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可爱的珍

    时间:2019-01-06
    几个月前某天,由于有一批货要赶交,晚上睡得不好。起床时,我妻祖儿还在睡.,她已有八个月身孕。一早回厂,写字楼还未上班,但自从上手秘书走了后,叁个多星期啦,还未有新人上班,只好自己处理好桌上文件,再到厂房巡视。  

    九时正,人事部主任和一位年约二十,一头长髮,样貌有点儿像光月夜也的女孩进来,说是给我当秘书。当时我也没有甚麽感觉,只知道她名钟珍,便吩咐她做日常工作,便外出接生意。  

    那天,因为下雨,所以没有外出午膳,只叫珍在午饭后买叁文治给我。但奇妙的事情发生了,珍由于没有雨伞,回来时把白色衬衫弄湿了,我办公室的泠气很大,她送叁文治进来时,可看见她那泠硬了,粉红色的乳头。  

    结婚前我跟祖儿每星期最少做叁次爱,现在祖儿有孕,我没发洩叁个多月啦,潜伏体内的兽性开始发作了,珍看见我定眼看她的胸部,脸马上红起来,放下叁文治便逃也似的出去了。于是我便开始留意珍啦,更订下一套猎珍计划,嚐一嚐这个长腿秘书的滋味,她是处女吗?  

    我先打电话告诉祖儿今晚有应酬,由于这就是我日常的工作,所以祖儿早以习以为常。接着通知珍今晚加班。待晚上八时下班便驾车送她回家,并在她的家附近一起用膳,知道她家庭环境不大好,双亲和她工作,供一间居屋外,还有一个正在念预科的妹妹,家庭担子很重,而且未有男朋友。她亦知道我已婚,太太有孕。经过几次这样的相处,她开始跟我熟络起来。  

    星期天,有外国客户来港,我和她一起接机,那时机场还在九龙城,把客人安顿好便和她在九龙城吃泰国菜,可能食物太辣,她也喝了不少啤酒,面上白裡透红,十分诱人。  

    我看她有八分醉意,便结帐送她回家,我的车泊在机场富豪酒店的停车场,一上车,她便倒在我肩膀上,闻着她那种少女独有的体香,加上我送给她的”毒药”香水味,令我那久未嚐肉味的兄弟不禁硬起来,但理智告诉我时候未到,当我想替她扣安全带时,看到她那双又白又长的腿,不禁一手拥着她,一手抚摸她的腿,而她只懂得发出一些无意识的说话,我的胆子更大了,把手转向抚摸那丰满的双乳,感觉告诉我她是处女,处女的乳房是软中带实的,我更朝她那迷人的朱唇吻下去,她竟然连接吻也不懂,更肯定百份之百是个未经人事的原装货。  



    我一再考虑下,如果她是处女,在这情形下佔有她,后果可能很严重,而且她不清醒,我亦不能享受她那活色生香的情趣。最后决定送她回家,在途中,她亦渐渐清醒过来,不知道她是醉还是知悉刚发生的事而害羞,一直是面色红红,而且低下头来不说话。直到她下车时才低声说:「谢谢您,韩先生…」  
    回到家中,洗澡时才发现唇上有珍的唇膏印,幸好祖儿早就睡了,否则……  
    第二天返工珍对我的态度明显比前亲切得多啦,可能她以为我不是一个乘人之危的人,对我放鬆了防范。这样我的计划又进了一步。  
    半个月后,祖儿回娘家待产,我把家中电话飞线至手提电话,便可夜夜笙歌。  
    某星期天,一早探过祖儿便约珍午饭,那天珍穿了一件紧身T恤,一条牛仔短裙,那美好的身段和那双长腿,令所有的男人都对她注视一番。  
    我对珍说胃痛,想吃粥,所以和她到圣地牙哥酒店楼下那粥店,吃到差不多时,我对她说胃更痛了,叫她自己回家,我暂不能驾车,要开一间房间休息一会,珍陪我到房间门口,我把开门磁咭交给她,托她给我买一点药回来。  
    这酒店是专给人偷情用的,四星级,大堂设备不错,珍一点也没有怀疑,不一会便回来了,她开门时我只脱剩内裤躲在被内呻吟,她服侍我吃药时我故意不小心把水倒在她身上,她立刻跳起来一看,看见我的衬衫便拿到浴室更换,我偷看到她出来时只穿着我的衬衣,连短裙都没有穿,我知道只要她的衫未乾,她都不能离开啦,所以我继续装睡。  

    珍换了衣服便坐在沙发看电视,谁知这酒店放的都是A片,我看见她不时偷看我是否醒了,一面聚精会神地看电视,我看准时机,把被子踢开,露出一个撑得高高的帐篷,不一会,她偷看我时吓了一跳,可能怕我着凉,便过来给的盖被,我乘她不留意,一手把她拉下来,再翻身把她压着,她的一双长腿打开,我那愤怒的兄弟已经指着她的妹妹,隔着两层内裤,她仍然感觉到我兄弟的威力,由于她不停地挣扎,我被她胸前的两团软肉磨得不亦乐乎,可知她刚才连胸围也换下来,真是天助我也,我立刻用嘴把她的双唇封着,一边把舌头伸进她口中,发挥我的挑逗之吻,一边吸吮她带香味的口涎,一隻手把她搂住,另一隻手把衬衣的钮扣打开,她在叁面受敌的情况下,显得不知所措,只好把仍自由的左手按着我进攻她胸部的手,我乘她一分心,立刻趁势把她的舌头吸进我口中,再用腰力把兄弟作圆形的鑽磨,不消一分钟,龟头就感到有点湿润传来,我更加把劲推进一吋,她可能怕我鑽穿两条内裤,马上把抵抗解钮扣的手伸下来推我,但刚碰到我那火热的兄弟便缩手了,我亦老实不客气,佔领了她的高山啦 
    我在她措手不及时控製了她上中下叁个要点,用搂着她的手把她缩回的手握住,然后慢慢爱抚她那雪白的高峰,太伟大啦,估计最少有36D,我并不急于攀到峰顶,只在山坡上留连,享受她的表情,她的战慄,每当我的手指接近山顶时,她都不期然发出一些「唔~ 唔~~」的鼻音,我就是爱欣赏女人这样子,我把口放开,只见她一面喘气,一面说:「韩生,不可以这样做…不…」「 呀!」  
    我趁这时,五指就进驻达山顶啦,我用叁隻手指,轻柔地抚弄她那硬了起来的樱桃,更不时用指肚擦那顶尖,她的乳房真是极品,白裡透红的竹荀形,依稀可见一些青筋,乳晕很大,乳头却只有黄豆般大少,由于两者都是浅玫瑰色,所以不是近看,几乎看不到乳头。我用口含着她的乳头,再用舌头围着那发硬的乳头打转,更不时加一点力吸吮,她已经全身发软,口中发出「嗯~ 啊~~」的声音,而手亦不再挣扎,反而改为搂抱着我,我趁她不在意,把手慢慢往下移,到达那只有稀疏毛髮的山溪,触手一片湿漉漉,就像沼泽地带的泥泞,湿中带黏稠,我把弄湿的手指轻抚她那微突的阴核,她像触电般跳起来,再而全身收紧,只见她闪上的眼睛流出几滴唳水,口中轻呼:「呀 ~~~ 啊啊啊 ~~~~~~~~」  
    接着全身放鬆,太敏感啦,这麽快便到高潮。在她叁魂唔见左七魄的时候,我轻轻地把她和我的底裤脱掉,再紧紧把她拥抱着,手在她背部轻抚,令她在失神时感到安全和我的爱。  
    不一会她清醒过来,脸红红的一脸窘意,低声对我说:「韩生… …我要回去了……」  
    我立刻把她抱在胸膛,跟她说:「要叫我老公,才有得商量。」  
    只见她连额头也红起来,用小得如同蚊叫的声音说:「老公……」  
    我一边抚摸她的双乳 ,一边说:「珍,现在我要履行老公的义务囉。」  
    她听了马上挣扎想下床,我立刻低头吸吮她的乳头,那是她的死穴,果然她软下来啦,我一边打开她的长腿,一边用龟头磨擦她的阴核,她见兵临城下,肯定逃不了的,只有面红红,气喘喘地对我说:「韩生…老公…我…我…第一次,温柔些……」  
    我放开她的乳头,轻吻她的香唇,对她说:「放鬆下来,不要怕,我会慢慢来的。」  
    我先轻吻她的耳背,偶尔把舌头伸进她的耳朵内撩拨,令她不停地呻吟,接着把她反过来,拨起那头长髮,轻吻她白白的颈项,双手在她胸前不停地搓揉,舌头沿着她的嵴骨轻轻抚下去,经过之处,都令她一跳一跳起来,当吻至股沟时,她本能地收缩起来,并且叫起来:「呀…不要…吻那儿…呀…髒死了…」  
    可是我已经把头鑽进她两条又白又长的腿间,伸长舌头在她的肛门和会阴间来回扫动,令她更大声地呻吟起来,鼻子传来一阵阵少女独有的,腥中带香的味道,眼前是一幅未经开闢的处女地,整齐得只有一条小小的粉红色的间隙,露出两片小巧的小阴唇,就像一朵含苞待放的玫瑰花,而花蜜亦清晰可见,源源不绝地流出来。  
    我不禁贪婪地吸吮她这处女最后的香蜜,还把舌头伸进花瓣内,更围绕着她那充血的阴核撩拨,没几下,她的双手把我的头按实,又把双腿夹起来,这次因为双耳被她的腿夹着,听不到她的叫声,不过舌头可感到她的花瓣在不停地收缩,直至她放鬆了,我才可以透一口气,在她再一次失神的时候,我爬上去搂住她,把龟头推进入花瓣内小许,这真是一件难事,那热呼呼,湿漉漉的花瓣,把我的龟头紧紧地包住。  
    我连忙摄定心神,提肛吸气,低头对珍说:「老婆,舒服吗?爱我吗?」  
    珍搂着我道:「老公,舒服死啦,我爱您……呀…!痛…痛死我啦…!」  
    我趁她说话时长驱直进,藉着她的花蜜润滑,轻易穿过那处女膜,但由于她痛得厉害,阴道立即收缩,我只能进入叁份之二,便给她锁着了,啊 ! 老天呀 ! 我已有四个多月没有发射啦 ! 现在给她的又紧又热又湿的阴道锁着,真是一触即发啦……  
    没多久,珍吸一大口气,然后下定决心对我说:「来吧 !」  
    我便轻轻向后退出小许,再推进多小小,如是者经过将五分钟,终于全部进入珍的体内.我不想给珍知道我快不行了,便停下来对她说:「珍,还痛吗?」  
    珍含羞摇头说:「不是很痛,但胀得很难受。」  
    我轻吻她说:「那我这次快一点,下次再慢慢来吧!」  
    珍把我搂得更紧,羞道:「谁跟您来第二次,大坏蛋。」  
    「给我插着,还敢乱说话,不怕我插着您不放吗? 今天安全吗?」  
    「不知道,大坏蛋 !」  
    跟她说话时,我的敏感期过了,于是我便开始动起来,而珍亦开始呻吟起来,二十吋的腰肢还会随着我的进攻而抛动,一双美乳更上下波动,我由慢而快的抽动,龟头感觉到她花瓣裡的残馀处女膜正给我磨平,在狠插二百多下后「喔~~啊~~啊~~好~好像赖尿啦~~和外面不一样 喔~~要尿啦呀~~老公…呀~~尿出来啦~~喔~~啊~啊」  
    在她最后一声的呻吟中,她的内部高潮因为勐烈的传过了她全身,一波波的快感让她全身伸展开来,她紧紧的搂抱着我不让我动,而她的子宫和阴道在强烈地收缩,我再也忍不住,暴胀的兄弟喷射出一股又一股精华,真畅快,而珍只懂得喘息着接受我的子孙进入她的身体,接着便搂在一起睡着了。 
    甜梦中,给床边的电话叫醒,管房部问是否加钟,我吩咐要过夜,并请代购一百支粉红玫瑰,红酒和烛光晚餐,待通知送上。回头看珍,可能刚破身,再加上叁次高潮,精神放鬆了很多,睡得像个婴儿,我把电影关了,到浴室洗澡,把那刚为了饱餐一顿而弄緻血迹斑斑的兄弟清洗一番,看见珍挂起的胸围,原来是36E的波霸,我把她的T恤和胸围,跟我的衬衫全部放进浴缸用水浸住。  
    回到房中,点起一支香烟,坐在床边欣赏珍的身体,刚才太急进啦,眼睛错过了的,现在补偿,她一手放在枕头下,一手放在胸前,侧身而睡,所有的重点刚好看不见,但诱惑性更高,单看她那浑圆的臀部和那修长的美腿,股沟还看到我留下的子孙和她的处女血。可惜没有带数码相机,否则可永留纪念,她那条纯白色的丝质内裤跌在床边,我拾起来替她轻轻揩擦刚开苞的花瓣,把我们结合的证据留下来作纪念,  
    睡回床上,珍转醒了,我立刻装睡,偷看她的情况,珍最初不知身在何处,一脸茫然,接着看到我便面红起来,她看见我还未睡醒,便像我刚才那样看我的身体,当她看见我那睡着的兄弟时,更好奇地用手抚摸一下,她看着我的兄弟在她的手中慢慢充血长大,吓得差点叫起来,我再也忍不住笑了,她马上扑上来乱打我的胸膛,我把她拥入怀裡,边吻边给她看那条内裤:「珍,喜欢吗?」  
    她又是一场乱打,然后挣脱我跑进浴室,一进浴室便听到她惨叫起来,我连忙跟进去,看见她指着浴缸的衣服,说:「我穿甚麽回家?」  
    我从后把好的腰搂住,在她耳边说:「明天才回去吧!」  
    她娇嗔道:「大坏蛋,早有预谋!」接着把我推出去。  
    我把大毛巾围上,再緻电管房部把食物送上来,开了音乐,点上烛光,把花藏在椅后,十分钟后,珍裹着大毛巾出来了,我先搂抱着她,把大毛巾拉下来,和她一边热吻,一边赤裸裸地共舞,慢慢跳至餐桌旁,搂在一起坐在椅上,把花送络她,她双眼闪出泪光,把的抱在她胸前,跟我说:「老公,从来没有人比您对我更好,我愿做您的小老婆,直至您不要我。」  
    我听后二话不说便吸吮起她的乳头,她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呀~~还在痛,怎麽办啦~~~」  
    看见好不知所措的样子,令我又怜又爱,给她倒了一柸红酒,对她说:「给你补充失血……」  
    女人真奇怪,只要跟您有了关係,便不再害羞啦,她把酒一口一口地哺给我喝,又把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喂给我吃,待我吃饱了她才吃。  
    我提醒她打电话回家,她告诉妹妹 她在长洲BBQ,今晚不回家,我在她讲电话时,含着她的乳尖,令她想叫又不敢叫,真有趣。她躺在我怀内,细诉她的家事,她中学毕业后转读商科,并同时进修德语,日语,第一份工做了半年,为逃避老闆性骚扰而转工,结果失身在我这大坏蛋手裡,我听后不禁大笑起来,令我想起年多前在惠州的往事( 下一个故事 )。  
    我答应她供她的小妹唸大学,令她情不自禁地送上香吻,我的兄弟又蠢蠢欲动了,但她说还很痛,我便教她用口,她含羞地把我的小兄弟放进口中,我兄弟不算长,只有六吋多,但龟头很大,( 所以我祖儿叫我做大头仔 ),她怕咬到我,把她的樱桃小咀尽量打开,努力地一上一下的活动,香舌不停地捲住我的兄弟,老实说,给我的享受不是太高,但看见她那全力以赴,口涎不停地流出的样子,真令我感到她对我的爱,半小时后,我看见她太辛苦啦,而我亦未能发射,便叫她停下来,看见她那不服气的样子,真令我又爱又怜,今天我也付出不少体力,所以搂住她便沉沉睡着了。  
    睡了不知多久,小兄弟传来阵阵快感,( 朦胧中我以为祖儿在替我用口解决,但祖儿在怀孕七个多月时,一次替我口交后,呕吐了很久,所以我不忍她受苦,甯愿自己忍住.) 一看是珍正用口替我的小兄弟服务,这次她进步多了,连我的两粒睾丸也不放过,没多久,我便在她的口中发射了,她竟然像祖儿那样把我的精华原全吞下去,接着她告诉我,她在我睡着时开电视,从那AV片中学习如何用口替我服务,原来她看见那些AV女优都是把精华吞下去,她便照办煮碗,我心裡不禁多谢上天对我的优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