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我跟骚妻婚前的疯狂

    时间:2018-12-05
    [p]我跟骚妻婚前的疯狂
    骚妻汪钰,今年二十六岁,身高169,胸围80F,臀围98,体重127。皮肤白皙,一对像大馒头一样的丰乳,两片像蜜桃一样的肥臀。
    关注我的朋友可能知道,之前我发过老婆被前男友捏住两片肥臀猛干的视频,我们之前的活动也仅仅局限于她的几个前男友,随着3P 4P 乃至最近5P活动的展开,老婆被调教的越来越骚。
    前几天跟老婆刚刚入职上海一所高校当讲师,约好年后入职,趁着这个间隙从上海早早回家过年。
    晚上跟老婆吃完饭出门散步,路过家乡小县城一处建筑工地,看见建筑工地的农民工兄弟刚刚下工在门口小食肆大快朵颐,他们大口吃着海碗里的面条,整瓣整瓣的啃着蒜瓣,咕咚咕咚灌着廉价的啤酒,老婆突然跟我说,感觉他们吃的好满足好幸福,但是这一帮大老爷们
    晚上如果寂寞了,躁动了,该怎么解决呢?我笑了笑问她,你听说过白房子吗?老婆答没有,于是我决定带她去一街之隔的建国路见识一下,建国路与其说是条路,倒不如说是这座小城城乡结合部的一条小巷子,随着前几年的房市大火蔓延
    到我们这座小县城,周围乡镇很多农民工被吸引到小县城里,而这条小巷子就是他们辛苦工作之余的最好去处。
    小巷两旁清一色的老式平方,低趴的门房透出紫红色的暗光,跟周围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格格不入,每一间小平房
    里都有一两个衣着睡裙或者超短裙的姑娘或者中年妇女,坐在各自的床上等着下工的农民工兄弟的光临。20手,30口,50快餐,多年未变的价格。
    出于好奇,我曾经进到过一间这样的小屋,面对着满脸劣质脂粉的三十岁姑娘,我退下自己的裤子,将自己的鸡巴犹豫的塞到她躺尸一般的身体里,随着一下下抽送,我的心思却全然放在了隔壁拉着帘子的农民工大哥的哼哧哼哧的
    声音和木床吱吱呦呦的声音中。随着隔壁大哥缴枪后啊的一声呻吟,我抽出了自己的阳具,让姑娘口出来之后离开了那间小屋。
    我领着媳妇儿慢慢的走在这条路上,看着透过帘子透出的恍恍惚惚的身影,我感觉到媳妇儿的手慢慢的出汗了。
    我看了她一眼,问她怎么了。她低下头不语,我仿佛看透了她的心思,问道,“骚货,你是不是也想变成这白房子里的姑娘,每天让浑身汗臭的农民工兄弟用他们长满老茧的手揉搓你淫水泛滥的骚逼,让他们用充满蒜味和满是胡茬的
    嘴吮吸你的舌头,舔舐你的乳头,饥渴的吸吮你的阴蒂?”最后一句话刚说出口,媳妇微微的发出啊的一声,
    根据我对她的了解,我把她拽到一杆路灯下,用一只手伸进了她的开裆打底裤,拨开前男友卖给她的蕾丝小内裤,
    她已经湿的一塌糊涂。
    路上零零星星的走过几个行色匆匆的农民工大哥,回头看了我们几眼,我多么想叫住他们,跟他们找一间小洗头房,
    给里面的女郎100块钱让她让出床一会儿,然后让这几个农民工大哥从我老婆打底裤的敞开的裤裆里狠狠地干这个骚逼。
    但是考虑到他们的身体健康情况没法保证,只好作罢。
    回到家,刚才的场景不时地出现在我脑海里,每次想象到我的鸡巴都会高高的翘起,我扭头看枕边发呆的老婆,这时她突然转过头告诉我,“老公我想变成白房子里被千人骑万人跨50块钱就能操一次的骚逼。”,我有些吃惊,因为之前觉得媳妇只是喜欢跟喜欢的男人做爱,没想到她的内心竟然如此低贱,想变成谁都可以上的真正骚逼。
    我回答她,好的,我们这几天计划一次活动,一定满足你,但是现在还是让我的大肉棒来满足一下你饥渴的小骚穴吧。说罢我的右手捏住她一只丰满的大奶,另一只手滑向她的骚逼。这时,按照往常,我期待的是迎上来的小舌头和攥住我大鸡巴的小手,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老婆竟然一把推开了我,穿上睡裤和睡衣,告诉我说,“在我被他们干之前,你不准动我。”我被眼前的老婆惊呆了,吃惊之余,我的鸡巴竟然在一点点的变大,越变越硬,但是我此时此刻已经不想干她,也不知为何,我躲在被窝里望着她的背影狠狠地撸了一管,满脑子都是她被农民工干的场景,好久没有这么爽的撸了。
    第二天,我开始认真地思考这件事情,我平时的朋友圈里面并没有农民工或者包工头,而且流动性如此之高的群体安全性根本无法保证,直接去找农民工办老婆是绝对行不通的。正当我百思不得其解之时,我想到了老婆大三的时候偷情的一个男人Y,那个男人跟老婆也是高中同学,在一所985大学就读电气工程专业,毕业后入职了国家电力公司,天天在外面跑工程,主要负责特高压输电网的建设。说来也是有意思,所有干过我老婆的人都跟我成为了好朋友,其中就包括这位,有一次我跟老婆路过自贡,Y当时正跟着工程队负责一段特高压输电网的建设,记得当时我们去工地见他,他带着三十几个小兄弟在赶工,这些工人在特高压输电铁塔的顶端作业,时不时的上演370米高空走钢丝的表演,看得我跟我老婆手里捏了一把汗,Y站在铁塔底下笑着跟我们说,他从来都不敢自己一个人爬架子,这些小兄弟在上面九死一生就是为了多赚点钱,毕竟他们的收入在当时来说还是很可观的,像矿工一样,每天下了工他们都会拿出一部分钱去吃吃喝喝,每隔几天还会去附近的白房子里去释放一下自己,毕竟干的是拿命换钱的行当,万一哪天不幸发生了,自己辛辛苦苦赚的钱却没享受到,这大概是最悲剧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仿佛看到了希望,Y的这些兄弟都是正式或者临时的员工,特殊行业入职之前都是有严格的体检的,身体健康也不是问题,而且这些人每天爬铁塔,个个身强力壮,正值壮年,每天高强度高压力工作之后,急需释放,估计个个床上功夫了得,而且常年面对白房子里的丑女,估计看到老婆之后会把她干死。综合考虑,我决定联系Y。
    我拿起手机开始跟Y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聊天记录附在下面),由于考虑到Y总是在外地跟工程,之前的群P活动都没有邀请Y参加,他可能还不知道老婆的这些故事,于是我慢慢的试着找切入点跟他提这个事,我慢慢的引导他谈论跟老婆之前的往事,从老婆的大奶谈到骚逼,终于找到机会跟他提了我们的想法,他略显惊讶,但是可能考虑到老婆当年在床上的种种表现,他并没有很吃惊。
    Y告诉我,现在他们小组大概有三十几个兄弟,个个身强力壮,可以帮我问问有没有人感兴趣群P老婆,我跟他说我们的想法是让老婆变成一个卑贱的妓女,干她可以但是要付钱,普通白房子20块钱手活,Y向我保证这些工人健康没问题,我给老婆定价19块钱无套内射不限时。Y说可以的,但是想确定一下人数,这时我提议可以开车带老婆先过去,让兄弟们验一下货,可以就报名,不喜欢就算了,Y同意了我的这个提议,约定一天后在常州见面。
    我给老婆看了我跟Y的聊天记录,老婆眼神迷离了一会儿,吻了我一下就去卧室收拾她的行李了。她带了一个23寸行李箱,里面装满了狼牙棒,各种跳蛋,还有我买了从来没被允许用过的皮鞭,另外还有一个20寸登机箱,里面装了各色开裆吊带丝袜,丁字裤,睡裙,旗袍,还有她之前在外企做讲师时穿的职业装。
    第二天一早,老婆穿上了丁字裤,开档肉丝,黑色高跟,喷上宝格丽夜茉莉香水,仔细的画了淡妆,外面穿上她的职业装,我就借了朋友一辆大众T6商务房车出门了,一路无话,晚上便到了常州。
    我们在市区跟Y见面,吃过便饭之后就跟Y回到他们工地,驱车大概一个小时,工地上板房里都亮着灯,听到车声,他们都知道要发生什么了,于是纷纷打开门鱼贯而出围住了我们的车,出乎意料的是,说好的30多个人竟然大概有60多个之多,后来才知道是因为消息传到了临组,很多人都想干这么便宜的大学讲师的骚逼。
    我跟Y下了车,让老婆在后排准备一下,一会打开侧拉门让兄弟们验货。这些工人看我的眼神怪怪的,有意的在躲闪我的眼神,与此同时,他们更多地注意力放到了不透明的车玻璃上。
    过了十几分钟,老婆发微信告诉我可以了,于是我让这些工人拿来工程灯,对着T6的侧拉门,鼓了鼓勇气,猛地拉开了侧拉门。
    我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我本以为老婆会换上睡裙躺在座椅上,或者索性穿着OL装坐在座椅上。眼前的老婆把座椅转了90度正对门外,把两条穿肉色丝袜的腿搭在座椅把手上,高跟鞋瞪着车门,丁字裤拉到一边,整个湿漉漉的骚逼暴露在了60多个人眼前,在工程灯的照射下泛着亮光,白衬衣和胸罩也退到了乳房下方,露出一对丰满的大奶,乳头高耸,乳晕收缩。两片白花花的肥臀压在车座上,老婆脸上带着眼罩,可能是羞于第一次将自己的身体暴露在这么多人的面前。
    人群中响起一阵骚动,过了大概有两分钟,有几个人在拥挤下纷纷上前,我见情况不妙赶紧关上了车门,匆匆的吩咐朋友统计下人数就离开了工地。
    当晚在酒店,老婆一直是沉默的,快到12点的时候Y回复说基本上所有人都想干老婆,大概一共是59个人报名。但是59个人老婆肯定是承受不住的,一个人平均六分钟的话老婆就要被连续干6个小时到下半夜两点,算上之间的时间估计老婆会被狂操一整夜,身体必然受不了,于是跟Y商量这次先让最先报名的自己组里的20个人上,老婆也应允,商定第二天晚上6点开门接客,Y说帮忙开放,我拒绝了,地点就定在Y在工地上的板房里。
    第二天跟老婆在市区逛了一会儿,中午吃了常州的银丝面和加蟹小笼包,下午回到酒店后,老婆提出去洗个澡净净身子以便晚上好好服侍小哥哥们,洗澡之前她让我取出灌肠注射器对她进行了五次500ml灌肠,把她中午吃的东西全部排泄了出来,女友说是怕晚上被肏太狠而失禁,看来她这次是破釜沉舟了。
    洗完澡之后四点半,媳妇穿上黑色吊带丝袜,红色中国风蕾丝开裆丁字裤,穿上OL裙装之后便出门赶往工地。
    五点四十到达工地,工人们已经下工在吃饭,看我们已经来了好像纷纷加快了吃饭的速度,碗里的米饭和红烧肉使劲往嘴里塞,猛地一口喝完西红柿鸡蛋汤之后擦掉嘴唇上的香菜叶就走了过来,我打开车门扶媳妇儿下车,转身进入了Y的板房,昨天事先交代好了,Y的床上铺上了隔壁宋姓小兄弟的床单被褥,这位小兄弟身强体壮,但是邋遢至极,被褥床单大概得有两年没有换洗,脚臭味会逼得他的室友晚上把他的鞋子和袜子扔出门外。
    老婆在床上躺好,Y便喊了包括宋姓兄弟在内的三位工人进屋,我坐在Y的办公桌上,这三位工人按照事前约定每个人交给了我19块钱,便获准对老婆做任何事情。我问老婆可以开始了吗,老婆说可以,并嘱咐我说不管她怎么喊怎么呻吟都不要停止,唯一的停止信号是“老公我的身体已经扛不住了。”,除此之外,无论如何都不能停止。我答应她,便闪开身让给三位工人。
    三人开始略微有些拘谨,可能觉得我在场,为了打破尴尬气氛Y拿着宋姓兄弟粗糙的大手伸进了老婆裙底,宋姓兄弟趁势掀开老婆的职业裙,一只手打开双腿,粗糙的大手整个扣在老婆的阴户上,老婆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呻吟,宋姓兄弟的另外一只手抓住了老婆的领子往下一拉,拽出了一只白白嫩嫩的大奶开始揉搓。
    其他两位兄弟见状,一位开始揉搓老婆的另外一只大奶,另一位脱下裤子露出鸡巴,往老婆嘴里塞,老婆一把抓住他的鸡巴塞进嘴里开始吮吸,一边扭动着腰迎合着宋姓兄弟扣逼。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
    见状,宋姓兄弟终于忍不住了,脱鞋上床,打开老婆的双腿,脱下老婆的丝袜和内裤,就把油汪汪布满胡茬的嘴压在了老婆的小穴上,长长的舌头开始舔舐整个阴户,时不时围绕阴蒂转圈,老婆很快就撑不住了,发出连连的浪叫(见视频),淫水顺着阴户流到了脏兮兮的床单上,此时我已经被宋姓兄弟的脚熏得怀疑人生,只见宋姓兄弟抬起身,工裤退到膝盖,掏出阳具,下身一挺,扑哧一声整根肏入老婆的骚屄。老婆长叫一声,开始娇喘连连,另外两位兄弟见状更加快速的揉搓老婆的大奶子,捏住乳头,宋姓兄弟更是每一次抽查都撞得老婆的肥臀啪啪作响,淫水的扑哧声和床的声音,老婆的呻吟交织在一起,让我兴奋无比。
    宋姓兄弟可能很久没有肏过这么丰满的女体,大概坚持了四分钟就缴枪了,白色的精液射满了老婆的阴道,由于射的太深,之后很少流出,宋姓兄弟穿好衣服离开了板房,Y喊了另外一位兄弟进来,之前在揉胸的兄弟鞋都没脱就上了床,恐怕别人捷足先登占据了这幅骚屄,这哥们是个大块头,180的身高,体重也得有180,鸡巴最少有15cm,只见他拉起老婆的双腿搭在肩膀上,身子猛地压了下去。“我靠”,我心想,他怎么知道老婆最受不了这一招,这样每次抽插都能直抵宫颈,老婆大概在连续两分钟抽插后就会受不了到达阴道高潮,我看了Y一样,他对我微微一笑,十有八九就是这孙子提前给嫖客们传授了这个肏妻秘籍。
    此时,老婆的呻吟声变成了歇斯底里的叫喊,每一下直捣花心老婆都微微颤抖,看着老婆这样这个兄弟更加兴奋加大了力度和速度,这个看起来有180斤的大块头每一次压下去我都怕床会塌,在大概一百次抽插之后,老婆终于忍不住到达了第一次高潮,她浑身抽搐着,脚背绷直,手抓住黑黑的床单,喉咙里长吟一声,隐隐约约的说“老公,我,老公,我……啊 !”但是每一次说到我的时候都会被压在她身上那个男人的强力抽插打断。这个哥们儿越干越兴奋,老婆在他身下大奶子被压的挤出腿之间,每一次呻吟都声嘶力竭,老婆在高潮之后会陷入极其敏感的五分钟,每一次抽插她都需要缓和好久,可是这哥们儿的强力抽插源源不断的涌来,终于,老婆在大概四分钟之后达到了第二次高潮,老婆整个背部弓起,脸几乎与床垂直,乳头高耸,腿部用力颤抖着,这时候这哥们儿应该感觉到老婆的骚穴在一下一下吸着他的鸡巴,这种第二次高潮才有的感觉我只体会过一次,十分奇妙舒服,果然,这哥们儿猛插了十几下之后把鸡巴怼在宫颈上射出了他黏黏的精液,“太他妈爽了,都两个星期没肏屄了。”两个人的精液缓缓地流出老婆被撑开的骚穴,第三个哥们儿见状,打消了吮吸这低贱肮脏的阴户的想法,从工装裤里掏出鸡巴,就往还没从高潮中恢复过来的老婆骚屄里塞……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