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性屋公告] : 26UUU [26UUU.com] 品牌全新升级,现启用最新域名 SEX5.COM! 性屋娱乐
  • 插破闷骚女友的处女膜破

    时间:2019-03-16
    纽约,曼哈顿区。
      一间超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之中。
      “大家好,这里是哈莱姆社区,就在三十分钟之前,就在这个社区之中,发生了一起人神共愤的巨大的爆炸案,这是一起堪比911的无比恶劣的事件,到目前为止,伤亡人数已经达到了31人……!”
      大厅的墙上,超大的液晶屏幕上,身形曼妙的美女记者站在一片刚刚被炸为一片废墟的哈莱姆社区的前面,握着话筒,语气激动,无比义愤地播报着刚刚发生的那起恶劣事件。
      在屏幕当中,那片废墟前,一群警察正在那里不停的忙碌着,不时地还有一些各种肤色的人在哭泣,哀嚎着……
      大厅那张价值百万的沙发上,一个面白无须,面容俊朗的男子优雅地摇晃着手里的鲜红的酒杯,目光注视着前面的超大屏幕的电视,看着电视上那一堆废墟,看着一脸愤慨,义正辞严地谴责 这次爆炸行为的女记者,看着一脸正义地表示要坚定坚决地抓出这次行凶的恐怖份子的M国警察,嘴角浮起一抹讥诮的神色。
      “笃笃。”
      门口传来一个轻缓的敲门声。
      “进。”
      男子的声音和他的俊朗的外表一样,充满了磁性,只是他的话语,却非常的简洁。
      一个满头银发的老人推开门,走进了大厅,老人虽然满头银发,面容看起来已经相当苍老,但是眼神却非常的锐利,而且身形笔挺,西装革履,满头的银发梳得一丝不苟,脚上的皮鞋也是漆黑发亮,一尘不染。
      进入大厅之中,老人不徐不缓走到英俊男子的身前,优雅地弯了一腰,行了一个标准的贵族礼仪。
      “身份确定了吗?”
      英俊男子眉毛微挑。
      “已经完全确定,那人是1号无疑。”
      老人恭敬地回答,提到一号的时候,他的眼眸之中,闪烁过了一丝异样的寒芒。
      “线索呢。”
      英俊男子的眼里,同样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
      “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老人摇了摇头,眼底之中闪过了一丝羞惭而又有些恼怒的神色,“1号似乎已经提前感知到我们的出现,已经提前将家中所有的可能的线索,全部都抹杀了,我们已经调查过,所有的硬盘和磁盘之类的,都经过了特殊手段的粉碎,没有任何的还原可能。 ”
      “该死!”
      英俊男子眼里的光芒,瞬间黯淡了下来,英俊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狰狞的神色,握着红酒杯的手,恨恨地在桌上一摔。
      “查,给我查,查他这些年来所有呆过的地方,查他所有的一切,我就不信,他能够真的完全不留下任何的痕迹!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痕迹,是可以完全抹灭的!而且,我不相信,他舍得不留下痕迹!”
      英俊男子的眼眸之中,闪烁着森冷的寒芒。
      “是!”
      老人神情一凛,恭敬地应了一声。
      第二章 近乡情怯
      “小子,他们找上我了,躲了这么多年,终究还是没有躲过,不过我很开心,在这些年中,遇到了你,我的一身所学,也算是有了传承,我这一生,已经无憾了。小子,不要替我报仇,也不要去追究他们是谁,他们的实力,非常的强大,不是你能够对抗的,甚至不是你能够想象的。收到信息之后,不要回来,不要看我,立即回华夏国,找个医院,继续做你喜欢做的医生,治病救人,平平安安活到老,这是我最希望看到的。”
      “如果,你真的非要替我报仇的话,一定要将长生诀修炼到第四重的境界之后再去追查他们,在修炼到第四重之前,一定要尽量的保持低调,虽然我已经尽可能的抹除掉了所有关于我和你的关系的痕迹,但我还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查到你的身上,所以,你一定要尽量小心!另外,这么多年,你赚的那些钱,我都给你存起来了,卡片放在瑞士银行,你去取就行了,小子,再见了!”
      坐在飞往华夏国的飞机上,叶修的脑海里,不停地回响着这一段话。
      这是老头子给叶修留下的最后的一段遗言。
      遗言是在昨天那一场爆炸发生前的三十分钟前发出的,因为昨天手术关机之后,叶修就一直没有开机,所以并没有看到,直到后来,叶修打开手机,才看到这段遗言。
      在看到这段遗言的一刻,叶修泪流满面。养育自己多年的老头子在昨晚那场爆炸中丧身了。
      直到临死前,老头子都还在想着他,还在为他考虑!
      他的心中,充满了懊悔,他应该早一点明白老头子的苦心的,他应该更加刻苦,花更多一些心机去练习老头子教他的那些本事的!
      或许,他更加努力的话,他就会更加有本事,在昨天晚上,面对那样的情形,他就不会那么无力了!
      不过,叶修也知道,懊悔是没有意义的,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听老头子的话,先回去华夏国,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低调的躲藏起来,然后努力地提升自己的实力。
      只有将实力提升上去了,将来才能够替老头子报仇!
      老头子,你放心,无论如何,不论如何艰辛,这个仇,我是一定会替你报的!
      良久,叶修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内心杂乱的思绪,心中默默地道。
      两个多小时的飞行,飞机抵达燕京机场。
      叶修抬头望着头顶并不算明亮的天空,望着外面陌生的车流,陌生的城市,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丝复杂的神色。
      多少年了?
      是十四年,还是十五年?
      在心中默默地算了一下,叶修的心中,不由得微微愣了一下。
      从上一次跟着老头子离开华夏国,竟然已经有十五年之久没有回过华夏国了?
      时间过得可真快啊!
      这一转眼,都十五年了啊!
      不知道当年的那个爱哭鼻子的小丫头,如今在哪里,过得怎么样了?
      叶修的脑海里忽然浮起了一个扎着小马尾,瘦瘦削削的小女孩的影子。
      呵呵,这么多年过去了,小丫头应该也长大了,嫁人了吧……
      从微微的恍惚中回过神来,叶修的嘴角释然的一笑,摇了摇头,转身迈向前方的出租车候车点。
      第三章 上班第一天
      三个月后。
      燕京城远郊的一栋看起来有些陈旧的别墅之中。
      “呼!”
      伴着一口浊气呼出,叶修从入定之中睁开眼睛,眼眸之中射出一缕精烁的光芒。
      在回到华夏国之后,叶修在燕京城转了一圈之后,最终选择在这个在燕京城来说算是比较偏的位置,以一个比较高昂的价格买下了这栋别墅。
      天台之上,绿色玻璃盖住的房间之中,仿佛一个健身房一般,各个角落,全部布置满了各种运动健身的器材,其中一些器材,甚至就算是专业的健身房,都很少见的。
      在别墅买回来之后,叶修第一时间便在天台打造了这间特殊的健身房。
      内练一口气,外炼筋骨皮!
      这是老头子经常和他说的,也是老头子一直要求他做的,但是可惜的是,如同修炼长生诀一样,以前的叶修对于老头子要求的这个锻炼,也从来没有在意过,更从来没有积极地训练过。基本都是抱着溥衍的心态应付老头子布置给他的任务。
      呼吸了一下之后,叶修又迅速地一个鲤鱼打挺站了起来,开始在中间一块空旷的位置打起了拳来。
      他的身形,在不停的腾挪跳跃着,时而如龙腾,时而如虎跃,每一拳一脚击出,空气似乎都被击穿一般,发出低沉的呼啸之声。
      这套拳,也是老头子传给他的,叫万兽拳,据说是集万兽攻击之奥妙于一身的拳法,叶修不知道这套拳是不是真的集万兽之奥妙,但是他知道这确实是一套极为神妙的拳法。
      以前他没用心去学的时候没有发觉,在这三个月之中,在叶修用心去揣摸之后,叶修每次练习,都感觉有不一样的收获,不一样的领悟。
      一遍拳打完,叶修只觉得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脑海之中,对于这套拳法的变化,似乎又有更多一层的不同的理解。
      收起拳势,叶修稍稍的休息了一下,转身走向旁边的冲凉房。
      冲完凉,换完一套清爽的衣服,叶修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间。
      七点四十,时间刚刚好!
      嘴角微微一笑,叶修拎起旁边的布包,转身走向了别墅的门口,准备出门上班。
      在长生诀没有修炼到老头子说的第四重之前,他要做的事情,除了努力修炼之外,就是像老头子说的那样,好好地生活。
      今天,是他正式上班的第一天。
      第四章 医术不要太差啊
      第三人民医院。
      呼吸内科,叶修即将要开始工作的科室。
      “叶医生,你好,欢迎你加入我们呼吸内科。”
      呼吸内科的主任叫王彦超,是一个总是和颜悦色,看起来非常温和,让人如沐春风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在叶修进了办公室,表明了身份之后,王彦超立时便从办公桌上站了起来,热情地招呼了起来。
      “我也很高兴加入呼吸内科。”
      叶修并没有因为王彦超的热情的招呼而感到太多的高兴,只是保持着微笑地客气道。
      他很清楚,对方只是一种客套而已,他一个普通医生,在没有展现出真正的价值之前,还没有资格让一个科室主任真正如此的热情招呼。
      “哈哈……听说叶医生是国外回来的?”
      王彦超的眼底里闪过一丝异样的光芒,然后似乎不经意地问道。
      “是的。”
      叶修点了点头。
      “不知道是哪家名校毕业的?”
      王彦超眼里闪过一丝光芒。
      “只是一家普通的医学院,名字就不说出来让王主任见笑了。”
      叶修并不是故意敷衍王彦超,而是他实在不想引人注目,不想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他只想要低调地在这家位于郊区的小医院里面做一个普通的医生,每天安安静静地治病救人,积累经验,提升医技。
      “哈哈……叶医生实在是太谦逊了。”
      王彦超也没有继续追问,在他看来,叶修也应该就是那种去国外随便读了个什么普通医学院,渡了一下金的年轻人,不然的话,要是那些牛叉的医学院毕业的有本事的牛人的话,哪里会来燕京市北郊区第三人民医院这样的小医院?
      再说,要是真的是哪所牛叉的医学院毕业的话,恐怕不用他问,叶修自己就开始叽叽喳喳说起来了,这年头,但凡和名校沾点边的,去进修过一个月的,都恨不得往自己脸上贴点金,说成是那个学校毕业的,给自己加点履历光芒,有谁会把名校的履历藏着掖着的?
      所以,既然叶修不想说,他也就及时地打住,不去往叶修的伤口上撒盐了,就算是不看年轻人的面子,也得看院长的面子不是?毕竟这个年轻人是院长亲自招进来的嘛。
      “叶医生啊,想来你之前对我们医院和科室应该也有些了解了吧,我们科室目前连我在内,一共是十三名医生,其中主任医生一名,副主任医生……。”
      “……所以,考虑到你刚过来,急诊和门诊那边就先不安排你了,还需要一段时间适应医院的各方面情况,你目前就先在住院部呆一段时间,没有问题吧?”
      在讲述了一番之后,王彦超望着叶修,斟酌着词句问道。
      “没有问题。”
      叶修微微一愕,他没有想到王彦超让他呆在住院部,据他了解,门诊和急诊才是这个科室比较缺人的,不过他还是点了点头。
      他知道他也没有拒绝的余地,王彦超虽然看似在征询他的意见,但实际上,那只是人家礼貌性地问一句而已。
      “好,那么,今天你就先熟悉一下情况,明天开始,你就正式在我们住院部上班,没有问题吧?”
      王彦超见叶修干脆地答应了下来,并没有对他的安排和话语露出任何的不满,脸上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看来,这个年轻人还是挺醒目的,这样的话,他就能够少费点神了,之前听说来了个国外归来的,他还真担心来个眼高手底,心气高傲水平却又烂的年轻人,那可就真够头大的。
      “没有问题。”
      叶修再次点了点头。
      王彦超满意地点了点头,又随意地和叶修聊了几句,简单地问了一些他的情况之后,便叫进来一个护士,让她带着叶修去熟悉科室的情况去了。
      从初步的了解来看,这个年轻人的态度倒是不错,看起来不像是个惹事的主,只是希望他在国外也真的有学到点东西,医术不要太差吧。
      目送助理医生将叶修带离,王彦超靠在椅子上,脸上的笑容收渐渐凝固,眼里亲切的笑意化为了一丝无奈的神色。
      第五章 修改病历
      吃过了午饭,叶修随意地走进一间病房,拿起床头的病历,开始翻看了起来。
      这是一个COPD(即慢性阻塞性肺疾病患者),这是一种常见的呼吸道疾病。叶修认真的翻看着病历,他的目光,落在病人的身上,微闭上眼睛,伸手搭在病人的手腕上,听了起来。
      在听完之后,他的神情犹豫了一下,拿起笔,开始在病历上写了起来。
      这个患者的主治医生将这个患者诊断为copd功能四级,但是实际上,在他刚才诊断之后,应该没有达到第四级,如果以现在的用药量,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可以适当的降低一些用药量,而且其中一种药,可以改成更为缓和的药物。
      他知道这样做似乎有些唐突,但是为了病人的康复,他还是这样做了。
      看完这个病人的病历之后,叶修又走向另一张床。
      “您是?”
      这张病床的病人并没有睡着,他的家属也刚刚吃过饭,正坐在那里,看到叶修过来,立时神情有些紧张地站了起来。
      “不要紧张,我是医院的医生,过来看一下情况。”
      叶修笑了一下,看了一眼患者,便拿起床头的病历,开始看了起来。
      听到叶修是医生,患者和家属的神情,立时松了下来。
      哇塞,这个医生挺厉害的啊,不论是诊断,这种治疗的方案,都相当的精确,相当的精妙。
      翻了几页病历,叶修的眼前立时亮了起来,这种病历,正是他想要看到的,他刚才坐电梯出来的时候,突然生出念头来病房看看,目的就是想要看到这样的病历,想要见识一下国内医生的水平,同时也来学习一下那些经验丰富的前辈内科医生们的诊疗经验的
      在看完病历之后,叶修感觉自己受益菲浅,他抿心自问,如果是他,面对这个病患,应该也能想到合适的治疗方案,但是他想到治疗方案,应该不如这个医生这么高明。
      真的不能小看天下人啊,这个小小的医院,也有高人的。
      在完整地看完了病人的病历,又如刚才一般,把过了病人的脉像,检查了一下病人的各项数据之后,叶修的心中发出了由衷的赞叹。
      叶修忍不住地翻回了病历的第一页,他的心中实在好奇,这个医生是谁,他的心中打定主意,回头一定要找机会多向这个医生请教学习。
      “主治医师,王彦超。”
      居然是他?
      看着上面龙飞凤舞的王彦超三字的签名,叶修的神色,不由得愣了一下,说实话,上午的时候,和王彦超打了一次交道,他的心中对于王彦超的印象,并不怎么样,感觉上王彦超是一个很老于世故,处事很圆滑的人,从他说话的那种风格便可以看得出来。
      通常来说,像这种圆滑世故,老于人情的人,在专业方面,都是很一般的,叶修对于这一类人,是不怎么看得上的。
      但是现在看来,这个结论并不能适用于王彦超,就凭这个病患的这个诊疗记录和方案,王彦超在他的专业领域,在呼吸内科方面的水平,就已经无愧于专家两个字了。
      第六章 横扫病房“医生,我父亲怎么样?”
      病人家属见叶修久久没有动作,脸上的神情,不由得一阵紧张。
      “你父亲的情况,没有任何问题,保持好的心态,乐观积极接受医生的治疗,应该很快就可以康复出院了。”
      叶修回过神来,向病人和家属笑了一下。
      “啊,好的,谢谢医生了。”
      病人和家属两人连忙向叶修道谢,两人的脸上,都充满了希望和喜悦的光芒。
      叶修笑了一下,他最喜欢看到的,就是病人和家属脸上的这种发自内心的喜悦的神色以及康复出院的时候,那种自然流露的激动的神色,每当这时候,他的心中就会有一种莫名的成就感和喜悦。
      别了满脸喜悦的那位病人和家属,叶修继续走向另一张病床,开始阅读起下一份病历。
      就这样,叶修一张床一张床地看着那些病历,一一的检查病人的情况,和病人的情况一一印证,认真的参考医生的治疗方案。
      可惜的是,让他有些失望的是,接下来的那些病历之中,像王彦超的那一份病历那般,让他为之眼前一亮的病历并不多,大多数的病历,都中规中矩,平平无奇。
      还有好几份诊疗记录,都是有些问题的,叶修都一一地在病历上进行了注明和修改,甚至他还查到了一个完全诊断错误的,叶修直接便帮那个病人暂时停了药,在病历上写上了他所设计的全新的诊疗方案,准备等下午的时候,去找王彦超说一下。
      在看病历的过程中,叶修遇到需要换药的,或者是仪器设备需要调整的,也一一帮他们把药换了,把设备调整了,并没有像那些医生一样,特意去护士站叫护士来做。
      对于一些病人家属的一些疑问,叶修也都一一的作答,那些情况比较好的病人,叶修直接就告诉他们好的消息,给他们希望和信心,而对于那些情况比较不乐观的病人,叶修也会尽量地鼓励他们。
      叶修很清楚地知道,病人内心的信心和心态,对于战胜疾病,是相当重要的。
      呼吸内科是燕京北郊第三医院的大科,共有一百多张病床,当叶修一一看完那些病历,从最后一个病房,最后一张病床离开的时候,以叶修的超变态体能,也感觉到了一丝疲态。
      不过叶修的心中,还是相当满足的。
      这一个中午的收获,还是相当的大的,不管是王彦超那种精彩的令人惊艳的病历,还是那些中规中矩的病历,还是那些有错误的病历,都让叶修感觉到了巨大的收获。
      王彦超那种惊艳的病历就不用说了,让叶修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专业,真正明白了专业的艺术美!也让叶修对于呼吸内科的病症的诊断以及治疗,产生了新的见识,产生了很多全新的想法和思考,那些普通的病历,和有错误的病历,也让他积累了很多的经验。
      好了,回去办公室休息会,看会书,顺便消化一下今天中午的收获吧!
      回头看了一眼病房的方向,叶修心满意足地笑了一下,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大步地向着办公室的方向走去。
      而就在叶修走向办公室的时候,呼吸内科的王彦超主任,披着白大褂,走出了办公室,快步地走向了住院病房。
      第七章 王彦超查房
      每日早中晚三次的查房,是王彦超的习惯。
      虽然已经是呼吸内科的主任,是这个科室绝对的主宰,已经完全可以让自己更轻松一些,把查房的任务交待给下面的几个副主任医师去做,但是他还是保持着这个习惯,每天三次都必须亲自查一次房。
      尽管主任和科室主管这个职位,给他带来了很多的光环,也给他带来了很多实实在的利益,他的收入高了很多,对他进行奉承和巴结的人也更多了,他获得的敬重也更多了……但在他的心中,医生才是他的第一职务,主任和科室主管,都只是附属。
      他所管理的呼吸内科,是管理最松散和自由的,他对于科室的管理,也主要是基于医疗的管理比较多,至于其他的方面,像医生的日常值勤之类的,他都管理得比较少。
      作为科室主任,他查房也并不仅仅限于他主管的那几个疑难病症的患者,为了防止出现一些治疗上的问题,所有的病人,他都会粗略地看一眼。
      特别是最近几个月,医院给他硬塞了一个留学归来的医生之后,他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了,这个号称从堪萨斯大学医学院毕业的医生,心气高得吓人,整日一副孤高自傲的样子,但是医术却简直就和他们的住院医师差不多,几次接诊病人,都差点闹出医疗事故出来,差点没有把他这个主任的心脏病都给吓出来,好在他发现得及时。
      要不是那个家伙是院长的亲戚,他早就把这人从呼吸内科赶出去了,他都实在想不明白,像那家伙这样的水平,是怎么能够从堪萨斯大学毕业的,就算是国内稍微有点水准的医学院,像这种学生也毕不了业呀?
      正是因为这样,这次赵副院长要将叶修这个留学生招进来的时候,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玉风文学] 回复数字1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他是极力反对的,他们科室有一个定时*炸弹已经够他头大的了,他实在不想再来一个定时*炸弹,而且听起来是更恐怖的定时*炸弹,那个堪萨斯大学毕业的,都已经这么可怕了,这个连学校名字都不好意思说的家伙,会恐怖到什么程度?
      可惜小胳膊终究拗不过大腿,院长一力拍板,他也只能接受,但这次他却是学聪明了,先不再让这个家伙直接接诊病人了,先让他在住院部呆一段时间,看看情况再说。
      “中午有哪个医生来过吗?”
      进入病房,王彦超一边翻开病历,一边随口向旁边的护士问道。
      “中午没有……啊,好像郑医生之前来过。”
      护士随口便要说没有,但是话到嘴边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连忙改口道。
      郑医生?
      一听到护士说出这三个字,王彦超的眉头便皱了起来,感觉脑袋一阵发胀。
      呼吸内科只有一个郑医生,篇幅有限,关注徽信公,众,号[玉风文学] 回复数字15, 继续阅读高潮不断!那便是院长的那个从堪萨斯大学留学归来的亲戚郑文博,在经过了前面几次事情之后,他都已经把郑文博从门诊撤回了住院部这边,而且尽量的安排他一些无关紧要的基础的工作了,已经委婉的暗示过他几次,尽量的不要去给病患治病,只要处理一些简单的事务就行了,但是这个郑文博,却愣是听不出他的暗示,还真觉得他医术很高明一般,觉得他这个主任重视他,总喜欢展示一下他的那臭得不行的医术,以彰显他的存在,让他无比头大。
      头大归头大,王彦超还是打起精神,看起了病历。


    [ 此貼被七号车手在2019-03-15 18:24重新編輯 ]