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操了像A片女主角的嫂子

    时间:2019-03-15
    原本,在加班之前我已经跟嫂子打过电话,因为要赶一个策划方案,估计又要到凌晨才能回家了。
      但没想到方案比我想象的完成速度要快的多,我在十点半之前顺利赶回了家。
      当我拿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客厅灯已经关了。
      我原本以为嫂子睡觉了,可黑暗中我却听到嫂子的房间传来隐隐的怪异的声音。
      灯光透过她房间门底的缝隙穿出一丝光亮,却让我浑身一震。
      听嫂子的声音,好像在……
      我心里既诧异又带一丝兴奋,下意识的垫着脚,一步步的靠近了周婷的房间。
      来到她房间门口,里面的声音更清晰了,还可听到嫂子的娇喘和极为销魂的声音,这让我不自主的有了反应。
      我今年24,嫂子周婷比我大五岁,她曾经是江海市艺术学院的高材生,主修舞蹈,无论身材和相貌都属于一流,以前我哥在的时候,我有时候晚上睡觉还会梦到周婷,就更别提我哥失踪之后了。
      虽然我心里对嫂子有过不止一次的遐想,甚至经常在自己的春梦里梦到她,但是她毕竟是我的嫂子。
      我尊敬她如同尊敬我的亲哥。
      实际上我从来她没想过要和她发生点什么,然而现在房间里传来的一阵阵的声音却让我一时热血沸腾,脑子也懵了,不知道要做些什么,还是什么也不做,回自己的房间。
      不过出于本能反应,我还是不由自主的慢慢拧动门把手,想要一窥究竟。
      咔嚓。
      门没锁,很轻易的打开了,令我激动万分。
      当我推开一条缝隙,眼睛顺着缝隙往里看的时候,我看到了让我终生难忘的一幕。
      嫂子浑身只有下身穿着少许,正躺在床上张开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正对着房门,用手不断的抚摸着两团饱满的雪峰。
      我一时间血脉喷张,身体也瞬间有了感觉。
      没想到嫂子一个人居然玩的这么嗨,可想而知在我哥失踪的这段期间,她是多么的空虚和寂寞。
      此时的嫂子依然娇喘不停,仰起雪颈,俏脸绯红,紧咬红唇,口中不断喊着我的名字。
      于此同时,她手中的动作也开始加剧。
      躺在床上那具完美的胴体,显得更加银迷火辣,因出汗散发着无比诱人的光泽,让我忍不住有种想要冲进去将其正法的强烈冲动。
      第二章不过关键时刻,我的脑子还算比较清静,一咬牙,赶紧关上房门,遏制了自己猥琐贪婪的想法。
      我回到房间,扔下公文包,给自己倒了杯水大口的喝着,喘着粗气。
      虽然我哥失踪了三年,但她毕竟是我嫂子,我怎么能有这么龌蹉的想法,想要对我的嫂子下手呢?
      而且我有女朋友,我女朋友叫韩琳,虽然异地相隔,但是我们的感情一直保持的很好,除了每天必要的短信和电话问候,有时在深夜的时候还会视频通话,以达到精神上的共鸣和满足。
      我怎么能有对不起韩琳的念头呢?
      想到这,我忍不住拿出手机,有些迫不及待的拿出手机想要和韩琳视频聊天。
      结果提示关机,我想大概这个点韩琳已经睡了吧。
      我躺在床上,心里有些空虚和难受。
      心想,如果韩琳就在自己身边,和我一起在江海市打工,那该多好。
      可惜这事根本不可能发生。韩琳在家乡青州市一家国企上班,不可能为了我辞掉朝九晚五,薪资福利都很不错的工作。
      而我之所来江海市,也是为了和嫂子一起找我哥。据警察调查得知,我哥最后失踪的几天,就待在江海市。
      所以我们就是想在这座巨大的城市希望能找到我哥的踪迹。
      可三年过去了,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带着内心的空虚和对我哥的想念,我闭上眼睛休息了。
      第二天一早,我起床的时候,嫂子已经做好了早餐,见我起来,不由微笑道:“小辰,起来了呀。去刷牙洗脸,跟嫂子一块吃早饭。”
      嫂子恢复了平日的温柔和贤淑。她今天穿了一套黑色的OL职业装,完美玲珑的曲线体现的玲离尽致,胸前的丰满将衣服高高撑起,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裂衣而出。
      芊细的柳腰,被一步裙紧紧包裹的浑圆翘臀,及裙下一双裹着黑色的修长美腿,让我不自禁的再次想起了昨晚的情景。
      我点了点头,躲避她的视线后,急忙转身进入洗手间。
      吃饭的时候,嫂子就问我:“小辰,你昨晚什么时候回来的,我12点多睡也没听到你回来的动静呀!”
      “嗯,我一点半才回来。”我有些心虚的回答,不敢看她的眼睛。
      嫂子用温柔的目光看着我:“怪不得。不过你也别太累了,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
      她说着给我递过一碗盛好的稀饭,我接过也没说谢谢便开始狼吞虎咽。
      不过一想到昨晚嫂子在房间的场景,不禁有些脸红。
      吃完早饭,我推出那辆破旧的二手电瓶车送嫂子去公司。
      嫂子在一家贸易公司当会计,离我的公司不远,只隔了两条街。
      没想到嫂子今天坚持自己开,让我坐在后面,微笑着说道:“你昨晚回来那么晚,一定没睡好。你就坐在我后面好了,我来载你。”
      在嫂子面前,我没有反抗的权利。
      上路的时候,我坐在嫂子后面,双手没地方放,便反抓住身后的后尾箱。
      由于电瓶车不大,我只能贴着她的身体坐着,闻到嫂子身上的幽香,感受到丰臀的饱满柔软,我不自主的又想到昨晚的场景,身体马上就有了反应。
      周婷似乎感受到了异样,她没说话,臀部稍微往前挪了挪。
      可车子就这么小,再怎么挪也只能腾出一两公分的空间。
      这时我发现她脸都红了,一直红到耳根。
      不过周婷没再挪动,一直红着脸将电瓶车开到公司。
      我俩分开后,再次接到嫂子的电话是在中午,电话那头的她语气还带着一丝哽咽:“小辰,能不能跟嫂子一起吃个饭,我有话跟你说。”
      我愣了一下,赶紧说道:“嫂子,你怎么了,你是不是哭了?”
      “等见了面再说吧。”
      十五分钟后,我们在我公司附近一家餐馆见面。
      周婷坐在我对面,眼圈有些红,低着头不说话。
      我看着有些不忍,忍不住问道:“嫂子,你是不是想我哥了?”
      周婷默认的点了点头:“你说梁军为什么这么狠心,才结婚不到半年他就一声不响的消失了,这时间一晃就是三年,让你和我为了寻找他吃尽了苦头。还害的我被公司的人欺负,如果你爸妈还在世的话,一定会替我狠狠骂他一顿的。”
      我愣了一下,急忙问道:“你被谁欺负了?”
      “我们公司的财务主管,最近在办公室经常用语言调戏我,我虽然心里有些不舒服,但他毕竟是主管,想想忍忍就过去了,便懒得理他。没想到今天上午,趁着办公室没人,他居然对我动起手来,还摸我的屁股,要不是我跑的快,恐怕……已经被他得逞了!”周婷眼圈一红,声音又哽咽起来。
      顿时我心中一股热血上涌,大怒道:“那王八蛋叫什么名字,你告诉我,我去收拾他!”
      “小辰,别冲动。他是公司副总的亲戚,有权有势,咱得罪不起。我想好了,如果他再这样,大不了我不干了,重新换一份工作。”周婷擦了擦眼泪,说道。
      我叹了口气,有些疼惜的说道:“嫂子,让你受委屈了。如果那家伙再欺负你,你告诉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我哥曾经在部队当了五年兵,回来后我跟我哥也学了不少本事,我心里想好了,那财务主管要是再敢对周婷动手动脚,我非打的他连爸妈都认不出他。
      我俩草草吃了一顿饭,便各自回公司。
      下午下班的时候我给周婷打了个电话,准备接她。
      “小辰,估计是上午得罪了王胖子,他故意为难我,让我今晚把这个月公司的成本核算连夜赶出来,明天一早交给他。”
      “这个卑鄙小人,我看你不要干了。”我有些恼火的说道。
      “算了,再忍忍吧,我下午跟他说了,他要是再敢对我无礼,我打电话向总公司告发他。”周婷说道。
      “公司还有别的同事加班吗?”我有些担心的问道。
      “有两个同事,而且王胖子已经下班了,所以你不用担心。”
      我松了口气,又嘱咐了两句才挂了电话。
      我回家自己煮了面吃了,跟韩琳通过电话,躺在床上玩手机。
      不知不觉时间已经来到晚上10点半,可周婷还没回来。
      我皱了皱眉,马上给她打了个电话。
      结果电话那头的提示音是:“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我心里顿时生起了不妙的预感。
      二话不说立即出门,骑上电瓶车赶往嫂子的公司。
      当赶到的时候已经是11点10分了,他们公司的大门是敞开的,办公区灯开着却一个人没有。
      财务部的办公室在里面,当我径直走向嫂子办公室的时候,便听到里面传来了惊叫和救命声。
      是嫂子的声音!
      我心中大惊,二话不说快步冲向财务部,然后猛然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
      当看到办公室里的情景,一股热血瞬间涌向脑袋,让我不自禁的握紧拳头,面目狰狞起来。
      只见一个身穿西装的肥胖中年正将嫂子按在桌子上,还扣住她的手,使她动弹不得。
      此时嫂子脸上挂着泪,面色通红,拼命挣扎却根本无济于事。
      而她的领口已经被扯开了,紫色的文胸也被拨到下面,两只白花花的玉兔就这么暴露在空气中,随着她的挣扎还在晃动。
      我的突然闯入让二人震惊不已,下意识的停止了动作。
      原本王胖子猥锁的笑脸显得有些僵硬,而反应过来的周婷却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你特么是谁,深更半夜闯入我们公司想做什么?”王胖子看到我这个闯入者不但丝毫不担心,反而严厉的责问起来。
      “我是你大爷!”我一声怒吼扑了上去。
      王胖子吓了一跳,赶忙松开嫂子想要招架我,却被我又快又狠的一拳击中面部。
      王胖子一个趔趄摔在椅子上,连人带椅子一并摔倒在地,鼻子还流出了鲜血。
      我顺势扑上去,一脚踹在他肚子上,让王胖子忍不住惨叫起来。
      紧接着,我坐到他身上,朝着他脸和头左一拳右一拳,拼了命往死里揍,打的他鼻青脸肿,满脸是血,连连哭喊求饶。
      “小辰,别打了,再打就出人命了!”
      如果不是嫂子及时把我拉住,恐怕以我失去理智的怒火,要把他直接打死。
      我的拳头也有不少血,不过不是自己的,而是王胖子脸上的。
      我从他身上站起来,冷冷的瞪着被我打的满脸是血的王胖子道:“死肥猪,以后你特么在敢动我嫂子一根汗毛,我直接弄死你!”
      说完还朝他身上吐了口唾沫,才对周婷说道:“嫂子,咱们走吧,以后别在这破公司干了。”
      周婷衣衫已经整理好了,不过衬衫的纽扣看样子被王胖子扯坏了,饶是她用手紧紧的遮掩,还可以看到大片雪白的肌肤和两团被紫色文胸包裹的半球。
      我带着嫂子转身离开,还没走到门口,突然感到不妙,身后似乎有一阵阴风袭来。
      我下意识的转身,几乎是出于本能反应,一把推开嫂子的同时,自己也跳了开来。
      不过还是慢了一步,一只水晶烟灰缸狠狠砸在我大腿上,疼的我当场倒地,捂着大腿倒吸凉气。
      “麻痹的,居然敢打老子,看我不整死你!”
      只见满脸是血的王胖子已经到了我近前,手里还举着一张板凳,“哐”的一下狠狠砸在我背上。
      我惨叫一声,趴在了地上。
      王胖子得势不饶人,再次举起凳子,想对我进行第二次攻击。
      我疼的冷汗倒流,都快晕过去了,根本没有反抗的力气。
      我以为自己要完了,没想到关键时刻看到嫂子出现在王胖子的身后,手里拿着玻璃杯“砰”的一下就砸在王胖子的后脑勺。
      玻璃杯瞬间粉碎,而王胖子也是头破血流,根本来不及叫唤一声,便翻着白眼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这一下,可把嫂子吓坏了,目瞪口呆看着倒在地上的王胖子,急道:“小辰,他……他怎么了,不会被我打死了吧?”
      “别担心,他死不了,只是晕过去了而已。”我咬了咬牙,忍着背后的剧痛慢慢站了起来。
      嫂子松了一口气,赶忙过来搀扶我。
      我说:“嫂子,咱们走吧。”
      “要不要打电话叫救护车,别万一真死了。”周婷担心的问道。
      我看他头上血流不止,也怕王胖子因为失血过多致死,便点了点头。
      打了120之后,嫂子便搀扶着一瘸一拐的我离开了他们的公司。
      本来嫂子要送我去医院的,我却坚持说不用,又没伤筋动骨干嘛去医院。
      回家的时候自然是嫂子载我的,我忍不住问道:“嫂子,到底怎么回事?你不说王胖子下班就回家了吗?”
      “谁知道他吃过晚饭又赶来了公司,如果不是其他两个加班的同事在,他早就对我下手了。后来他忍不住了,便把那两个同事打发走了,我也想走,他却拦住了我,然后就想在办公室非礼我,幸亏你及时赶到,不然……不然我怎么对得起你哥……”
      说话的时候,嫂子语气已经带着哭腔。
      我赶忙安慰嫂子说现在没事了,只要有我在,谁都欺负不了你。
      “小辰,要不是你一直陪在我身边,这三年来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撑下去。”嫂子说道。
      “嫂子,委屈你了。不过你放心,我们一定会找到我哥的。”
      “他要是死了怎么办?”嫂子突然说道,声音因紧张而显得颤抖。
      “你放心,我哥本事那么大,不会死的。”我目光坚定的说道,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还是为了安慰周婷。
      到了我们住的小区,我背上和大腿的疼痛已经缓解了不少,不过爬楼的时候还是有点吃力,疼的我面色有些扭曲。
      嫂子忍不住关切的问道:“小辰,真的不用送你去医院看看吗?”
      “不用,我骨头又没断。家里上次不是买了红花油吗,效果挺不错的,我回家擦一下就行了。”我对嫂子笑着说道,无意间又看见了她衬衫开口处的两团雪白,显得极为诱人。
      我赶忙挪开眼,不好意思再看。
      回到家第一时间,我回房间找到了红花油。
      坐到床上,我脱下自己的裤子,只见大腿内侧一块红肿的淤伤,一直延伸到根部。
      我稍微碰了一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王胖子这家伙也狠了。
      随后我又脱掉自己的外套,光着上身正准备擦药,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小辰,你要不要紧?嫂子进来了啊。”
      不由分说,周婷已经推开了我房间的门。
      我第一时间拿被子遮住大腿,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没事,擦一下药,过几天就好了。”
      此时嫂子已经洗完澡,换了一身黑色的吊带睡裙。
      她走进来的时候便带着一阵香风,半透明的睡裙中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平坦的小腹毫无半点赘肉,裙下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在灯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让我有些挪不开眼。
      “还说没事,都伤成这样了!”周婷的眼神盯着我的背,露出了心疼的神色。
      我自己看不到,便让嫂子拿一面镜子照给我看,伤的和大腿根部差不多,不过面积更大。
      “你还没敷药吧,嫂子给你擦红花油。”周婷说着拿起一旁的红花油,坐到床边。
      我连忙说不用,我自己可以。
      “别逞强了,我看你背上怎么擦,还是嫂子来帮你涂药吧。”
      嫂子让我转过来,背朝着她。
      我有些尴尬,不过还是照做了。
      嫂子伸手轻轻抚摸了一下我的背,柔声问道:“疼吗?”
      “还好。”我咬了咬牙,实际上确实很疼,不过嫂子的手指柔嫩冰凉,又给我带来一种不一样的触感。
      “哎,都是嫂子把你害成这样。”
      “嫂子,你千万别这么说。你是我嫂子,就算我有事,也不能让你有事。”我由衷的说道。
      嫂子听了笑了起来,接着她便为我涂抹红花油。
      她的动作轻柔细腻,让我感受到红花油火辣清凉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彼此肌肤不时接触所带给我的异样感觉。
      似一阵阵细小的电流,让我浑身有些发酥。
      不仅如此,嫂子似乎还有意无意的将胸贴在我背上。因为我能明显的感受到两团饱满柔软顶在我肌肤上,随着她的动作,微微晃动游走,似为我按摩一般。
      这种滋味实在太过美妙,让我不自主的有了反应。
      嫂子帮我背上涂好了以后,我感到一阵清凉舒适的药效席卷而来。
      “对了,你大腿还受伤了吧,我帮你也涂一下。”嫂子的脸好像有点红,柔声对我说道。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不……不用了,我自己来。嫂子,你回去休息吧。”
      “你的伤是因为我造成的,嫂子帮你擦药怎么了?”周婷注意到我的脸色,忍住住笑了起来:“你不会害羞了吧?看你一个大男人长得挺壮实的,怎么跟个小姑娘似的。”
      被周婷这么一刺激,我便豁出去了,她都不在意,我在意什么。
      我随即掀开了被子,只穿着一件短裤的我因为刚才嫂子背部擦药的诱惑。
      嫂子这时注意到了我裤子的异样,脸色瞬间羞红,不过下一刻,她的目光落在我大腿的伤势上:“伤在这里?”
      第三章我点了点头,下意识的用手挡住,有些不敢看周婷的眼睛,说道;“我……我自己来就行了。”
      没想到嫂子还是不愿意,不仅如此,居然还让我脱裤子。
      “啊?”我瞬间傻眼了。
      “啊什么啊,让你脱就脱,难道你还把嫂子当外人不成?”看的出嫂子也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强装镇定道。
      男人在漂亮的女人面前都一个德行,即便她是我嫂子,但是我也无法控制内心的胡思乱想。
      在擦药的过程中,我发现嫂子不但脸红了,眼神也开始变得妩媚起来,还发出了沉重的喘息。
      过了一会,我有些坚持不住了,赶忙说道:“嫂子,你……你松手吧,我自己来。”
      嫂子似乎也有些受不了了,低声道:“好了,已经擦好了,你好好休息,我回去睡了。”
      说完,嫂子便红着脸离开了房间。
      等她走后,我依旧能闻到房间残存着嫂子身上的香味。
      我拿起她擦过药酒的棉签,放在鼻子下面闻了一下,带着嫂子的幽香,令人沉醉。
      如果说,此刻对嫂子没一点非分之想,那都是假的。
      但无疑,嫂子还是我心里最尊敬的女人。
      毕竟从我哥失踪到现在,她整整坚持了三年时间,没有一点放弃,想要离开,或者找别的男人在自己寂寞的时候缓解空虚,她是一名伟大的女人。
      第二天早上我们吃早饭的时候,嫂子表现的很自然,仿佛昨晚什么事也没发生过一般,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嘱咐我多吃一点。
      原本,我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嫂子,但嫂子的行为举止让我心里轻松了许多。
      我俩很有默契的闭口不提昨晚我房间的事,我想到了她的财务主管,忍不住说道:“嫂子,今天我跟你一块去公司吧,万一那个王胖子再找你麻烦就糟糕了。”
      “没关系的,我自己去就行了,你还要上班,别迟到了挨主管骂。”嫂子说道。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我跟我们经理请两个小时的假。”不由分说,我拿出手机给我们经理打了个电话。
      她听说我要请假,有些不高兴,问我怎么回事。
      我说身体不舒服,去医院检查一下。
      她也没再多说什么。
      吃过早饭,我就骑电瓶车载嫂子去她公司。
      上次买的红花油的确很管用,自从昨晚嫂子帮我擦药之后,今天身上已经结痂了,也感觉不到疼了。
      到了她公司楼下,嫂子还想劝我,我却一再坚持陪她上去,她无奈只得答应了。
      索性,在她们公司并没有看到财务主管王胖子,据同事说因为生病住院,向公司请了三天假。
      我心里忍不住偷笑,什么生病住院,那家伙分明是被我打的受伤,只是没脸说出来而已。
      既然王胖子住院了,我就放心了,跟嫂子打了声招呼,正准备离开,谁知道公司的副总却从办公室出来,对嫂子冷声道:“周婷,你给我进来一下。”
      嫂子面色微变,点了点头。
      等副总进去后,我赶忙问道:“副总找你有什么事,我看他脸色不太好,你不是说王胖子是他亲戚吗,他不会为昨天的事找你吧?”
      “小辰,你别担心,先回去上班吧,我自己会应付好的。”
      虽然嫂子这么说,我依旧没离开,就坐在办公区边一张椅子上,即便很多公司员工不时用疑惑的眼光看向我,我也毫不在意。
      等了将近半小时,嫂子从副总办公室出来了,看样子她脸色很不好,我连忙起身迎了上去问道:“嫂子,怎么样了?”
      周婷露出沮丧的神色:“因为昨晚的事,公司将我开除了。”
      “你没做错事,凭什么开除你?”我忍不住愤怒道。
      没想到就在这时,后面传来了一声冷笑:“凭什么?周婷财务上的工作没在规定时间完成,给公司后续的计划造成很大的影响,甚至导致公司蒙受利益损失,我没扣她的绩效工资对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说话的正是刚才叫嫂子进办公司的副总,他冷冷的扫视了我们一眼,继续说道:“你是个什么东西?闲杂人等不许进我们公司,你快点给我滚!”
      虽然副总的回答冠冕堂皇,但我知道一定是为了王胖子的事,不过他的话却把我惹怒了。
      “你们这破公司,要不是担心我嫂子你以为我愿意待?嫂子,咱们走,以你的能力在这烂地方上班简直是屈才了!”我说着就拉着周婷的手往公司外面走。
      周婷脸一红,抽回了手说道:“等我收拾一下东西。”
      在我等待周婷收拾东西的过程中,那副总一直用不善的眼神盯着我。
      我毫不客气的与其对视,把他的目光瞪了回去。
      终于,一切收拾好了,我抱着周婷收拾好的纸箱,和她一起离开公司。
      没想到副总一直跟着我们走出公司,冷声道:“周婷,你这个月的工资下个月10号会准时打到你工资卡上。”
      然后他突然靠近我,在我耳边低声说了一句:“臭小子,昨晚你把我老表打成重伤,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呵呵,你自求多福吧。”
      说完这句之后,副总冷笑一声,这才转身离开,进了公司。
      我看着他的背影不由握住了拳头。
      周婷有些担心的问道;“小辰,高远跟你说了什么?”
      “没什么,他说如果我愿意跟王胖子道歉的话就让你回公司上班,我懒得理他。”我怕周婷担心,便撒了个谎。
      到了公司楼下,我让周婷先回去休息两天,不要急着找工作。
      周婷叹了口气,点了点头,我俩这才分开。
      没想到下班的时候便接到嫂子的电话,对我说道:“小辰,你能不能早点回来一下,房东又来收房租了。”
      听周婷这么一说,我心里不由一紧,即便我和嫂子都上班挣钱,日子过得还是紧巴巴的,房租已经拖了两个月没交了,房东李姐上次就说了,这个月十号之前再拿不出钱交房租,就撵我们滚蛋。
      “嫂子,你先别急,我马上就赶回来。”我连忙说道。
      我骑着电瓶车一路赶回去,刚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嫂子和李姐多话的声音。
      “李姐,我工作刚丢,实在拿不出钱交房租,我弟弟他上班一个月工资也不高,都是外地人,来这里打工不容易,你看能不能宽限我们一个月,等下个月发了工资,我一定先把房租的钱给交上,行吗?”嫂子卑微的请求道。
      “我说妹子,我知道你们不容易,但是你们也得考虑考虑我的难处对不对?如果每个房客跟你们一样,一拖再拖,我还怎么生活?这样吧,我再宽限你几天,五天之内,把前两个月和这个月的房租4500块都交上来,你们可以继续住在这里,如果到时候还拿不到钱,就别怪我不讲人情了。”
      “五天时间太短了,李姐,你看我们也在你这住了将近一年了,我们什么人你也应该知道,绝对不会赖账的,下个月发了工资一定给你,你就通融一下吧。”
      “如果不是知道你们人不错,我早就赶你们走了,你可以问问楼上楼下的房客,包括你们隔壁的钱小姐,有谁跟你们一样总是拖欠房租,你让我也很为难知不知道?”
      我不忍听下去了,连忙敲了敲门。
      客厅门没锁,我推门而入,便看到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的女人交叠着一双雪白的大长腿坐在沙发上,正是房东李姐。
      李姐今年三十九岁,但包养的很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出头的年纪,除了长的稍微胖了点,差不多一百二三十斤左右,姿色倒是挺不错的,尤其是胸前一对高耸的丰满,如深水炸弹一般,比嫂子的至少大了一圈,足有36D。
      由于今天她穿的吊带裙,明显可以看见胸前大片雪白和深深的沟壑,那两团丰满将裙子高高撑起,尽显诱惑。
      不光如此,她的坐姿很不优雅,两条雪白大长腿一览无余,我甚至不用低头,站在门口就可看见裙下的风光,似乎是黑色雷丝的,让我眼睛一下子直了。
      李姐看到我,原本脸上的冷意消失了,变得格外热情,笑着说道:“梁辰,你回来了,我和你嫂子正谈房租的事呢!”
      第四章“李姐,你们说的我都听到了,可是五天时间真的太短了,到时候恐怕我们只有被你赶出去的份。我和嫂子真心觉得你人不错,能遇到这么一个漂亮又善良,还通人情的房东是我们天大的荣幸。您可不知道我们上个房东也是个女人,成天板着个脸,跟家里死了个人一样,尖酸刻薄,哪能跟李姐您比啊!李姐,你人这么好,就再给我们一个月的时间吧,我们一定把三个月的房租一份不上双手交到你手上的。”我笑着说道。
      李姐被我的话逗的脸上笑开了花,起身说道:“臭小子,少跟我拍马屁了。我可不上这个当,五天时间,不能再多了。”
      听了理解的话,周婷一脸沮丧的看着我。
      我也快要绝望了,如果真的被李姐赶走我和嫂子可真要露宿街头了。
      没想到李姐突然又说道:“梁辰,你真想让我通融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你说的真的吗,太好了!”没想到李姐又突然松口了,我不由欣喜道。
      “别高兴的太早,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我连忙问道。
      李姐看了周婷一眼,然后说道:“咱们到外面谈,让你嫂子在屋里等一会。”
      我心里疑惑,不知道李姐跟我谈什么,但还是跟着她出了门。
      我们在楼道口,李姐笑眯眯的看着我,说道:“我的条件很简单,听你嫂子说你是江东大学本科高材生?”
      “是啊,怎么了?”我有些疑惑,总感觉李姐看我的目光有些不对。
      而且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李姐来要房东,对嫂子态度不怎么友好,对我确实格外的热情,让我实在想不通。
      “呵呵,是这样的,我女儿今年刚读高三,明年六月就要高考了,可英语和语文成绩总跟不上。只要你今后每天下班抽两个小时时间给我女儿补课,我不但可以让你们下个月再交房租,还可以为你减免500块的房租费,你觉得怎么样?”李姐笑着说道,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搭在我的肩膀上。
      李姐的手很白,皮肤细腻光滑,指甲上还涂着红色的指甲油,身上散发出性感而成熟的风韵。
      不过此时我的注意力全在她说的话上,哪里有心思注意到她的手。
      “你说的是真的?李姐你不会在逗我玩吧?”我大喜过望道。
      五百块钱对于一般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以我和嫂子拮据紧巴的生活来说,已经无疑是非常慷慨的恩赐了。
      李姐顿时笑了起来,不但将手放在我肩膀上,那饱满的胸还有意无意的在我手臂磨蹭,让我清晰的感受到那两团柔软丰满,身体不由一僵,不知道是该退开还是继续保持这种暧昧姿势了。
      “呵呵,姐姐我难道还会骗你不成?看你的样子就不会拒绝了,那就这么说定了,从明天起,每天晚上7点,你到楼下我家来为我女儿补课吧。”李姐说着还给我抛了个媚眼,然后便扭动着被裙子包裹的丰臀下了楼。
      我看着李姐离开的背影不由笑了起来,迫不及待的回到屋里将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周婷。
      周婷听了皱起了秀眉:“有这么好的事?房东为什么不请个专业的家教为她女儿补课,却请了你?”
      “我好歹也是江东大学本科高材生,教一个高中生语文和英语是完全没问题的,再说,五百块钱的补课费,估计专业家教也不愿意干。”我得意的笑了起来。
      周婷却依旧有点担心:“我总觉得那个房东对你有点不怀好意。”
      “不怀好意?难道她还想吃了我不成?嫂子你别乱想了,人家也是有老公的人,不会对我一个毛头小子感兴趣 的。”我笑着说道,心里却不由自主的想到刚才在楼道口李姐对我的暧昧举动。
      虽然心里有些顾忌,但是这话也没和周婷说。
      眼看周婷依旧有些不开心,我笑道:“起码咱们的房租问题解决了对不对?开心一点,我相信咱们一定会找到我哥,到时候一家人开开心心在一起的。”
      周婷叹了口气,忍不住说道:“小辰,要不是你上次拿出三万块给我爸看病,而且一直陪在我身边,我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撑的下去。”
      “你是我嫂子,我不帮你帮谁?而且你也在跟我一起找我哥,我该感谢你的陪伴才对。”
      周婷眼眶有点发红,不过脸上挤出了笑容,说道:“小辰,你看会电视,我今天买了一些好菜,都是你喜欢吃的,马上就给你做。”
      “好嘞!”
      第二天晚上我就如约下楼去了李姐家。
      下楼前周婷还交代我:“如果感觉情况不对就马上走,大不了咱们不在这里住了。”
      我笑着点头,说道:“嫂子,你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站在李姐家门口我敲了敲门,很快门开了,李姐穿着一件橘黄色的T恤配一条一步裙站在门后,胸部两团高耸将T恤撑的鼓囊囊的,十分惹眼。
      她看到我笑着说道:“梁辰,你来了,快进屋里坐。”
      进了屋,李姐热情的给我倒茶,我连说不用问她女儿在哪。
      “那死丫头,在房间做作业呢,刚才说了她两句,没想到她跟我顶嘴,真是气死我了。不过我已经跟她说了,你是她家教老师,你现在进去给她补课吧,她要是不愿意你告诉我,我来好好收拾她!”提到女儿,李姐的脾气又上来了。
      我心里稍微松了口气,看来是我和嫂子想多了,李姐并没有对我不怀好意。
      李姐带我到她女儿房间门前敲了敲门,说道:“燕燕啊,楼上的梁辰叔来替你补课了,你快开门。”
      “门没锁,进来吧。”里面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子声音。
      李姐为我开了门,让我进她女儿的房间,她说不想和她女儿再吵架,所以就没进去。
      我进了屋之后,便看到一个留着学生短发,穿着校服的女孩在桌子前做作业,边上是床铺,床单床套床铺全是粉色的,叠得整整齐齐,上面还放了几个洋娃娃,显得干净整洁又透着几分可爱。
      整个房间香喷喷的,让人一进来就感到精神振奋了许多。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李姐女儿叫陈燕,因为不止一次听李姐提起过,而且也经常会在小区楼道碰上。
      陈燕遗传了她父母的优秀基因,有着李姐的美貌和父亲的身高,长得漂亮身材高挑,一双美眸又大又亮,仿佛会说话一般,每次在楼道碰见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多看她两眼。
      当然,我对这样的小丫头没什么兴趣,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
      不过,最关键的是陈燕完全继承了她母亲的胸,刚上高三,胸部已经发育的很成熟了,大而饱满,就这种规模,绝对能够排到她们学校第一名。
      我看着眼前亭亭玉立的女孩,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温柔的嫂子”,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她低着头,脸上神色很差,显然是因为刚才和母亲争吵的缘故。我笑着走到她面前,说道:“陈燕你好,我叫梁辰,是你们家的房客,就住楼上,我想你应该早就见过我,以后我来给你补课,你可以叫我梁叔叔或辰叔叔都行。”
      哪知道陈燕却冷冷的撇了我一眼:“你只比我大几岁,凭什么我要叫你叔?而且我不需要任何人为我补课,你快滚吧,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我愣了一下,没想到陈燕比她母亲说的还要态度恶劣。
      她说完就不再看我,反而拿出手机玩手机。
      我冷哼一声,这小丫头态度太差了,不好好教育她她还真当自己是公主了。
      最关键是我还指望李姐替我减租呢,怎么可能就这么离开。
      于是我果断出手,一把将她的手机抢了下来,说道:“陈燕,我好心给你补课,你这是什么态度!”
      陈燕面色骤变,明亮的美眸带着愤怒瞪向我:“快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你放心,我今天给你补完课,会把你手机还给你的,这是对你不尊重人的一点小小的处罚。”我淡然说道。
      哪知道陈燕却动手来抢,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雄霸文学] 回复书名“温柔的嫂子”,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我当然不会让她得逞,左躲右闪,就是不给她。
      陈燕恼羞成怒,居然伸手抓我的脸,如果不是我反应快,恐怕被她的长指甲刮花了脸。
      我愤怒的抓着她双手,将她身体按在桌子上,使得她没法动弹,沉声道:“你发什么神经?”
      哪知道陈燕的脸一下子凑了上来,在我没反应过来之际便咬住了我的唇。


    [ 此貼被半俗不雅在2019-03-14 18:24重新編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