在不明白为什么会把这样一个人放进来。

      没有人理会洛千帆,洛千帆一个人孤零零的坐在前台上,心中有些郁闷,不仅小声抱怨道:“想当年你凡哥也是军中绿草,现在那些小姑娘都怎么了,怎么审美这么差劲。”

      “你不适合这个地方。”一个大胡子调酒师说道,一身紫色工作服加上茂密的胡子,给人一种非常容易亲近的样子。

      “哦?那你说我适合在哪里呢?”洛千帆拿起一杯酒,晃了晃有些玩味的说道。

      大胡子调酒师笑了笑说道:“小伙子,我看你身上有几分杀伐之气,恐怕是从军营里出来的吧!”

      洛千帆眼中寒光一闪,冷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是军人?”

      “别冲动,我也只是好奇,身上这么凝重的杀气竟然让你很好的隐藏了起来。”大胡子调酒师笑眯眯的说道。

      “你是谁?”洛千帆缓缓开口问道。他知道能够看出自己身上杀伐之气的人绝对不会是一般人。

      “也是,你刚从燕京过来,不知道我是谁,那既然来了静海市,那就必须要认识认识了,我叫天巡沙,你们口中的猎人。”

      洛千帆懵了,自己运气什么时候这么好了,随便找一个酒吧坐下就是天巡沙开的,开玩笑呢吧?

      天巡沙,代号猎人,当初声名远扬的高手,堪比第一兵王铁熊的实力,后来因为某个原因离开了燕京……

      至于什么原因洛千帆也不知道了,他也想不明白到底什么原因让一个高手被逼出燕京,这件事在当时引起了轩然大波,虽然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已经淡忘此事,但天巡沙这个名字,已经深深的酪在每个人心中。

      但他的离开让上面松了一口气,这种人简直就是一颗定时炸弹,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燕京可是华夏的命脉啊!容不得出一点差错。

      洛千帆可是知道铁熊的实力,虽然现在洛千帆是第一兵王,但铁熊那一辈可是真正的高手如云,大家族子弟没有几个不练武的,个个实力出众,在那样的情况下铁熊依然能成为燕京第一兵王,并且以自身强横的实力将挑战者一一击退,可见实力不俗。

      “我想你已经调查过我的资料了吧?”洛千帆试探性的问道。

      天巡沙笑了笑说道:“我还没有那种奇怪的癖好,不过不想知道也难,美国的格兰监狱,啧啧……”

      “您要是想去格兰监狱,恐怕会鸡犬不留吧?”洛千帆摸了摸鼻子问道。

      “他们不该死吗?”天巡沙反问道。

      “该死!”洛千帆目光变得阴冷起来。

      “我不是什么好人,手上更是沾染了许多人的鲜血,但我也有原则,不对女人和孩子动手。”天巡沙自顾自的调了一杯酒,呡一口继续说道:“杀人的人是没有人权的,而杀孩子的人是没有人性的。”

      洛千帆喝着酒,默然不语,他知道天巡沙说的对,孩子做错了什么?这种人值得怜悯吗?值得让美国出面讨要公道吗?

      “上面的人应该庆幸你出手了,要不然现在格兰监狱已经是格兰坟墓了。”天巡沙淡淡的说道。

      “你想要出手?”洛千帆目光一凝,问道。

      “他们真的以为老一辈的人都不会动手吗?老一辈的高手最注重尊严,要不是你出手了,现在华夏老一辈的高手都去办出国手续去了。”天巡沙正色说道。

      “那照你这么说他们还要谢谢我呢。”洛千帆缓缓开口说道。

      “不要说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了,今天你来拜山头,这顿酒我请你喝。”天巡沙豪气一笑说道。

      第三章 暗流

      “不过我说你也是的。”洛千帆慢悠悠喝着酒说道:“堂堂猎人,竟然蜗居在静海市这么个小地方当酒吧老板。”

      “平平淡淡的不好吗?我已经过了热血打拼的年纪,现在回过头才发现平淡才是最好的结果。”天巡沙缓缓说道。

      看着天巡沙无所谓的表情,洛千帆笑了笑,他不太理解天巡沙,一身才华却无用武之地。

      天巡沙理了理有些乱的胡子,瞟了洛千帆一眼说道:“在燕京那种群英荟萃的地方想要出人头地太难了,倒不如在静海这一亩三分地的地方混的如鱼得水,何苦呢?”

      “宁当鸡头,不做凤尾。”洛千帆赞叹道。

      “其实有时候你会发现,静海市比燕京干净很多哦!”天巡沙玩笑般的说道。

      ……

      洛千帆从酒吧里出来时已经很晚了,天巡沙除了请他喝几杯酒以外,并没有给他什么帮助,理由很简单——你不适合这里。

      洛千帆醉醺醺的走在大街上,冷风吹得他头有些疼,也让酒醒了很多,自打进军队以来,洛千帆很少喝酒了,偶尔几次也都不是很多,忽然一下子喝了这么多酒,身体竟然感到有些不适应。

      洛千帆晃晃荡荡的转身走进一个胡同,没入漆黑的夜色里。

      这是一个死胡同,没有一丝灯光,漆黑如墨的夜色里,洛千帆迷醉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锋利起来。

      “跟了这么久了,还不出现吗?”洛千帆沉声问道。

      一道高大的身影出现在洛千帆的身后,来者是一个高大的男子,一身黑色西服,白嫩的皮肤配上金色的长发,流露出几分贵族的气息。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来者用生硬的汉语问道。

      “都从燕京跟过来了,还躲藏什么?”洛千帆不屑的说道。

      男子瞳孔一缩,口吻凝重的问道:“你在燕京就发现我了?”

      “你以为呢?”

      男子迅速从怀里掏出手枪对准洛千帆,动作行云如水,显得迅速熟练,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男子很危险,至少达到了S级别的危险程度。

      “怎么?怕了?”洛千帆戏谑的问道。

      漆黑的枪口对着洛千帆,可洛千帆似乎根本没感觉到害怕,反而一如既往的淡定,仿佛那根本不是一把枪,而是一个玩具,一个给小孩玩的玩具。

      洛千帆摸了摸身上,从兜里面掏出一盒几块钱的红塔山和一个打火机,从里面抽出一根,在鼻子上闻了闻,放在嘴里。

      “啪!”

      洛千帆点着了烟,美美的吸了一口,这才看着眼前的男子问道:“你想怎么死?”

      狂妄!

      这句话可谓是嚣张至极,丝毫没有给男子留任何回转的余地,男子听了后脸都绿了。

      “你要明白,现在主动权在我手里。”说完男子晃了晃手中的枪,企图给自己一点自信。

      洛千帆听了,嗤笑一声说道:“如果拿着枪就是掌握着主动权的话,那么恐怕现在我早死了。”

      “砰!”

      男子毫不犹豫的开枪了,他知道如果他再不开枪可能就再也没有机会杀了这个男人了。

      洛千帆迅速看出了弹道,身子微微一侧,子弹顺着肩膀射了出去,身上没有留下一丝痕迹。

      洛千帆吐出一团烟,身影极速跑到男子面前,没等男子反应过来伸手锁住他的喉咙,一切都是那么迅速,几乎在电火光石间,仿佛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男子脸憋的通红,犹如铁块般的手掌卡住他的脖子,让他感觉要窒息了。

      “要不要我送你去见上帝啊?”洛千帆口吻平静的问道。

      男子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心里实在是郁闷,本来看这个任务奖励极高所以才冒险来的,没想到敌人这么强大,自己不到一招就被制服了。

      “咔擦!”

      洛千帆毫无预兆的扭断了男子的脖子,男子眼睛充斥着不甘,还有一份后悔。

      洛千帆甩开男子,目光却久久不能平静,他不傻,这个男子身上有配枪,而且明显受过专业的训练,很明显是美国驻华大使馆的人,但唯一不足的是他的实力太差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接下来几天会接二连三的有杀手找上门来。

      这个人恐怕只是一个警告,一个被美国驻华大使馆盯上的警告。

      洛千帆火了,怒骂:“奶奶的,老子都没找上你们,你们居然还敢来招惹我,真当我是好欺负的不成?”

      洛千帆抚了抚额头,美国驻华大使馆一定要去一趟,不过——不是现在。

      “铃铃铃……”

      洛千帆的电话铃声响起,这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洛千帆接通问道:“喂?”

      “你那边怎么样?”熟悉的声音传来。

      “你会不知道?”洛千帆笑了一声问道。

      这个人自然是刚刚见过面的天巡沙,洛千帆对他知道自己电话号码并不意外,他要是不知道才意外。

      “你想怎么办?”天巡沙沉默一会问道。

      “这里有个尸体,你去来清理干净,我相信你不会留痕迹的。”洛千帆答非所问的说道。

      美国驻华大使馆派人刺杀洛千帆本来不是什么光彩的事,自然不会大张旗鼓的来,所以就算他死了也很好处理。

      “你那边有几个尾巴,要不要我帮你?”天巡沙问道。

      “那就麻烦了。”

      “……”

      两人客套几句后,洛千帆便挂了电话,走向身边的一个宾馆,现在他的首要问题就是找一个住的地方。

      结果上前台一问吓坏他了,一晚上五百,洛千帆咬了咬牙,狠心花了五百元,心里难受极了,洗了个澡,爬到床上便倒头就睡。

      美国驻华大使馆……

      “啪!”

      库恩一巴掌甩到彼得英俊的脸上,力道绝对不轻,彼得脸上瞬间浮现出一个通红巴掌印。

      “你是傻子吗?”库恩骂道:“谁让你派人去静海的?你把我的话当放屁了是吗?”

      彼得捂着脸,愤怒的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杀他?你知道他给国家带来怎样的损失吗?”

      库恩冷笑一声,问道:“你以为你派的那几个人能够杀了洛千帆吗?他可是燕京军区的兵王,而且你以为你派那些人进入静海市猎人会察觉不到吗?或许他们早就见上帝去了。”

      彼得脸色越来越惨白,他现在有点相信库恩的话了,如果真的如库恩所说的那样,那么洛千帆的报复可不是他能够承受的起的。

      “那……那怎么办?”彼得语无伦次的问道。

      库恩顿了顿,狠狠地瞪了彼得一眼,有些凝重的说道:“这次的事情就当作一个教训,下次没有我的命令你还敢私自行动,你就等着死吧!”

      彼得闻言,虽然心里有不少怨言,但被他硬生生咽回肚子里,目光中流露出一股阴狠之色,但一闪而逝,很快就掩饰过去,变成后悔的样子,连敏感的库恩都没有察觉到彼得的变化。

      “我会请求上面,看看能不能派出厉害一点的高手,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吧!我尽量把你派去的人资料抹除干净,如果还是露出什么马脚,华夏的怒火就由你一个人承担吧!”库恩厉声斥道。

      库恩虽然说的简单,但哪有那么容易,这次彼得的过错实在是太大了,要不然他也不会发这么大的怒火。

      彼得派去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特工,身份及其复杂,甚至有些都和华夏军界的特种兵打过交道,这样一批人,想要不声不响的抹除他们的资料根本不可能。

      库恩能做的只是把他们在美国的国籍改了,然后否认他们的存在,简单点说就是耍无赖,连国籍都不是美国的,华夏再怎么闹也不会太过分了。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说完库恩焦头烂额的走了。

      看着库恩的背影,彼得目光中的后悔一下子就消失了,仿佛根本没有存在过,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阴狠,而这份阴狠显然不是冲着洛千帆去的,而是——库恩!

      库恩走后,彼得慢悠悠的椅在高档的沙发上,从旁边桌子上拿出一根雪茄,放在嘴里,轻轻给自己点上,深深的吸了一口,闭上眼表情那仿佛是极致的享受,哪有刚才可怜兮兮的半点影子。

      彼得盯着手中的雪茄喃喃道:“权利真是个好东西啊!它可以满足人的任何贪欲和渴望啧啧……”

      是的,彼得恨库恩!没有为什么,这就是人的贪欲,如果你一无所有的时候,你就想有点钱,有点权就好,可当你真正有点权后,你更想向前再迈一大步。

      彼得就是这样,他辛辛苦苦在华夏干了十几年的工作,明着暗着立下了不少功劳,但都被库恩死死的压着,他不甘心,他想要在退休之前前进一大步。

      他真的很有野心,但他没有机会拉下库恩,这次趁着洛千帆的事,他可以借题发挥。

      如果洛千帆出了事美国驻华大使馆肯定要给个说法的,但这个说法不是彼得给,而是一把手库恩给,所谓权利越大责任就越大,到时候库恩才是承受华夏怒火的人,那么他的位子按规定就是彼得接手了。

      彼得眼神越来越炽热,仿佛那诱人的权利唾手可得,手上只抽一口的雪茄已经燃完了,甚至有些烫手了,彼得还没有从美梦中醒过来,这就是权利的欲望……

      第四章 美女总裁

      洛千帆站在熙熙攘攘的路口,看着对面的云天大厦,心中郁闷不已。

      身上现在不到五百块了,当初一代兵王竟然落得现在如此地步。

      “万恶的金钱啊!”洛千帆感叹一声。

      云天大厦是静海市最具有经济实力的中心,高达二百多层,里面工作的全部都是业界的商业精英,能进入这里成为每一个市民的梦想,就连企业都挤破头皮向里面挤,彰显自己的财力。

      “这位先生,您站在这里可能会引起许多不便,你看……”

      洛千帆刚到大门,一个保安制服的中年男子赶来,轻蔑的说道:“您要是没有事就请离开,不要为难我。”

      语气虽然恭敬,但眼神里的轻蔑让洛千帆有些气愤,说道:“谁说我没有事?我是来应聘的!”

      那名保安嗤笑道:“应聘?对不起我们这保安够多了。”

      洛千帆不屑的说道:“我像是那种干低端工作的人吗?”

      低端工作?

      这句话彻底激起了那名保安心中的傲气,云天大厦待遇极高,就连保安月收入几乎都是八千多,但远远没有办法与里面商业精英相提并论。

      没办法,人家有头脑啊!玩钱的人,永远比玩力气的人更容易赚钱,里面的人瞧不起自己就算了,连这么一个跟流浪汉一样的男人竟然也调侃自己……

      那名保安怒斥:“我告诉你,就你这个熊样的连保安都不可能应聘的上,还妄图去里面工作,快滚吧!别做春秋大梦了!”

      保安的声音非常大,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怎么回事?”一道清澈的声音传来。

      洛千帆微微测眸,瞬间就呆滞了。

      这是一个女人,美的惊艳。

      五官如雕刻而出,巧夺天工,唇红齿白,红唇丰润如花瓣,两排洁白如贝壳般的牙齿闪闪发光,眉宇之间萦绕着冷傲之色,宛如天仙下凡。

      洛千帆忍不住暗忖:“好美的小妞啊!”

      那名保安吓的一哆嗦,急忙说道:“总裁,这小子想要捣乱,我正要把他赶出去。”

      “放屁!老子是来应聘的!”洛千帆暴脾气一上来,脱口而出。

      “应聘?”冷傲的美女皱了皱眉头,她显然不相信一个穿着打扮这么土的男人会有什么本事。

      “你想要应聘什么?”冷傲的美女问道。

      “我会一点外语,就应聘海外部。”洛千帆自信的说道。

      开玩笑,洛千帆可是执行国际任务的兵王,精通各种语种是必备的课程,就连一些偏门国家的小语言洛千帆也不在话下。

      旁边的保安眼中流露出戏谑之色,海外部?这小子疯了吧?真以为会点英语就可以去海外部就职?

      “海外部不止看语言能力,也必须看工作效率。”冷傲的美女忽然用西班牙语说道。

      “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胜任,美女,给个机会嘛。”洛千帆用正统皇室西班牙语说道,简直比冷傲美女还要纯正。

      冷傲美女微微一愣,目光也发生了一丝变化,正统西班牙语除了本国人以外,还没有任何一个华夏人能够如此流利的说下来。

      “你胜任了,以后你就是海外部的翻译。”这一会冷傲美女用的是波斯语。

      “谢谢,我会好好工作的。”洛千帆微微一笑用波斯语对答如流。

      这回冷傲美女可真是震惊了,波斯语是特别偏门的一个小语种,有许多人听都没听说过,更别说这么流利的顺下来,就连她自己都只会几句业界用的话。

      “来我办公室一趟。”冷傲美女丢下一句话就走了。

      旁边的保安已经快要崩溃了,这什么世道啊!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的流浪汉,竟然是一个精通各国语言的知识分子。

      “看见了吗?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洛千帆拍了拍保安的肩膀,很欠揍的说道。

      “话说——她是谁啊?”洛千帆怂了怂肩问道。

      “不会吧!你连她都不知道?你还想不想在静海混了?”保安一脸夸张的说道。

      “额……她很有名吗?”洛千帆抽了抽嘴角问道。

      保安滔滔江水般的说道:“废话!当然很有名,林音涵,魅勋集团CEO,静海市第一美女,第一富豪,那可是真正的白富美啊!多少公子哥想要把她拥入怀中……”

      洛千帆看他一副猪哥样,忍住欧打他的冲动,问道:“行了行了,她办公室在哪?”

      “楼上拐角第一个。”保安擦了擦嘴上的哈喇子,说道。

      “谢谢。”

      洛千帆按照保安的指示来到了林音涵的办公室门口,刚要抬手敲门,似乎想到了什么,要敲门的手停留在半空中,脸色变得复杂起来,心中忐忑不已,暗忖:“这小妞不会是看上我了吧?她要是对我做出一些流氓的举动我是顺从呢?还是反抗呢?”

      他的手掌已经握出汗来,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个世道太艰难了,做一份工作难道都要牺牲自己的色相吗?

      洛千帆咬了咬牙,也豁出去了。

      “咚咚。”

      “进。”

      洛千帆听到这个冷淡的声音,知道自己没走错屋,大摇大摆的走进办公室。

      林音涵的办公室很大,大约有一百多平,左侧是一个书架,书架上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商业书籍,右边是一排沙发,黑色纯皮的,一看就是有钱人用的东西,整个办公室没有太多的花哨,简洁大方。

      一身工作装的林音涵坐在办公桌前,扮演着精干的女强人,手中拿着一份刚刚拟订的合同,看着进来的洛千帆,面色坦然,淡淡的说道:“坐吧!”

      洛千帆也没客气,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看着对面的林音涵,装模作样的问道:“总裁,找我了何事?”

      看着洛千帆吊儿郎当的样子,林音涵眼中闪过一抹愠怒,冷声道:“你不是要应聘海外部吗?是你找我吧?”

      “额……”

      洛千帆顿时语塞,这小妞也太不会说话了,自己不过是装了个逼,反应居然这么大。

      看到洛千帆吃瘪的样子,林音涵神色有些失望,她不明白,这样一个邋遢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多国的语言。

      “你叫什么名字?”林音涵瞟了一眼洛千帆问道。

      “洛千帆。”洛千帆相当骄傲的报出来自己的名字。

      林音涵只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可一时间却记不起来从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这也不怪林音涵,虽然洛千帆做的那些事听起来很轰动,但也只局限于军界和政界两方面,商界这种连战争都靠不上边的业界,也只是听过一两次他的名字而已。

      林音涵这种商业精英,自然不会把那些宝贵的时间用在八卦上,她的全部精力都用在集团发展上。

      “以你的语言能力,完全可以担任海外部翻译的位置,所以我打算聘请你。”林音涵口吻平静的说道。

      “嗯?给谁翻译啊?”洛千帆忽然问道。

      自己起码得知道自己的上司是谁才行,要不然,再让人家穿小鞋了怎么办?

      “我。”

      “什么?”洛千帆差点直接抽过去,让自己给她当翻译?是!没错,这小妞长的很好看,但整天冷个脸谁受得了啊?

      “你有意见?”林音涵眉目盯着洛千帆,企图给洛千帆一些精神上的压力。

      可洛千帆是什么人啊?那可是燕京军区鼎鼎大名的兵王,国外杀手的阴影,岂是一个总裁气场就能被压迫的?

      洛千帆从容不迫的给自己点了一根烟,口气有些疑惑的问道:“你的语言能力不也是很好的吗?干嘛需要我给你当翻译?”

      林音涵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洛千帆,说道:“你以为魅勋集团海外部只针对于那些大国吗?自然会有一些小国参与,而他们不可能人人都精通英语,所以我急需要一个翻译。”

      “难道亚洲市场还不够你玩的?”洛千帆有些惊奇的问道。

      “你太小瞧魅勋了,魅勋无论财力,还是人脉都堪比燕京那些集团,虽然蜗居在静海市,但实力绝对是母庸置疑的。”林音涵耐心的给洛千帆讲解道。

      “那到底有多大实力呢?”洛千帆愈发感觉自己的好奇心被林音涵挖掘起来了。

      林诗涵表情依旧淡然的说道:“魅勋集团推出一款名叫蓝幻电子产品,在日本、韩国、老挝,以及欧洲地区的国家均有分店,几天内销售量破亿。”

      “嘶~”洛千帆倒吸一口凉气,在亚洲占领大部分市场,而且在欧洲也要分店,那实力绝对堪比燕京那些大型企业。

      林音涵淡淡的说道:“你不需要知道这些,如果你干的好,我会派人教会你一些工作,你以后提拔的可能空间就大了些。”

      “行!”

      洛千帆一拍大腿,答应下来。

      “这是合同,你看一下。”林音涵递给洛千帆一份合同。

      洛千帆接过合同,连看都没看就签上了自己的大名。

      “你不看看合同吗?”林音涵皱了皱眉头。

      “我就烂命一条,也不怕骗。”洛千帆自嘲道。

      “下次不许这样,你知不知道一份合同极有可能毁了整个魅勋!”林音涵冷声斥道。

      洛千帆微微一愣,他没想到林音涵反应居然这么大,急忙转移话题:“能不能给我一个住的地方。”

      “嗯?”

      洛千帆老脸一红说道:“我刚从燕京过来,没钱租房你看……”

      “一会去财务部预支工资。”林音涵拿起笔给洛千帆写了一张签名。

      洛千帆一脸无奈的问道:“额……你又不是明星,给我签名干啥?”

      林音涵感觉自己都要崩溃了,声音瞬间就提高了:“你傻啊!你空着手去人家能给你钱吗?”

      “那我买点东西去?”洛千帆小心翼翼的问道。

      林音涵感觉自己遇到极品了,口吻尽力变得平缓,说道:“不用了,有我的签字就可以了。”

      “那你不早说。”洛千帆没好气的说道。

      看着林音涵的脸色愈发寒冷,洛千帆急忙拿起签名急忙跑出办公室,刚跑出门口,就听见里面有摔杯子的声音。

      “这小妞,脾气真大。”洛千帆怂了怂肩喃喃自语道。

      第五章 地龙出事

      洛千帆从魅勋出来,手里多了一万块钱,心里有些酸楚,这怎么啥好事都让哥给摊上了呢?一个月一万,魅勋真有钱啊!

      不过洛千帆真是有些佩服林音涵,一个二十几岁的美女,正是人生中最美的时候,别人都在享受青春的时候,而她却已经成为静海市第一集团的CEO,业务能力让人惊叹。

      而且林音涵亲手接管海外部说明海外部及其重要,那么多分店普通人恐怕很难操控,而林音涵却能如鱼得水的运用,说明这个女人掌控能力很强。

      “这个女人不简单啊!”洛千帆自顾自的感叹道。

      “铃铃铃……”洛千帆老套的电话铃响了。

      “喂?”

      “地龙出事了。”电话里响起白玲珑冷清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洛千帆一愣,随后双目赤红的问道:“谁干的?”

      “别激动,这次地龙出事有些蹊跷,现在警方也调查不出来。”白玲珑轻声说道。

      “那帮废物警察能干什么?”洛千帆嘶吼道。

      电话那头沉默一会,说道:“这件事只能让警方解决,咱们越界插手似乎不太好。”

      洛千帆厉声说道:“既然对方能直接击败地龙,说明绝对是一个高手,不是燕京子弟就是海外杀手,反侦察能力极强,是警察可以应付的吗?”

      “那怎么办?”白玲珑担忧的说道。

      “马上让警察停止插手,这件事情已经不在他们的能力范围内了,给他们一年的时间也调查不出来,这样调查根本没用,我去调查,无论是谁,敢伤害地龙,我都要他死!”洛千帆冷声说道。

      “好。”

      长年听从洛千帆的安排白玲珑已经成为习惯,哪怕洛千帆让她去死,她也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

      “地龙出事经过怎么样?”洛千帆急声问道。

      “是在军区门口发现的,据巡逻的兵说的,地龙是在黑色别克车上丢下来的。”白玲珑快速说道:“不过还好记住了拍照,一会我去调查一下。”

      “不用了。”洛千帆阻止道:“对方既然是预谋已久就不会犯这么明显的错误,那个牌子肯定是假的,而且地龙一直都在军区不惹事,怎么可能惹上这么强大的对手?所以对方应该冲着尖刀小队去的。”

      “那怎么办?”白玲珑有些迷茫的问道。

      洛千帆顿了顿说道:“尖刀小队多半被盯上了,去和老首长请示,然后你们以窃取军事机密叛逃的名义逃离军区,切记要到静海市来找我!我暂时可以保证你们安全,顺便看看谁这么大胆。”

      “什么时候行动?”白玲珑平静的问道。

      “今天晚上把计划说给老首长,让老首长这几天尽可能找你们麻烦,这样你们就有理由了,尖刀小队是华夏最强的队伍,虽然知道的人不多,但如果集体叛逃绝对是一个轩然大波,所以这次真的很危险。”洛千帆犹豫一下说道。

      “我这就去操办。”白玲珑说道。

      洛千帆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和兄弟们商量一下,毕竟这么做你们要承担军界和舆论两方面压力,而且暗地里还有一个高手盯着,非常麻烦的。”

      “这和命比,哪个重要?”白玲珑问道。

      “地龙现在怎么样?”

      “在医院昏迷不醒……”

      “……”

      挂了电话洛千帆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心里有些沉重,这次绝对是尖刀小队的危机,一个能把地龙打的昏迷不醒的高手,在暗地里盯着尖刀小队的一举一动,这绝对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事情。

      地龙的实力绝对是母庸置疑,虽然不是尖刀小队最强的,但也不弱,对付起普通的特种兵一手一个,足以看出实力不俗。

      以前洛千帆和地龙交过手,而且洛千帆有信心让他三招之内必败,但想要把他打的昏迷不醒也需要费一些拳脚,那么重创地龙的人实力绝对不在自己之下。

      “到底是谁呢?”洛千帆喃喃自语道。心中有一种风雨欲来山满楼感觉。

      ……

      “报告!”

      “进。”

      老首长微微抬眸看了白玲珑一眼,笑着问道:“怎么了玲珑?”

      “首长,地龙遭遇不测的事情你已经知道了吧?”白玲珑直奔主题的说道。

      “你是为这事而来的?”老首长收起笑脸问道。

      “对。”

      “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我不好插手。”老首长叹了口气说道:“尖刀小队都是我带的兵,说不心疼是不可能的,我暗地里也派人调查,但对方手段实在高明,根本无从下手。”

      “我刚刚打电话给羽龙了。”白玲珑忽然说道。

      “嗯?”老首长微微一愣问道:“你把事情都告诉他了?”

      白玲珑低下头默不作声,老首长看了笑了笑说道:“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你找那小子的确是一个好的选择,那小子鬼点子多。”

      “首长,羽龙的意思是把全部尖刀小队都调出军区。”白玲珑小心翼翼的说道。

      她真是有点害怕,尖刀小队是国家最强的队伍,她怕老首长再骂她一顿。

      老首长出奇的没有发火,而是品了这句话的意思,淡淡的问道:“羽龙的意思是对方很有可能冲着尖刀小队来的?”

      “没错。”

      老首长哈哈一笑,眯着眼说道:“这小子还真没让我失望。”

      “啊?”白玲珑愣住了。

      “他和我猜测的一样。”老首长拿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说道:“这件事对方应该预谋已久了,但估计是忌惮羽龙,所以才迟迟没有出手,而现在羽龙走了,正是出手的最佳时机。”

      “那首长你现在不是很危险?”白玲珑有些担忧的问道。

      “哼!我可是燕京军区的首长,怎么说也代表国家的脸面,他敢动我?”老首长傲气十足的说道。

      “真的没事吗?”白玲珑眼含担忧的问道。

      “没事,你跟我说说羽龙那小子的计划。”老首长饶有兴致的问道。

      白玲珑皱了皱眉头说道:“羽龙的意思是让我们以窃取军事机密叛逃的罪名转移。”

      “啧啧啧,这小子还真是恨啊!”老首长感叹道。

      “这样会不会太狠了。”白玲珑问道。

      “不狠能骗过谁?”老首长笑着说道:“我倒是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白玲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怪不得老首长那么喜欢羽龙,原来他们两个都是疯子。

      白玲珑疑问道:“可全军区都知道尖刀小队的忠实程度,说叛逃恐怕没人信吧?”

      老首长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道:“现在最流行什么?演戏啊!”

      说完老首长高高举起茶杯狠狠地摔在地上。

      “啪!”一声清脆悦耳的声音传来,要不是白玲珑躲得快,玻璃碴子都险些飞到她那张俏脸上。

      “老子怎么就培养你们这一群垃圾完应儿呢?”老首长怒吼道:“让你们执行个任务竟然他妈的给老子执行到医院去了,能不能干了!还想不想在军界混了!”

      白玲珑愣住了,她实在想不通为人和蔼的老首长怎么现在跟个流氓一样,不过只是短暂的大脑短路,过了一会她一下子就清醒过来,嘴角忍不住抽搐,这特么真是影帝级别的演技啊!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4,继续阅读高潮不断!这个人既然实力那么强,那一定掌控着尖刀小队每一位成员的动作,那么白玲珑和老首长闹翻的事情估计很快就可以让他知道了。

      白玲珑也不甘示弱,红着脸,柳眉倒竖的骂道:“老不死的,你以为你是谁?别给老娘倚老卖老,我们尖刀小队的事情不用你管,地龙出了事你居然还在这里说风凉话,你还是人吗?”

      老首长竟然有些被骂的张不开嘴,手心直冒冷汗,暗忖“这丫头真的是从军区长大的孩子吗?怎么骂人这么顺溜,一定是洛千帆那个臭小子教的。”

      其实老首长猜对了,在一起训练的时候洛千帆竟然去逗白玲珑,气的她破口大骂,最让人无法接收的是,白玲珑竟然骂不过他,白玲珑从小就在军区,没学过什么骂人的话,但遇到洛千帆那可就真的长见识了,原来语言还可以这么玩?

      以至于后来求着洛千帆教她骂人的话,所以才有现在的成就。

      “你给我滚!滚!”老首长装作气的脸透红骂道。

      “滚就滚,你这个破地方老娘还不愿意呆呢!”白玲珑说完转身就走。

      刚一出门白玲珑从高冷女神变成了一个满嘴脏话的美女……老首长捂着脸坐在办公桌前,有种后悔和白玲珑对骂的感觉。一路上所有军人都看着骂骂咧咧的白玲珑,心中感叹,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咸湿小说]回复数字84,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原来女神骂起人来还可以这么强,不过就算骂人——也依旧很美啊!白玲珑走到厕所,看里面没有人掏出手机拨出一个电话号码。“喂?雪龙姐找我什么事啊?”里面传来一个大男孩的声音。

      “你现在通知在各国执行任务的尖刀小队,马上回归总部,我有要事商谈。”白玲珑急切的说道。

      “好嘞!雪龙姐你就放心吧!”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8-09-27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