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和表姐不断抽插的一夜 

    时间:2018-11-29
    第1章:勾引

      “这年头撞鬼的还真多。”我挂掉电话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叫韩玉,职业是阴阳先生,帮人驱邪抓鬼。

      我的本事都是爷爷教的,不过我并没有用心学,认为爷爷那一套都是哄人的,世界上哪里有鬼。

      爷爷去世后,我接了第一单生意,去的时候我还一直犯嘀咕,心里紧张的要死,但是等我按照爷爷教我的法子做完驱鬼仪式之后,什么事儿都没有,我才放下了心,拿了报酬就回去了。

      后来我又接了几次生意,发现前来找我办事的人,都是在外面做了亏心事,自己吓唬自己,我只要给他们几张符,或者做一场驱鬼法事,就能轻松把钱赚到手。

      没过多久,我就彻底爱上了这份职业,这份职业不光能赚钱,有时候还有艳遇。

      前段时间,我接了一笔生意,雇主是个小三,她为了把原配挤下去用尽了各种办法,最终把原配逼得上吊自杀了,从此之后,她就天天梦到原配来找她索命。

      我就给她做了一场法事,我还装模作样用稻草给她扎了个替身烧了。

      我做完这些之后,她就再也没有做过噩梦,为了感谢我,竟然愿意以身相许,我自然不会拒绝这种好事,和她缠绵了一夜。

      就这样找我驱邪的人越来越多,刚刚又有人打电话找我驱邪,而且还是个女的,说话特别好听。

      自从经过小三那件事情之后,一旦有女的找我办事,我内心就会出现一丝激动,期待着能赚点别的报酬……

      我装好办事用的东西,急忙开车朝着地址赶了过去。

      地址是一处高档别墅区,里面全都是各种豪车,我的二手雪佛兰和周围环境格格不入。

      这个地方特别出名,很多有钱人的金丝雀都养在这里,也不知道我这次的雇主,是位千金小姐还是金丝雀。

      我开车溜达了好大一会,才找到雇主的住所,按了门铃。

      门开了之后,一位身材火辣的女人出现在我的视线里,仅看了一眼,我就愣住了。

      瓜子小脸,柳叶眉,一身清凉之极的吊带露肩装,露出圆润滑腻的珍珠肩,把她身材衬托的玲珑浮凸,硕大的波涛汹涌的轮廓若隐若现,裸露着两条修长白皙的嫩藕一样的手臂,自然而然的垂在细若水蛇一样的小腰上,和娱乐圈的胖迪差不多,不过脸色却十分憔悴。

      女人盯着我看了一会儿,迟疑了一下说道,“请问你是韩大师?”

      我微微一笑道,“假了包换。”

      我的卖相确实不好,由于太年轻了,就算有真本事,别人也会质疑你。

      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年纪越大越好混,尤其是那种头发胡子全都白了的,就算你狗屁不懂,别人也会把你当成高人。

      “我叫夏怡蕊,你进来吧。”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就跟着走了进去,不过我很快又开始想入非非,夏怡蕊这条裙子布料实在太少了!寻常超短裙,不过是膝上二十公分而已,而她穿的这条,不会比寻常的三角内裤长多少,轻轻一动,里面的安全四角内裤隐隐可见.....

      “这是在勾引我吗?”我小声嘀咕了一句。

      夏怡蕊把我领到客厅坐下,问我喝什么茶?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用这么麻烦,还是先说说你的事情,我观你阴气缠身,要是不尽早去除,性命有忧。”

      我这句话完全是在胡说,想在我们这一行行骗,就必须得把雇主吓唬住。

      找人驱邪多数是做了亏心事,只要你稍微再吹吹风,就能成功。

      一旦把雇主吓唬住,赚的钱也就越多。

      夏怡蕊听我说完之后,脸上闪过一丝惊慌,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了下来。

      这让我有些意外,以前找我办事的那些女人,一听我这种话,都吓得哭哭啼啼,求我赶紧做法。

      “我最近总感觉家里多个人,而且半夜的时候,总能听到客厅有唱歌的声音,可是我一开灯,声音又没有了,昨天晚上我起床上厕所,看到有个白影在我家客厅走来走去,可是我一眨眼,整个屋子又变得空荡荡。”夏怡蕊把她的事情讲了一遍。

      我听完后,内心有些发怵,以前我接的生意,他们都是做噩梦或者心不安,从来没有人说看见过什么东西?

      “你确定没有看错?”我问道。

      “我绝对没有看错。”夏怡蕊肯定道。

      “冒昧问一下,夏小姐你是从事什么工作?”

      “我是一名歌手。”

      怪不得声音这么好听,原来是歌手,我点了点头。

      “我现在就开始做法帮你驱邪。”说着我就把我背后的黄包,放到了桌子上面,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瓷瓶,还有一根细柳。

      我把细柳插进瓷瓶里面,粘出水滴,开始在客厅撒了起来。

      爷爷每次帮人驱邪之前,都会这么做。

      唯一不同的是,我爷爷瓷瓶里面装的是七年以上的公鸡血,我装的则是自来水。

      “韩大师,你这是在驱邪?”韩怡蕊有些质疑的问道。

      “你要是信不过我,我现在就走,你在另请高人。”我停下动作淡淡的说道。

      “我不是这个意思大师。”韩怡蕊连忙摆手。

      我没有再理会他,神情专注的把客厅每一个地方都撒上了自来水,念了很多连自己都听不懂的咒语,又把客厅的墙壁都贴上了符纸,然后又拿出了一枚平安符递给了夏怡蕊,“把她贴身带好,可保你百邪不侵。”

      夏怡蕊接过平安符,仔细看了看,就慎重将其塞到了胸口,我也瞥到了一抹雪白,还真是大呀……

      “你睡觉之前,把这个在床头点上。”我又从黄包里面拿出了一根黑香。

      我在圈子里之所以混得开,这种黑香功不可没。

      这是安魂香,是我按照爷爷的方法特制的,主要作用就是帮人安眠,比安眠药还要厉害,主要是没有副作用。

      找我办事的人,做了亏心事,怕被别人找上门,睡不好觉就会瞎想,有了安魂香的帮助,自然不会再乱想做噩梦,事情也就算解决了。

      “韩大师,你还有东西要给我吗?”夏怡蕊有些俏皮的说道。

      “我不用再给你东西了,有了这两样东西,今天晚上我包你保能睡个安稳觉。”我笑着说道。

      “韩大师,今天你能不能在我这里过夜?”夏怡蕊犹豫了一下问道。

      夏怡蕊觉得这样说可能有些不妥,又补充了一句,“韩大师,我怕我今天还能听到歌声。”

      我本来以为夏怡蕊留我过夜,是想和我发生点什么,原来是信不过我,白激动了。

      不过即使这样,我也毫不犹豫答应了下来,毕竟住下来就还是有机会的……

      现在是下午五点多钟,为了让夏怡蕊更加相信我,我又卖力表演了起来。

      到了晚饭点,夏怡蕊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吃的。

      我尝了一口就说道,“夏小姐,真的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夏怡蕊笑了笑,没有说话,吃完饭收拾了一下桌子,“韩大师,客房我已经很久没有收拾了,住不了人,委屈你一下睡沙发了。”

      夏怡蕊绝对是故意让我睡客厅的,不过这也没啥,我就点了点头。

      夏怡蕊就上楼睡觉去了,我折腾了半天,也早就累坏了,趴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在我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听到了清脆悦耳的歌声。

      想到夏怡蕊白天说的事情,瞬间睡意全无,从沙发上爬了起来,警惕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就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下来了?”我看着站在客厅的夏怡蕊问道,

      夏怡蕊正穿着白色的睡衣,站在客厅正在唱着歌,险些被她吓死。

      夏怡蕊的睡衣有些怪,都粘着地板了。

      “我害怕睡不着。”夏怡蕊走到我跟前说道。

      夏一蕊的白色睡衣特别的轻薄,性感的娇躯,若隐若现,看得我口干舌燥。

      “韩大师,你能不能上楼进屋陪我一起睡呀?”夏怡蕊突然风情万种的说道。

      我立刻心花怒放,这是要让我陪睡了吗?

      第2章:是谁开的门?

      突然一股微风从阳台吹了进来,夏怡蕊的睡衣被吹了起来,我定眼一看,夏怡蕊的脚竟然没有沾地……

      唰的一下子,我躁动不已的心瞬间沉了下去,额头冒出了冷汗,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心里无比的惊恐。

      俗话说人过留印,鬼过无声,夏怡蕊走路不沾地,难道她是鬼?

      可若是这样的话,她为什么打电话把我找来,还有就是在白天的时候夏怡蕊走路是沾地的,没有任何问题。

      这个时候我猛的想到爷爷说过一句话,鬼上人身,双脚离地。

      夏怡蕊这副模样不就是被鬼上身了,坏了,这下遇到真事了,我内心一个激灵。

      “韩大师,怎么你不愿意陪我睡?”夏怡蕊朝着我抛了一个媚眼。

      要是夏怡蕊这样相邀,我早扑上去了,可是现在邀请我的,明显不是人,要是上去,指定没命,本来以为是艳福,没有想到是鬼索命。

      “大胆邪祟,在本天师面前竟然还敢作恶。”我强装镇定,指着夏怡蕊大喝道。

      我是以阴阳先生的身份来到夏怡蕊家的,只希望这个名头能镇住附在夏怡蕊身上的东西。

      “呵呵。”夏怡蕊忽然把头低下,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我趁机扯过来了放在桌子上的包,从里面抽出了一把六寸长的铜钱剑,剑指夏怡蕊,再次大喝道,“大胆妖孽,还不速速退去。”

      可是夏怡蕊依旧低笑不已,我听的头皮发麻,拿着铜钱剑的手,都在颤抖着。

      “看你怎么收我。”夏怡蕊猛的抬起头,狰狞一笑,向着我飘了过来。

      情急之下,我举起铜钱剑,猛的拍在了夏怡蕊的额头上。

      “啊”夏怡蕊发出了凄厉的吼声,震耳欲聋,原本水灵的眼睛,变得猩红无比,看着我手中的铜钱剑,露出了惊惧之色。

      我心一横,又拍了夏怡蕊一下,只听咔嚓一声,我手中的铜钱剑出现了裂纹,下一秒钟,散落掉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夏怡蕊身子一颤,嘴中喷出一口黑气,瘫软在了地上。

      看到夏怡蕊没有了动静,我也瘫坐在了沙发上,就这么一会,我的衣服已经被冷汗侵透了。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夏怡蕊是真的撞邪了。

      看着躺在地上的夏怡蕊,我就想脚底抹油溜走。

      可是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我便放弃了这个念头,因为我们这一行有个规定,做事必须有始有终,一旦接活,半路退走,是要遭报应的。

      爷爷活着之前就经常对我说这个规矩。

      本来我不信这话,可是经过刚刚的事情,我不得不信。

      我现在嘴里有些发苦,本来只想糊弄俩钱,再看看能不能有艳遇,谁能想到真撞上鬼了。

      看着地上碎掉的铜钱剑,我一阵恍惚,看来我的爷爷并不是神棍,这把铜钱剑是爷爷留给我的,能赶跑附在夏怡蕊身上的东西,靠的完全是这把铜钱剑。

      过了有一会,夏怡蕊从地上爬了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迷茫的问道,“韩大师,我怎么在这里?”

      “你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反问道。

      “我只记得把你给我的安魂香点燃想要睡觉,忽然看到窗外飘过一道白影,然后什么就不记得了。”夏怡蕊揉了揉头说道。

      我把刚才发生的事情给夏怡蕊说了一遍,夏怡蕊有些不信,还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子,等她看到地上碎掉的铜钱剑,才停止了动作。

      我也没有过多解释,又从包里面拿出了一面铜镜,这也是爷爷留下的,既然铜钱剑能驱鬼,这铜镜肯定也能驱邪。

      我没有让夏怡蕊回到楼上,说是这样面对面好保护她,其实是我一个人不敢呆在客厅里。

      附在夏怡蕊身上的东西,可能是被铜钱剑伤到了,直到天亮也没有出现。

      太阳一出来,长长吐了一口气,再厉害的鬼,白天也不敢出来了。

      “韩大师,事情解决了没?”夏怡蕊伸个懒腰问道。

      我摇了摇头,“缠上你的东西有些厉害,我还得去再准备些东西。”

      说完,就离开了夏怡蕊的家,回到了自己的铺子,把爷爷留给我的东西全都翻腾了出来,装到了车上,接着开车去了城外的一处桃林,砍了许多面朝阳的桃树枝,桃木属阳,又是五木之精,是驱鬼辟邪的利器。

      随后我又开车去了一家养鸡场,想买几只七年以上的公鸡取血。

      可是养鸡场根本没有年份这么久的公鸡,无奈之下,只好买了十几只普通公鸡。

      不过我并没有死心,去了其他养鸡场,但是都没有七年以上的公鸡。

      看来想要买到七年以上的公鸡,只能去乡下买,乡下人家几乎都会养一只公鸡用来打明。

      但是我却没有时间了,因为我还要去夏怡蕊家中布置,只好杀了那十几只公鸡,把血给收集了起来。

      等回到夏怡蕊别墅的时候,我在外面犹豫了半天,不知道该不该进去。

      说句实话,我真的特别想溜走,可是又怕那说不清道不明的报应,一咬牙按了门铃。

      夏怡蕊把我迎进去,客气了一句,便走进了厨房。

      夏怡蕊一看就是有钱人,能坚持顿顿自己下厨,可谓是实属难得。

      我坐到了沙发上,拿出了桃木枝和鸡血,小心翼翼开始往桃树枝涂雄鸡血。

      雄鸡血和桃木枝都是辟邪利器,二者合到一起,威力会大上数倍。

      等我把所有桃木纸都涂完,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一看是夏怡蕊的号码,心中有些奇怪,她在厨房,有事还用打电话吗,不过我还是按了接听键。

      “韩大师,你在哪呢?”

      我一愣便回答道,“我在你家客厅呀。”

      夏怡蕊那边也愣了一下,“韩大师,你是怎么进的我家?”

      夏怡蕊彻底把我搞迷糊了,这是弄得哪一出啊,“不是你开门让我进去的吗?”

      “怎么可能,韩大师,你走了之后,我就出门找我闺蜜了,我俩现在刚要回去呢。”

      我傻眼了,如果夏怡蕊一直在外面,那么刚才给我开门进厨房做饭的是谁?

      第3章:轻一点

      “夏小姐,你是不是在逗我?”我现在都怀疑,这是夏怡蕊在故意耍我。

      “没有,我真的一直都在外面。”夏怡蕊确切的说道。

      “那你赶紧回来。”我把电话撂掉,拿起包里面的铜镜,就悄悄地向着厨房走去。

      等我走进厨房的时候,什么人也没有看到,把我领进屋子的夏怡蕊不见了。

      把我领进门的夏怡蕊走进厨房之后,我根本没见她出来。

      我的呼吸有些急促,这件事情实在太过于诡异了,到底是什么东西,能大白天的冒充夏怡蕊出现?

      我再一次打起了退堂鼓,我隐隐约约的感觉,这件事情根本不是我能处理的。

      “这次真是骑虎难下了。”我暗叹一声,走出了厨房。

      缠上夏怡蕊的东西,肯定还藏在屋子里。

      爷爷留给我的东西虽然能伤到邪祟,但是却不能帮我找出邪祟,所以我现在十分被动,只能等邪祟主动出来,在想办法对付。

      我回到沙发上,拿出来爷爷留给我的书,开始翻看了起来,想要从里面找到逼鬼现身的办法,主动等鬼现身,实在是太过于危险了。

      可我翻了许久,也没有翻到逼鬼现身的办法,倒是翻到了如何防止鬼上身的办法。

      就在我看得入神的时候,夏怡蕊家的门突然打开了。

      夏怡蕊走了进来,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位女人,身材面容比夏怡蕊差不了多少,也是美女一枚,应该是夏怡蕊的闺蜜。

      看到夏怡蕊的穿扮,我皱了下眉头,她穿的是一件蓝色连衣裙,几乎耷拉到地面。

      我拿起了铜镜,走到夏怡蕊的跟前,便提起了她裙子。

      看到夏怡蕊双脚是沾地的,才松了一口气。

      “韩大师,你这是在做什么?”夏怡蕊不解的问道。

      “检查你是否被鬼上身了。”我没有丝毫隐瞒。

      “小蕊,这就是你请来的抓鬼大师,我看他就是一个小骗子,上来就掀你的裙子,肯定不怀好意。”夏怡蕊后面那个女人冷嘲热讽的说道。

      “童童,别乱说。”夏怡蕊有些不满的说道。

      “小蕊,这世界上哪里有什么鬼,肯定是你工作压力太大,没有休息好,赶紧让这个小骗子走吧。”

      夏怡蕊的闺蜜肯定是无神论者,所以才会对我敌意这么重。

      “韩大师,这是我的闺蜜王童童。”夏怡蕊介绍道。

      我对王童童点了点头,可是王童童直接把头扭到了一边。

      “韩大师,你电话里说是我开门让你进家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夏怡蕊问道。

      我就把事情说了一遍,听的夏怡蕊俏脸煞白。

      不过旁边的王童童却指着我的额头骂道,“你个小骗子,还真能编,我听说你昨晚在这里过了一夜,小蕊还晕倒了,你是不是趁机偷配了小蕊家钥匙。”

      我听着王童童说的这些话,我并没有生气,这件事情实在太过于诡异所思了,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打死我也不会信。

      “韩大师,我现在该怎么办?”夏怡蕊怕我和王童童吵起来,连忙把话题扯开了。

      “我想在你们两个人身上画道符,好避免鬼上身。”我想了想说道。

      “在哪里画?是不是要我们脱掉衣服在我们身上画?”王童童冷笑连连的问道。

      我点了点头,刚刚看到防止鬼上身的法子,的确得在人的身体上画。

      这一下子彻底惹恼了王童童,“小蕊,他摆明了要占你的便宜,还不赶紧让他滚。”

      “夏小姐,你信不信我?”我现在特别想让夏怡蕊摇头,她要是不相信我,我便可以离开了。

      可是夏怡蕊稍微一犹豫,冲着我点了点头。

      “小蕊,你真的要让这个骗子在你身上画符,他是想占你便宜,难道你看不出来吗?”王童童有些恼怒的说道。

      “童童,你别说了,我相信韩大师不是那样的人。”夏怡蕊低声说道。

      被人信任的感觉虽然不错,而我现在宁愿被夏怡蕊当成骗子,好把我赶走。

      夏怡蕊就把窗帘拉上,准备宽衣解带,一旁的王童童气得直跺脚。

      “我只需要在你的后背上画符就行。”我又提醒了一句。

      其实现在这种情况,我就算让夏怡蕊脱光,我相信她也会同意,可我也是有原则的,从来没有故意去占过雇主便宜,除非雇主主动。

      因为夏怡蕊穿的是连衣裙,一脱就要全部漏光,便回屋换衣服了。

      而我则是拿出了一盒朱砂,把雄鸡血倒了进去,将其搅拌均匀。

      “你进来吧。”王童童冷冷的喊着我进屋。

      端着朱砂走了进去,发现夏怡蕊趴在床上,等看到夏怡蕊洁白无瑕的肌肤时,内心还是有点涟漪。

      “我可警告你,你要是敢乱来,绝对对你不客气。”王童童对着我挥了挥拳头。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食指沾了一些朱砂,在夏怡蕊的背上画了起来。

      “等朱砂干了,你就可以穿衣服了。”画完符我就离开了屋子。

      还没有等我的屁股坐到沙发上,王童童风急火燎的冲了出来,质问道,“你对小蕊做了什么,她为什么说现在浑身燥热?”

      我一愣,书上并没有说画完符会有什么反应,我很快就回答道,“雄鸡血和朱砂属阳,燥热是正常现象。”

      “要是让我发现你搞什么小动作,绝对不会轻饶你。”王童童又把我威胁了一顿。

      我揉了揉脑袋,就把沾了雄鸡血的桃木枝,插在了夏怡蕊家的各个窗户口,又拿出了两瓶鸡血,撒在了夏怡蕊的角落里。

      我这样做,是为了让夏怡蕊的家的家充满阳气。

      我做完这些,王童童又骂了我一局装神弄鬼。

      我懒得和王童童计较,就手拿着铜镜,等着邪祟出现。

      一直到天黑也没有任何动静,王童童也没有离开,说是怕走了之后,我会对夏怡蕊图谋不轨,她们两个人睡在一个屋子,而我只能睡在客厅。

      我一直瞪着眼睛到凌晨一点钟,再加上昨夜没睡,便开始犯迷糊,就在我准备稍微眯一会儿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让我浑身一热的声音。

      “轻一点…别这么着急…”

      第4章:婴儿哭

      声音特别的酥软娇媚,只有女人在做那种事情的情况下才会发出来的。

      这屋子一共三个人,只有我一个男人,现在楼上出现了这种声音,只能是夏怡蕊或者王童童在……

      这未免也太饥渴了,这种情况下竟然还有心情干这事。

      听着令人想入非非的声音,我不禁想到,夏怡蕊和王童童在一个屋子,她们两个会不会一起……

      听了一会儿,我不禁泛起了疑惑,因为这种声音越来越大,就算王童童和夏怡蕊再饥渴,也不该这么用力叫吧,毕竟我还在下面呢,她们怎么也得注意一下吧。

      我越琢磨越不对,拿起铜镜,朝着楼上走去。

      我刚走到二楼,王童童推门走了出来,那种声音也戛然而止了。

      我仔细看了一下王童童,发现她脸不红,气不喘,声音应该不是她发出来的。

      王童童看到我顿时露出了警惕的目光问道,“你上来干什么?”

      “你有没有听到奇怪的声音?”我反问道。

      既然王童童没事,那种声音只能是夏怡蕊发出来的了。

      不过仔细一想,这也解释不通,夏怡蕊要是叫的那么大声,王童童也不可能一点动静没有。

      “我什么声音也没有听到,你是不是想上来做坏事,我可警告你,我跆拳道可是黑带。”王童童做了一个跆拳道的招牌姿势。

      我摇了摇头,便准备下去,这种事情我也不好细问,不然以王童童的性格非得把我活剥了。

      可我刚往下走两步,屋子里面猛的想起了婴儿的哭声。

      再仔细一听,声音正是从夏怡蕊房间里面传出来的。

      “果然有事。”我嘀咕了一声,连忙朝着夏怡蕊房间冲去。

      刚才的那种声音,很有可能不是夏怡蕊和王童童发出来的,而是另有其人。

      就像这婴儿哭声,屋子里面确确实实只有我们三人,根本没有婴儿,现在却响起了婴儿哭声,着实的诡异。

      原本一脸凶相的王童童,此时也露出了惊疑不定的表情。

      王童童出来并没有关门,可是等我冲到门口的时候,咣当一声,屋子的门自己关上了。

      “草,终于出现了。”我暗骂了一声,用力扣住了铜镜。

      从白天到现在我的内心一直十分煎熬,就怕邪祟猛的在一个地方出现,打得我措手不及,现在邪祟出现,我的心反而淡定了许多。

      婴儿的哭闹声不停的从屋子里面传出来,异常刺耳,让人听了心情烦躁。

      “这是怎么回事?”王童童终于感觉到了害怕,朝着我靠了过来。

      我没有理会王童童,拧了拧门把,发现拧不动,应该是从里面反锁住了。

      “夏小姐怎么回事?赶紧把门打开。”我用力拍了拍门。

      但是夏怡蕊任何动静没有,只有小孩的哭闹声。

      “宝宝乖,不要闹,小花被,盖好好……”

      忽然间小孩哭闹声消失,屋子里反而传来了一首童谣,声音是夏怡蕊的。

      “小蕊,你在里面做什么呢?”王童童壮着胆子问道,但是双手却一直紧紧抓住我一只胳膊。

      看到王童童这样的反应,我有些想笑,白天的时候还对我冷嘲热讽,现在知道躲在我身后了。

      我现在也怕的要死,因为事情太过于诡异了,从种种迹象来看,这分明是夏怡蕊在里面哄孩子。

      就在我不知所措的时候,原先我插在窗口桃树枝,一下子全都掉在了地面上。

      只听“咔吧”一串响,掉在地上的桃树枝人全都自燃了起来,并且还冒着绿色的火焰。

      用来镇压屋子的阴气桃枝很快就被绿火烧的一干二净,只留下一堆灰烬,并且屋子的温度有了明显的下降。

      这些桃木枝是我准备用来对付邪祟的,现在邪祟还没有见到,就被毁干净了。

      “啊……”王童童看到这一幕尖叫一声,整个身子都哆嗦了起来,半个身子都贴在了我的身上。

      “夏小姐,你要是能听见我说话,你就吱个声。”现在的局面,已经脱离了我的控制,这夏怡蕊到底惹上的是什么东西?

      “小蕊你别吓我,你赶紧把门打开。”王童童已经带着哭腔了。

      我努力使自己镇静下来,想到了书上记载的驱鬼咒语,我便大声念了起来,“九曜星君,正气禀然,驱邪缚魅,浩气长存……”

      我念了三遍,明显感觉到屋子那股冷意消退了不少。

      看来爷爷书上的那些法咒全都是真的。

      “帮我撞门。”我说了一声,开始用力撞起了门。

      邪祟把门关上,不想让我们进去,肯定是要害夏怡蕊。

      我只觉得身子快要散架了,才把门给撞开。

      房屋门一开,一股阴冷的风就从里面吹了出来,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我壮着胆子走了进去,就看到屋子里面只开个床头灯,夏怡蕊披头散发低着头坐在床前,背对着门口。

      “小蕊,你怎么了?”王童童小声问道,走了过去。

      我一把抓住了王童童,往后退了两步,因为我发现,在昏暗的灯光里,夏怡蕊竟然没有影子,最奇怪的地方是,夏怡蕊露出的半截手臂,上面长满了黑毛,和动物园猩猩手臂差不多。

      “她不是夏怡蕊。”

      “她不是小蕊,那她是谁?”王童童害怕的问道。

      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我现在又想到了白天给我开门的那个夏怡蕊。

      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她肯定一直藏在屋子里面。

      眼前这个夏怡蕊会不会是它?若要是,那么真的夏怡蕊又去了哪里?

      就在我想事的时候,夏怡蕊猛的抬起头,转过身子看着我们第低沉的说道,“你们俩赶紧出去,不要打扰我孩子睡觉。”

      这个时候我才发现,夏怡蕊胸前的扣子开着,里面啥也没穿,让我一览无余……

      第5章:很可爱

      夏怡蕊的身材不用说,性感火辣,要是换在平常,我肯定移不开眼睛,但是现在我却没有心情欣赏,因为夏怡蕊怀里抱着个布娃娃,尤其是那布娃娃的眼睛还一眨一眨的,嘴里还发出婴儿般的嬉笑声,看的我是浑身汗毛都竖了起来。

      夏怡蕊看布娃娃的眼神充满了慈祥,嘴角露着笑意,还轻轻晃着布娃娃,“宝宝乖,不要哭,妈妈在…”

      “她这是在干嘛?”王童童吞了下口水,颤声说道。

      “在哄孩子。”夏怡蕊动作和神情,像极了母亲哄小孩睡觉的样子。

      “你们赶紧出去,不要打扰我的孩子睡觉。”夏怡蕊冲着我们说道,眼中慈祥焕然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怨毒。

      接着夏怡蕊就站起身子,向着我们走了过来,准确的来说,是飘着过来的,脸上慢慢出现了狰狞之色。

      夏怡蕊又被鬼上身了,我就纳闷,书上的驱鬼咒语管用,那么防止鬼上身的符咒肯定也管用,我在夏怡蕊身上画符咒的时候,是一笔一画完全按照书上来的,不可能没有作用。

      我来不及多想,夏怡蕊已经到了我的跟前,我举起手中的铜镜,朝着夏怡蕊的脸照了过去。

      夏怡蕊被铜镜一照,身子一顿,怀里的布娃娃掉在了地上,那布娃娃掉在地上,立刻没了动静。

      “呜呜”夏怡蕊嘴里发出了惨呼声,表情十分的痛苦。

      我一看就知道铜镜其作用,又把铜镜往前举了举。

      夏怡蕊的身子就剧烈抖动了起来,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猛的我目光一缩,夏怡蕊的脸上竟然又浮现出了一张人脸,还没有等我看清楚,那张人脸又隐了下去,夏怡蕊手臂上的黑毛也慢慢消退了。

      “还不滚出来。”我暴喝一声,手中铜镜往下一压,夏怡蕊露出惊惧之色,双眼往上一翻,瘫软在了地上。

      我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附在夏怡蕊身上的东西应该被赶跑了。

      不等我松口气,原本在地上没有动静的布娃娃,突然又睁开了眼睛,身子飘起,朝着我胸口撞了过来。

      由于我离布娃娃非常近,又有没有防备,被撞了个结实,接着布娃娃就抱住了我拿铜镜的手。

      我身子往后退了两步,只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痛,如同石头砸中一般。

      “卧槽。”我看了一眼抱着我胳膊的布娃娃,忍不住爆了口粗。

      只见布娃娃此时竟然张开了双嘴,满嘴都是细小尖牙,看得人头皮发麻。

      我哪里敢被这诡异的布娃娃咬到,连忙把铜镜换了个手,举起便照。

      “呜哇…”布娃娃惨呼一声,掉在了地上,站起身子,就像窗户外面跑去。

      我岂能如他所愿,用铜镜把他罩了个严实,布娃娃又是一声惨呼,摔倒在了地上。

      不过布娃娃还在不停的挣扎着,发出刺耳的痛哭声。

      不知道为什么,我拿着铜镜的手开始颤抖了起来,就感觉铜镜要脱手而出一样。

      这布娃娃果然邪性的很,铜镜镇不住,想到这里,我立刻扭头朝着王童童喊道,“别傻站着了,赶紧下楼把我的包拿过来。”

      王童童早就已经被吓傻了,经我一喊才回过神来,慌张点头,踉跄向着楼下跑去。

      我现在拿着铜镜的手非常的吃力,仿佛拿着三十多斤的铁饼一样。

      没过多久,布娃娃刺耳的哭闹声便停止了,反而响起了一道让人听了心中生怜的声音,“叔叔我好痛苦,你放了我吧。”

      听到这个声音,我拿着铜镜的手晃悠了一下,险些照偏。

      “叔叔我求求你了,我现在真的好难过。”

      我心中突然涌出的怜悯之意,越发强烈,觉得自己现在是在做恶事,应该把铜镜拿开。我用力甩了甩头,咬了一下舌尖,把自己的心神拉了回来。爷爷留给我的书上有这样的记载,鬼神容易控制人的心绪,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8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在抓鬼的时候,必须紧守灵台,不然让鬼有机可乘,必遭大祸。这诡异的布娃娃是在迷惑我。布娃娃求饶了几声,见我不为所动,便没了声息,但是四肢还在不停的挣扎着。我也越发的吃力,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滚落。

      “王童童你快一点。”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可是王童童却没有回应我。

      王童童这么久还没有上来,会不会因为害怕跑了。

      我所有的东西都在包里,要是没人给我拿上来,光靠铜镜肯定对付不了这个布娃娃。

      我这个念头刚刚落下,手中的铜镜,就发出一道清脆的响声,镜面出现了一道细小裂痕。

      我的脸就白了几分,要是铜镜被毁,我可就没有东西对付布娃娃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不用想也知道,一想布娃娃那一口尖牙,我便浑身发寒。

      “啪”“啪”铜镜上的裂纹,在缓缓的蔓延。

      就在我暗暗着急没有办法的时候,躺在地上的夏怡蕊清醒了过来。

      夏怡蕊发现自己敞着怀,尖叫一声,便用双手捂住了圆润。

      我来不及解释,就着急对她喊道,“赶紧下楼,把我放在沙发上的包给我拿上来。”

      夏怡蕊现在处于迷糊状态,她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刚要质问我,又被我这么一吼有些发懵,当她看到我着急的样子,还有挣扎不停的布娃娃,似乎明白了什么,从地上爬起来,胡乱扣了一下扣子,便向门口跑去。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漫玉小说] 回复数字280,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没等夏怡蕊到门口,王童童一个闪身进来了,手里正提着我的包。 “你怎么才上来?赶紧把包给我。”我疑惑的问道。王童童没有回答我,快步走到了我的跟前,却没有把包给我,反问道,“你不觉得这个布娃娃很可爱吗?” “你在说什么?” “这个布娃娃这么可爱,你为什么要伤害他?”王童童幽幽说道。

      我莫名心中一颤,背后升起一股凉气,感觉有些不对劲,王童童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我抬头一看,就发现王童童盯着我手中的铜镜,露出了诡异无比的笑容……


    [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8-11-28 18:23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