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人妻牌坊——我和人妻的故事 ( 第一季大結局) 作者:cc魔魚

    时间:2019-03-12
    人妻牌坊——我和人妻的故事


    作者:cc魔魚
    2019-2-23 發表


                          第一章 訂婚夜第一次操屄

        很早就像寫這篇文章了,可是總是以各種理由推脫自己,所以一直在腦海中,
    而沒有落到筆上。

        喜歡看黃色的小說,但發覺現在好的小說真的太說了,許多就是從頭幹到尾,
    開篇就上床了,不喜歡這樣的,可能是自己年紀大了吧。

        以前喜歡看小電影,色情圖片,都是硬硬的,可現在許多影片和圖片已經刺
    激不到自己了,而一些帶有情節的卻讓自己欲罷不能。

        我叫範天寶,算起來現在已經是一個中年男人,但這些都是好多年的事情了,
    那時候我還不到30多歲,正算得上是青壯年。

        我的文化不高,可自己還算聰明,在加上面貌長得忠厚老實,雖然不是那種
    英俊帥氣形的,但給人一種成熟穩重的感覺,應該是少婦比較喜歡的類型。

        我身高將近180公分,體格有些壯,但不是很粗狂的那種,雖然不進行什
    麼健身鍛煉,但是還是比較勻稱。

        我最開始是個貨運司機,不是那種跑長線的,而是在市內在商場內跑運輸的,
    每天事情不多。大多時候都是下午3點以後才會忙碌起來,平時沒事情的時候大
    家就聚在一起打牌,聊天,吃肉串。由於那時候大家都沒有結婚,所以也根本沒
    有考慮到存錢什麼的,基本是賺一分錢花一分錢。

        我們8個在一個車隊,車隊的大哥叫翔哥,翔哥比我們大幾歲。由於翔哥家
    是農村的,所以結婚比較早,在這8個人中就翔哥結婚了,不過由於翔哥還在城
    里沒有買房子,所以翔哥的老婆沒有跟來,翔哥就在單位旁邊租了一個房子,和
    其他六個一起住。

        我雖然家里不是市里的,但也算是這個城市的,家在城郊,那時候這個城市
    還不大,所以從我們工作的單位到家里不算太遠,並且我們都是送完貨就可以將
    車開回家,也不必非要開回單位,我大多都是回家睡覺的。

        那年我26歲,在現在來看是很年輕的,但在相對落後的城郊的村落中,老
    人們還是秉持著早成家早立業的思想,所以父母已經給我物色了我們村里一個叫
    周紅的女孩子。我們是一個村的,並且家里也不遠,周紅長得不是很漂亮,身材
    倒是很健碩,在女人中可以算上一個和我在男人中差不多級別的了。

        我其實不喜歡這樣的女孩,我喜歡那種纖小的,瘦弱一些的,稍微有骨感的
    女孩,看電影中的AV女郎,我覺得那樣的幹起來才舒服,而這種和自己一樣重
    量級的,在做愛的時候也不知道是她幹我還是我幹她,在相親的時候看著對面的
    女孩,我甚至想到了我們在床上翻滾的情景,並且我也想到了一個問題,我們的
    床得需要多結實啊,才能禁得住我們兩個這樣撲騰。想想不禁自己笑了出來。

        女孩看我笑了,可能以為我相中了她,不禁也沖我一笑,這一笑可嚇得我趕
    緊將頭轉了過去,媒人看到了女孩的笑容,就攛掇我父母說女孩家生活條件好,
    就這麼一個女孩,以後如果拆遷了這房子就都是他們小兩口的。

        其實我感覺到我父母對於女孩也不是很滿意,不過最主要的是女孩家陪嫁的
    不少,並且要的彩禮是很少的。這是我父母最心動的地方,我家里就我和妹妹,
    但並不富裕,所以能有個這樣要彩禮不多的婚禮,並且女方家還可以,我的父母
    是心動了,他們怕我在外面跑野了以後找不到老婆。

        我那時候也沒有多少主張,畢竟自己才工作2年,周邊全是老爺們,接觸女
    孩的機會也不多,況且村里那些和我差不多年紀的孩子都快上學了,有些女孩的
    孩子已經上了小學。

        周紅雖然比我小三歲,但在村里也成了大姑娘,所以媒人覺得我們兩個最合
    適。想想自己26了還沒有處過對象,自己每天還是靠手淫打發自己的荷爾蒙,
    隨意也順從了家里,同意了婚事。

        在我們那,過完了彩禮基本就等同於結婚了,女孩就可以到男方家里去住了。

        我家有兩個院子,原來的一個院子一直出租,我結婚了,父母也將院子收了
    回來,收拾了一下,就當我們婚房了。

        記得那天將親友都送走後,晚上的時候母親就讓我們兩個到旁邊的院子里去
    住。我們兩個都有些不好意思,但母親說這是遲早的事情,我其實也有些小興奮,
    不知道周紅是否同意留下來住,畢竟她家到我家也就10分鐘走路的路程,如果
    她不同意,我會送她回去的。

        但周紅似乎並沒有走的意思,於是我們在母親的慫恿下到了自己的小院子中,
    插了門,進屋後周紅特意將房門也插上了。

        我問她插這個幹什麼呀,還怕來小偷啊,再說晚上上廁所多不方便啊。那時
    候我家的廁所還在院子里,在屋子里面還沒有衛生間。

        她臉一紅,這讓瞬間明白了。我把她拉進屋,抱著她就放到了炕上。

        看我猴急的樣子她說道:“你猴急什麼啊,現在才幾點啊,咱們現在就滅了
    燈,讓外邊的人多笑話。在說咱們就是過了彩禮,還沒辦喜事呢!我只答應和你
    住到一起,可沒答應和你那個”

        “那個是哪個”我反問道。

        “流氓,不和你說了”

        由於喝了不少酒,我也有點醉,但可能我的酒量天生就不錯,或者是因為我
    的體格好,對酒精的抵抗能力強,所以我只是有些微醉,但還算清醒,這時候我
    的膽子也大了,不像媒人剛介紹那陣,在過彩禮錢我最多的就是拉過幾次她的手,
    一起看過電影,連親嘴都沒親過,更別提上床了。

        仗著酒勁,我抱著她說,“我要和你親嘴,要和你操屄,要和你生孩子。”

        她聽了我的話,一個勁的將我向外推開,我哪能讓她推開,雖然在女人中她
    算比較健碩的,但在我的面前還是毫無縛雞之力。

        轉瞬間我就將她壓在了炕上,開始在她的臉上親吻,試圖要親到她的嘴上,
    可她拼命的抵抗,將臉轉向不同的方向,但我的嘴還是很快的親到了她的嘴上,
    她緊閉著嘴不肯張開。

        我繃著他的嘴拼命的啃咬,終於她慢慢的張開了嘴,我的舌頭一下子鉆進了
    她的口中,她也不再拒絕了,我的舌頭在她的口中遊蕩,沒有經驗,我也不知道
    該如何接吻。就裹著她的舌頭,忽然發覺她的舌頭好甜,不是糖的那種甜味,是
    一種很清新的甜味。

        親吻了一會,她似乎也開始動了情,我感覺到她的身上開始劇烈的發熱,我
    的身上也發熱,呼吸開始急促起來。

        我將手伸進了她的衣服,第一次抓住了她的乳房,這兩個碩大的乳房,後來
    在和其他女孩對比的時候我才發覺,她的乳房的確是大,和俄羅斯的女人差不多,
    我這大手都幾乎不能完全握住。

        由於是第一次抓住這麼碩大的乳房,我不禁把我不好力度,用的力可能大了
    點,她發出疼痛的感覺,將我的手拉了出來,這時候我們也結束了親吻,我壓在
    她的身上,我們面對面的看著,已經能感覺出彼此炙熱的呼吸了。

        這時候她問我:“你知道咋整嗎?”

        “我說我也不知道啊,我就是在小電影上看過操屄,但自己沒操過,就是自
    己擼過。”這時候我問了一個很傻的問題。

        “你操過嗎?”

        “她顯然有些生氣了,掙紮著要起來,我哪能讓她起來。這時候我也發覺自
    己說錯話了,女孩子及時是妓女,也不願意讓別人問這樣的事情。但當時我知道,
    只要我讓她起來了,那麼這一晚,甚至到辦喜事前我都別想能操她了。”

        “我錯了,對不起。我趕緊認錯。”

        她停止了掙紮,“我連那種小電影都沒看過,我只是聽我閨蜜說第一次很疼
    的,她和她老公第一次後就疼了好幾天,後來她對那事情都恐懼了。不過我表姐
    說那事情要幹好了可得勁了,可舒服了,所以我不知道到該聽哪個的了。”

        “咱倆嘗試一下不就知道了嗎?”

        “那咋嘗試啊?”周紅傻傻的問。

        “我脫光了,你也脫光了,然後咱們進被窩,和小電影中一樣,我的雞巴插
    到你尿尿的屄里,我看電影上都是那樣的。”

        “我以前看過一次我爹撒尿,那玩意那麼粗,插到我那里不得疼死,我不幹”

        “你還看過你爹的呢,大不大,粗不粗”我問道。

        “不知道,我就看過我爹的,其他的男人的沒看過。”

        “那你看看我的,和你爹的比怎麼樣?”說完我就把褲子直接脫了,漏出已
    經完全勃起的陰莖。”

        “看到我脫褲子,周紅轉過頭不敢看,見她不敢看,我拿起她的手放到了我
    的陰莖上。她最開始有些瑟瑟的不敢摸,可真正摸上後才敢回過頭來看我在手中
    的陰莖。”

        “你的咋是這麼硬呢?我那次看我爹的是軟的,比你的細很多,還比你的短,
    你這大家夥不更疼,我不幹,這要是插我那里不得疼死我。”

        說完周紅羞澀的鉆進了被窩里,背對著我。

        我也鉆進被窩,在被窩中開始慢慢解開她的衣服,她也沒有拒絕,一會功夫
    就將她拖得只剩下褲頭了,當我要脫褲頭的時候她拉著褲頭說什麼也不讓脫。我
    只好從後面抱著她,將褲頭拉下一些,讓陰莖從後面頂住她的屁股,努力想讓陰
    莖進入她的兩腿之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