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我的第一次给了漂亮女上司

    时间:2018-12-28
    第一章 廉价的爱情

      上海,夜里总是看不到漫天繁星,但我还是很喜欢这座城市,因为在这里有光怪陆离的爱与恨,欢笑与悲伤。

      那一天下班,我像往常一样,拖着工作一天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租住的家,看到美丽温柔的蓝欣之后,身上的疲惫也像往常那样一扫而光。

      蓝欣不像往常一样雀跃地朝我跑过来,而是静静地坐着,甚至没有回头看我。

      沙发旁边立着她的行李箱。

      “蓝欣,怎么了?”我有一丝不好的预感。

      “程东,我有话想对你说。”蓝欣还是没有转头看我。

      我坐下,看到她侧脸上隐约有泪痕,急忙问:“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她低下头:“我们分手吧。”

      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怔怔地看着她。

      “我们分手吧。”

      蓝欣像是怕我听不清,又重复了一遍,变调的声音显得格外刺耳。

      我只觉得脑海忽然间一阵空白,说不出话,心里却像针扎似的痛。

      从大一到现在,磕磕绊绊七年过来了,我深爱她,潜意识里早已把她当成了这辈子唯一的女人,只想过我们白头偕老的画面,从没想过她跟我分手的情景。

      短暂的沉默后,蓝欣捂着脸站起来。

      “为什么?”

      她拉着行李箱走到门口的时候,我费力地站起来问她。

      她没有回头,只摇着那头曾经让我醉心的秀发,哽咽着:“对不起……”

      我失去理智地大吼:“我不要什么对不起,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蓝欣用手捂着脸。

      片刻后,她终于停止了抽泣,也开口了,但语气有些冷漠:

      “因为钱,我找了个有钱人。”

      这句话,像把刀子狠狠刺进我的胸口,在刚才针扎的位置撕开一条豁口,让我的希望从那豁口瞬间流失不见。

      她走出了大门。

      我坐在地板上,没有力气去追她。

      不知过了多久,我浑浑噩噩地拖着精疲力尽的身体走进卧室,看到床头柜上留着一张纸,上面写着:

      ‘程东,我在那张卡上给你存了十万块钱,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让你的生活好一点而已,或许以后我们不会再见面了,因为我今晚就会去美国,对不起。’

      我一把将纸条撕得粉碎,将床头柜上我和她的合照拿起来,狠狠摔烂,又撕得粉碎。

      七年的感情就值十万块,真他妈廉价。

      所谓的爱情,不过是一堆狗屎而已。

      我没有去追她,也没有试着联系她。

      我也不愿意再去想她,我受不了脑海中的幻想,想象她娇美的身体躺在一个又肥又丑的秃顶老头身下,婉转承欢,这种画面让我几乎崩溃,让我有杀人的冲动。

      甚至,我渐渐地开始恨她。

      她说的那张卡,有我和她到上海的三年共同存的钱,五万多,能买一个平米的房子,加上她临走存进去的十万块,十五万多被我全都捐给了希望小学,一分不留。

      我不要她那肮脏的钱,哪怕自己每个月的工资不够买酒,哪怕经常要借钱交房租。

      她走了之后,我迷上了香烟和酒精,在香烟和酒精的麻痹中我渐渐不再悲伤,渐渐地变得爱笑,粗俗不羁地肆意欢笑。

      蓝欣离开一年多之后的某一天,我突然对这种醉生梦死的生活有些厌倦,突然想重新好好地生活,就像她没离去之前,那样积极向上,那样朝气蓬勃。

      而且,我突然想找个女人,好好地谈恋爱。

      于是我没有再去那个让我迷醉的小酒吧,而是漫无目的地乱逛。

      一直逛到夜晚,我走进一个商场,迎面走来一个正打电话的漂亮女人,无法形容的漂亮和气质,胸很大,短裙下那双白皙的腿笔直而修长。

      与她擦身而过的时候,她对着电话里说出一个让我刻骨铭心的名字:蓝欣。

      我的心突然被什么东西给揪住了,下意识地停下脚步,很快又听到那漂亮女人说了一次‘蓝欣’。

      鬼使神差地,我转身朝那个女人追去。

      或许那女人说的是‘兰心’,或‘蓝心’,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想问个清楚。

      因为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他妈的还会觉得难受。

      商场人很多,那美女一直在打电话,我想等她打完电话再开口,只能紧跟在她身后。

      在她踏上扶手电梯的那一刻,她终于挂断了电话,我跟上去刚想张口时,突然发现身后递出一只手,拿着一部手机,递到那美女的裙子底下,摄像头正对着裙底的风光。

      我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这是传说中的街头偷拍。

      总有些恶心的人喜欢拿个手机偷拍穿裙子的女人,然后拿着照片回家撸,此刻那恶心的家伙正躲在我身后。

      下意识地,我一巴掌拍在那只手上。

      手机掉了,刚好碰到前面美女的腿,然后掉在她脚下,我身后那只手也飞快地缩了回去。

      我捡起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定格着前面那美女裙底的风光,一条黑色的蕾丝小内,饱满的臀和深陷的沟渠,性感得让我热血偾张。

      恰好,前面那美女也回过头来,疑惑地看了我一眼,随后目光定格在我手上的手机屏幕。

      我有一丝不好的预感,抬头就发现那美女用一双漂亮却又冷厉的眼睛看着我。

      来不及解释,她“啪”地狠狠甩了我一耳光。

      我整个脑袋嗡嗡作响,顿时懵了。

      没等我回过神来,扶手梯到了二楼,身前的美女踩着红色高跟鞋扬长而去,我身后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飞快地从我手上夺过手机,转身就跑,周围的人开始鄙夷地对我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操,她以为偷拍的人是我。

      那个偷拍的家伙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恼火中我只好朝那个美女离开的方向追去。

      远远地看到那美女进了一家咖啡厅,一个人坐着。

      我也跟了进去,一言不发地拉开她对面的椅子坐下。

      她楞了一下,看清楚是我之后,眉头蹙了起来,眼中带着明显的厌恶。

      “请你马上离开,否则我就报警。”没等我开口,她便甩出冷冰冰的一句话。

      我猜到她不会有好脸色,但没料到她开口就要报警,顿时更加恼火了。

      “美女,你能不能搞清楚状况再说?刚才偷拍你的人不是我,你抽我一巴掌还没跟你算,别动不动就报警。”

      她像是没有听到我的话一样,依然冷冷地说:“给你三秒钟时间离开。”

      “我去。”我气极反笑,“没听到我说的话吗?偷拍你的人不是我,不是我!你他妈能不能客气点?”

      她没有回应我,而是等了大概两三秒钟,便拿起手机按了几下。

      “你好,我受到了性骚扰,请你们派人来处理一下好吗?嗯,那人就在这里,地址是……”

      她竟然真的报警了。

      我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摇摇头让自己顺了口气,这才压着怒火,一字一顿地说:“我再重申一次,刚才偷拍你的是我身后的人,我来找你是想跟你解释清楚,你那一巴掌,我大人大量,不计较了。但,请你不要在我面前摆这幅高高在上的姿态,让我很讨厌。”

      她还是没理我,也没再看我一眼,只是优雅地抿了一口咖啡然后低头看手机。

      我一下火了:“你他妈的装什么清高?好声好气跟你说话你还跟老子摆什么谱?长得漂亮了不起吗?逼里镶金了吗?”

      她顿住正端着咖啡的手,抬起长长的睫毛,那眼神除了冰冷之外,还有一股犀利的怒火。

      不懂这女人是一直都这么冷,还是修养好,被我骂成那样也不还口,只是冷冷看了我片刻后,便继续优雅地一边喝咖啡一边看手机。

      她越是这样,我越是受不了,本想跟她解释清楚再骂几句就走的,懒得跟她纠缠,也不想再打听蓝欣了,但她那副高高在上的吊样让我很不爽,干脆不走了,等警察来了搞清楚真相之后,看她的表情又是什么吊样。

      于是我也点了一杯咖啡,和她面对面坐着喝咖啡,懒得说话,就等警察来。

      第二章 再见蓝欣

      过了大概十分钟左右,来了两个警察。

      事件的经过很短暂也很简单,那女人几句话就把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

      说实话,我挺佩服这女人的,周围很多人都在看热闹,但她全程平静如水,面不红耳不赤,加上刚才听到我的话之后甚至没有发火,这份修养不简单。

      当然,面对周围偷来鄙夷的目光和纷纷议论,我也没有慌张,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

      接下来,警察一边听我陈述一边检查我的手机,发现没有相应的照片之后,便决定去看监控。

      但,半路上警察突然接到一个电话,听他的言语,像是附近出了一起治安案件,要他马上增援。

      结果他挂掉电话便掉头往商场外走,说:“有紧急任务,处理完那边再回来看监控,至于你……”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先带回所里,等调查清楚确定不是你干的话,自然会让你走。”

      我一听这话急了:“你们凭什么带我走?本来就不是我干的,我要求现在就去看监控。”

      “走吧你。”身后的辅警用力推了我一把。

      我愤然转身:“你们没调查清楚之前,不能随便抓人。”

      前面那警察回过头,面无表情地对我说:“你涉嫌猥亵妇女,我有权带你回去调查,请你配合,你放心,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但如果你不配合的话……知道妨害公务罪吗?最长判3年。”

      听到这个罪名,我想要骂出口的话生生噎住了,这真不是闹着玩的。

      我认命了,扭过头去愤恨地看着那个女人。

      她还是一副冰冷面容,在跟警察登记信息的时候,我看到报案人那一栏她的名字:苏雯。

      名字好听,人也长得漂亮,就是他妈的太无情太高高在上了。

      登记完信息,她扭头就走,临走时都懒得看我一眼。

      “等等。”我愤恨地叫住她。

      她没停步。

      “如果查清楚确定不是我干的之后,怎么办?”

      她终于停下脚步,转过身,那对秀气的眉毛轻轻蹙着,显然没想过这个问题。

      警察在一旁插话道:“如果不是你干的话,苏小姐有错告的责任,应当向你道歉并且在一定范围内消除对的负面影响,包括部分损失。”

      “好,我会去找你的”我冲她冷冷地说。

      苏雯没有回应,只是蹙着眉头看了我两眼,然后转身走了。

      我被请进一辆警车的后座,虽然不是带铁网像笼子那种。

      现在是夜里八点多,如果明天早上之前不能离开派出所,及时去上班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因为这一年来我已经迟到太多次,老板发话了,再迟到的话就让我滚蛋。

      透过警车的车窗,我看到一大群警察抓了至少十几个打架斗殴的青年,分别塞进几辆警车里,和我一道拉回派出所。

      到达派出所是夜里十点半,交出手机钱包等所有物品之后,我被关在一间除了几张椅子之外空荡荡的房间里。

      这种滋味很不好受,我不知道现在的时间,不知道多久才能离开这里,没有地方睡觉,焦躁和困乏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我。

      还很担心,担心自己明天不能及时赶去上班。

      我坐在椅子上昏昏沉沉地睡着了,惊醒后焦躁地拍门叫警察,但都被呵斥一顿让我安静点,一个陌生的警察说他们还在审那十几个参与斗殴的人,处理完了自然会找我,然后我又在椅子上睡着。

      浑浑噩噩中,那个带我回来的警察终于出现了,喊了我一声让我出去。

      看到派出所里墙上挂的钟,我心如死灰,已经早上九点多了,今天注定迟到甚至旷工,工作注定要丢了。

      这一切,都是那个叫苏雯的女人所赐。

      我红着眼要求警察打电话给苏雯,让她一起去看监控,我还要跟她当面对质。

      警察看了我几眼,最终拿出电话照着昨天登记的信息给苏雯打电话,然后告诉我,对方同意了。

      又来到那个商场,我和警察刚到一楼监控室,他接到一个电话,说是苏雯到了。

      从门里朝外看,我看到苏雯走来,身旁还跟着一个同样身材窈窕的女人,看到那张美丽的脸蛋时,我愕然。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张脸,蓝欣。

      苏雯身边那个女人,就是蓝欣,纵然她不再留着乌黑长发,而是烫卷了还染成了棕色,纵然她穿着一套以前从未见过的职业套裙,但我还是远远地认出了她。

      苏雯昨天打电话时说的蓝欣就是她。

      那一刻,我的心又像被针扎一样痛。

      但下一刻,我竟然莫名其妙地想笑,只觉得自己太可笑了。

      她并没有去美国,她骗我,或许是不想让我缠着她。

      而我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愚蠢地假装粗俗不羁地在香烟和酒精里欢笑,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甚至在听到“蓝欣”这个名字之后,还愚蠢地跟着苏雯想打听她的消息。

      人家压根就不想我再去找她,我还自作多情。

      想到这,我自嘲地笑了笑,在蓝欣没有发现我之前,躲进了监控室里面,不想让她看到我。

      从今天起,我会彻底地遗忘她,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

      蓝欣没有走进来,只有苏雯走进了监控室,用那爽依然冰冷的眼神淡淡地看了我一眼之后,便高傲地转过头。

      我们没有什么废话,径直让保安找出昨天的监控。一般的商场在扶手电梯那都有监控,这个商场也不例外。

      监控清晰地看到,拍她的人是我后面那个男的,只是那男的被我打掉手机之后,便往后退了两步,所以从苏雯的角度来看,怎么看都是我。

      当视频重复慢放两遍之后,我面无表情地看向苏雯,她轻咬着嘴唇,脸色很复杂。

      真相大白后,警察的脸色也有点复杂,但依然很平静地对苏雯说:“苏小姐,据监控的内容来看,昨天猥亵你的那个人,并不是他,对此你有没有异议?”

      苏雯躲开我的目光摇摇头:“没有。”

      “好,我们会尽快找到真正的嫌疑人,到时候再通知你。”警察说着又转过头,歉然地望着我,说:

      “我们是职责之内按规章办事,毕竟你是嫌疑人,我们有权也必须把嫌疑人带回去调查,并且调查时间没有超过24小时。”

      苏雯对警察点点头,然后看了我一眼,示意我开口。

      我先是跟保安要了一支烟点上,深深地吸了一口让自己尽量平静些,才对她说:“你昨天打我一耳光,昨晚我在派出所蹲了一夜,现在过了上班时间而我没能及时赶出上班,如果被公司解雇的话,你说怎么办?”

      苏雯低下了那高傲冰冷的头,犹豫了一会,最终抬起头,坦然地面对我,说:“对不起,昨天是我误会你了,我向你道歉。”

      说完,她竟然朝我弯下那条纤细的腰肢。

      “对你造成的工作损失,还有身体……和精神上的损害,我愿意赔偿。”她又补充道。

      我没有为她的道歉而动容,依然淡淡地问:“怎么赔?”

      “你……想要多少钱?”

      “钱?”我失声冷笑,“苏大美女,你觉得所有事情都能用钱来解决吗?”

      “那你想怎么样?”

      我依然冷笑着,目光从她漂亮的脸蛋往下移,在她高耸的胸部扫了几眼,又继续往下到她笔直白皙的长腿。

      “陪我睡一晚,这件事就结了。”

      第三章 赌局

      苏雯脸色一阵红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几乎能杀人,很快又在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带着那种让我很讨厌的不屑和嘲笑。

      “痴心妄想。”

      看着她高傲的下巴,我没有生气,睡一晚那句话只是逗逗她,想出口气而已。

      我笑了笑:“苏大美女果然镶了金,想睡一晚不太容易啊。这样吧,把你的电话号码,工作单位这些信息都留下吧,等我想好了别的要求自然会去找你的。”

      她没说话,只是冷冷地看着我,片刻后从手包里拿出一张精美的名片递过来。

      我接过一看,上海道尔公司总经理,苏雯。

      见到蓝欣和她在一起之后,我本以为苏雯和蓝欣一样,都是有钱人的小三,没想到她竟然是一家公司的老总,原来是个女强人,怪不得这么高傲。

      收好名片后我不想再废话,靠着墙壁悠悠抽烟。

      “如果你不跟着我,不对我说那些下流的话,我就不会报警了,也就不会发生这些误会。记住,不要痴心妄想。”

      冷冷地说完这番话,苏雯便踩着冷艳的红色高跟鞋走出了监控室。

      我不禁摇摇头笑了,这个高傲的女人很聪明,说这番话是为了不让她太被动,说明并不全是她的错,想让我不要太理所当然,最好是以后都不要再找她。

      其实,如果能保住工作的话,我并不想去找这个虽然很漂亮,却冷得像冰块的女人,尤其是她认识蓝欣。

      直到苏雯和蓝欣都走远之后,我跟警察回派出所拿回我的东西,急忙打开手机拨打高阳的电话。

      高阳是我最好的朋友之一,大学时期到现在,现在这份工作也是他介绍给我的。

      电话接通,我还没来得及开口,高阳就在那边对我破口大骂,骂我一整夜关机,骂我没有按时上班……

      然后他告诉我,老板没有发脾气,而是很平静地叫财务给我结算工资。

      我被解雇了。

      我没有向高阳解释,而是挂断电话,坐在派出所门口的台阶上,拿出香烟狠狠抽着。

      这一刻,我觉得自己很悲哀。

      那年,意气风发的我和蓝欣来到这座城市,在爱情的甜蜜驱使下奋斗着,努力地编织我们美好的未来。

      直到她离开的那天,一切怦然破碎。

      然后,我的生活在醉生梦死中看似潇洒不羁,实际上却很操蛋。

      如今,我一无所有,连工作都没了,生活只会变得更加操蛋。

      这一切,无非是因为那狗屎一样的爱情而已。

      去他妈的爱情。

      我狠狠骂了一句,狂躁地朝自己的脑门一阵猛拍。

      良久后,我忍不住拿出苏雯给我那张名片,想了想,最终拨通了上面的号码。

      “喂,你好。”电话里苏雯的声音很客气。

      我尽量平静地说:“是我,被你送进派出所那个。”

      “你想要什么?”她的语气也很平静。

      “想和你见一面。”

      “没必要。”苏雯很坚决,“把你的要求告诉我,只要是合理范围之内的,我一定赔偿你。”

      我忍着恼怒,说:“我工作丢了,因为没能及时赶去上班,老板把我给炒了,我想和你见面再谈赔偿的事。”

      苏雯依然很坚决:“你的工作年薪是多少,我按一年的工资赔给你。”

      听到她的话,我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起蓝欣临走时留下的那笔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暴躁的情绪:“你他妈别再跟老子提钱,有钱了不起吗?老子不要你那几个臭钱!”

      电话里陷入了沉默,苏雯一声不响,也没有挂断,而我骂了那几句之后,心情终于舒服了些。

      片刻后,她终于开口说:“把时间和地点发给我,地点只能选在市区人群密集的地方。”

      我不禁想笑:“呵呵,你放心,就算我想上你,也不会来硬的,那样一点意思都没有。”

      电话里再次陷入沉默,只有苏雯变得粗重的呼吸声。

      我懒得再跟她废话,直接了当地说:“我现在就过去找你,在你公司见面,免得你怕我强奸你。”

      说完,我挂断电话走出派出所外面打了个车。

      其实,我也不知道跟苏雯要什么,那个漂亮得过分的高傲女人,除了钱,和翘起那浑圆的屁股给我发泄之外,也没什么能给我的了。

      后者,是不可能的。

      去找她,只是因为现在的自己很悲哀,很烦躁,想当面骂她一顿,再不济就吵一顿,看她那高傲不起来的样子,让我发泄发泄而已。

      虹桥区的云贸大厦,我在26楼找到了道尔公司,跟漂亮的前台接待说自己从派出所来的找苏雯,接待打了个电话后便带我走进了办公区。

      看样子,苏雯的公司规模不小,整层都是她们的办公区,简约的装修充满了现代气息,到处是各种智能化的灯光和其他设备,连扫地机器人都有好几个。

      比起我之前所在的那个区区百来人的小公司,档次高太多了。

      我忽然间冒出一个念头,自己刚失业,如果能在这样高端的公司上班该多好啊。

      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口口声声要强奸苏雯,她不会让我进公司。

      经过几个办公区,突然听到苏雯那依然冰冷的声音之后,走在前面的招待突然停了下来,对我歉然地笑笑:“先生,苏总正在忙,请您先到会客室稍等好吗?”

      我摇摇头,绕过她走到一个办公区的门口,看到里面站着十来个人,身材凹凸有致的苏雯站在近门的位置,对着面前一个年轻的女孩不停训斥。

      “公司是让你去做销售,不是让你去陪酒,你不知道那个客户想做什么吗?为什么还跟他去吃饭?要不是别的同事及时赶过去,你昨晚早就被他……”

      苏雯似乎气得不轻,说到这扬了扬手,最终没有继续说下去。

      而她面前那个女孩,正掩着面低低哭泣。

      苏雯深呼吸几口,稍微冷静一些又接着说:“我知道你想要业绩,知道你想要那个百万单子的提成,但你要记住,对女孩子来说,有些东西比钱更重要,明白吗?”

      “那个单子不要做了,我会亲自打电话给客户,让他找别人做。”说完她挥挥手,示意那个女孩离开。

      我基本听明白了,应该是那女孩为了拿到单子而去陪客户吃饭,差点被客户给搞了,苏雯这才一顿狠批,宁愿不要单子,也要维护下属。

      但,听到她后面的话之后,我却忍不住失声冷笑。

      这笑声引起了那些人的注意,苏雯扭头看到我,那对秀气的眉毛顿时蹙了起来。

      我来这的目的本就是想发泄,虽然一路上渐渐不再那么烦躁和憋屈,但我不想放过这种当众讽刺她的好机会,于是便学她在嘴角露出一抹嘲笑,说:

      “本以为我自己够倒霉了,没想到你的员工也很倒霉,摊上你这么个领导。”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觉得你这样对待员工有点蠢而已。”

      苏雯终于露出一丝怒火:“我对待员工有什么问题?更何况,这是我公司的事情,跟你有什么关系?”

      我耸耸肩:“只是看不过眼你把人家小姑娘骂哭了而已,至于你蠢的原因,是你根本不会考虑员工的感受。”

      “我怎么不会考虑员工的感受了?”

      “一百万的单子对苏总您来说,或许可有可无,但有想过你的员工为了这个单子付出了多少吗?你说不做就不做,岂不是让她之前的努力全都白费了?提成应该不少吧?说不定她下个月就指望这个单子过生活呢?”

      苏雯一愣,脸色渐渐变得有些茫然。

      片刻后,她依然冷冷地问:“照你这么说,那这个单子该怎么办?难道让她去出卖色相吗?”

      我摇摇头:“不,还有其他的办法。”

      “什么办法?”

      我眯起眼睛看着她,说:“苏总,你去不就行了么?就凭你这脸蛋,这胸,这屁股,啧啧啧!别说是一百万,就是一千万的单子都随随便便拿下。”

      “你!”她气得脸色发白。

      办公区里那十来个男男女女,有的捂着嘴拼命忍笑,有的则气愤地瞪着我。

      苏雯还是一贯的好忍耐,或者是不想在员工面前失态,并没有当场暴跳如雷,只不屑地冷冷一笑:“刚才还误以为你有点才华,原来只是个下三滥而已。”

      “哟,这小嘴巴。”我毫不示弱地叹道,“这小嘴巴不但会吹,还很会说嘛。你没试过,怎么知道我就是下三滥了?”

      “那你就去试试,证明你不是个下三滥给我看吧。”

      “怎么试?”

      苏雯指了指刚才那个委屈的小姑娘,淡淡地说:“你帮她做成那个单子,一套500平米的别墅智能家居方案,不许她出卖色相,如果做成了,我发双倍提成,你一份她一份,每人拿总价的百分之一点五。”

      我来了兴趣:“如果做不成呢?”

      “做不成的话,你我之间一笔勾销,你不许再找我要任何赔偿,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永远不要在我面前出现。”说到这,苏雯几乎是声色俱厉,可见她有多讨厌我。

      我摇头失笑:“苏总,这赌注不公平,提成也才一万五而已,况且我出力气拿提成是应得的,而你那笔赔偿,是你欠我的。”

      “那你还想要什么。”

      “呃……”我假装思考了一下,“我还没试过跟大总裁谈恋爱,要不,你做我女朋友?”

      “呵。”她冷冷一笑,那不屑的眼神像是在说四个字‘痴心妄想’。

      我无奈地耸耸肩,凑到她耳边,低声说:“那我退一步,照上次说的,睡一晚总可以吧?”

      本以为她会再抽我一巴掌,但她没有动手,只是脸蛋微微泛红,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

      短暂片刻后,她鄙夷地瞥了我一眼,说:“好。”

      第四章 富二代

      我压根就没有想过真的和苏雯打赌,所以才提出睡一晚这种恶趣味的赌注。

      没想到的是,她竟然一口答应了这个她输不起的赌局。

      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她根本不相信我能拿下那个单子。

      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想象,万一我侥幸赢了之后,这个对我来说不论金钱地位还是气质修养,都高不可攀的漂亮女人,被我扒光后骑在胯下的情景,是扭着她那浑圆的臀婉转迎合,还是继续扬起她高傲的下巴盛气凌人地仰望我?

      我想象不出她会怎么做,也愈发地期待能看到那一刻。

      这个不论脸蛋身材还是气质都堪称极品的女人,说不想上她是假的,我从来就不是什么柳下惠。

      “你现在就去办入职手续,明天就过来销售部上班,按普通销售给你四千底薪,那个单子跟别的公司签了之后自动滚蛋,工资给你精确按天算。”

      淡淡地留下几句话,苏雯便踩着冷艳的高跟鞋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仍沉浸在难以置信和对她躺在胯下的想象中,迷迷糊糊跟刚才带我进来的招待走到人事部办入职手续,没有注意四周围对我投来的各种目光和议论纷纷,也忘了跟刚才那个被骂哭的小姑娘打招呼。

      直到做完登记,人事部的人叫我明天上班把个人资料带齐的时候,我才回过神来,自己刚失业就莫名其妙找到工作了,还是进了苏雯的公司。

      这份来得莫名其妙的工作,让我对生活和未来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说不上是期待或希望,更多的是忽然觉得自己的生活好像并没有那么操蛋,好像还有那么一点精彩。

      自从蓝欣走后,我第一次有这种感觉。

      我懒得再去想结局,要么可以将那个漂亮的女人压在胯下狠狠蹂躏,要么不过是再一次被炒鱿鱼而已。

      但我很重视这件事,尤其是过程,在我决心要重新开始生活的时候,上天给了我这次机会。

      对于智能家居这个行业,我完全不了解,没有任何经验,但我来到上海这四年多,做的全是销售工作,而且当年的业绩还不错。我相信万变不离其宗这个说法,不论哪个行业,销售的本质不变。

      只要我花点时间用心去了解智能家居这个行业,了解惯用的营销方式,再用些手段,拿下那个单子应该不难。

      我不会轻易放弃,不单是为了征服苏雯,还为自己能重新开始。

      办好入职手续之后我离开道尔公司,前往刚刚把我炒掉的公司,去拿回自己的私人物品和结算工资。

      还要当面向高阳解释我旷工的原因,毕竟那份工作是他在我最颓废的时候介绍给我的,他现在已经做到了销售组长,一直希望我像他那样努力,但是我愧对他的期望了。

      来到公司,走进销售部,看到高阳正和一个同事讨论着什么,我和别的老同事轻声打招呼,一边走到角落站着不去打扰他。

      他看到我,点了点头:“来啦,财务部给你结算完工资并打进你的卡里了,你的东西我也帮你收拾好了。”

      说着,他指了指我原来那张办公桌上的一个纸箱,没等我回话,便转头跟同事继续讨论。

      我有些无奈,走过去抱起那个轻飘飘的纸箱,又走到高阳身边,说:“昨天晚上我……”

      他摆手打断我,平静地说:“阿东,不用解释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事情已经到了这地步再解释也没什么意义。”

      说完那几句话之后,他又回过头去忙他的。

      我愕然,说不出话来,忽然间觉得这个从高中认识到现在的好朋友,好像有些陌生,还有一种让我难受的距离感。

      他不想听我的解释,无非是因为对我太失望。

      我一阵黯然,在办公室里曾经那些老同事的异样目光中,抱着纸箱默默走出办公室。

      在楼下的花圃边,我拿出香烟狠狠抽着,刚才对苏雯的那种兴奋早已灰飞云散,只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重感情,不论是亲情还是爱情还是友情。

      但如今,我在上海最好的朋友之一,却让我感觉到了间隙。

      这都是拜苏雯所赐。

      我一定要拿下那个单子,狠狠地羞辱她。

      随便找了点东西吃过午餐之后,我没有像从前那样漫无目的地游荡,更没有去那个曾经让我流连忘返的小酒吧,而是抱着纸箱回到租住破旧小屋,拿出从道尔公司拿回来的资料仔细翻阅,又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关于智能家居的资料。

      我这才发现,道尔竟然是一家华人创立的外企,总部在美国,虽然在美国的家居行业里只能算中游水平,但这家企业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

      创始人姓苏,原本是一名木匠,在一百多年前的赴美华工血泪史中活了下来,也在美国西部大开发中发现机遇,从一家木器店做起,后来成立道尔家居公司,专营家具家居。

      又在科技发展的潮流中涉足电子自动化领域,并成立了自己的实验室,从最初的生产门窗桌椅茶几,重心渐渐转移到智能领域。

      随着国内环境越来越好,道尔家居一方面看到了中国的巨大市场,一方面想落叶归根,所以在两年前低价收购了国内两家濒临倒闭的工厂,并在上海成立道尔公司,开始中国市场的业务。

      美国道尔的董事长和几个高层都是华人,也都姓苏,上海道尔的总经理就是苏雯,由此看来,她就是那个姓苏的老木匠的后人,说不上出身名门,但绝对是富二代。

      至于苏雯的简历,在道尔公司的资料里只能看到寥寥数语,美国长大,三年前获得美国斯坦福大学经济学PHD学位,后回到家族企业,进入中国市场的发展战略就是她提出并一手推动的。

      我不知道那PHD学位到底是什么,但应该很牛逼,总之苏雯不只是个漂亮的花瓶,还是个才女。

      就是不知道她有没有嫁人,或者有没有男朋友。

      可以想象,不是一般人能做苏雯的男朋友。

      至少我不敢奢想。

      花了一个下午和一个晚上的时间来钻研智能家居,第二天一早我穿上自以为最干净整齐的衬衫西裤,来到道尔公司开始上班。

      从人事部补齐资料,再到销售部报道并安排座位,期间我没有看到苏雯。

      销售部没有举行什么欢迎仪式,经理只是带我来到昨天那个办公区,简单地说了句“这位是新员工程东”,指了指我的座位,然后转头离去。

      在办公区里的十几道异样的目光中,我看到了昨天那个被苏雅骂哭的女孩,和我的办公桌相邻。

      她站起来对我甜甜一笑,伸出手说:“你好,我叫李明月,昨天的事谢谢你了。”

      我和她轻轻握了握手,说:“不客气,我叫程东,那个单子怎么样了?”

      她黯然低头:“我刚才打电话给客户,他叫我去他办公室或者一起去吃饭再谈,我拒绝了他,然后就挂掉电话,没戏了。”

      第五章 底层混的人

      李明月长得不算很漂亮,但贵在自然,仅仅画了眉毛和涂了淡淡的口红之外,脸上没有其他粉黛,显得清秀婉约,而且身材也不错。

      可以说,李明月不惊艳,却很耐看,尤其是笑容很甜。

      那个在上海拥有400平米别墅的客户,有钱的程度自不用说,平时肯定不缺女人,偏偏看上她这种小家碧玉,显然是好良家这一口。

      说完那句“没戏了”之后,便坐在电脑前摆弄着鼠标,看起来有些黯然,也没有太大热情跟我讨论那个单子。

      我没有觉得意外,更不会因此怪她,毕竟对她来说,就算我阻止了苏雯取消订单,这个单子她也拿不下,也不会认为我能帮她起死回天,除非她愿意陪客户睡。

      或许,对她来说这事不过是少了一万五的提成而已,但对我来说,意义却远不是一万五能衡量的。

      “你还想要那个单子吗?”我突然问。

      李明月转过头,感激地说:“谢谢你的好意,但我不会再赔客户去吃饭的,更不会陪他……”

      我打断她:“这些都不用,你只要把客户信息和相关资料都给我就行了,我自己去谈。”

      她静静看着我,片刻后点头:“你QQ号码多少?我把资料发给你。”

      李明月的销售工作做得很用心,除了公司的产品方案之外,她还把所有能搜集到的客户资料,以及竞争对手的资料都详细地记录下来。

      拿到资料后我不再跟她废话,只是仔细地看她记下的每一条信息。

      资料显示,在一起竞争这个单子的几家公司中,不论是设计方案还是产品本身质量,亦或是价格,道尔都占有一定优势,而且客户很喜欢道尔公司的方案,也在口头上答应了让道尔来做,只不过是想趁机睡个良家女孩而已。

      李明月陪客户吃饭那晚已经被灌醉了,后来被匆匆赶去的同事带回来,结果可想而知,客户很不爽。

      到了这地步,其实我也没有信心,但我必须得试一试。

      接近中午的时候,我起身往外走,想找个没人的地方打电话给客户。

      “程东。”李明月突然喊了我一声。

      “刚才我心情不太好,可能对你有些冷淡,对不起。”

      她脸色惭愧,顿了一下接着说道:“公司里都在传,说你是为了追求苏总才跟她打赌,我不知道你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但还是要再次谢谢你。

      “另外,今天早上苏总告诉我,只要我不做傻事,依然可以去跟那个单子,但我决定不跟了,所以,我帮不了你,抱歉。如果你真的拿下了那个单子,那双份的提成都归你吧。”

      我无所谓地笑笑:“没事,我自己去谈就行了,至于提成,说好了一人一份。”

      看得出李明月不是那种脑残的女孩,不会因为我昨天替她说话而对我感激涕零,她有自己的思想和认知,除了对我表达应有的感谢之外,并没有任何盲目的崇拜,也没有主动帮我。

      昨天我算不上什么英雄救美,倒是对苏雯说的那些露骨的话,在道尔公司的人看来,我只是个贪图他们苏总美色的下三滥而已,难怪今天没遇到什么好脸色,除了李明月之外,其他同事压根就没跟我打招呼。

      看来,苏雯在员工心目中形象不错,李明月不帮我,无非是在帮她而已。

      李明月的那个客户叫黄仁东,五十出头,在上海开有一家做医疗器械的公司,其他地区的产业未知,老婆是上海一家医院的领导,黄仁东的生意能做大,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老婆。

      我来到公司外的楼梯间,抽了几口烟才拨通黄仁东的电话。

      电话里他打招呼的声音很客气,也显得很稳重。

      我不卑不亢地说:“您好黄总,我叫程东,是道尔家居的业务代表,这次打电话给您,主要是想告诉您,我们公司已经为您安排好了所有产品和施工团队,想知道您大概什么时候方便签一下合同?”

      “这事不是小李跟的吗?怎么换人了?你让她来跟我谈,另外你告诉她,没有足够诚意的话就算了,我手头还有好几家公司的方案,不缺你们一家。”

      冷冷地说完这番话,他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恼火地骂了几句,说什么卵诚意,不就是想让人陪睡而已。

      看来,电话谈是不可能的了,只有去找他当面谈。

      用所谓的真诚也好,死皮赖脸地磨也好,只要还有一线希望我就得努力争取。

      吃过午饭,下午上班时间一到,我来到了黄仁东那家医疗器械公司,在装饰豪华的前台对一个长相普通的接待报上姓名来历要见黄仁东。

      但接待打了一个电话之后,就说他们老板不会见我的,让我不要来了。

      我也不气馁,就坐在前台对面的会客沙发上等着。

      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应该是前台跟黄仁东说我一直在等,然后他终于愿意见我了。

      我一边重温早已准备好的说辞,推开门,礼貌地对黄仁东打了声招呼,趁机打量这个好色之徒。

      出乎意外的是,他并不是那种肥头大耳或秃顶的老头,反倒长得高大方正,若不是早就知道他的为人的话,根本看不出他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黄仁东也打量了我几眼,却没有请我落座,而是突然不屑地笑了笑,说:“你以为,死皮赖脸地守在外面,我就会被你的诚心所打动?”

      我一愣,没想到他会这么直接地嘲笑我,说不出半句早已准备好的说辞。

      “呵呵,你这种在底层混的人,脸皮比树皮还厚,我见多了,让你进来只是想明确告诉你,别浪费时间了,要么让李明月来谈,要么就别来烦我了,滚吧。”

      他靠在宽大的真皮座椅上,脸上仍带着那抹讥讽的笑容望着我。

      我很想冲上去捶他那张可憎的面目,但最终还是强忍着怒气,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

      做业务几年,经常会遇到冷言冷语的受气情况,但我从来没有被人这么直接羞辱过,换做以前早就动手了,但如今,这个单子对我来说意义非凡,不能在没有彻底失败的时候就跟黄仁东闹翻。

      一直回到公司楼下,我脑海中仍然回响着黄仁东那几个字:“你这种在底层混的人……”

      望着高耸入云在阳光下璀璨耀眼的云贸大厦,望着街上穿梭不止的车辆,望着衣着光鲜的人群,我忽然又有那种浓浓的悲哀,觉得自己真的很悲哀。

      一无所有。

      就算把黄仁东打一顿,就算不再跟苏雯打赌,离开道尔公司之后,我还不是一样要去找一份在底层混的工作,一样要为了生活为了金钱卑躬屈膝?

      黄仁东说得没错,我只是一个在底层混的人而已,穷屌丝一个。

          还妄想让苏雯陪一晚,打她几炮?

      呵呵。

      我落寞地坐在大楼下面的台阶上,拿出香烟点燃,狠狠地抽着。

      抽了一根又一根香烟,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7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想起身的时候,听到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音传来,转头一看,苏雯正从大楼里走出来。依然是冷艳的高跟鞋,圣洁的白衬衫,高傲的红唇,目不斜视地向包括我在内的屌丝说明,我配不上她。

      被挫败的自尊心驱使下,我转过头不去看她。

      但,她却在我身边停了下来。

      看了一眼我脚底的几根烟头,冷冷地问:“碰壁了?”

      我耸耸肩:“不劳苏总费心。”

      “算了吧,那个单子你搞不定的,别自讨苦吃了。”

      “客户没跟别的公司签约之前,就还有希望,苏总不要太自以为是了。”

      苏雯漠然地看着我,片刻后又问:“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么执着地想要赢?就因为那天我误会你,害你没了工作,所以你要报复我,羞辱我?如果真是那样的话,我只能说,我从来没见过一个心胸如此狭窄的男人。”

      听到她的话,我没有生气,因为我感觉自己已经有些麻木了。

      我也没有告诉她,报复她羞辱她的原因,并不是因为工作丢了,而是因为她的出现,让我本来很操蛋的生活,变得更加操蛋。也没有告诉她,执着地想要赢并不是想睡她,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雪影小说] 回复数字73,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只是想找回那个迷失的自我而已。我依然用放浪不羁的眼神看着她,说:“苏总你想多了,我只是想打一炮,尝尝鲜而已。”“那你继续。”苏雯转过身,头也不回地走向停在大厦外的一辆白色的保时捷帕拉梅拉。看着那辆至少一百多万的豪车绝尘而去,我狠狠扔掉烟头站起身。

      我不想在底层混一辈子。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8-12-27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