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周末晚上搞了一个寂寞少妇

    时间:2019-03-12
    张幼斌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竟然有一天会决定到酒吧去应聘一个服务员。
      他从十岁起加入血色佣兵团,做了十四年的佣兵、杀手,掌握技能无数,回国后却因为没有文凭,连一份正经工作都找不到。
      此刻的他,正坐在燕京的一家酒吧内,酒吧里灯光昏暗、紫醉金迷,周遭尽是趁着夜色出来放纵的男女,而他自己,则坐在酒吧的吧台前,手里举着一杯最廉价的啤酒,心中犹豫着,是否要向酒吧内的人开口,询问一下关于是否还招服务员的事情。
      毕竟,让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兵王,主动开口去问这种事情,他的脸上多少有些过不去。
      但是,自己离开血色佣兵团的时候,几乎是净身出户,这也就意味着,他如果不尽快找一份工作,不但将居无定所,连果腹都成了问题。
      舞池之中,一双眼睛一直盯着张幼斌的侧脸看个不停,张幼斌看了对方一眼,一个女人,二十三四岁的女人,容貌美艳,而且穿着极为美丽,正在舞池之中骚动的扭个不停,双眼微红,带着几分迷醉,想必喝了不少酒,将寻欢的对象,锁定在了高大帅气的张幼斌身上。
      张幼斌苦笑一声,若是平时,自己必然不会拒绝这种直白的暗示,冲上去说两句,然后直接将其带走,开个房间一夜欢愉之后再一拍两散。
      但是,现在的自己,哪还有钱去开房,自己连今晚该住在哪里都不知道。
      喝了几杯廉价啤酒,张幼斌站起身来,迈步走进卫生间,而此时,舞池里那个醉醺醺的女人竟然也跟着他走了过来。
      就在张幼斌刚刚进了卫生间,还没来得及关门的时候,那女人推门而入,一见张幼斌,便扑进他的怀里,浑身酒气,在他耳边厮磨道:“帅哥,你也一个人,我也一个人,今晚你就带我走吧。”
      张幼斌苦笑一声,这女人确实醉了,而且,看样子,她不是头一次来这种地方寻找刺激,她那灵巧的小舌,甚至在说话间轻轻点上了自己的耳垂,这几乎在瞬间就让他有些把持不住。
      这样的挑逗对张幼斌来说并不陌生,相反,他还深谙此道,只是,自己就算把这女人带走,又能带到哪里去呢?
      此时,那个喝醉的女人也感觉到张幼斌的身体慢慢起了变化,当即娇喘一声,俯下 身跪在了地板上,极为主动的伸手解开了张幼斌的腰带与拉链。
      随着女人含糊不清的一声呜咽,张幼斌只觉得瞬间被她的动作引燃,这时候他再也把持不住,一个念头萌生出来:干脆直接在这里把这个女人就地正法!
      反正是一夜 情,只要能搞,在哪里搞都一样。
      随即,张幼斌将那女人搀扶起来,让她趴在盥洗台上,自己顺手便掀开了女人超短的裙摆,那女人一看如此,心中自然清楚张幼斌的意图,媚眼含丝的看着张幼斌,昏呼呼的说道:“在这里做的话,一定更刺激!”
      张幼斌已经伸手将女人的丁字内衣褪下,将自己空空如野的钱包掏了出来,随后又从钱包的一个隔层中,取出了一枚安全套。
      这是张幼斌长久以来随身的标准配置,每去一个地方,他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艳 遇。
      就在张幼斌正准备将提枪上马之际,卫生间的门忽然响了起来,敲门声很是急促,瞬间让张幼斌打了一个激灵。
      张幼斌暗叹一声,稍微清醒了些许,心知一场战斗至少半小时起步,有人敲门,自己很难在这里解决,只能悻悻的穿好裤子,又将那女人的裙摆拉了下来,随即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绝美的女人,此刻正是一脸焦急,眼看张幼斌出来,正想进去,却忽见里面有一个趴在盥洗台上的女人,那女人姿势让人浮想连绵,而且穿着无比暴露,最要命是,那超短的裙摆只拉下一半。
      醉醺醺的女人此刻有些心急,晕晕乎乎的催了一句:“帅哥,赶紧进来嘛,人家等不及了……”
      话音一落,敲门的绝美女人顿时便一脸愤怒的看着张幼斌,正想质问,张幼斌急忙走进去,将那喝醉了的女人搀扶出来,一脸严肃的说道:“这位小姐,你喝多了,来,我送你出去。”
      “人家不要出去,人家想要你……”喝醉了的女人嘴里还在撒娇抱怨,张幼斌却顾不得这些,急忙将她从卫生间里搀扶出来,送回了舞池旁边的座位上。
      随后,张幼斌自己逃回到吧台前,端起自己的啤酒杯,郁闷的灌了一大口。
      “真他娘的晦气,没钱,连送上门的女人都搞不上手!”
      以前的张幼斌纵意花丛,哪遇到过这么憋屈的事情,心里感觉备受刺激,刚才一直拉不下脸来询问酒吧招聘的事情,现在已经把脸面抛到脑后,对吧台里面一个十八岁上下的男服务员说道:“小兄弟,你们这里还招服务生吗?”
      男服务员诧异的看了张幼斌一眼,不知道这个打扮光鲜、身着一身名牌的男人为什么要询问关于招聘服务生的事情,但他还是非常客气的说道:“你好先生,我们这里招服务生。”
      张幼斌急忙问他:“你看我行吗?”
      第二章 忍辱负重
      男孩不好意思的说:“这个我做不了主,等我们老板过来,你可以跟她谈一下。”
      “好的。”张幼斌点了点头,道:“待会你们老板来了的话,还麻烦你帮我引荐一下。”
      几分钟后,一个女人快步走进吧台,站在吧台里的男孩急忙开口道:“嫣姐,这位先生想应聘咱们店里的服务员。”
      张幼斌一听这话,急忙转头看去,心情顿时郁闷到了极点。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酒吧的老板,竟然就是刚才在卫生间坏了自己好事的那个绝色美女。
      陈嫣也没想到,刚才那个在自己店里非礼女客人的臭流氓非但没有逃走,反而还跑过来要应聘自己店里的服务员……
      四目相对,陈嫣用极其愠怒与鄙视的眼神盯着张幼斌,让他浑身不自在。
      不过,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再加上吧台吊灯的映衬,张幼斌也有机会真正看清这个女人的容貌,心中不禁暗叹,这女人无论是容貌还是气质,都完美的让人挑不出毛病,娇美的面容、完美高挑的身材、曼妙多姿的曲线以及优雅大方的气质,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
      听说张幼斌要应聘服务员,陈嫣表情中带着一丝冷笑,开始打量起他来。
      张幼斌本人的外在条件不差,一米八五的个头、健硕无比的身材,五官有棱有角,硬朗之中带着几分帅气与邪气,完全是可以让美女眼前一亮的类型。
      只是,陈嫣在看张幼斌的时候,并没有眼前一亮,相反,她此刻对张幼斌格外反感。
      陈嫣心中本就非常恼火,自己刚到酒吧,准备先去趟卫生间,却发现一对男女正准备在自己酒吧的卫生间里干那种事情,而且,从那女人称呼他“帅哥”这一个细节上,她就知道,这两人并不认识,很可能是那种一 夜情。
      而且,那个女人明显已经喝醉了,这也让陈嫣本能的以为,张幼斌是趁人之危,故此,她对张幼斌非常反感。
      更让陈嫣没想到的是,这个男人非但没有离开,反而还要应聘自己店里的服务员,简直无耻至极!
      而且,陈嫣看到张幼斌上身穿着淡蓝色的阿玛尼衬衣、下 身穿着黑色范思哲修身西裤,手腕上的百达翡丽限量表至少值七位数,这样的一身装扮,来应聘服务员?他的动机一定有问题!
      张幼斌见陈嫣的眼睛正看着自己手腕上的表,当下也有些尴尬,这表确实值很多钱,但这是自己大哥送给自己的礼物,哪怕穷到没钱吃饭,张幼斌也不会动卖表的心思。
      在彼此沉默了半晌之后,陈嫣决定弄清楚这个男人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于是她看着张幼斌,冷冷问道:“你为什么要来我这里做服务员?”
      张幼斌虽是尴尬,但既然已经开了口,又见到了酒吧老板,自己也就豁出去了,点头说道:“我刚到燕京,没有工作,也没地方落脚,所以想知道你这里还招不招人。”
      “招人。”陈嫣冷冷的吐出两个字,随即,又补充了一句:“但是不招禽兽!”
      张幼斌一听这话,就知道她因为刚才的事情对自己很有成见,便耐下心来解释道:“刚才的事儿,你应该是误会了。”
      陈嫣伸手打断了张幼斌的解释,依旧是一副冰冷无比的表情说道:“我相信我的眼睛。”
      张幼斌心中不禁有些窝火,这个极品老板娘确实有够冷傲,也不弄清楚事情真相就在这里针对自己,明明是刚才那个喝醉了的女人勾 引自己,自己怎么就沦为禽兽了?
      于是,张幼斌语气不善的冷哼一声,道:“相信自己的眼睛又如何?知不知道有一个成语叫做一叶障目?”
      “你说什么?”陈嫣火气瞬间就起来了,脱口道:“刚才我要不是一直在敲门,恐怕你已经在我的店里把我的客人给侵犯了,还跑来说我一叶障目?我长这么大,还从未见过你这样不要脸的男人!”
      张幼斌表情也逐渐冷峻起来,淡淡道:“无论我之前和那个女客人发生了什么,都是我跟她两个人的事情,你情我愿,我想也不需要第三方来干涉,我现在只是想应聘一个服务生的工作而已,你要是觉得我可以,那我们就谈一谈工作和待遇方面的事情;要是觉得我不行,直接给句痛快话,我现在立马走人。”
      陈嫣看着张幼斌,心中开始揣测,这个人明显不缺钱,还跑来应聘服务员,究竟是什么居心?
      稍稍迟疑了片刻,陈嫣心里不由自主的,将他与那些追求她的那无聊公子哥归类到了一起。
      这也不怪陈嫣自作多情,只是这样的事情她经历过太多次。
      就在前两天,她刚赶走了一个服务员,那个服务员便如张幼斌一样,年少多金,假惺惺的告诉自己是想来体验生活,但是刚做了没几天,就语言轻佻的向自己表白,那人,与现在的张幼斌看起来如出一辙!
      想到这里,她对张幼斌的反感又多了几分。
      不过,她心中忽然想恶心一下张幼斌,表情也逐渐缓和下来,冷笑道:“我们这里每天下午四点上班,凌晨两点下班,特殊情况也有可能延长,平时没有节假日,你觉得如何?”
      陈嫣说的这些都是在故意刁难张幼斌,在她看来,每天工作十个小时,没有节假日,这样的苛刻条件,就算真想应聘服务生的人都不会答应,更不用说张幼斌这种公子哥了。
      可是,出乎陈嫣预料的是,张幼斌一点都不在意工作时间的问题,只是问道:“那待遇方面呢?”
      “待遇?”陈嫣,心中更是轻蔑,暗忖道:“你一身穿着打扮就得过百万,还跟我聊服务生的待遇?演戏演的还真是投入!”
      随即,陈嫣淡然道:“每月底薪3000,奖金另算。”
      关于待遇,张幼斌在意的不是薪资,而是能否提供一个住的地方,于是他便问道:“那你这里包吃住吗?”
      这一问,让陈嫣彻底摸不着头脑,心道:“包吃住?难道你想住我的员工宿舍?不用下那么大的功夫吧?就你这样的,能吃的了那份苦?”
      想到这里,陈嫣开口道:“我们有职工宿舍,但是宿舍条件比较一般,房间里是上下铺,现在还空一个床位。”
      “那就好。”张幼斌松了口气,问道:“那我从今天开始上班?”
      “什么?你来真的?”陈嫣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看着张幼斌,她本以为这家伙是故意套近乎混个眼熟或者要个电话号码就会走,没想到他却是一副铁了心要做这份工作的模样。
      随即,陈嫣心中很是鄙夷的想着:既然你自己求虐,那我便成全你,不把你虐到自己主动滚蛋,我就不叫陈嫣!
      打定主意后,陈嫣开口道:“如果你想干的话,今天就开始上班。”
      张幼斌心下一喜,便道:“那好,以后便请你多关照了。”
      说罢,向着她伸出右手,道:“你好,我叫张幼斌。”
      陈嫣站起身来,摆摆手道:“我没兴趣知道你叫什么。”
      第三章 死磕到底
      面对如此心高气傲的老板娘,张幼斌的心里也很是憋屈,若不是自己惹祸杀了铁血佣兵团老大保罗的亲弟弟,引得对方悬赏千万美元来买自己的人头,大哥雷鸣也不会将自己赶出来,而自己也不用跑来一个小酒吧受这份窝囊气。
      铁血佣兵团虽然综合实力排名世界第一,但对于以中东为据点的“血色”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大问题,雷鸣本人也并不将保罗放在心上,但这一次非要将张幼斌赶走,其真正的原因只是希望张幼斌能够脱离这个充满杀戮的圈子。
      张幼斌也知道雷鸣的真实用意,心中也非常感激,所以,当雷鸣让张幼斌的七妹将存有自己多年任务所得的银行卡转交给自己时,张幼斌只对七妹说了一句话:“我张幼斌这条命是他给的,他给的命,我带走;他给的钱,我不要。”
      随后,张幼斌用仅有的一点现金订了一张回燕京的机票,落地之后,将身上的美金换成人民币仅剩下不到一千块了。
      几天之内,仅有的现金也所剩无几,无奈之下,张幼斌才沦落到了想要到酒吧来打工的地步,一想起那个令人头大的冷艳老板娘,张幼斌心中哀叹一声,这时,酒吧里那个男服务员递过来一身制服,腼腆的对张幼斌说道:“大哥,嫣姐让你换上这身衣服。”
      张幼斌轻轻点了点头,接过那身衣服,开口问道:“哪里能换衣服?”
      男孩指了指后面的一条通道:“后面有一个员工休息室。”
      张幼斌站起身来,道了声谢,迈步走到了酒吧后面的员工休息室门前。
      也是心中窝火的缘故,张幼斌也忘了敲门,直接一把将门推开,他本以为,现在酒吧正是最忙的时候,员工休息室内应该不会有人,但是,却没想到自己一进门,映入眼帘的,竟然是一对完美无比的身影!
      此刻,一个女人正背对着门,躬下 身子向下褪掉自己身上的百褶裙,此刻百褶裙已经被她褪到脚踝处!
      也正是张幼斌这一推门,那正在脱裙子的女人吓了一跳,她尖叫一声,急忙将褪下的百褶裙仓促的提了上来,随后转过身,一脸怒火的看着张幼斌,四目相对,张幼斌脑子里瞬间只有一个:自己这份工作,还没开始,怕就是要结束了……
      因为,此刻用吃人目光怒视着自己的女人,正是这酒吧的老板娘陈嫣。
      陈嫣简直快将肺气炸了!她没想到,自己正在换衣服的时候,那个令她无比厌恶的张幼斌竟然推门而入!
      陈嫣本来还在想着,以后该用什么样的办法好好折磨折磨这个人面兽心、不怀好意的男人,但是,没想到一转眼,自己就在他的面前吃了个天大的亏!
      自己长这么大,什么时候被男人看到过自己如此样子?一想到自己的刚才几乎是完全暴露在张幼斌的面前,陈嫣就气的浑身上下直哆嗦!
      暴怒的陈嫣死死盯着张幼斌,咬牙喝道:“谁让你进来的?”
      张幼斌一脸无辜的举起手上的衣服,道:“我来换下制服。”
      “为什么不敲门!”陈嫣几乎暴走。
      张幼斌略带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我以为上班时间,员工休息室里应该不会有人。”
      “你不懂基本的礼数吗?”陈嫣暴跳如雷,浑身颤抖着呵斥道:“就算没人,你也不能推门就进吧?你要不要脸?怎么能这么没素质?”
      张幼斌不禁皱了皱眉,他也看出这女老板一直瞧自己不顺眼,现在不过是被自己看了而已,更何况还穿着衣服,又没有实质性的损失,现在却一副自己好像把她给上了一样的表现,完全是在借题发挥。
      所以,张幼斌被她这副颐指气使的态度弄的恼火不堪,脱口道:“关于没敲门的事情,我已经道过谦了,你如果还不满意,那我也没有办法。”说着,一脸淡然的说道:“还请你先出去一下,我把衣服换了赶紧去上班。”
      “出去换!”陈嫣几乎脱口而出。
      张幼斌撇了撇嘴,道:“外面七八个女服务员,你让我去哪里换?”
      陈嫣冷哼一声,道:“怕什么?就当是让大家免费参观了。”
      张幼斌微微一笑,道:“外面人太多,不太合适,既然如此,就便宜你了。”
      说完这话,张幼斌右手便开始伸手解自己的衬衣扣子又将裤子的扣子以及拉链拉开。
      陈嫣没想到张幼斌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就这么直接脱衣服,顿时惊呼一声,怒喝道:“臭流氓,你在干什么?出去换!”
      张幼斌手上动作不停,裤子已经掉落脚踝,衬衣的扣子也已经全部被自己解开,随即,他一边将衬衣脱下,一边淡然说道:“你要是看得惯,你就免费看看,你要是看不惯,可以自己出去。”
      对陈嫣的态度,张幼斌已经不再恼火,自己如果真火了,甩手就可以走人,有手有脚哪里不能混口饭吃?
      但是,如果就这么走了,实在是太不符合自己的性格,所以,张幼斌下定决心,不管这娘们如何对自己,但只要她没把自己赶走,那自己就跟她死磕到底!
      第四章 挡箭牌
      陈嫣此刻气的乱颤,她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了,但依旧是个大姑娘,哪里见过男人当面脱衣服!
      更何况,她从一开始对张幼斌就没有好印象,经过这连续的几件事,此刻更是反感的不得了,真是恨不得现在就把他赶走算了。
      可她刚想开口,一抬头,却发现此刻的张幼斌浑身上下仅剩下一条裤衩……
      张幼斌穿着衣服的时候,身材只是看着非常匀称,但看不出肌肉,陈嫣没想到,张幼斌脱下衣服之后,身上的肌肉竟然如此强壮。
      陈嫣甚至没想过,一个男人的身材竟然可以如此完美,浑身的肌肉线条充满了力量感,多一分会显得累赘,少一分又会显得不足。
      最让她诧异的,是张幼斌那满身的疤痕,她不禁在心底问自己:“正常人身体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疤痕?这家伙到底是做什么的?”
      错愕间,陈嫣竟然忘了发火,眼睛如同定住了一般,看着张幼斌的躯体一眨不眨。
      张幼斌没在意她的眼神,大大方方的脱下衣服,又大摇大摆的将服务员的制服换上,随后才发现,这制服比自己的身材整整小了一号!
      眼看着短了一截的裤腿和袖口,张幼斌略有不满的问道:“老板,这衣服不太合身吧?”
      陈嫣这才从刚才的错愕中回过神来,眼见张幼斌脸上竟然还带着几分不满,不禁冷哼一声,道:“店里目前只有这个尺码的制服,你凑合穿吧。”
      “妈的…”张幼斌心中暗道:“你尽管得瑟,反正老子现在有的是时间,看谁耗得过谁!”
      想到这里,张幼斌眉头舒展开来,冲陈嫣挑了挑眉,轻笑道:“老板,要是没别的事情,我就先去工作了。”
      眼看张幼斌出了门,陈嫣心中一阵突突,脑海里依旧是张幼斌那副令人呼吸急促的身体,随即,陈嫣立刻骂自己没出息,对那个张幼斌,自己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折磨他,好报了今日的新仇旧恨!
      穿着小一号的制服,让张幼斌整个人略显有一些滑稽,酒吧里的女客人们见了他无不抿嘴偷笑。
      这一个晚上,张幼斌就成了店里女客人调侃的对象,好不容易苦苦挨过了第一个晚上,张幼斌迫不及待的将衣服换了回来。
      找到正在吧台算账的陈嫣,张幼斌开口问道:“老板,店里安排住宿的地方在哪?”
      陈嫣头也不抬,招呼道:“小波,来一下。”
      那个十八岁上下的男服务员快步跑了过来,憨厚一笑,问道:“嫣姐,有什么吩咐?”
      陈嫣手指着张幼斌,对小波说道:“你带他回宿舍,以后他就睡你上铺。”
      “好嘞。”叫小波的男孩点了点头,看着张幼斌笑道:“大哥,我带你去宿舍吧。”
      “多谢你了。”张幼斌点了点头,跟随着小波走出了酒吧。
      张幼斌虽然杀人无数,但在平时并没有表现出他性格中冷酷的一面,反而一反常态的和小波套起了近乎。
      从小波的口中得知,他和酒吧里其他的服务员都是燕京大学的学生,暑假在这是打工,是为了赚些钱贴补下一年的学费。
      张幼斌点头一笑,赞叹道:“燕京大学,不错,有出息。”
      小波不好意思的笑道:“嫣姐也是燕大研究生刚毕业的,是我们的学姐。”
      张幼斌暗自乍舌,没想到陈嫣竟然还是燕大的研究生,看着可是一点都不像。
      “你们那个老板平时是不是都特别冷淡?”张幼斌想起那张冷艳的面孔,不禁问道。
      “可不是,嫣姐人特别好,平时对我们几个也都特别照顾,人很好说话,张哥你是因为刚来,慢慢你就知道了。”
      张幼斌眉头一蹙,见小波并不是在开玩笑,心里不禁暗骂:“老子还以为那个臭娘们跟谁都是一副冷傲无比的模样,没想到这只是针对自己。”
      酒吧的员工宿舍在距离酒吧不远的一条巷子中,陈嫣租下了四合院中的两个房间,大些的做女生宿舍,小些的做男生宿舍,整个酒吧里,男性服务员只有两个,也就是张幼斌与小波,正好房间里有一个上下铺,所以这个住宿条件对张幼斌来说已经算是不错了。
      张幼斌的生活永远是艰苦与奢侈并存,执行任务时,他甚至生吃过各种动物来充饥、风餐露宿,但平时,他却一直追求最好的生活品质,所以,无论是艰苦还是奢侈,他都有着极好的适应能力。
      ……
      回国的第一个晚上,张幼斌睡的还算踏实,清晨六点钟,他习惯的从床上爬起来,简单洗漱一番之后,一直习惯了晨练的他一下变的很不适应,没有了强力器械可用的他只感觉浑身上下一股不自在,只好绕着酒吧附近连续跑了三个小时。
      正当张幼斌准备往回走的时候,一张熟悉的面孔迎面走了过来,正是酒吧的那个冷面女老板,陈嫣。
      虽然刚刚认识不过一天,张幼斌却知道这娘们对自己有点成见,所以他并不想跟陈嫣碰面,正想转过身去装没看到,没想到陈嫣却看见了他。
      这时,陈嫣快走两步追上张幼斌,一反常态,满是亲切的对他叫嚷道:“张幼斌,人家都等你半天了,你怎么才来!”
      张幼斌一时甚至没反应过来,指着自己的鼻子,有些诧异的问道:“你在叫我?”
      陈嫣没理会他的诧异,跑过来亲昵揽住他的胳膊,撒娇道:“都说了让你早点过来,你还迟到这么久,不知道人家等你等的着急吗?”
      张幼斌下巴都快掉了下来,刚想问陈嫣这是怎么个意思,却感觉到陈嫣身后不远的一名男子传来的阵阵寒意,此时那男子正愤怒的看着张幼斌和陈嫣二人,拳头攥的咯咯响。
      这种眼神,张幼斌见过太多了,心里顿时明白过来,敢情陈嫣是把自己拿来做挡箭牌了。
      于是,张幼斌压低声音说道:“我还有事,你要是想让我帮你甩掉那个男人,就麻烦快点行吗?”
      第五章 飙车
      陈嫣没想到张幼斌竟然这么快就看了出来,俏脸微红,低声道:“我的车在停车场,你和我一块过去,然后你去哪我再送你。”说完拉着张幼斌的胳膊往停车场走去。
      张幼斌无奈,只好跟着陈嫣快步来到停车场,那名男子竟然也跟了过来,陈嫣打开她一辆奔驰SLK350的车门,对张幼斌道:“快进去。”
      张幼斌只能坐进了副驾驶,陈嫣飞快的钻进汽车,点火发动,将车开出了停车场,身后一辆宝马M6紧紧跟随,开车的,正是刚才那个男人。
      “你去哪?”陈嫣问道。
      “火车站。”
      “你去那干嘛?”
      “我找工作之前,把行李寄存在那了。”
      陈嫣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随即,看到后视镜里紧跟不舍的宝马M6,不禁骂道:“这个混蛋,真不知道他到底要跟到什么时候!”
      张幼斌看着那指针还没到30的时速表,撇嘴一笑,道:“就你这个速度,估计是甩不掉他了,更何况,人家那车两百多万,你这车不到一百万,差距太大。”
      陈嫣用力砸了下方向盘:“你净说废话!大街上这么多车,我倒是想开快呢,总不能飞吧?”
      张幼斌耸了耸肩膀,心道:能不能甩掉他是你自己的事,你只要把我送到火车站就行了,毕竟坐陈嫣的车,比坐地铁、挤公交舒服的多,于是他便不再说话,躺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
      陈嫣也感觉到自己的车速过慢,根本不可能甩掉后面那辆M6,迟疑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对张幼斌说道:“要不你来开?”
      张幼斌眯起眼睛,看了看一脸着急的陈嫣,淡然一笑,道:“不好意思,我不想开。”
      陈嫣眼看张幼斌懒洋洋的样子,心里气得要死,咬了咬牙,忍着气道:“你如果能甩掉他,中午我请你吃饭!”
      张幼斌挑了挑眉,微微一笑,道:“开是可以开,但我这个人开车没有谱,只要你接的起罚单就行。”
      陈嫣一阵好笑,脱口道:“罚单不过几千块钱的事,只要能甩掉他就行,来吧!”说着将汽车靠边停下,身后五六米左右的宝马M6也跟着停了下来。
      张幼斌坐起身来,看着陈嫣道:“你过来,我过去。”
      陈嫣想也没想便弓起身子,张幼斌灵巧的从陈嫣的身下穿过,两人的不可避免的发生了小小摩擦,颇有些撩人的意味,而那一丝淡雅的清香钻进张幼斌的鼻子,让他不禁自言自语道:“有品味。”
      坐在副驾驶上的陈嫣并没有听清楚他话的内容,便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张幼斌摸了摸方向盘,撒谎道:“我说我好久没开车了,今天正好过过瘾。”
      陈嫣皱起眉头,道:“骗子,刚才你好像只说了三个字。”
      张幼斌哈哈一笑,挂上前进挡,开口道:“爱信不信,坐好了!”
      话音刚落这辆SLK350便被张幼斌一脚油门踩了出去。
      陈嫣被张幼斌一脚地板油给吓了一跳,汽车猛然加速,如离弦的箭一般冲了出去。
      陈嫣还没有脱离刚才起步时巨大的推背感,张幼斌又将车强行超过一辆公交车,陈嫣被晃的左右摇摆,急忙抓住扶手,失声叫道:“你疯了?开这么快干嘛!”
      张幼斌挑了挑眉,笑道:“是你让我开快点的。”
      说着,张幼斌指向后视镜,笑道:“你看,那家伙也跟上来了。”
      陈嫣定睛一眼,果然不假!
      张幼斌刚才这么猛的起步,还是没能把那辆宝马M6甩掉,他现在就跟在自己身后十米左右的位置。
      张幼斌看了陈嫣一眼,笑道:“坐稳了,我跟他好好玩玩!”
      陈嫣急忙点了点头,双手牢牢抓住上方的扶手。
      做完这一切,陈嫣闭上眼睛,美丽的脸庞被极其可爱的皱成一团,咬着牙道:“我准备好了!”
      张幼斌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不过是开快车而已,还没那么夸张,你可千万别闭眼,好好欣赏下周围的风景,非常刺激。”
      陈嫣像个孩子一样,忽然睁开眼睛,忽闪着问道:“真的?”
      张幼斌笑道:“当然,我总不会把咱俩都害死,你老老实实的坐稳就行!”
      话音刚落汽车引擎发出一阵猛兽一般的轰鸣,陈嫣明显感觉到了汽车在骤然加速时产生的震动,下一秒,汽车便如子弹一般飞快的穿梭在三环主路上。
      眼看张幼斌加速,后面那辆宝马M6毫不迟疑,立刻开启运动模式,当街爆发出一阵轰鸣,速度陡然再次提升一个档次,疯狂追来。
      若这是一条赛道,张幼斌开着这辆载着两个人的SLK,就算累死也跑不过那辆赛车级的宝马M6,毕竟性能差了太多,但是,在这车流不息的三环主路上,那就是另外一种情况了!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4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张幼斌开车最大的特点是胆子极大,他能够敏锐的感觉到车辆的状态,路况的状态,以及对下一步路线做出精确计算和把握,有时候两车之间的距离看似很窄,窄到一般司机根本不敢钻入,但是,在张幼斌看来,只要能进去,就一定不会犹豫。
      这时候,拼的就是经验与胆量!
      此时,超车道与行车道各有一辆汽车正在匀速并进,中间留出的缝隙,在陈嫣看来根本不足以完成超车,但是,张幼斌却速度不减,直奔着那狭窄的缝隙冲去。
      陈嫣吓的花容失色,脱口喊道:“快停下,你会追尾的!”
      “追尾?”张幼刚冷笑一声,随即将车速再提高了些许,淡然道:“你放心,这个距离足够超车!”
      说罢,张幼斌猛打方向。
      后面的宝马M6此刻也已经逼近,眼看张幼斌驾车直冲前面的狭窄间隙,驾驶员惊呼一声,骂道:“妈的,这个家伙真是找死!”
      说罢,松开油门,略微踩了刹车,他可不想在张幼斌追尾的时候也跟着撞上去。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张幼刚将车速提高到了一百五十公里,猛然一个加速,竟然稳稳当当的从那看似不可能穿过的狭窄缝隙中穿插了过去!陈嫣这才刚刚松了一口气,篇幅有限 关注徽信公众号[红衣文学] 回复数字44,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后面的宝马M6暂时已经看不见影子,却不料,刚完成超车的张幼斌不但没有减速,反而继续加速,在川流不息的车流之中,如同灵巧的蛇,快速而又精准的不断蛇形穿梭。“一百八十公里,你开得太快了,快停下!”花容失色的陈嫣,在车内大声叫嚷起来。
      张幼斌镇定自若,毫不在意的说道:“这个速度只是刚刚好。”
      此时,宝马M6的司机恼火异常,因为自己的略一犹豫,被SLK甩得越来越远了!


    [ 此貼被萌新瑟瑟发抖在2019-03-11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