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我代替姐夫服侍姐姐 

    时间:2018-11-30
    第1章 柳辰风的生日

      2003年10月23日,华夏南部地区晋海市一个繁华的城市。

      秋天的夜已深了,微微有凉风吹起。一个身着一件袖口已经开缝破衫、牛仔裤洗的发白的少年,以极快的速度在晋海灯火辉煌的大街上奔跑。大概一个小时,这十六七岁的少年由大街转入一条破烂的小巷,在黑暗的小巷中再奔跑二十分钟最终在一间民工板房外停下。

      少年平复飞快跳动的心脏,双手撑着膝盖大概五分钟,呼吸慢慢变得有了规律,不再大口的踹气后,抬头一看,月亮已经高高挂起。少年稍微犹豫了一会儿,轻轻敲了两下房子的木门。片刻后,木门在“吱呀”声中缓缓打开。

      一个面容稍有些憔悴、身着白色布衣的中年妇女映入少年的眼帘,憔悴面庞和零星的白发中可以看出这中年妇女当年脱俗的容貌。

      “妈……”少年有些愧疚的叫了一声,不过这妇女并没有答应,转身走到房间中的桌旁走下,背对着少年。

      少年低着头从黑暗中走进房间,随手将门关上。这民工板房并不大,大概三十平米用隔板分割成两间住房和很小的客房。房间已经很陈旧,看起来应该是搭建了很多年的了。少年也走到桌子旁坐下倒了一杯水一口喝下。

      “柳辰风,是不是又去扛码头了?”妇女冷冷的问道。

      少年看了看自己的肩膀,破衫上的灰尘不管怎么拍,不过还是留下很显眼的痕迹。

      “妈,您儿子我壮实着呢?不要为了这点小事发脾气,好吗?”辰风露出洁白的牙齿,面带僵硬的微笑,用极其活波的语气对妇女说道。

      “你不看现在都几点?”柳母突然一转身向少年吼道:“都说高一学习重,让你多花心思在学习上,你怎么就是不听我的呢?”

      吼完过后柳母双眼变得通红,眼泪不住的在打着转。

      辰风还是保持跳跃的语气向他母亲说道:“妈,我也是看你每天纺织到深夜很辛苦,才没事到码头上扛扛水泥的。你看我现在成绩不是很好吗?第一个月考试不是就拿了年级第一吗?你放心,这个月绝对又拿第一,不拿第一以后再也不扛码头了,怎么样?”

      看到儿子越是这么懂事,说话越是那么好听,柳母的泪水再也忍不住留了下来。

      “辰风,妈妈知道你很懂事!妈妈也不是责怪你,不过你才十六岁,还是要以学习为重。扛码头那么苦累的事你一个小孩子怎么能吃得消呢?听妈妈的,以后别去了。”母亲语重心长的说道。

      “dearmother我知道,我自己有分寸的。我们一个同学说了,他有个哥哥是开夜总会的,正好差个服务员,叫我下个月就去上班。以后就不会去扛码头了。”辰风对他母亲说。

      “什么?夜总会?不行,那种地方怎么行呢?”辰风她母亲听到辰风说要到夜总会上班,一口否决了,也不留痕迹的将脸上的泪水擦掉。

      “没事儿妈!我就是去端端盘子、送送酒水,又不是去里面玩,不会学坏的。而且每天晚上八点到十点两个小时,就给我八百块钱。也不会耽误学习,你就放心的让我去吧!”辰风说。

      辰风母亲有些犹豫,辰风这孩子从小就懂事,听他这么说还是有些道理的。她每个月纺织毛衣才一千多块钱,现在辰风能找到这么好的事情做确实还是很不错的。

      柳母犹豫了一下:“那就先试几天,成绩一旦落下晚上哪里都不许去,知道吗?”

      “好的好的,妈,你放心吧!绝对不会的。”辰风趁此机会从包里摸出一叠揉得邹巴巴的百元大钞,递给他母亲说道:“妈,这是上个月扛码头发的钱,您收好。”

      “怎么这么多?”柳母惊讶的问道。

      “就千多块钱,扛码头的工资是很高的。您养育了我这么多年,我都不知道怎么回报您,你就快收下吧!”

      “谁要你报答我了?我暂时帮你保管着,要用的时候到我这儿来取。”柳母将钱收下,对辰风说。

      “我又没什么用,你每天吃好一点就行了,不用给我存着。”

      “说道吃饭,儿子还没吃吧!”柳母突然脸色一喜,一边笑呵呵的对辰风说,一边朝厨房走去。

      不多时,柳母端出一碗红烧肉和平时辰风最爱吃的几道荤菜出来。

      “妈,怎么今晚弄得这么丰盛?”

      “傻儿子,今天是你的生日你都不记得了?饿坏了吧,赶紧吃。”柳母拿出一双碗筷,给辰风盛好饭端出来。

      “哎呀,你看我这记性……”辰风说着又拿出一双碗筷放在他母亲面前。

      “妈,一块吃吧!我过生一个人吃起来没意思。”

      “我已经吃过了,你自己吃吧!”柳母拒绝了。

      “哎呀,都说了一个人吃起来没意思。来,祝我生日快乐。”辰风先给他母亲夹了好多菜,再自己开始吃起来。

      这些菜明显起锅后就没动过,这怎么能瞒得过辰风的眼睛呢……

      一顿温馨、丰盛而又充满爱意的生日晚饭母子俩很快就吃完了,在辰风的各种理由下柳母也吃了不少。

      吃过饭后柳辰风回到房间,重重的躺在床上。他很累,不过他却睡不着,怎么也睡不着。

      想起他父亲在他半岁那年无故失踪,这十六年来母亲含辛茹苦将他抚养长大,如此无疆的母爱他又该怎么来回报呢?

      辰风摸了摸胸前那紫色的小剑,这是他父亲在他出生那天送给他的。辰风常常看见这紫色的小剑就像看到他父亲一样。

      父亲的无故失踪母亲并不责怪,而辰风也在母亲的感染下对他父亲只有想念深深的想念,没有丝毫责怪的意思。

      辰风紧握几厘米的小剑,自言自语的低声说:“哎,我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妈妈你放心,我绝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柳辰风在心里暗下决心,我一定要让母亲看见、让所有瞧不起我的人看见,我柳辰风终有一日会出人头地,将母亲、将自己这些年所吃的苦通通补偿回来……

      第2章 神奇的空间

      晋海市云山中学是全国一流的高中,不管师资力量还是教育模式都是华夏高中学校的典范。

      柳辰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云山中学高一七班,现在已在这里就读快两个月了。

      像辰风这样的家庭在云山高中完全是最低层的存在,不过成绩好却是一大优势。最近班长总是时不时的跑来问自己一些问题,这倒让辰风可以和班长林艳可好好的接触一下。

      林艳可是公认的校花,来学校一周就被选上“八大校花之一”,有天使校花的美誉。林艳可身材高挑、柔美可爱动人心弦,不管是身材还是长相都配得起校花这个词。家里应该很不缺钱的样子,打扮得还算可以,既不失学生的身份又挺时尚。

      能给这样的美女讲解问题一起交,对谈少被理会的柳辰风来说那当然是求之不得。

      中午放学的时候,柳辰风还在教室的角落解答一个复杂的问题,大家都七七八八走得差不多了。

      “柳辰风,最近老是麻烦讲你一些问题,今天中午我请你去喝咖啡吧。”柳辰风不抬头就能听出这声音是谁。

      “呵呵,不用了,你去吧我还在解答问题呢!”柳辰风一笑拒绝。

      “哟,班长大人,我们凡少请你喝咖啡你不去,你倒跑来请这穷小子喝咖啡,你这是诚心瞧不起咱们凡少呀……”说话的人叫刘龙,是班里十足的小痞子。

      林艳可和柳辰风都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林艳可也没有再强求,微笑对辰风说了句:“那我先走了。”然后匆匆忙忙的跑出教室。辰风纳闷林艳可怎么这么脸红呢?

      下午放学过后班上和辰风唯一较好的两个朋友张文和赵磊邀约辰风一起去打会儿篮球。

      “辰风,你整天都这样坐着不好,一起去打会儿篮球吧!”张文说。

      “可是我不会打……”辰风摸摸脑袋说道。

      “没事儿。”赵磊又说道:“你看你和我差不多高,不打球可惜了,就去玩玩嘛。”

      柳辰风犹豫了一会儿,最终还是答应了下来。

      三人一起走到运动场,找了个人少的球场开始打球。辰风以前打过篮球不过不是很喜欢,所以他决定在旁边看赵磊和张文打就好了。

      赵磊身材较高大,在一米八以上,是个十足的大汉,在身高上比张文略占优势。张文虽然只有一米七几,不过在控球的技术上比赵磊要灵敏得多,所以两人打得火热,难以分出胜负……

      就在柳辰风看得正起劲的时候,一个篮球突如其来打在辰风脑袋上,将辰风打了一趔趄、脑袋发懵。

      “真是个不长眼的东西,怎么狗头撞到我球上了呢?”一个分度翩翩的男子和七八个打着耳洞、染着黄发的人向辰风这边走来。

      “凡少你这球可是科比打过的,价值不菲呀!你看看有没有碰坏?这狗娘养的真是侮辱了这球呀!哈哈哈……”刘龙接着凡少的话说道。

      辰风当下怒火冲天,一股热血直奔心头,拳头握得嚓嚓作响。这几人可以侮辱他,但绝不能侮辱他母亲。

      张文和赵磊来不及拉住他,柳辰风捏着拳头直接冲向刘龙,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侮辱他母亲。

      刘龙不是很在意看柳辰风这穷书生样,能有多大能耐?

      柳辰风一拳砸向刘龙的脑袋,去势凶凶,刘龙见柳辰风如此生猛,连忙一闪,将脑袋偏开。

      重重的拳头落在刘龙的肩膀上,顿时刘龙像是被铁锤砸到一般,整个人都抛飞出去一米多远,可见柳辰风力量之大。

      其他几人一看柳辰风竟然敢对刘龙动手,全部一起冲上去将柳辰风团团围住,拳脚交加。开始辰风还能挡住几下,不过慢慢的头、胸、小腹各处都被击打到,气势上一输就完全没有反抗的机会了。

      柳辰风倒在地上,蜷缩成一团任这群人狂笑着、辱骂着狂揍……

      “凡少这样会闹出人命的……”张文大声朝凡少吼道。

      “原来是张文和赵磊,你们家生意是不想做了是吧?”凡少冷笑道,像是现在才看见两人一样。

      两人都没有说话,偏过头不忍见到辰风被拳打脚踢的样子。

      柳辰风拳头紧握、牙腮紧咬住,硬是没有吭过一声。他挣扎了几次想起来,不过始终没能爬起来,最后像滩烂泥般瘫倒在地上。口中、鼻中全是鲜血流出,满脸满身都沾满了鲜血。

      “小子记住了,做人要长眼,得看看自己的实力再交朋友。”凡少弯下双手插在裤兜里对辰风说完便转身离去,其他人也骂骂咧咧的跟在后面。

      辰风现在浑身无力、连神智都有些模糊,但他心中却有一个信念:终有一天他会将凡少这几人踩在脚下,终有一天他会报仇、报仇、报仇……

      凡少等人离开后,张文一步上前扶起瘫软在地的柳辰风:“辰风,你感觉怎么样了?赵磊,快送辰风去医院,他昏迷了……”

      柳辰风昏迷的瞬间感觉胸口一阵紫色的明亮,紫光好像是由父亲送给他的小剑发出,而他整个人的神智也被带到那个空间。

      “儿子,在你来到这里的时候证明你已经将紫薇剑魂唤醒了。父亲去了一个很遥远的地方不能在你身边照顾你是我最大的遗憾。紫薇剑魂中有我留下的东西,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了,希望我所留下的东西能对你有所帮助。再过不久我就会回来,儿子等爸爸回来。”

      一个温醇的声音在辰风心中响起,难道这就是他的父亲吗?

      又一个声音在辰风心中响起:“孩子,恭喜你的澎湃的热血唤醒我,我是紫薇剑魂。”

      紫薇剑魂?辰风心中默念。

      “是的,紫薇剑魂。这就是我们交流的方式,只要你在心中想我我就能听到你的心声。”

      辰风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难道他在做梦还是被打傻了?

      “不要再质疑了,你不是在做梦也不是被打傻了。先到我的领域里去看看吧。”

      这次辰风是真的相信了,他被带到一个奇幻的紫色空间,里面有一本书、一个莲花台和巨鼎,样式都很古朴有回到古代的感觉。

      一把泛着紫光的剑立在辰风上方,仔细一看这不正是是胸前小剑的放大版吗?剑身上还隐隐可看见紫薇两个篆书小字。

      第3章 幸得至宝

      激动过后辰风问道:“神剑,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我只是紫薇剑的灵魂,你怎么叫我都行。”

      “我就直接叫你剑魂好了!剑魂你知道我父亲吗?”辰风最关心的莫过于此。

      “知道,不过现在你实力太弱,不能唤醒我更多的记忆,所以也可以说不知道。”紫薇剑魂说,既然剑魂现在也不知道辰风也没办法,只好等以后再说了。

      “你在我身边十六年了我一直没唤醒你,怎么这次突然将你唤醒了呢?”辰风问。

      “将我唤醒有两个要求:一是必须有你的血沾到剑上,二是必须要有你内心澎湃的热血将我触动。两种血加起来就将我唤醒了。”

      “原来是这样,要是不发生今天的事情可能我一辈子都不能来到这里。”辰风说。

      剑魂说:“的确是这样。我先给你说说这里吧!这里是我自生的一个空间,这里面的时间进度是外面的十分之一。也就是说你在里面呆十天相当于在外面一天的时间。这对你来说是天大的好处,你有比别人多十倍的时间。”

      “这么奇怪?有点像四维空间的感觉。”辰风惊讶道。

      “反正就是这样,至于你说的四什么空间我就不知道了。这是其一,其二哪里的莲花台看到了没吗?”

      “看到了。”辰风回答。

      “莲花台是修炼用的,在上面可以练气和疗伤。不管修炼速度还是疗伤速速度都是正常情况的十倍,那可是我凝聚千年而来的宝贝。”

      辰风难以置信世间还有如此神奇的东西。接着有听见剑魂讲:“那本书是一本修炼心法,名为——天残神功。天残神功是世间少有的神功威力无穷,练习方法很复杂,所以你得好好修炼才能成功。”

      辰风暗想:好奇怪的神功呀!以前都没听说过,不过听名字挺霸气的。

      “当然霸气了。”

      “我没和你说,你继续。”辰风一脸的不好意思。

      “最后那尊鼎是配合天残神功用的,天残神功有些时候非得在鼎里才能修炼,书上有详细的记载你照着练就行了。”紫薇剑魂说。

      “哦,我知道了。”辰风点了点头。

      “现在你沉下心来感受一下外界的情况,用心体会。”

      辰风照着剑魂所说仔细感受外界的变化,知觉就像一张网向外张开,最后渗透到外面。

      “我感觉到了,外面有个可爱的小护士正在给我输液。”

      “我要说的就这么多,现在我很累需要休息,以后就看你自己的了。”紫薇剑魂说完后辰风内心就感觉不到剑魂的存在了,心中的对话也消失,任辰风怎么都没有答应。悬浮在空中的紫薇剑也渐渐消失不见。

      既然这样,辰风就开始养伤。刚才被打了现在浑身酸痛,最严重的是鼻梁。

      辰风走到莲花台前,紫色的莲台应该有两个平米左右,莲台发放出来的紫色光晕将辰风笼罩在里面。柳辰风只感觉浑身暖洋洋的很舒服,刚坐上去浑身的疼痛感就消失了很多,最后辰风干脆在上面躺下,身体自动恢复起来。

      柳辰风感受外面的身体,现在就像睡着了一样躺在那里,这种感觉还真奇妙,居然个一人可以同时出现在两个空间。

      在莲花台的帮助下,辰风大概在紫薇剑魂领域里面呆了九天的样子,浑身上下终于没有丝毫的疼痛了,而且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精力充沛过。神清气爽的感觉就是不错柳辰风有快成神的感觉,他翻身下紫莲台,拿起天残神功心法。

      光是天残神功四个大字就让柳辰风有奇幻的感觉,字体像是有生命一样在灵动,越仔细看越吸引他的眼球,最终让他有些神志恍惚。

      辰风连忙收回神智,翻开书看了一下简介。看完后辰风很是惊讶,天残神功的创造者是一个受尽折磨的武者,名叫西门独霸。西门独霸一生坎坷受到各种伤害,在身体被摧残中创造出天残神功这本绝世的神功。

      简介中辰风并没有看到天残神功到底有多厉害,他将厚厚的书翻开浏览了一下,不过全是密密麻麻的小字没有图解和讲到功法的厉害之处。

      柳辰风估计要是将这本书仔细看完的话,非得要一年的时间不可。看到这些小字就心烦,所以他不再走马观花,开始一字一句的从第一页看起。

      第一巻讲的是气的修炼方法,名为天残吐纳大法。辰风按照书上所讲开始运气,书上写得很详细所以很容易理会。

      经过生疏的练习,柳辰风渐渐掌握了天残神功的吐纳运气方法,以前只听说一些绝世的高手会内功,想不到自己居然有幸能得到这么神奇的功法……

      掌握了运气方法之后,辰风继续看第一卷中的天残初开篇。书上记载修炼者在练内力的同时必须完成第一个残体,而这个自残的方法很简单,三拳将一棵大树打倒就算完成。后面注释:此为天残之中第一残,初习者难度较高,需长期磨练方成;后有养筋护骨丹药方供参考使用。

      辰风看了一遍养筋护骨丹的药方和功效。这丹药每日在打树过后用来泡手,就和骨伤药酒是一个性质的不过药力极强,泡手过后第二天手不会疼痛而且骨头一天比一天硬。

      辰风花费了很多时间才将养筋护骨丹的药方背下来,弄得他头晕原话的,刚想休息一会儿外界却来了四个人。

      走前面的是班主任秦老师,而后面跟着张文和赵磊两人,在最后面的人让辰风有些惊讶,居然是班长林艳可。

      辰风睁开双眼,离开剑魂空间,微笑迎接几位走进病房。

      第4章 班长的看望

      “辰风你醒了……”秦老师三人都问道,林艳可站在最后面手中提着个小袋子没有说话。

      “嗯,我没没什么问题的,秦老师你怎么也来了。”辰风坐起来问道。

      “昨天的事我已近知道了。辰风你是个好孩子,现在学校已经对刘龙等人给了个警告,你不要受到影响,老师会站在公正的立场保护你的。”秦老师说道。

      “谢谢你秦老师,我不会受影响!”辰风真心的感谢这位和蔼的班主任。秦力安是个四十多岁的老教师,平日里对辰风挺照顾的,现在还在百忙中抽出时间来看望他,柳辰风打从心里感动。

      “医药费已经由学校承担了你不用担心,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吧!”秦老师拍了拍辰风的肩膀说道。

      “我真没什么事,明天就可以来上课老师您放心。”

      “我知道你以学习为重,但不要勉强。学校还有事,你好好休息,这里让他们来陪你说说话,我先走了。”秦立安说着站起身来。

      “我知道秦老师,您慢走。”

      ……

      等秦立安走后,张文说:“辰风,昨天不是我们不帮你,你知道……”

      “我懂,你们不必自责。”柳辰风说。

      “辰风,看起来你今天气色很好。你没事就好,都怪我昨天非要拉你去打球。“赵磊上前说。

      “这不怪你,就是在教室他们也会找上我的。”说话间三人都想起后面的林艳可来,要说主要原因还在她哪里。

      “辰风,班长也来看你了,你们聊聊我和赵磊去吃早饭。”张文说着和赵磊两人走出了病房。

      “班长你好。”辰风准备从床上起来。

      “哎,你别起来,躺着吧!”林艳可连忙上前说道。

      “哦,好吧!”

      “你还没吃早饭吧。这……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一点早餐,不知道……”

      不待林艳可说完,柳辰风一口说道:“我都爱吃。”

      说完后辰风才后悔怎么这么冲动,林艳可本来就不是很好意思,现在变得更加害羞。

      沉默了半晌,辰风解释道:“我想说我不挑食的。”

      “哦……我……我知道。”林艳可吞吞吐吐的说。说完后艳可也发现她今天说话怎么也没经过大脑呢?她怎么会知道呢……

      两人又没有话说了,林艳可红着脸低头看着地面,柳辰风看向天花板,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林艳可打破沉默,说:“随便熬了点粥,还有些面包你凑合着吃吧!”

      “好,谢谢。”辰风左手端粥、右手拿面包开始吃起来。

      听林艳可刚才的话好像这粥是她亲手熬的,辰风觉得怎么这么好吃呢?还没喝过这么好喝的粥……

      “昨天的事不好意思,让你成这样……”林艳可细声的说道,不敢直视辰风的双眼。

      “呵呵……没事儿,我一点事都没有。”辰风见林艳可脸颊绯红,连天鹅颈都红了。

      “学校还有商业协会主席对殷不凡家里施加了压力,他们不敢再明着对你动手了,你注意点儿就行了。”

      商业协会怎么会出面呢?辰风有些不解,不过林艳可应该是不会乱说的,莫非她家里是商业协会的?

      “哦,这样当然最好。不过以后要是遇到同样的事他们才知道我柳辰风不是泥巴做的。”

      “你不要和他们较劲,殷家很强大你斗不过他们的。”林艳可说。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我柳辰风终有一天会将欺凌我的人、瞧不起我的人踩、在、脚、下。”好一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柳辰风双眼通红一字一句铿锵有力的说出来,这样子就像街上放话要砍人的混混一般,面容有些扭曲。

      林艳可平日里最讨厌浑身邪气的人,不过看到柳辰风现在的样子她却没有丝毫的反感,反而觉得这是男儿当自强的霸气。

      “好,不管什么时候我都站在你这边。”突然林艳可神色也是一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给辰风说。

      柳辰风稍稍有些奇怪,林艳可现在展现的竟是一种浑然而成的上者气息、

      辰风盯了林艳可很久她都没有发现,眼睛望着地面若有所思的样子。突然一抬头见辰风正在看她,又是害羞至极的样子,腼腆的说道:“吃好了?把碗给我吧!中午……我给你送饭吧!”

      “不用了,太麻烦你了班长。我一点事都没有,我想上午就回去。”

      “你真的一点事都没有吗?”林艳可瞪大眼睛望着辰风说。

      “真的,你看我现在精神多好。你就放心吧班长!”

      “叫我艳可吧!班长听起来多别扭呀……”

      “额,好吧。艳……艳可,你先回去吧,我想静一静。”辰风这么叫还真有点不好意思,现在两人单独相处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让林艳可先回去。

      “好的,你自己好好休息……”林艳可好像也挺压抑的,说完提着饭盒大步离去,丝毫没有回头的意思。

      等林艳可走后辰风才舒了口气,刚才两人单独相处他真的有点话都不会说、气都喘不过的感觉。

      “她为什么说站在我这边呢?是因为觉得愧疚还是有其他想法呢?”辰风自言自语的问自己,然后一脸的傻笑,不过他现在这糗样他自己肯定是不知道的。

      辰风想起来就觉得脸红,不敢再多想,用被子捂住头准备好好的睡上一觉,不过闭上眼睛却全是林艳可的影子……

      第5章 百乐门

      林艳可刚走没多久张文和赵磊便回来了,进门张文问辰风:“林艳可呢?”

      “走了。”辰风说。

      “校花给你送早餐,你小子艳福不浅呀!我也想被揍一顿……”赵磊笑道。

      辰风白眼直翻,起床说:“我没什么事儿了准备先回家,我妈一夜没见到我了,回去又该挨骂了。”

      “这个你不用担心,昨天已经在班主任那里找来你家的电话给你妈打了电话了。”张文说。

      “那你们怎么说的?”辰风一脸担心的问道。

      “我准备给你妈说实话,不过秦老师说那样会让你妈担心,我就说我过生,请你到我家聚会了。”张文说。

      “这就好。我已经全好了,那马上就回学校去吧!”

      “回去做什么呀!秦老师叫你休息你还回去,你不是连累我哥儿俩也回去受罪吗……”赵磊指着张文说。

      “哦,那你们说到哪里去?”

      张文说:“先把衣服穿上,到我哥夜总会去看看吧。”

      辰风点了点头,把张文给他新买的衣服穿上。昨天他的那破衣服本来就破,再站点学根本没法穿了。张文家很有钱给辰风买套衣服辰风也不矫情,直接就穿上。

      百乐门是晋海东大街较出名的一个夜总会,最要有歌舞、赌博两大项目。

      辰风和张文两人走进百乐门,现在是上午没有什么生意,迎宾小姐也在沙发上懒散的躺着打盹。

      见有人来,穿旗袍的一个二十来岁的迎宾小姐上前迎接,结果一看是张文,连忙叫道:“文少,今天没上课来玩呀!”

      “嗯,你们继续休息,我去找我哥。”张文说了一句就带着辰风到楼上。辰风一路上观察了一下,进门百乐门就是楼梯,上楼就是歌舞厅,舞厅至少在五百平方以上。左边是舞池,右边有很多小沙发和茶几。

      歌舞厅再上一楼是赌厅,有各式各样的赌桌。赌厅里厢房也很多,赌大牌的应该喜欢安静。赌厅上面一层是宴会厅,张文说用得较少。

      再上一层就是老板的私人空间了,张文带辰风走到一个房间,门也不敲直接就进去。

      “小文今天没上课呀!”进去看到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体比较消瘦,辰风估计这就是张文常说的堂哥。

      “恩,哥这是辰风,我上次给你说的那个。这就是我堂哥张历。”张文介绍道。

      “辰风,随便坐吧!小文和小磊和我从来都不拘束的。”张历说。

      “好的,历哥!”

      三人随便的坐下,张历摸出一包烟给他们派上,辰风摆手说:“谢谢,我不会抽。”

      “今天不是星期三吗?怎么没上课?”张历问道。

      张文将辰风昨天被殷不凡狂揍的事给张历说了一遍,张历听后摇了摇头,说:“殷家是晋海商业圈的龙头大亨,各方面实力都很强大,辰风还是避开比较好。虽然在学校他还不敢做出太过的事情,不过在隐蔽中就不好说了。”

      辰风听后皱了皱眉,想不到这凡少家庭背景如此深厚,那以后该怎么在学校学习呢?天天被揍个几次?

      “辰风你也不要太过担心,毕竟现在是在学校,他们也不敢把你怎么样!刘龙那小子已经被学校严肃处理了,不过说真的,你还是离林艳可远点比较好。”张文说道。

      辰风没有说话,怔怔的望着窗外。现在有剑魂的帮助,他强大起来只是时间的问题,早上林艳可说商业协会有出面,这才是对辰风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林艳可说的是真的,那他这段时间就可以安稳的度过。既然是学生,辰风决定先从学校发展来改变现状。

      “嗯,我知道。这段时间我会小心的。”

      张历突然说道:“不是说你昨天被打得很惨吗辰风,今天怎么一点也看不出来被打的样子呢?”

      “对呀!昨天看起来鼻梁都打歪了,今天怎么一点事都没有?”赵磊也被一语惊醒,问道。

      “可能是没打出外伤吧!确实也没什么事呀!”辰风一脸苦笑,要不是在剑魂领域里呆了十天,今天恐怕还动弹不得吧!剑魂领域真是神奇的空间……

      在百乐汇夜总会玩了一天,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5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张文带辰风将百乐汇熟悉了一下。

      “辰风,下个月你就来上班吧!平时很多时间我和赵磊都在这里,先端端盘子送送酒之类的不会很累的。”

      “谢谢你张文,能在云山中学高一七班认识你们是我柳辰风的福分。!”辰风真心的说道。

      “都是好兄弟,何必说这些!能在坐在一个班里而且合得来就是我们的缘分。”赵磊说。

      “好的两位好兄弟,我回去了,不然我妈妈该担心了。”辰风说。

      “好的,辰风记住不要担心,我们永远帮你!”张文对辰风喊道,不过喊出口之后觉得,自己确实很像帮他,貌似帮不了呀……

      回到家天刚黑,辰风回家的时候他母亲正在做饭。

      “辰风回来了!”柳母说道。

      “恩,妈我回来了。”

      “昨晚玩得开心吗?以后要出去玩提前给我说一声,也不早点给我打个电话!”

      “同学过生,我先又不知道。”辰风摸摸脑袋说。

      “昨晚怎么不亲自给我打电话?”

      “这……我怕我给你打的话,你直接就教我回家了,呵呵。”辰风稍微想了一下,立马编出个善意的谎言。 “说得妈妈不近人情似的。”柳茗烟翻了辰风一个白眼,继续做饭。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5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 “妈,给我一百块钱,我去买点东西。”辰风说。 “买什么?” “买点中草药,最近腰酸背痛的。” “叫你不要去扛码头你不听,哪里不舒服快让我看看。” “没什么,就是感觉浑身有点僵,敷点药多锻炼一下就没事儿了。”接过柳茗烟给的钱,辰风说:“我去买点药就回来。”然后飞快的跑了出去。

      辰风哪里是浑身不自在,他是去买养筋护骨丹的药品去了,第一步就要迈开了……


    [ 此貼被轻抚你菊花在2018-11-29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